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两百一十八章 强盗是如何诞生的

第两百一十八章 强盗是如何诞生的2017-11-10 16:22:24Ctrl+D 收藏本站

    第两百一十八章强盗是如何诞生的

    当那七道攻击打在唐风背上之后,不坏甲将所有的罡气都挡了下来,唐风承受的只不过是一些冲劲罢了,所以虽然喷出一口血,可伤势并不严重。

    跑出了十几息时间,趁着夜色,唐风让啸天狼现出了原型,自己骑在啸天狼的身上,绕了个大圈,直接跑到了敌人身后。

    以唐风现在爆出来的度,短时间虽然可以和那些人拉开一些距离,但是持久力绝对不行,只能借助啸天狼。

    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是安全的地方,敌人可能永远也不会想到,唐风居然会如此大胆妄为。

    和上次一样,照旧找了个小村庄,潜入一户人家中,躲进厨房内,唐风开始打坐吸收因为凝练阴魂而得到的能量。

    在流云宗的分堂内一次杀了几百人,得到的能量也不算少。这些能量如果不去吸收的话,只会在经脉中挤成一团,乱糟糟的,也影响自己在面对敌人的时候挥。

    这次唐风没有刻意去淬炼肉身了,在吸收的过程中,任由那些能量或沉浸到丹田,或流淌到肌肉之中,努力让这些能量都有挥作用的地方。”“

    一边吸收,唐风一边琢磨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虽然之前他也知道自己这么一弄,三宗必定会来援军,可没想到援军中天阶高手的数量如此之多。看来三宗都很重视巨剑门这边的地盘啊,要不然哪会派出这么多天阶?

    而且,万兽门的人居然也插了进来,这就是四个宗门联合在一起的力量了。唐风也知道,自己现在和这四个宗门之间的关系,可以说不死不休,根本没有任何和解的可能。流云宗等三个宗门的分堂被自己毁了,门下弟加起来被自己杀了一千多,如此恶劣的事情,怎么会因为一句区区和解就能化解掉的,不要说唐风也不准备和他们和解。

    是他们,欺负姑姑在先,欺负天秀的人在先是他们不知足,是他们死有余辜。对自己做过的事,唐风没有后悔,即便再来一次,唐风依然会毁掉三宗分堂,杀尽三宗弟。

    还有万兽堂,啸天狼血洗灵兽堂这个屎盆被扣在自己头上,这事如果换个角度来看,是天秀在外的分堂被人灭了,恐怕白素衣和林若鸢也不可能善罢甘休。

    佛争一炷香,人活一口气,分堂都被人灭了,要是不消灭杀人凶手,以后还如何能威慑住敌人,门下弟会觉得高层软弱,也没有安全感啊,以后哪还能招收到弟?

    这也是为什么每个宗门都特别护短的原因。

    现在这情况,敌强我弱,正面冲突肯定是不行了,即便有啸天狼在一旁守护也不成。那么多天阶汇聚到一起,足以和啸天狼周旋周旋了。

    唯今之计,只能避其锋芒,暗中偷袭,天阶高手唐风惹不起,他们门下弟唐风难道还惹不起么?那些天阶总不可能一直守护着门下的弟,还有三宗在这方圆千里的城池内置办的一些产业,自己若是将这些产业全部毁掉的话,他们应该会很心疼吧?

    一刀一刀地割敌人的肉,总有那么一天,能将敌人剔成一具白骨。

    心头暗自打定了主意,唐风也渐渐放松下来,全心全意地吸收着能量。

    啸天狼一直待在唐风身边,匍匐在地上打盹。啸天狼的体内,灵怯颜的精魂也一直在注视着唐风,她想劝唐风离开这个地方,但是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彼此接触的时间不算长,可灵怯颜已经摸透了唐风的性格。

    他这个人,很固执,也很记仇,说好听点叫爱恨分明,难听点就是睚眦必报。如果只是得罪他本人的话,心情好的时候还不会跟你计较什么。但若是得罪了他亲近的人,他绝对会闹个天翻地覆,鸡犬不宁,而林若鸢,就是他这一生中亲近的人。

    若不是他及时赶到,林若鸢此刻可能已经死了。是个人都会有不能触碰的禁忌,林若鸢在唐风心中,就是绝对不允许别人伤害的禁忌。三宗的人敢给林若鸢下毒,敢将她打伤,以唐风的个性,哪还会罢休?

