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两百三十九章 何香凝

第两百三十九章 何香凝2017-11-10 16:22:49Ctrl+D 收藏本站

    第两百三十九章何香凝

    “恩?不需要付账么?”唐风奇道。“在这里,只要你有玉牌,买任何东西都不需要付钱!包括外面的那些女人。”

    “额…”唐风还是头一次听到这种事,心道真是长了见识,“要是没有玉牌怎么办?”

    对方冷笑一声:“杀无赦!”

    唐风额头的冷汗一瞬间淋淋而下,暗自庆幸白天的时候幸亏没有贸然闯进这里,否则肚饿了再叫点吃的,到时候岂不是又要被人围剿?

    不过现在,唐风总算是知道了这里的规矩。

    这一块地方,应该是乌龙堡的人特意开辟出来的,好让那些人能有个安稳休息的地方,可以说,在这里,你生活的一切都不需要自己操心,你需要担心的只是是否能抢到玉牌,或者说自己的玉牌是否会被别人抢走。

    一回生,两回熟。吃饱饭后唐风拿着玉牌找了个客栈休息了一晚,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醒来。

    白天的盐城中心和夜晚又是两种情况,基本上所有的人都在休息,只有乌龙堡置办的那些产业还开着店铺,全天十二个时辰从不关门。唐风走出客栈之后现昨晚还热热闹闹的城中心,此刻竟是死一般的寂静。”“

    虽然也有几个形色匆匆的人在走动,可比晚上要少多了。

    而且这些人,全都是一脸疲惫,身上或多或少还挂了彩,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地从外面的战场走到城中心这个安全的位置,看样他们昨晚经历了一场甚至多场恶战,有一个人伤得尤其严重,一只胳膊都被砍断了,鲜血滴滴答答地往下掉落着,他走过的地方,一条血线弯弯曲曲地蔓延着。他刚走进城中心,一个身穿黑衣的人突然就冲到了他面前,冷冷地看着他道:“三日期限已到!”

    这个男人惊恐地往后倒退了两步,失措道:“再给我一天时间!”

    黑衣人冷笑一声:“没有人可以例外。”

    一边说着,一边以迅雷之势,一把掐住了这个男人的脖,大手狠狠一拧,咔嚓一声脆响,捏碎了对方的喉骨,这个男人张大着嘴巴,嘴中弥漫出鲜血,软软地倒了下去,浑身抽搐了几下就没了动静。黑衣人弯下腰来,将对方的玉牌搜了出来,身形一晃,又消失不见了。

    没有一个人瞅这个死掉的男人一眼,所有人的眼中甚至都没有哪怕一丝同情的神色。来到这个地方的人,没有同情别人的时间,他们面临的也是同样的问题,那就是三日内夺得玉牌,夺不到就跟这个男人一样的下场。

    这就是规矩,这就是盐城!

    唐风神色凛然,他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在这里,人命比蝼蚁还要贱,生杀真的只在一念之间。想要活下去,唯有踩着别人的尸体行。

    过了片刻时间,就有人过来将尸体抬走了。

    地面上除了剩下几滴依然未曾干涸的鲜血,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难道少爷也要在这里踩着别人的尸体能活下去?唐风一阵茫然。8n只是,自己对这个地方了解的实在太少了,要是能找个人问一问的话,倒可以收集一点情报。

    正思索间,又一个浑身是血的人从城外慢慢地走了进来,他仿佛已经到了极限,一身衣衫都被鲜血染透了,走过来的身体都摇摇晃晃,他的个不高,身材也很瘦弱。穿的衣服颇有点宽松的感觉,他手上还拿着一把长剑,可长剑的剑锋上已经布满了豁口,应该是昨晚的战斗导致的。

    当走进城中心这片安全的范围之后,他心头一阵放松,强提的一口气也不由溃散,身直接扑到在了地上,再也不动了。

    唐风叹息一声,慢慢地朝他走了过去。

    他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会来盐城,为什么会来这个地狱一般的地方,难道想变强大只有这一条道路么?

    走到这个人的身边,唐风弯下腰将他搀扶了起来,却不料自己触碰到他,对方居然迅地朝自己刺出一剑。

    也幸亏唐风还抱有一点警惕之心,而且对方还在极度虚弱之中,刺出的一剑根本没有什么力道,唐风只是一侧身,伸出手指就将长剑夹在了手上。

    对方抬起头来,额头上的鲜血滑落到眼中,他不得不眯起了自己的眼睛,警惕地盯着唐风,脸上满是防备的神色。

    刚击杀过一个人的黑衣人再次出现了,他闪到唐风身边,淡淡地开口道:“这里是城中心,任何人都不得动手,违抗者死!”

