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两百四十九章 栽赃嫁祸

第两百四十九章 栽赃嫁祸2017-11-10 16:23:4Ctrl+D 收藏本站

    “你……”企图杀死唐风的少年震惊地看着他,那扑面而来森冷的杀意让他心悸不已,那仿佛刀枪不入的身体也让他疑惑万分,低头看了看唐风肚上被划破的位置,他的表情恍然大悟。

    他猜到了,唐风身上必定穿了什么能够抵御刀剑的宝贝,否则哪能不受一点伤?

    众目睽睽之下,这个人迅地将手上的匕扔向唐风,唐风一把接过。下一刻,他咧嘴一笑,惊叫一声:“不要杀我!”

    一边叫,一边还装模作样在唐风手上挣扎着,他没有动用丝毫罡气,只是不停地推搡着唐风,可唐风一只手跟铁爪一般捏住了他的脖,以他这种轻飘飘的力道,如何能推得开?

    不少人的表情疑惑了起来,因为大家基本上都看到了刚生的一幕,而这个被唐风掐住脖的人,很明显有点做戏的样。

    唐风冷冷地盯着刚企图刺杀自己的敌人,手上的力道加大了许多,对方的脸顿时涨红起来。

    “乌龙堡内不得擅自动手伤人,这规矩没人告诉过你么?””“

    就在不少人疑惑的时候,好几个人走了过来,慢慢地将唐风包围在其中,这几个人全都一副看好戏的神色,不怀好意地盯着唐风,嘴角边全都挂着一抹嘲讽的微笑。

    唐风的目光在这几个跳出来的身上扫过,越过其中一人朝他的身后看去,顿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脸庞。

    空余恨!他就站在不远处,背负着一双手静静地站在那里,颇有一番翩翩美少男的气质,他盯着唐风的眼神犹如一条毒蛇盯着自己的猎物,脸上也满是讥讽的笑容,当唐风看向他的时候,他的嘴巴还微微动了动。

    “你死定了!”唐风看懂了空余恨的唇语。

    下一刻,他慢慢地朝这边走了过来,当他走进人群中的时候,那些人很自然地分了开来,让出中间一条道,让他顺利地通过了这里,来到唐风面前。

    “哦?”空余恨看着唐风手上的匕,淡淡道:“手持利器企图伤人么?这要是被那些黑衣人看到了,不知道会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呢。”

    一片不屑声响了起来。

    大家的眼睛又不是瞎的。这柄匕分明就是唐风掐住的那个人丢给他的,而唐风衣服的腹部位置,是被刮破一道口,很明显是伤人不成要栽赃嫁祸啊。

    当不屑声响起的时候,场中另外一部分人恶狠狠地瞪了其他人一眼,低声道:“想多活几天的话就闭嘴!”

    果然没人再敢出什么声音了,不少知道一点内幕的人已经迅脱离开这个地方,免得到时候引火烧身。

    唐风盯着空余恨,思维急运转了起来,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便有点能猜透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空余恨既然是黛雪宫送到这里的弟,那么他肯定不止一个人,也就是说,在这里的人,有很多原本都是黛雪宫送来的,而他们在黛雪宫里的时候就是认识的,甚至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自然以实力强的空余恨马是瞻。

    刚初进乌龙堡之时,独眼怪人楚先生的一番话让空余恨将自己当成了仇人来对待。可又不能真的和唐风一战,所以空余恨便使出了这种卑鄙下三烂的手段来对付自己。

    他指使了一个原本在黛雪宫内的弟前来行刺唐风,若是成功了,他自然可以将匕塞到唐风手上,宣称是唐风想杀自己不成反被自己干掉。到时候他们人多势众,也没人会为一个死人说话,擅自动手者就要受到处罚,届时唐风死了也是白死。

    就算不成功,也可以用现在这种方法来嫁祸唐风。

    一柄匕,一次偷袭,直接将唐风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唐风若是一时冲动杀死这个人的话,以乌龙堡那苛刻严厉的规矩来看,绝对会受到黑衣人的处罚。而即便唐风不杀这个人,现在匕在他手上,那些黛雪宫弟众口铄金,唐风又如何能逃过一劫?

    反正不管怎么样,若是没人能站出来替唐风澄清这件事的话,唐风必定会遭殃。他在这里跟任何人都没交情,只认识铁屠一个,谁会为他说话而得罪黛雪宫那帮弟?没有人会这样做!