    唐风确实很厉害,这一点灵怯颜也不得不承认,可他的实力低啊,再这样闹下去,根本无法收场,终他只能被四宗的人团团包围,拼个两败俱伤,即便啸天狼参战,也无法避免失败的厄运。

    想帮他化解这次为难,只能从敌人那边入手了。只有想办法瓦解掉敌人的力量,唐风会安全。

    “小天,我们走。”灵怯颜在啸天狼的体内说道。

    啸天狼缓缓地站起身,用爪在地上刻画了几个字,随即身轻灵地一窜,消失在夜幕之中。

    当唐风从打坐中醒来的时候,他现,啸天狼不见了,灵怯颜也不见了。

    自己的面前只有几个歪歪曲曲仿佛用爪挠出来的大字:“注意安全”

    绝对是啸天狼用爪留下来的,而指使它写这些字的,也肯定是灵怯颜无疑。唐风眉头一皱,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丫头在打什么鬼主意。

    他倒不会因为啸天狼和灵怯颜失踪而感到焦虑,灵怯颜是不坏甲的守护灵,也是认过自己为主人的。她只会做对自己有用的事情,自然不会加害自己了。

    只是她们两个这样不明不白地就跑了,让唐风有些摸不到头脑罢了。想了片刻,没想出什么所以然,索性不去想了。

    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何尝不是好事呢?自己这段时间仗着有啸天狼在一旁守护,胆确实有点大了,不但单枪匹马闯人家的分堂,连天阶高手都敢正面冲突。上次和箫含智的一战,若不是啸天狼在一旁策应,就算对方中了毒,自己也绝对不是对手。

    现在自己大的助力也走了,剩下的只能依靠自己的能力,这绝对是检验自己实力,逼迫自己潜能好的机会。这么一想的话,唐风又热血沸腾起来。勇者在逆境面前只会被激出大的勇气,强的斗志。

    那么,就让自己看看,以自己个人的能力,到底能做到何种程度吧而啸天狼和灵怯颜,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的,所以也不必为她们担心。

    天色还没亮,唐风悄悄地从这户人家中窜了出来,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小心,都要警惕,整个人的精神高度集中,一旦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必定会立刻潜伏起来。

    唐风的目标是汤城,前几天在汤城中休整过一次,这个城池是菊花堂抢到手的地盘,里面自然有菊花堂置办的产业。

    唐风这次去,就是要将菊花堂的产业全部毁掉。

    好在这几天大闹三宗,将三宗原本在这里的弟都杀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人也没了主心骨,根本没有什么威胁,而三宗的援兵也还未到,所以唐风路上根本没遇到什么人,很顺利地就进入了汤城。

    白天在汤城内歇息了一日,等到夜深人静之际,唐风就摸到了菊花堂在汤城有产业的地方。

    一夜之间,汤城内十几家胭脂铺,衣服店,赌场,酒楼,j院被大火烧个干净,死伤弟几十号人,损失惨重。

    唐风宛若一个强盗,冲进这些菊花堂的产业中,又是杀人又是放火,碰到什么有用的东西直接丢进魅影空间里面。

    等菊花堂的月孤明接到消息来到汤城的时候,唐风早已趁夜色桃之夭夭,留给月孤明的,只有一堆烂摊等待收拾。

    月孤明那阴柔的甚至有些俊脸的脸庞都气得扭曲了,暗自咬牙切齿恨恨道:“唐风,你若是落在我手中,保管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月孤明在这边狠的时候,接到消息的雷惊声幸灾乐祸道:“活该啊。月孤明那小白脸估计现在已经被气成绿脸了吧。”

    雷惊声的嘴巴都还没合拢,一个无影门的弟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回报:“雷副门主,咱们在楼城的十几处基业被人一把火烧了,还有几十个弟被杀,里面的东西被人洗劫一空。”

    雷惊声瞬间把嘴巴给闭上了,一巴掌拍在旁边一张桌上,勃然大怒:“什么”

    檀木桌禁受不起这样的拍击,一瞬间就变成了齑粉,雷惊声面容扭曲道:“损失多少”

    那弟战战兢兢地答道:“至少两百万两银”

    “操”雷惊声怒不可揭,“唐风小儿,太猖狂,太目中无人了”

    几乎不用查看,雷惊声也知道这必定是唐风所为。只是……这手段为免也太犀利,动作也太迅了吧?

    汤城和楼城距离虽然不远,可这仅隔一天时间而已,以唐风当时被七个天阶打中,身受重伤的情况来推断,他也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啊,难道他还有什么帮手?又或者他根本就没有受伤?

    一天之后,司空翠也接到了类似的报告,流云宗抢占的城池内,被唐风毁掉十几处产业,弟死伤几十个,东西被席卷一空。

    从这天开始,在这方圆千里的城池内,几乎每一天都会生这样的事情。短短十天时间,已经有七八个城池遭殃,毁掉的尽是三宗的基业。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