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两百二十七章 艰巨而无聊的任务

第两百二十七章 艰巨而无聊的任务2017-11-10 16:22:35Ctrl+D 收藏本站

    相比较下来,拥护唐风的人占据很少一部分,毕竟他们只是普通人,只想过普通的生活,杀人对他们来说太过遥远了,而杀人的人,一般都不是什么好人。

    不过不管是反对唐风的还是拥护唐风的,他们的说法中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唐风已经死了,或被铁风骨暗算致死,或被三宗的人围剿击杀。

    唐风本来不想开口说话,但是心头疑惑之下也不得不开口问了一句:“你们怎么知道血魔唐风已经死了的?”

    一群人停止了争吵,片刻后有人道:“三宗的人都这么说,还能有假?”

    “是啊是啊。”

    唐风隐藏在黑袍之下的面容露出一抹微笑来,看样三宗这次损失太惨重,不管司空翠他们有没有现自己诈死,都得对外这样宣称,否则三宗的颜面何在?

    几千人一起出动,损失那么多人手,耗费那么多时间,却连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都无法干掉。三宗断然是不会承认这种丢脸的事情的。反正他们也知道唐风不可能出来澄清事实,那样的话他血魔也没好日过,索性就当唐风已经挂了。”“

    血魔唐风,璀璨如夏花,纷纷扬扬闹了一个月左右,将几大宗门玩弄于股掌之中,终还是没能落个好下场,当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样的结局,对唐风来说,对三宗来说,都是好的结局。

    不过……看样自己得给姑姑她们再传个信啊。现在外面疯传唐风已经死了,要是不报个平安的话,姑姑肯定不会安心的。

    想到这里,唐风又让店小二去找来了笔墨纸砚。

    一直将所有人送来的肉类和家禽全部收完,唐风支开了店小二,一个人走进后院内将所有的东西塞进了魅影空间,偷偷地出了客栈,朝巨剑门宗门那边走去。

    等唐风再次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一天时间了,灵怯颜无聊的一个人坐在台阶上,双手拖着下巴呆,那些灵兽还是跟之前一样全都躺在地上休息。

    “我回来了。”唐风招呼了一声。

    “还说去去就来,居然去了一整天!”灵怯颜噘着嘴巴,满脸的郁闷。

    “多买了点东西。”唐风一边说着,一边从魅影空间里将之前收购的家禽和肉类抛了出来,闻到肉味,那些灵兽一下就来了精神,全都冲到了唐风面前,眼巴巴地望着他。

    买来的东西足够这四百灵兽饱餐一顿了,唐风不停地将食物拿出去,那些灵兽倒也不哄抢,不管是谁,得到了一块肉或者一只家禽,就叼着走到一旁慢慢开吃。

    不过唐风有郁闷冉地现,之前买来是活的家禽,可从魅影空间里拿出来之后却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看样,自己这个魅影空间是不能装活物的,装进去必死无疑。

    灵怯颜看着那些鲜红的生肉,鬼使神差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然后走到唐风身边,伸手搭在他的胳膊上,下一刻,啸天狼现出原型,灵怯颜却已经回到了不坏甲内。

    这头王者之兽自从跟着唐风出来之后就没吃好过,它的体型本就庞大,胃口自然不会小到哪去,平时若是灵怯颜控制身体的话,它倒还感觉不到饿。若是现出原型,饥饿感就澎湃地袭了过来,现在看到自己的手下都在大朵颐,它自然也忍受不住了。

    好不容易将买的东西分散出去,每一只灵兽都在欢地吃着东西,唐风慢慢地走到了台阶边坐了下来,静静地看着那几百只灵兽。

    “丫头,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些灵兽?”唐风突然开口问道。

    “我没有想过。”灵怯颜答道,“我让小天收服它们只是为了帮你舟忙,至于之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呵!”唐风伸了个懒腰,揉了揉自己还有点疼的胸口道:“这么多灵兽,我不可能带在身边的。”

    先不说带这么多灵兽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个麻烦,若是走到陌生的地方,不明内情的人还以为唐风是要找茬呢。而且,它们每天的消耗也不是唐风能负担的起的。唐风手上虽然有点银票,可自己赚钱的地方在靖安城,于忠不可能跑过来把银票送给自己。

    “那风哥哥你说怎么办?我和小天都听你的。”

    “让它们回天秀,若是不愿意回天秀的话,就回曲亭山去!那里是灵兽的天堂。”

    唐风沉吟片刻开口道,“反正天秀现在也有一些灵兽存在,只不过那些都是幼仔罢了。估计白师叔和姑姑她们也不会介意多出来一股可以调动的力量。”

