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两百二十六章 四百灵兽

第两百二十六章 四百灵兽2017-11-10 16:22:33Ctrl+D 收藏本站

    运转起无常诀,带动体内的能量走了几个周天,让那澎拜的能量浸入内脏之中,这感觉稍微好受了那每一些。

    伸手抹了一把自己嘴角溢出的鲜血,唐风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不禁苦笑一声。自己为了演这出戏,付出的代价也委实太大了一点,现在这身伤势,没个十天修养估计是好不了了,不如..这一切都是是值得的。

    就如黛雪宫笑一叶当初诈死脱离黛雪宫一样,唐风今日诈死,至少可以脱离开万兽堂的视线。至于司空翠等人再回转头若是现自己的尸体不见了会如何猜想,唐风就无法顾及到了。

    一次诈死,暂时摆脱了四宗的追杀,也可以让唐风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抬眼看去,没有一个活人,遍地死尸.浓郁的血腥味不停地朝鼻孔冲击而来,四宗弟或自相残杀,或被灵兽屠戮,至少有一大半永远地留在了这个地方。

    此一战的结果,居然是兽群大获全胜。这是何等讽刺的结局?那些人带着门下的精锐弟前来找唐风麻烦的时候,恐怕怎么也无法想到会展成现在这个样。”“

    这一战之后,四宗无论哪一宗的实力都大减,估计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只能龟缩在自己的宗门内了,也别想再去折腾其他的事情,不要说来染指巨剑门这方圆千里的地盘了。

    唐风的目的达到了。

    手捂着胸口,拖着受伤的身躯,强提起心头的一口气,唐风迅朝巨剑门宗门所在的位置走去。

    一个时辰后,唐风总算是来到了巨剑门宗门,随便找了个房间,从魅影空间内拿出几粒内服的疗舟药吞下,开始打坐疗伤。

    原本冉为自己这身伤势至少也要十天时间能痊愈,可唐风还是低估了自己这具强悍肉身的恢复能力。只不过短短的三天时间,移位的五脏六腑就重回到了原本的位置,胸口处断掉的三根肋骨也渐渐愈合了起来。

    只是骨骼的生长比较缓慢,想要肋骨完全衔接好,肯定还是需要点时间的,但是只要不和人动手就应该没什么大碍。

    走出自己一直藏身的房间,唐风惊奇地现,门外居然匍匐着几百头灵兽,这些灵兽每一只几乎都被鲜血染红了,凝结在它们毛上的血液在阳光的照射下散着诡异的色彩,还有的灵兽上甚至留下了不少伤口。

    灵怯颜那小小的身就依靠在一头巨大的灵兽腹部,头枕着这只灵兽的肚皮,整个人放松开来,睡相憨甜,而那头灵兽也蜷缩着身,将灵怯颜整个包裹在中间,仿佛不让她受冻似的。

    唐风开门的动静惊醒了不少灵兽,这些灵兽全都扭头朝这边望了过来。灵怯颜伸出小手揉了插自己的眼睛,缓缓睁开眼皮,脸上浮现出一抹惊喜的神色:“风哥哥,你醒了?”

    一边说着一边急忙站了起来朝嘉风走过来。

    唐风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抹微笑来.好些天没见到她,唐风还真有点想念的。

    “你现在感觉怎样?我带着小天追到这里的时摈现你在疗伤,就没敢去惊扰你。”

    “好的差不多了。”唐风一边摸着灵怯颜的脑袋一边疑惑地看着那几百头灵兽问道,“这些......怎么在这里?”

    “被小天收服了,它们现在是小天的部下。”灵怯颜解释道,随手打了个响指,所有灵兽都齐齐站了起来,俨然一群训练有素的士兵。

    看着这些替自己解了大围的灵兽,唐风实在是打心眼里感激它们。虽然说没有它们自己也可以安全逃脱,但是势必会暴露出自己的杀手铜,而且还不能将四宗的实力破坏到残废的程度。

    “它们伤亡怎样?”唐风开口问道。

    “死了有两百头,剩下的都在这里了。”灵怯颜答道。灵兽不是不死之身,虽然说它们本身耐打一些,可那些被它们冲杀的敌人也不可能不还手。那么混战的战斗,六百灵兽死了三分之一,已经算是很完美的结局了口这还是有啸天狼击杀高手的情况下,能做到这种程度。若是没有啸天狼击杀高手,它们的伤害还要扩大一倍以上,或许只有那两只六阶和少许五阶能活下来。

