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两百三十一章 让我住一晚

第两百三十一章 让我住一晚2017-11-10 16:22:40Ctrl+D 收藏本站

    在走之前唐风还需要处理一件事,这也是他为什么会来找这个女人。

    慢慢地走到门口,唐风举起手来,踌躇了半晌没好意思敲门,如他刚跟灵怯颜开的玩笑一样,夜半敲人家寡妇门确实太不道德了,但是一想起徐老看自己就如看着孙女婿一样的眼神,唐风还是咬咬牙,轻轻地敲了敲门。

    下一刻,屋内传来了那个柔弱而又熟悉,甚至还带有一点轻颤的声音:“进来吧,门没锁。”

    唐风苦笑一声,轻轻地椎开门走了进去,又反手把门给关上了。

    屋内,那个瘦弱的身影跪在地上,手上高举着一炷香,她的面前,灵台上摆着三面灵位,一屋香气缭绕。

    她虽然穿的是粗制的衣服,甚至还打了一些补丁,可依然掩盖不住那妖娆多姿的身段。她慢慢地拜倒在地,虔诚至极地叩,不为这一世的平安,只为心头的愧疚。

    唐风等了片刻,她缓缓地站起身,伸出芊芊玉指,将焚起的三炷香插进了香案之中。然后转过身静静地看着唐风,黑暗的烛光下,那一双妩媚如春水一般的眼眸还是一如既往地吸引人,依然散着无穷的妩媚。她的容颜,本应是绝色之姿,可在这张倾城倾国的脸颊上,却有一道暗红色的疤痕状条纹贯穿了她整个面部和鼻梁的位置,严重破坏了美感。”“

    让人情不自禁地生出一种不敢去看的念头来。

    唐风之前通过那个中年妇人的记忆就已经知道了她的本来面目,可真正用自己的眼睛来看,却还是第一次,心中不由为她惋惜了一番。

    谁又能想到,当初在靖安城醉春楼内让整个城池的男人都疯狂的头牌姑娘,其实是这个样?那些男人一掷千金,豪爽大方,为的只是和她能够一度良宵。若是他们看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的话,怕是连半文钱都不会愿意出。

    即便如此,那双眼睛也是举世间独一无二的眼睛,明亮,明媚,舞动着青春。

    “你知道我要来?”沉默中,唐风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开口问道。

    诗诗轻笑了一声:“我为了避开你,避开流云宗,特意选了这样一个地方安居下来,却没想到……还是在这里碰到了你。”

    “我只是路过这里。”

    “这也算是躲避不开的命运吧。”诗诗幽幽地叹息了一声,凝视着唐风道:“你变了。你变得比之前加的让人感觉冰冷。”

    唐风讪笑一声:“可能是这段时间杀人太多的缘故。”

    “我听说了。”诗诗低着脑袋,慢慢地又走到蒲团前跪下,整个人面对着唐风,闭上眼睛道:“动手吧。”

    唐风愕煞:“动什么手?”

    “血魔唐风,杀人成性,人命在你手上比蝼蚁还要低贱。我是你的仇人,你这次来,难道不是为了斩草除根杀我灭口么?反正已经杀了那么多人了,也不会在乎多杀一个。

    “呵…”唐风伸手就弹出了软剑,拖着软剑慢慢地走到诗诗面前,将冰凉的武器搭在她雪白的颈脖之上,缓缓开口道:“你这么急着寻死,怕也是因为愧疚吧?因为你无意来找我报仇,但是你应该要找我报仇。而之前你在醉春楼里留下的四个字,就是你内心好征兆。你怕你那夫君一家人会责怪你!”

    诗诗长长的睫毛科动了起来,即便被软剑加身,她也没有丝毫表情,可此刻却抖动了起来,因为唐风道出了她的内心想法。

    “也罢,既然你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也好过你满怀愧疚的过这一生!”一边说着,唐风抖起软剑,对着她连刺十几剑。

    剑光闪烁冰寒,革着森冷的杀机。

    收回软剑,唐风道:“杀了!”

    诗诗疑惑地睁开眼皮,刚那种接近死亡的感觉,让她真的有一种解脱,却也有一点对生命的不舍,可对面这个男人的剑,全部都贴着自己脸颊边刺出,根本未曾伤到自己哪怕一点点。

    “为什么这么做?”诗诗恼怒地看着唐风。

    “以前那个诗诗已经死了,现在的诗诗是一个全的生命,所以不用再那么愧疚的活下去了。”

    “你这个人…“诗诗瞪着他,轻咬着红唇憋了半晌道:“还是跟上次一样讨厌!”

