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两百五十章 死有余辜

第两百五十章 死有余辜2017-11-10 16:23:5Ctrl+D 收藏本站

    “你的胆也真够大的。”听到这些话,黑衣人冷笑连连地看着唐风,“已经五年没有人敢在乌龙堡内擅自动手杀人了。五年前有个人坏了规矩,你知道他的下场是什么么?被卸成十八块,丢进蛇窟里喂蛇!看来今日他也不会再孤单了。”

    “乌龙堡是一个完全不讲道理的地方么?”唐风不屑地看着黑衣人,“什么擅自动手伤人者杀无赦?难道别人辱骂羞辱我,企图刺杀我,我也不能反击?这算狗屁的道理?”

    哎,真是短暂的乌龙堡人生!自己进入一天就要走了,唐风也实在有些惋惜,不过在走之前,空余恨这个家伙必须得干掉。

    “反击自然是可以的,可谁又能证明你说的是真的?”黑衣人眉头一皱,“至少我现在听到的,全都是说你先动手杀人。”

    空余恨在一旁伸手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鲜血,淡淡地开口道:“唐门,不要说我不给你机会,若是这里有两个人能证明你说的话,那就是我这兄弟动手在先,他被你反击杀死,也算是坏了乌龙堡的规矩,死有余辜。”

    唐风轻笑一声:“我想,应该没有人吧?””“

    那些不是黛雪宫弟的人,谁会愿意在这个时候帮自己说话?抬眼扫过,果然,很多人都撇开了目光,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他们确实看到了真相,但是却不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或者说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站出来。

    而那些原本属干黛雪宫的弟,脸上的表情又是愤怒又是得意。

    愤怒的是,自己的一个同伴就这样死了,得意的是,同伴的死是值得的。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大局已定的时候,一个闷雷一般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可以作证!”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声音来源的方向投了过去,唐风脸上的笑容笑得欢畅了。

    铁屠!这个蛮牛一般的男人,此刻居然会站出来为唐风说话,实在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尤其是唐风。因为刚自己和他对视一眼的时候,他脸上的神色甚至可以说是讨厌自己。但是在唐风陷入一种险境的时候,他居然能拉唐风一把,实在是难得至极。

    空余恨阴毒地盯着铁屠,这个魁梧的男人从人群中慢慢地走到了唐风面前,瞪了空余恨一眼:“看个鸟啊看!铁大爷烦躁别人睁着眼说瞎话了,有本事真刀真枪拼一场,靠这种下三烂的手段算什么本事?”

    骂完之后扭头看着唐风,一竖大拇指道:“你牛!在这里也敢杀人。”

    “好,很好!”空余恨深吸一口气,脸色加扭曲了许多,霍地转过头看着围观的人群道:“一个,还有没有人站出来了?”

    这个时候站出来,就等于和空余恨为敌,等于和许多黛雪宫弟为敌!

    “算我一个吧!”空余恨话音刚落,就仿佛要故意抽他嘴巴一样,又有一个声音冒了出来,下一刻,一个身穿黑色衣衫的少年从人群后方窜到了唐风面前,笑吟吟地盯了他一眼,转向黑衣人道:“刚的事情我看得一清二楚,是这个人想偷袭……”

    “唐门!”唐风见他盯着自己,开口自我介绍道。

    “恩,是这个死掉的人想偷袭唐门,当时唐门正在观看台上两个人切磋,他撞到唐门身边,将匕藏在衣服里想捅他的肚,却被唐门躲开了,你看看他肚皮上的衣服,还被匕划开一道口。然后这个人就把匕丢给了唐门,嫁祸于他!”

    他在说话的时候,唐风的眉头却微皱了起来,若是说铁屠愿意站出来帮自己一把,勉强还说得过去,毕竟曾经有过一面之缘,也战斗过一次。可这个黑衣少年为什么要帮自己?自己跟他好像从未见过,也没什么交情啊。

    不过……他的声音有点熟悉的感觉,笑起来的眼睛也仿佛在哪看到过。

    两个人,真的有两个人站了出来替唐风作证,而且后面一位还很是详细地叙述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唐风肚上破开的衣服可不是假的。

    空余恨的脸色精彩纷呈起来,心头无限的杀机涌动,他很想现在就将这两个站出来抽自己嘴巴的人当场杀死,可他不敢动手,他没有唐风那种魄力和决然。

    一个死局,居然会转瞬间变成了活局!空余恨想到了万千可能,唐风唯有两种下场,一种是死,一种是被自己羞辱。可他万万没想到,在这种时候居然还有人不知死活地站出来替唐风说话,而且这个机会还是自己给予的。