    听到这句话,那个人的神情有些惊慌起来,眼中也满是不甘的神色,他明白自己的结局是什么,在这里动手等于自杀。唐风突然开口道:“我们认识了,这只不过是我们打招呼的方式,他并设有对我动手。”

    黑衣人一愣,举起的手也定格在半空中,倒在地上的那个人也愣住了,满是不敢置信地看着唐风,却也带有丝丝的感激和警惕。

    半晌,黑衣人怪笑一声:“随你!不过在这里,你还是将所有人都看成敌人的好,否则养蛇为患,终被蛇咬。”

    说完之后,黑衣人鬼魅一般又消失了,真的是来无影去无踪。

    等黑衣人走后,躺在地上的那个人还直直地看着唐风,唐风对他伸出一只手道:“起来吧。”

    对方并没有想借助唐风的意思,而是双手撑在地上努力尝试了几次,却又跌倒了下去,始终没有力气爬起来。

    唐风摇了摇头,伸手穿过对方的腋下,将他拖了起来。

    可当自己的大手搭在对方的胸口之际,唐风有些疑惑地现,那里竟然……松松软软的,鬼使神差,唐风还捏了两把。

    “恩……”对方的喉咙里憋出一个**的音节来,脸色也突然暴红起来,刚站起的身也是一阵软弱无力,膝盖一曲,差点又跪倒在地上。

    唐风嘴角抽搐地扭头看了看对方,只见被自己搀扶住的这个人微撇着脑袋,虽然脸上黑漆麻乌全是灰尘,可那脖却是细腻白暂,而且呼出的气息也夹杂着淡淡的清香,就连耳朵根都是火红色的。

    唐风不由自主地伸出五指叉住了老脸,想自己在天秀宗内阅女无数,今日居然还能看走了眼,怪不得这个人穿的衣服宽松至极,怪不得他的身材看起来矮小瘦弱。

    这个人,哪是什么男人,分明就是个女!刚那柔弱的触感已经完全地说明了这一点。穿在身上的宽松衣服只不过是为了掩盖自己的身材罢了。

    “我真不是故意的。”唐风义正词严道。

    “不用在意。”对方一开口说话,性别就再无所遁藏了,“这只是我的自保方式,能骗过你也是本事。”

    对方的豁达让唐风一阵如释负重,他长这么大,还真没这么轻薄过哪个女人,跟懒姐在一起的时候顶多就是拉拉小手什么的,情话说的也不多。

    顿了顿,女人又淡漠地问道:“为什么要救我?”

    “不要误会!”唐风解释道,“我只是来到盐城,对这里的情况一知半解,想找个人询问清楚。正好就看到你受伤倒在这里了。”

    对方扭头看了他一眼,诧异道:“你不知道盐城的真面目就进来了?”

    “我是被人骗过来的。”唐风尴尬道,“这里的人每一个看起来都不那么友好,所以我想若是帮你一下,你应该会替我解惑。”

    女人点了点头:“原来是交易。成交了!”

    唐风轻笑一声,搀扶着她,一路将她送到那个客栈内。走进她的房间,唐风将她轻轻地放在床上,又丢了一瓶疗伤药,开口道:“你先自己包扎一下伤口吧,我下去给你找点吃的。”

    盯着唐风离去的背影,女人冷笑一声,居然还有人会被骗到这里,而且还会救自己,难道他不知道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敌人么?

    在这个地方,善良的代价就是死亡!心地越是善良,死的越早!

    不过,委实太可恶了。昨夜若不是被人围攻,以自己的本事哪会受此重伤?还剩下后一天了,若是再抢不到两块玉牌,自己的下场肯定也是死!

    过了好久,唐风弄来了饭菜。他是故意在底下多等了一会,毕竟人家女孩要包扎伤口,万一闯进去的时候别人衣服还没穿,色狼这个名头岂不是坐定了?

    幸好唐风进去的时候,对方已经将自己的伤口处理完毕,躺在床上睡着了,就连开门声,都没有惊醒她。

    看样在这个安全至极的城中心,任何人都可以放松警惕,让紧绷的神经舒缓开来。

    唐风无聊至极地等到下午时分,女人慢慢转醒,醒来的第一时间,她就将自己的武器拿到了手上,霍地坐起身,警惕看着唐风。

    “醒了?”唐风婆在地上对她打招呼。

    女人盯了唐风片刻,这苦笑一声,将长剑放了下来,开口道:“我睡了多久?”

    “半天吧。”唐风一边说着一边将饭菜递了过去,“已经凉了。”

    “我没那么娇贵!”女人接过饭菜,立马狼吞虎咽起来,丝毫没有一般女人吃饭的那种斯文。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唐门!”

    女人迟疑一下,这道:“何香凝!”有章节及时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