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两百三十三章 玄阶中品

第两百三十三章 玄阶中品2017-11-10 16:22:42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一大早,当唐风施施然从诗诗的房屋中走出来的时候,一票早起正在忙碌的村民们眼珠都斜了,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唐风。

    他们又不是白痴,一个年轻力壮的少年一大早的从一个寡妇家里走出来,是个人也能想到夜晚到底生了什么事。

    诗诗满面通红地跟在唐风身后,虽然说这一次唐风的做法算是毁了她的清誉,可诗诗并没有任何怪他的想法。清者自清,人活一世没有必要太在乎别人的眼光和想法,只需问心无愧便行。

    “唐风...”诗诗在背后轻声地呼唤了一声。

    唐风回头看了看她,“怎么了?”

    “你这就要走了是么?”

    “恩。”

    诗诗轻咬着嘴唇,半晌洒脱一笑道:“走吧。**后若是再有想不通的时候,可能还会去找你报仇!”

    “随时欢迎!”唐风呵呵一笑,转过身去,朝徐老家走去。

    ”“

    徐老一大早本来还满怀期待唐风今日再见到他之后会怎么称呼,老人家将自己的一套衣服都给穿在了身上,脸上挂着抹不开的笑容,不停地搓着大手呵呵傻笑个不停。

    可就在此时,剁女的房门打开了,只有她一个人走了出去,那个叫唐门的小英雄根本就不在里面。

    徐老还没回过神来,便有人急前来报信,将刚看到的一幕告诉了他。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唐风人还没到徐老家,自己和诗诗的事情已经传了过去,这个消息直接将徐老震在当场,只感觉自己一颗脆弱的心脏都要破碎了。

    等唐风回到徐老家里的时候,这老头正咳的一阵直翻白眼,显然是被气得不轻。可说到底整件事都只是他一相情愿,不但唐风不愿意,就连他孙女都不愿意。

    唐风一阵好说歹说,打消老头心中的想法,又趁机让春花在自己的爷爷面前表明了心思,自已又说了两句好话,老头摆摆手道:“罢了罢了,年轻人的事我老人家再不去掺和了,折寿啊折寿!”

    唐风也是一阵无奈。

    若不是为诗诗以后能在这里安宁地生活,若不是想要徐老能够帮衬帮衬她,他懒得管这些琐事呢,自己又不是天生的老好人。

    可归根结蒂,诗诗能来到这里,还是跟自己有一定的关系。

    她好不容易找到个可以安生的地方,总不能因为什么命相残缺这种无稽之谈再被人扫地出村。这对一个孤苦无依的女人来说绝对是一种伤害。

    在这些村民和徐老的眼中,唐风和诗诗已经有了夫妻之实,而唐风又是拯救了他们村庄的英雄,对于英雄的女人,他们自然需要照顾一下,不管她是不是个寡妇,不管她守不守妇道。何况,唐风还将那头三阶灵兽留在了诗诗那让她看管照顾,等于是给村养了个护身符,这对村也有好处。

    跟徐老将之后的事情交代了一下,又让灵怯颜对巨虎叮嘱了一番,唐风这离弄了这个村。

    所有的村民都在为他送行,唐风找了半天也没看到诗诗的身影,当他走出几里地之后,再回头看去的时候,却见村东一隅,一个瘦弱的身影静静地站在那里。

    唐风咧嘴笑了笑,心中莫名其妙一阵满足,转过身去,大步朝盐城的方向走去。

    往前走了几日时间,总算是出了流云宗的地盘,唐风不由自主地呼了一口气,这里,已经没牢人会再认出自己了,所以唐风索性将自己的那身黑袍给脱了下来,光明正大地露出了本来面目。

    整整一个月之后,唐风来到了盐城附近。路上耽搁了不少时间,因为唐风从未来过盐城,只知道个大概的方向,有时候走错路了等找人询问一番之后,改成正确的方向。

    远远望去,一座不逊于靖安城的城池屹立在前方十几里之外.迎面扑来的微风夹着一点点腥味和干爽的味道,那是大海的气息。

    唐风前世今生见过的大的水源就是夜雨湖了,根本从未见过大海,一时兴起,撸起袖就朝大海的方向奔了过去。

    这里的天气比较炎热,唐风身上只穿了两件淡薄的衣衫,身无长物,所有的东西都被丢进了魅影空间之内。

    人还没靠近大海,唐风就已经听到了海风呼啸和波涛凶猛的海浪声,整个人突然感觉放松至极,原本因为赶路也有些烦躁的心灵也慢慢平静了下来。

    片刻之后,唐风终于来到了沙滩上,一脚踩下,两只脚都陷入了松软的沙地之中,沙滩上,有几具搁浅之后被曝晒而亡的海兽的骨架,这几具骨架巨大无比,足有小房大小,骨架被海水冲击的犹如象牙一般光洁柔滑。

