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两百四十一章 钓鱼

第两百四十一章 钓鱼2017-11-10 16:22:51Ctrl+D 收藏本站

    唐风还没来得及说话,何香凝又开口道:“你先不忙着拒绝或者答应。我现在这种状态,虽然说不比全盛时期,可也不至于会是个累赘。而且,我已经在这里待了两天时间了,外面妁战场,我比你要熟悉一些,若是你能带上我,虽然需要抢得玉牌的数量会变成两倍,但对你也应该会有一些帮助!”

    顿了顿,何香凝又道:“若是实在事不可为,我不会拖你后腿,你完全可以放弃我。”

    何香凝的意思很明显,她只剩下一天时间能够抢夺玉牌,也就是今晚。若是碰到的敌人太强大,唐风完全可以弃她于不顾,将她丢给敌人,自己逃走。

    她已经将自己的条件降到了低的程度,只求能让唐风带上自己。

    “而作为报酬......”何香凝缓缓地低下了脑袋,酥肩轻颤,然后伸手解开自己那灰尘仆仆,甚至说有些脏乱的上衣,一片雪白的肩头立马呈现在唐风的眼帘中,“从现在开始到夜幕降临之前,我......就是你的!”

    这番话用了何香凝很大的勇气说出口,她那有些惨白的殷唇都被咬出了丝丝鲜血。若不是被逼到了这一步,若不是那刻进了骨头中的仇恨一直支持着她活下去,她早已经没了生存的希望。”“

    相比较复仇而言,其他的一切都可以舍弃,包括自己的身体。

    说出这句话之后,何香凝的脑袋都低到了胸口的位置,根本不敢拿正眼去瞧唐风。在她成长的这些年来,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有需要说出这种话的一天。

    唐风也是没来由一阵苦笑,他也没想到何香凝说的交易居然是这个。从现在开始到夜幕降临,至少也还有两个时辰的时间,而两个时辰足够唐风干很多事,如果他想的话。

    唐风慢慢地又走了回来,停在何香凝面前站好。这个女人本是坐在床上的,此刻却是急往后挪动了一下,跟唐风拉开了距离。抬起头看着唐风道:“如果你答应了,我不会有任何反抗,如果你不答应,现在就出去吧,我不要看到任何嘲笑和鄙视的眼神!”

    唐风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慢慢地伸出手去,何香凝直直地看着唐风,身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厂看她那样本想是躲开的,可却强制忍了下来,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没有做出任何反抗的动作。

    可让她诧异的是,自己本来解开的衣服却又批回了自己的身上,遮盖住了自己裸露在外的肌肤。

    疑惑地睁开眼睛,何香凝想知道面前这个男人的终答案到底是什么。

    “你的身体不是可以交换的筹码,作为一个女人,要懂得爱护自己的身体!”唐风淡淡道,“再者说,你怎么能确定,就算我答应了你晚上就一定能帮你夺得两块玉牌?我可能也只是个水货,跑到外面去只有送死的份。”

    何香凝紧绷的身瘫软了下来:“我没得选择了。

    相比较那些陌生人,我只能相信你。”

    “如果真是这样,你不会后悔么?自己清白的身被人糟蹋之后还没达到应有的目的。”

    何香凝一愣,她很难想象当这种事真的生之后自己会如何,到那时候,可能就已经真的没有再活下去的念头了吧?

    “你走吧。”何香凝双手捂住了脸颊,用一种及其冷静的话语说道:“就当我刚什么都没说。”

    “走?”唐风笑了一声,“你不是说从现在开始到夜幕降临之前,你是我的么?”

    何香凝霍地抬起头来,有些惊喜又有些哀怜地看着唐风:“你......答应了?”

    “算是吧,我自己也有亲人曾今被伤害过,但是没你这么严重。我自己也曾今去找仇人复仇过,所以我有点了解你的心情。”

    主要的是,这个女人的倔强和坚强,稍微地触动了唐风的侧隐之心,尤其是她那双充满了复仇火焰的眼神。她本不应该是这样的人,可生活的残酷却让她变成了这样的人。

    “谢谢你!”何香凝再上一片感激之情。

    “走吧。”唐风对她招了招手。

    “去哪?”何香凝疑惑地问道,“你不要......”话没说完,何香凝的脸色都红了起来。

    “你以为我答应你真的是因为那个报酬?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没有说你不好看的意思,事实上,你如慕不是穿戴成这样,应该也是个美女。”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还没有入夜,这里的人基本都还在养精蓄锐呢。”