    当真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空余恨觉得自己到底还是高估了本身的影响力,也低估了这群来到乌龙垦的人的勇气。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这个叫唐门的人不会现在就死,留着日后被自己亲手干掉倒也让人期待。

    这么一想的话,空余恨憋屈的心倒好受了不少,望着唐风淡然一笑道:“你运气不错,下次就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运气了。”

    “记得自己刚说过什么话了么?”唐风讥讽地看着他。

    空余恨恨恨地盯了唐风一眼,开口道:“是我这兄弟动手在先,死有余辜!”

    话音落,旁边传来一阵阴测测的笑声,一直站在旁边没说话的黑衣人开口道:“我说今年来的人都这么狂妄自大么?乌龙堡是你们家的?到底是不是死有余辜是你说了算?***你们现在只不过是乌龙堡底层的弟,再高傲的架也给老放下来!”

    “那你想怎样?”唐风和空余恨一起转过头,冷冷地看着这个黑衣人,两个人现在都被对方刺激的火气直冒,巴不得痛地泄一场,本来这样解决了就完事了,可没想到黑衣人还要从中横插一手,听他话中的意思,这事还没完。

    “嘿嘿。”黑衣人冷笑一声,丝毫没有畏惧的神色,对他们来说,每年都有不少天之娇进入乌龙堡,开始的时候都气傲心娇,可折磨个一年半载之后比兔还要温顺,他指着空余恨道:“这里不是黛雪宫,你就算在黛雪宫内再讨人欢心,到了这里都得夹着尾巴做人。下次要是再生这样的龌龊事,别说老翻脸不认人,主犯从犯一并落,惹毛了老给你们来个一锅端,让你们骄傲,让你们搞什么小团伙,真当我们这些人是吃干饭的?”

    爽!听到黑衣人这样训斥空余恨,唐风心头一阵幸灾乐祸。

    岂不料,黑衣人立马将矛头转向了他:“至于你!杀了人是事实,虽然你是反击,可要不要处罚你,倒也不是我说了算,得让堡主大人定夺。你们两个跟我一起去见堡主吧,不过你们还是做好坏的打算吧,听说堡主大人这些天心情不太好,说不定就把你们俩给咔嚓了”。

    他的话说完之后,旁边的几个黑衣人就要将唐风和空余恨一并抓起来。

    两人对望一眼,很明智地都没有什么反抗,空余恨是不敢,唐风是不想。反正道理是站在自己这边,若是那个堡主大人还能分瓣是非的话,应该都不会把自己怎么样。

    可还没等黑衣人动手,变故再起,一个淡淡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这里怎么这么热闹?”

    几个黑衣人听到声音之后神色一凛,连忙朝那边躬身道:“戴执事!”

    唐风扭头朝那边看去,只看到一个人背负着双手从那边慢慢地走了过来,莫名其妙地,唐风一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个戴执事仅仅只是朝这边走来而已,也没有任何威压和气势,可当看到他的一瞬间,唐风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就有了这种反应。这是一个脸色极其苍白的中年人,苍白的如同纸一样,身体很瘦弱,看上去人畜无害,可唐风的潜意识却告诉自己,这个人很危险,是自己碰到过的危险的一个人。

    当他的目光和唐风相碰的时候,他突然淡淡地笑了笑,脸上的神情也变得颇为玩味起来。

    “怎么了这是?”戴执事依然淡淡地问道,一双眼睛疑惑地看着空余恨和唐风。

    被他一看之下,空余恨的脸色也瞬间苍白起来,直直地朝后倒退了几步,仿佛是见到了可怕的梦魇。不过片刻之后,空余恨的表情就变得疑惑了起来。

    “是这样的戴执事!”刚和唐风说话的那个黑衣人很是详细地将事情生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我正想带他们二人去见堡主,请堡主定夺该如何处置他们。”戴执事点了点头道:“原来这样,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把人放了吧。”

    “这……”黑衣人顿时踌躇了起来。

    “杀人者都已经死了,而且罪不在唐门,他只是被迫反击罢了,这点事就不用去麻烦堡主了。何况,堡主这几天正无名之火旺盛,要是去招惹到她,她连你也一起责罚该如何是好?”

    黑衣人的脸色顿时不自然起来。

    是啊,万一因为这种事打扰堡主休息,导致她一怒之下把自己也一起责罚了,那自己岂不是亏大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