    沙地上,还有无数五颜六色的贝壳,几只螃蟹嘴里吐着气泡,张牙舞爪地从唐风脚边横行而过,肆无忌惮的小模样让人看着就觉得好笑。

    大海的景色让人陶醉,那是一种很惬意的境界,远远望去,视平线内全是耀眼的蓝色,视点消失在海平线上,这时已经分不清天与海了,天与海仿佛已经连为了一体,不分彼此。在这种舒适的环境中,唐风瞬间就忘掉了所有的烦心事,感觉自己远离了杀戮,远离了之前的尔虞我诈,远离了一切血腥。

    此时正值涨潮之际,海上无风三尺浪,此刻海水借助狂风的威力,原地拔起几丈高,凶猛地一**朝严滩上冲击而来。

    唐风情不自禁地张开了两只臂膀,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任由浪水冲击在自己的身上,洗涤自己的身躯和心灵,空旷,灵寂,唐风感觉自己和大海,和天空,仿佛都已经连成了一片。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世上还有什么东西的容量能比大海宽广?这柔顺的海水,借助狂风的力量,也能引海啸的灾难,瞬间毁灭掉一个城镇,这比天阶高手的全力一击都还要凶猛百倍。

    体内罡气猛烈的鼓动了起来,地运转着,丹田处小骷髅也不停地跳动,仿佛遥相呼应着唐风心脏的颤抖。

    唐风霍地睁开眼睛,一时间也觉得豪气万丈。

    身为男儿,自当切山峰为笔尖,截山岳作笔头,辟海为砚池.蘸大江水作墨水,在这大6上尽情挥洒风流身为男儿,自当脚踏崇山峻岭,立足江海河流,笑看大好河山随我一展英姿,喝令苍茫大地任我一主沉浮!

    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顿时从心底升起,体内的能量一阵急流动,随即归于平稳,罡心猛烈地跳动了两下,经脉中的罡气也瞬间浓郁了几分,唐风立足的脚下,蜂拥而来的潮水仿佛冲击到了一道无形的屏障之上,刷地朝两侧分流开来,不曾撞击到他的脚踝半点。

    激动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唐风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浑身的血液都仿佛沸腾了起来。

    灵怯颜的产音传了过来:“恭喜风哥哥再次晋升!”

    “呵…”唐风轻笑一声,“是啊,晋升了。

    晋升到了玄阶中品,比上一次的晋升还要自然。唐风没有刻意去冲破那层屏障,而当自己的实力到了这个程度的时候,这层屏障已经不能成为自己前进的绊脚石。前段时间全是在不停地和人战斗,杀了那么多人,凝练了那么多阴魂,自己体内的罡气已经积攒到足以晋升的程度了。

    不,不单单只是晋升一阶这么简单,唐风甚至已经能感受到自己身侧空气中流淌着的那些不同属性的能量。

    轻灵舞动的风,狂暴不安的火,叱诧九天的雷,无坚不摧的金,还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能量,互相缠绕在一起,不分彼此,是这些不同的能量,组成了这个完整的世界。这个世界正是因为有了它们会存在。

    如果没有施展过借尸还魂这个能力,唐风可能还不清楚这些。可他有过天阶中品高手的经验,曾今站在那个位置上俯瞰过,他比一般人要加清楚这些能量。

    只是,原本只有晋升天阶之后能感受到的能量流动,自己居然在玄阶中品就能做到了!唐风也是!阵窃喜加诧异。

    看来,自己这次兴之所至来大海一观,还是挺有收获的。只是,自己的罡心是小骷髅,虽然能感受到这些能量,却无法使用,这实在让人拖腕叹息。

    想了想,唐风只能用顿悟来解释自己这次的收获。道家和佛宗讲究顿悟,这是一种及其难得的机会,而且时机也不是自己能够把握的,一旦顿悟,那么自身的实力和心境就会大幅度地提升。

    至少,唐风感觉自己的心境苇好像站在了一个的高度之上。

    “风哥哥你之前没看过大海么?”灵怯颜开口问道。

    唐风摇摇头道:“第一次来这里,怎么,你以前看到过?”

    灵怯颜道:“恩,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我都忘记了。”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面前的海面突然哗啦一声响动,从海水里站起一个人来。唐风眼睛一眯,紧紧地盯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不之客,可一看之下,唐风的脸都有些红了。

    因为这个人一头长湿漉漉地搭在胸前,身上仅穿了胸衣和亵裤,将八成以上的皮肤暴露在外口

    胸衣和亵裤被海水一泡,现在紧紧地贴在她的皮肤上,将她完美的曲线纤毫毕现地勾勒在唐风的视线之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