    “好了。”唐风也有些无奈道,“我杀人是多,可那些人都是惹到我头上的,是自己找死,你也别老是钻什么牛角尖了。说实话,你若不是上次在危机关头提醒过我一句,现在你也早死的不能再死了,哪还能活到今天?”

    一边说着,一边就伸出手去要将她给搀扶起来。

    诗诗一巴掌就拍掉了唐风的大手,脸上有些羞红道:“你还当我是那个青楼里的女,能任你轻薄么?”

    唐风尴尬地挠挠脑袋,岔开话题道:“不跟你废话了,我这次来找你是有正事的。”

    “什么事?”诗诗问氓

    “你也知道我今天收服了一只灵兽。可我不方便把它带在身边,恰巧又在这里碰到了你……”

    “你不会让我帮你照顾那只猛兽吧?”诗诗一下就听出唐风的意图了。彼此虽然有两次接触,可无论是唐风还是对方,都感觉已经相识了好久似的。所以唐风不觉得让诗诗帮这个忙有什么唐突。

    “慕然冰雪聪明!”唐风赞道,“就是不知道诗诗姑娘能不能帮我这个忙。”

    诗诗皱了皱眉头,轻抿着嘴唇迟疑道:“若是一般的动物,我帮你照顾倒也没什么,可那是一头……凶兽啊,万一它不听我的话.暴起伤人该如何是好?”

    “这个你放心了,就算没有我在,它也不会再伤人了,只不过它的饭量不小,每天要消耗大量的肉类。”一边说着,唐风一边掏出了一些银票,“这些足够它花销很多年了。”

    诗诗想了片刻,还是接过了唐风给的银票。

    “谢褂你。“诗诗开口道,她心思过人,自然知道唐风这样做一方面是让自己照顾那只灵兽,另一方面何尝不是让那只灵兽来保护自己的安全呢?

    “先不忙谢。“唐风笑嘻嘻地说道:“我还有一事相求!”

    “你这人…怎么这么麻烦?”诗诗有些嗔怪道。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啊。”唐风死缠烂打。

    “说说吧,又有什么事难到了你血魔唐风。”

    “是这样的,徐老估计是看中了本少爷,非要撮合我和他的孙女,今晚居然还要那个小姑娘来服侍我。”

    唐风话还没说完,诗诗就捂嘴娇笑了起来,打趣道:“这不是挺好的。徐老的孙女人又不差。”

    “好什么啊?”唐风瞪了她一眼,“人家小姑娘早就已经有了意中人,这你比我清楚,。本少顶天立地堂堂男汉,哪能挟恩图报,干这种龌龊事?”

    “所以呢?你要我怎么帮你?”

    “嘿嘿。“唐风的笑顿时让诗诗警惕了起来,“让我在你这里住一晚呗。等明天他们看到我从你的屋走出去,估计徐老就会打消那个念头了。”

    诗诗脸色变得通红,娇叱道:“你做梦!”

    寡妇门前是非多,今夜让唐风进来,诗诗只不过是报了求死之心而已,现在既然唐风没杀她,她哪还能留个男人在屋内?

    一边说着,一边就伸手去推搡唐风:“你出去!”

    唐风死皮赖脸道:“诗诗你怎么能这么无情无义?”

    诗诗抬头怒视着他道:“我就是这么无情无义!反正你今夜不能在这里,你再不走我就要叫了。”

    “你叫吧!“唐风**贱地笑着,露出一嘴獠牙,一边笑还一边伸手抹着自己的下巴,步步朝诗诗逼近过去,恐吓道:“说起来少爷已经好多天没和女温存了。”

    何止许多天,就从没跟女温存过。

    诗诗勃然变色,即便是面对死亡的威胁,她也能坦然处之,可一看唐风这幅样,就好像老鼠遇到了猫一样,急急朝后退去,色厉内茬道:“你别过来。

    唐风摇晃着身,解开自己衣服的扣,得瑟不已。

    诗诗突然又停了下来,妩媚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唐风,嘴角边露出一抹微笑,镇定道:“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你也不必吓唬我了,而且我这样容貌残缺的女人,你会有兴趣么?”

    唐风一只手搭上了她的肩头,另一只手托起了她的下巴,道:“灭了灯,少爷又不看你的脸!”

    诗诗顿时大急,跺脚道:“你这人怎忒地无耻?”

    “我就是这么无耻。“唐风满不在乎,一边说着一边还及其猥琐地伸出自己的舌头,在嘴角边舔了舔。

    这幅**贱甚至有些迫不及待饥不择食的模样顿时让诗诗崩溃了,她微撇着脑袋,双手抵在唐风的胸口上,开口道:“我答应你还不行么,你别再过来了。”

    唐风赶紧收回手去,将扣又扣好,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诗诗呼出了一口气,一脸的无可奈何。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