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两百四十五章 五块玉牌

第两百四十五章 五块玉牌2017-11-10 16:22:59Ctrl+D 收藏本站

    第两百四十五章五块玉牌“没道理啊!”铁屠伸手沾了沾自己胸口的鲜血,还放在嘴里"yun xi"了一下,确定这是自己流出来的鲜血无疑,两条横眉都扭了起来,“铁大爷一身罡心守护再加护身罡气,你就算拥有的力道跟我一样强大也别想能破得开,何况你的力道根本不如我。”

    说完之后,铁屠的眼睛直直地盯上了唐风手上的匕,寒着脸道:“你这匕难道是……天兵?”

    也只有这种等级的武器,再加上强大的力量和爆出来的罡气,能破开自己的两重完美防御。

    “少爷手上的就是天兵!”唐风大笑一声,原地窜起,半空中转了个身,朝铁屠斜射而去。

    面对气势汹汹攻击而来的唐风,铁屠面色一变,这次他居然没有再和唐风硬拼的想法,直接往后跑了几步,同时举起一只大手挡在身前方,嘴上道:“等等!”

    “有话说,有屁放!”唐风一击落空,依然不依不饶地朝他追去。

    铁屠顿时抱头鼠窜,一边逃一边道:“不打了不打了!你别追我了,再追大爷就要火了!””“

    这孩气一般的话语不禁让唐风感觉有些好笑,慢慢地停住步伐,无奈地看着铁屠。见唐风停了下来,铁屠也不动了,始终和他保持着几丈远的距离。

    “怎么不打了?”唐风问道。

    铁屠翻了个白眼道:“我铁屠虽然笨了点,可又不是傻瓜。大爷的度不如你,自恃无敌的防御也能被你破掉,跟你打完全没有胜算啊。”

    一边说着,一边瞄了瞄站在一旁的何香凝道:“跟她打我就愿意。”

    “你做梦!”何香凝娇叱一声,她现在走几步路都浑身疼痛,哪还能去战斗。

    “你们一起的?”铁屠看着唐风开口问道。

    “恩。”唐风也觉得这个人挺有趣的,之所以不再攻击他,一是因为他对自己已经没有敌意了,二来,他的防御委实不好破。自己必须在一个点上倾尽全力,能破得开。刚他是因为太过自大,没有闪避,被自己捅了一下,若是再打下去的话,他只要有所防备,自己就不一定能伤得到他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唐风也不愿意去做,还不如节省点体力划算。

    “嗨,还有小夫妻俩一起来盐城的,真是长见识了。”铁屠一张嘴就将何香凝给骚了个满面通红。

    她娇羞地跺跺脚道:“我们不是小……那种关系。”

    铁屠伸手摸了摸自己鸡冠头的型,脑门两侧光秃秃的位置在月光的照耀下闪闪亮,开口道:“不管怎么样,看来今天我是杀不死你们两个了,就此别过,但愿后会无期!”

    后一句话,他是对唐风说的,他再也不愿意碰到能破开他防御的人了。

    说完之后,铁屠很是干脆地转过身去,一溜烟跑得不见了踪影。

    这个蛮牛一般的人倒也直爽,知道事不可为立马就放弃了。

    等蛮牛走后,唐风冷冷地扫视了一下四周,淡淡开口道:“不想死的赶紧滚!”

    刚和铁屠的战斗时间虽然短暂,可那种巨大的动静却依然吸引了不少人前来,这些人全都隐藏在周旁,坐看鹬蚌相争,企图来个渔翁得利。可谁想到唐风和铁屠两人只过了几招就不打了。

    铁屠那种猛烈的攻击让他们心惊胆战,虽然他们摸不透唐风的实力到底如何,可他既然能惊退铁屠,实力自然不弱。听到这句话之后再也不敢在附近逗留了,好些道身影从隐藏的地方窜了出来,朝四面八方逃去。

    等了片刻,确定周围再没有别人了,唐风望了何香凝一眼道:“你怎样?“何香凝身上遍是鲜血,走起路来也不利索,听到问话强撑起一丝笑容道:“还好,就是昨天的伤口崩裂了。”

    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地坐了下去恢复体力。

    唐风点了点头,走到已经成为废墟的广场位置上,将之前杀死的五个人的尸体找了出来,在他们身上一阵摸索,终于将五块玉牌给找了出来,顺便还将自己的暗器也回收了。这些暗器用一个少一个,自然要节省点的好。

    来到何香凝面前,唐风将三块玉牌递给了她。

    何香凝疑惑地看着他道:“我只要两块就行了。”

    “那个独眼怪人说过,若是有能力的话,取得的玉牌数量越多越少,这会关系到日后的前途,你既然这么想进乌龙堡,那多拿一块也有好处。”

    “你呢?”