    得罪了空余恨和黛雪宫原本的这帮人,以后必定没什么好日过,个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这是基本的明哲保身的态度,尤其是在这种地方。

    想明白这些之后,唐风看了看空余恨,嘲讽一声道:“你真够无耻的。”

    空余恨耸了耸肩头,轻声道:“怪就怪你自己是笑一叶的徒弟。”

    笑一叶折磨过空余恨,以他那种毒蛇一般的扭曲心态,落到他手上自然没什么好果吃。本来空余恨只想等日后强大了,再找笑一叶报仇,可惜,笑一叶挂掉了!这让他很是伤心了一阵,但是没想到来到乌龙堡之后,却碰到了笑一叶举荐过来的人,而且堡内还盛传这个人就是笑一叶的徒弟。

    之前我在笑一叶手上承受过的痛苦和折磨,就由你这个徒弟来偿还!而唐风这个时候正好走到了论武台,一个简单而有效的栽赃计划便鲜出炉了。

    “那么你现在要怎么做呢?”空余恨淡淡地看着唐风,朝旁边示意一个眼神道:“那些黑衣人已经朝这边走过来了,你要杀他的话,就得点动手。不过你杀了他自己也会死。不如这样,你放了他,我再替你说点好话,告诉这些黑衣人你们只不过是在切磋,这样他们就不会为难你了,虽然不在高台上,可这里也是论武台,也算是能切磋的地方。”

    唐风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空余恨淡淡笑道:“当然,也是有代价的,前提是你得从我的胯下爬过去。”

    说完之后,空余恨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狂热的激动神色,他相信,只要面前这个叫唐门的人还有点理智的话,就会选择后面一种方法来解决这件事。

    羞辱笑一叶的徒弟?这件事想想就是那么有趣。空余恨并不希望唐风现在就死,他要留对方一条命,以后慢慢来折磨,否则在这枯燥无味的乌龙堡,哪还有乐趣可言?

    “你之前从笑一叶的胯下爬过是么?”唐风盯着他说道,“你真够可怜的,连自己的尊严都不要的男人,就算强大,也强得有限。所以即便笑一叶没死,你这一辈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空余恨脸上的笑容渐渐隐没了下去,取而代之的只有无限的狰狞和愤怒。

    “我跟你不一样,所以不要用你的做人标准来衡量我!”说完之后,唐风握住手上的匕,狠狠地在自己一直掐着的人的脖上一抹,动作干脆利索,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

    一股湿热的鲜血从敌人的脖上喷射而出,恰好喷到了空余恨的脸上,那张原本还有点俊俏的脸蛋,此刻满是鲜血和狰狞的神色,扭曲到了极点。

    温热的血液并没有让他眨一下眼皮,可他的双眼中依然流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不敢相信,唐风居然就真的在众目睽睽之下,在这个森然至极的乌龙堡内直接杀掉了一个人。

    自己有这个胆么?没有!即便是在黛雪宫里长大,见惯了血腥和黑暗的自己,来到乌龙堡之后也得收敛起在黛雪宫中的骄傲,这次之事还是让跟自己一起长大的另外一个同伴出力的。

    这个叫唐门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完全不把自己的性命当回事!他难道不知道在这里杀人,等于自杀么?

    何止空余恨惊诧万分,围观的人也是一阵抽气的声音。黛雪宫的那些弟又是愤怒又是惊恐地看着唐风,反倒是其他人,看向唐风的眼神夹杂着一丝同情和敬畏。

    而那个被唐风杀死的人是死不瞑目,他跪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自己的脖,不停地吸气,喉咙里出一串难听至极的声音,两只手却无论如何也堵不住喷出的鲜血,片刻之后,他就扑倒在了地上。

    唐风在动手的时候,他完全没有任何反抗,因为他也以为唐风不会真敢杀自己,可是,事情展的却是如此突兀,让人难以揣摩。

    附近的黑衣人本来是慢慢地朝这边走过来的,可一见死了一个人,度陡然变了,迅地冲到人群中。

    一个黑衣人冷着脸道:“怎么回事?”

    他这话是盯着唐风问的,之前到底生了什么事,他没有看到。

    可是唐风杀死一个人的情景他们还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尽管知道有些不太可能,唐风还是尝试地辩解了一下:“这个人想杀我,不过太自不量力,我反击一下他就挂掉了。”

    “放屁,我这兄弟只不过是不小心碰到他了,他居然就直接动手杀人,当真是歹毒至极!”一个黛雪宫弟站出来怒斥一声。

    剩下的黛雪宫弟也齐齐附和了起来,一时间场面一片混乱,众多指责和谩骂之声朝唐风袭来,让他有一种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的感觉。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