    “既然是我的人,就要听从我的安排。”唐风酷酷地说道,俨然已经进入了角色。

    何香凝哦了一声,乖乖地站起身跟在唐风屁股后面。

    走出客栈,两人一起来到了一家衣服店内。何香凝身上的衣服早在昨夜的战斗中就已经被损坏了一些,上面也满是灰尘和血迹,不换一套实在无法出门见人。

    这里的生活物资还是很丰富的,虽然没有那种质地特别好的衣服,可样式上却也是五花八门,在外面能买的衣服在这里也有。

    唐风让何香凝选了一套女人的衣服,而不再是她之前那种宽松至极的衣物了。把衣服换好之后何香凝整个人都有些不自在,在唐风面前扭扭捏捏的。

    唐风偷笑不已,她现在看上去很怪异,因为脸上的灰尘并没有洗去,犹如猫挠了一样污秽,头也是乱糟糟的没有打理,但是身上的衣服却光鲜亮丽,给人一杵相当强烈的视觉冲突感。

    唐风又去胭脂店弄了盒胭脂和水粉丢给她,何香凝接过之后脸上的神色简直可以用五彩缤纷来形容:“我......我现在不需要这个东西啊,你给我这个做什么?”

    “拿着,会有用处的。”唐风一句话就打了她,谁让她把自己的位置摆的那么低,现在只能任由唐风折腾的。

    弄好这些之后两人又回了趟客栈,弄来热水之后唐风让何香凝将自己打理干净,然后走到外面去等待。

    一直等了有半个多时辰,何香凝的房门打开,里面传来弱弱的声音道:“我洗好了。”

    唐风走进去之后,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开口道:“这象个女人的样。”

    说实话,何香凝换了一身衣服再把自己打理一番之后,跟之前的形象完全不同。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之前她的装扮简直就象个野人。

    虽然仅仅只是素颜,可也光彩照人。

    “胭脂和水粉呢?怎每没有用?”唐风问道。

    何香凝眉头一皱:“那些东西有香味,在外面的战场中会暴露我们的位置。”

    “我就是要暴露自己的位置,这样能吸引别人上钩。”

    “你有把握?这个城市中有几个很厉害的家伙。”何香凝问道。

    “没有把握,但是事在人为嘛。”唐风耸了耸肩头。

    何香凝一阵语塞,她突然现,自己和这个丝毫不知底细的男人结队,到底是否是个正确的选择?

    但是现在再反悔已经迟了,离天黑不过一个时辰,何香凝也没有机会再去寻找别的人帮自己。不得已之下,只能应着唐风的要求,胡乱在自己脸上涂抹了点胭脂和水粉。

    一切准备就绪,唐风当即带着何香凝走出了客栈。

    “你昨晚在哪跟人战斗的?带我过去吧。”

    “天还没黑就过去么?”

    “我先去熟悉一下环境。”唐风道。

    何香凝点了点头,心想这个男人倒还算有点谨慎。

    她昨夜经历过一场苦战,身上受得伤势虽然不是什么致命伤,可也蛮重的,动作如果太大的话,伤口就会崩裂,而且她的体力和精神也没有恢复过来,所以行走的度并不。

    一直走了有一炷香时间,何香凝停了下来,跟唐风一起藏身在一个破屋里面,指着前方道:“昨天就在这里了。”

    这个位置是城西,前方是一个广场模样的地方,一片空荡荡的,完全由石板堆叠而成,长大概十丈,宽七八丈的样,离地面也有两尺来高。

    那石板上,到处都是洒落的鲜血,鲜血乙经干涸了,应该是昨夜的战斗留下来的。

    这里,倒是一个战斗的好地方,不象其他位置,到处都是残桓断壁,这个广场上至少没有什么障碍会耽榈打斗的节奏。

    “那我们就这里钓鱼好了。”唐风点点头道。

    “钓鱼?”

    “守株待兔啊!”唐风伸手在何香凝的身旁招了招,将空气招到了自己鼻孔下,开口道:“这种香味应该会吸引到一些心地不良的家伙过来。”

    “这个方法会不会太冒险了。”何香凝还是有些担心,若是钓来的是一只鱼倒还好办,自己现在虽然无法挥全力,可打赢一个人应该没什么问题的。怕就怕一下钓来好多条鱼,到时候钓鱼不成反被鱼钓就不太美妙了。

    “你既然跟我做了交易,那现在就只能相信我了。”唐风咧嘴笑了一下,拍拍她的肩头道:“你在这里等一会,我去附近查看查看。”

    说完之后,唐风步离开了这间破房,在四处游走了起来,其实也没什么好查看的,到处都是破屋,也非常适合别人隐藏自己的位置,在这里战斗的难度,要比在外面难上好几倍有余。

    对了,今天愚人节来着,祝大家愚人节乐。x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