    这些灵兽若是真的愿意待在天秀,白素衣高兴都还来不及。剩下的这四百只中,有两只六阶的,几十只五阶的,这样一股不弱的力量,放在哪个宗门都会愿意接纳,当然,前提是它们不会暴动行,而且得听调动。

    “可是如果没有小天在的话,它们是不会听天秀那些人的话的。”灵怯颜担忧地说道。

    “那就让小天带它们回去。”

    “可是风哥哥,如果没有小天在你身边保护……”

    唐风摆摆手道:“在温室里成长起来的花朵,永远也禁受不起风吹雨打!这段时间我也想明白了,虽然跟流云宗他们的战斗中,小天确实帮了我不少忙。可是自从你们离开之后,我孤身一人的时候,总是感觉处处无力。因为我习惯了有个强大的助力陪在我身边,我习惯用小天的实力来衡量我的敌人,这不是什么好现象。人,不可能永远借助别人的力量,我还很弱,我还需要历经磨难能成长起来。所以说,小天如果不在我身边,对我来说是好事,尽管会遇到什么不可预测的危险。”

    灵怯颜沉默了半晌道:“恩,你说的也对。这样吧,我跟小天商量商量,让它带着这些灵兽回天秀。”

    等到啸天狼饱餐一顿之后,灵怯颜将它呼唤了过来。她们到底在说什么,唐风不清楚,但是啸天狼原本是匍匐在自己面前的,可突然它就站了起来,对着唐风一阵嘶吼,龇牙咧嘴好不吓人。

    它的眼神也非常人性化,又是委屈又是愤怒。

    想想也是,它之所以会脱离曲亭山,就是为了待在灵怯颜身边,而不是跟着唐风。唐风跟它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要说天秀了。

    现在它居然要带着群兽回天秀,要离开灵怯颜,啸天狼如何能接受?这头王者之兽恨不得一口咬死唐风这个让自己和灵怯颜不得不分开的罪魁祸。

    但是在灵怯颜不停的劝说之下,啸天狼还是耷拉着一双耳朵,接受了这个艰巨而无聊的任务。

    它抛弃了王者之兽的名头,但是它天生就是王者之兽,不为曲亭山的兽王,也会成为这些灵兽的兽王。

    望着啸天狼那萎靡的神色,唐风笑着摸了摸它的脑袋:“我听说灵兽的寿命很长,实力成长起来活个两三百年没什么问题。所以,不用担心日后见不到我们,过一段时间,等风头过去了,我就会回天秀的,日后还有大把相处的机会。”

    啸天狼脑袋一摆,躲开了唐风的大手,不屑地撇了他一眼,若是它能开口说话,必定会告诉唐风:本王想见到的不是你,少在这自作多情了,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

    “对了风哥哥,你不回天秀的话,现在要去什么地方呢?”灵怯颜开口问道。

    “盐城,乌龙堡!”唐风脸上流露出一抹神往的表情,“笑叔和断叔说那里的人精通机关之术,少爷想去那里看看能不能学到点什么。”

    两大杀神的推荐,必定是个好去处,若是乌龙堡的机关术让自己失望的话,也可以去天工山庄窥探窥探。

    反正只要避过这次的风头,在外躲个一两年时间,就应该差不多可以回天秀了。

    一切都已经商讨好了,唐风拿出之前买来的笔墨纸砚,简单地修书一封,信上告知姑姑和笑叔等人自己一如既往地平安,三宗之流说自己已死的话纯属放屁,那是在给自己脸上贴金,让他们不必担心。并且告诉他们自己之后的去向,还有这些灵兽的处理办法。

    写好之后封在一个竹筒中,让啸天狼叼在嘴巴上。

    几车灵兽也已经接到了啸天狼的命令,饱餐过一顿之后全都整装待,或蹲或匍匐在地上,没有一丝声音。

    唐风面对着几百灵兽,一脸严肃地抱拳道:“各位,我知道你们和人类打交道的时间很长,能听得懂人话。之前各位的鼎力相助,唐风在此谢过,感谢大家的帮忙。这次大家要前往一个陌生的门派,我恳请各位能够安分守己,不要在天秀内闹事,也不要伤害天秀的任何人。”

    群兽也不知道到底听没听懂,反正齐齐嚎叫了一声。

    唐风正色道:“谢谢了!我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小天,出吧!”

    啸天狼庞大的身一阵扭曲,变得如之前那只小狗一般大小,当先领路,群兽紧紧跟上,眨眼之间就消失在唐风的视线中。

    灵怯颜实在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风哥哥,我还从没见过哪个人会对一群灵兽这样说话的。”

    唐风笑了一声:“因为灵兽永远是灵兽,人有时候却不是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