    “我?”唐风笑了笑,“我是被人骗到这里来的,所以只需要两块就行了。”

    何香凝迟疑了片刻,这伸手接过玉牌,感激道:“谢谢。”

    “好了,现在任务已完成了,你要不要回盐城休息一晚?”

    何香凝摇了摇头:“明天就是后的期限了,我想回乌龙堡去。”

    “我送你过去吧。”唐风抬头看了看天色道,以她现在这状态,估计是走不出盐城就要被人干掉了。

    何香凝也没拒绝,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

    拖着受伤的身躯,何香凝和唐风一步步朝盐城外走去,路上极其幸运地没有碰到任何敌人。

    半道上,何香凝询问道:“你现在有什么打算?跟我一起回乌龙堡么?”

    唐风闻言摇了摇头,“我的期限还有一半时间,虽然我是被人骗到这里的,可这个地方真是让人喜欢。我要回盐城去,再去长长见识。”

    “哦。”何香凝应了一声,脸上稍微有些失落的神色。

    一直走出盐城,来到那个萧条的城门处,何香凝停下了步伐道:“到这里就行了。”

    “剩下的路……”

    “出了盐城是不允许再对别人动手的,这条路上都有乌龙堡的人在监视,一旦违反规矩动手,立马就会遭到攻击,所以这一段路很安全。”

    “那你小心点。”唐风叮嘱了一声。

    何香凝抿了抿嘴唇,抬头道:“你也是!希望我们……还有再见面的机会。”

    说完之后,她转过身去,眼神中透着淡淡的不舍,慢慢地朝乌龙堡的位置走去。

    一直等何香凝的背影在视线中消失,唐风叹息一声。她这个女人太倔强了,表面看起来柔柔弱弱,可内心却比任何人都要刚强,自己这次能帮她一把,可以后总不能次次都帮她,她自己的道路,还是需要自己去走,说到底,唐风也不过是个外人罢了。

    回过头,唐风再次踏入盐城。

    短短的两天时间,唐风已经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境界,真的不代表实力。

    就比如说自己,自己虽然只是个玄阶,可死在自己手上的地阶和天阶已经数不胜数了。还有铁屠,这个拥有及其强大防御的玄阶,若是一般的地阶碰到他,估计也就像是狗咬刺猬,无处下口。

    境界能够代表的只是体内罡气的浓郁和储藏量,真正的实力还需要综合各方各面的因素。尤其是每个人的罡心,之前唐风并没有碰到什么诡异特别的罡心,也从未领教过别人罡心的威力,可是现在他知道了,一个人的罡心,可以极大地提升本身的战斗力,这真的是每个修炼之人宝贵的财富。

    当然,也不是说境界高了就不好。境界高了,体内罡气浓郁,相对来说,施展出来的招式杀伤力就强大。而且,即便一个人的罡心很普通,也有可能会成为绝顶高手,这完全取决于每个人的机遇和努力程度。

    唐风回盐城,就是想找找那些拥有特殊罡心的人交交手,过过招,从战斗中现自己的不足,提升自己的实力。

    在盐城一直逗留了两晚时间,可让他失望的是,并没有碰到像铁屠那样棘手的玄阶,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好的运气,能拥有铁屠和何香凝那样的罡心。阿猫阿狗倒是碰到了不少,前来挑衅找麻烦的人只要不是太过分,只要不是太恶毒,唐风一般都不会杀他们。即便如此,两晚时间唐风也收集到了十九块玉牌,加上之前的两块,总共就有了二十一块。

    而且,其中很多玉牌都是敌人送给他的,期望他能饶过自己一命。

    对于这些送来的玉牌,唐风自然没道理拒绝,全大喇喇地收下了。

    这个结果让唐风有些哭笑不得,这可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唐风的目的何曾是玉牌了?

    不过盐城中汇聚的确实都是精英,这些玄阶,比流云宗等三宗的玄阶的战斗力要高出几筹不止,每个人的反应度都相当出色,施展出来的招式也是层出不穷,拿着的武器是五花八门,放在外面的宗门中,估计也全是内宗弟的身份,可他们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全汇聚到了这里。

    那些看到的招式也算是稍微弥补了一下唐风的失望心情。

    第三天,唐风就离开了盐城,再逗留下去的话,自己的期限就要过了。

    一路迤逦回乌龙堡,走到正门处,唐风却现之前碰到的那个独眼怪人就站在那里,他不是等自己到来,而是因为有个人也刚从盐城回来,唐风在路上远远地看到过他的背影。

    那同样是一个少年,一身淡蓝色的青衫片尘不染,从侧面看去,他的五官倒也端正,脸庞是如刀削一般俊朗,很明显是个翩翩俊公。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