    “真的辛苦它们了。”唐风叹息一声。

    “不必在意,灵兽就是这样。若是哪一天有个比小天强大的灵兽到此,它们也会被别人收服来对付你。”灵怯颜解释道。

    唐风摇头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它们现在就是我的恩人。”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过去,来到一个前腿受伤的灵兽面前,从魅影空间里拿出疗伤药,将它受伤的位置撒了点药,再仔细地包扎好。

    唐风给它包扎的时候,它一动也不动,只是静静地看着唐风,那双眼睛也露出一丝享受和感激的神色来。

    “我也来帮忙。”灵怯颜蹦醚到唐风面前,取了一些药物和布匹在一旁忙活开了。

    不少灵兽都受伤了,它们不会用药,也没有药可用,只能依靠互相舔砥彼此的伤口来缓解伤疼。

    忙活了整整两个时辰,将所有受伤的灵兽全部处理好。

    唐风站直身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他还从没做过这些事,实在是够辛苦的。

    转头看看左右,唐风对灵怯颜道:“让它们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

    “风哥哥你要干什么?”灵怯颜在后面问道。

    “去买点东西让它们饱餐一顿!”自己的魅影空间里面确实有点东西,可那些东西无论如何也不够这些灵兽吃的。

    在路上,唐风找了个宽大的黑色袍,套在自己身上,连脑袋也罩住了,免得被有心人现自己的面貌。一直走到近的一个城池.找了家客栈,出了点跑路费店小二去整个城池内搜刮家畜和鲜的肉类,无论死活全部都要,让那些卖主将东西送到客栈内,见货给钱。

    跑路费也有不少,店小二拿了银办起事来自然利索无比,不大一会功夫便有无数人将自家饲养的家畜送到了客栈内,还有已经屠宰好的猪羊牛肉等等,全部都鲜到不能再鲜了。

    唐风就跟个大老板似的坐在一张椅上,旁边还有香茗和果盘奉上,旁边店小二拿着一打银票,替唐风收货。

    唐风也不管价钱贵不贵,反正只要有货就收,乐得那些卖家数钱数到手抽筋,都把唐风当成了老爷来对待,态度恭敬无比。

    这些人排成长长的队伍,挨个走到店小二面前让他验货,验完之后只要唐风点头,立马就会送到一处后院内,然后再来找店小二拿钱。

    他们在等待无聊的时候也会聊天瞎侃,聊的基本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唐风倒也懒得去听。

    倒是有个人突然开起的话题让唐风来了兴致。

    那个人牵着自己家的几只羊,一边羡慕地看着别人拿钱一边开口道:“听说了么?那些整天打打杀杀的各门派之人已经全部从我们这里撤走了,从此之后我们这个城就由我们自已当家作主了。”

    “这事还不是因为那个血魔唐风引起的,前些日闹的风风雨雨。半个月前,城内十几家店铺还被唐风给烧了,人也杀了不少。”

    “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呢?”

    “你听我跟你详细道来,据说唐风是出自那个女人宗门,天秀宗。巨剑门被天秀打败之后,宗门就解散了。结果天秀的人在这边受到了欺负,唐风这个魔头就被激了凶性,跑到这里来大闹流云宗无影门和菊花堂三宗,后居然还牵扯到了万兽堂。四个大宗门一起围剁这个魔头,终于将他堵在在一处荒郊野外,这魔头也忒是胆大,面对几千人马和数百灵兽居然面不改色,依然杀得血流成河,击毙上千人,后被四宗的高手联手击杀。”

    “放屁!”另外一人骂道,“我怎么听说是血魔唐风和万兽堂的人勾结,结果大破流云宗等三宗?不过后却因为唐风出尔反尔,万兽堂前一任堂主铁风骨愤怒之下暗算于他,结果死在当场!”

    “你这个是道听途说,老可是亲眼看到的。”

    “你们两个小兔崽知道个屁。”又有一人跳了出来道,“那唐风只不过是十几岁的小孩罢了,血魔这个名头完全是他的敌人强加在他头上的。十几岁的小屁孩,再厉害能厉害到哪去?他杀了不少人肯定是真的,可若是别人不逼他的话,他怎么会杀人?而且那些什么宗什么门的人也太不要脸了,几千个人来对付一个十几岁的小娃娃,委实该杀!”

    “......”

    原本来卖东西的那些卖主居然因为血魔唐风而吵闹了起来,现场瞬间分成两派,彼此各执己见,吵得不可开交。反对唐风的那些人都说唐风是血魔,该死该杀!而拥护唐风的人就说他爱恨分明,别人都欺负到自己头上了,自然就应该反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