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两百五十七章 醉鱼草的下落

第两百五十七章 醉鱼草的下落2017-11-10 16:23:16Ctrl+D 收藏本站

    庞药王脸上的神色几经变幻,这幽幽叹息一声:“唐门啊,我知道肯定是你把蛇缠藤给拿走了,可到底藏在什么地方我还真找不出来,要不这样吧,咱俩就当这事从没生过,怎么样?”

    唐风当然不会承认这种无稽的事情,答应了他这个条件岂不是自己承认偷走了蛇缠藤?听完之后唐风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不行不行,不能让庞老你出尔反尔,言而无信,这样你的老脸何在?”

    “老夫不要脸了!”庞药王铿锵有声道,说完之后觉得话有些不对劲,赶紧补充道:“在你一个人面前不要脸,总好过在外面那许多人面前丢脸吧,小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唐风老神在在地端着自己的茶杯,轻轻地抿着,撇了庞药王一眼,他也知道事情不宜做得太过火,毕竟自己是真的偷了蛇缠藤,虽然也是被这老家伙给逼的,但自己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

    让庞药王在大庭广众之下跟自己赔礼道歉,这有点不太现实,真要这么做了,就等于得罪了这个老头。还不如卖个面给他,日后再去药室里面找药材也方便,不用担心再被他给讹诈了。”“

    “哎。”一念至此,唐风也叹了口气,道:“庞老,我能体谅你的苦衷。”

    庞药王笑得很拘谨,道:“你能体谅就好。”

    “可是……平白无故被人诬陷成三只手的小偷,我这心里也不太好受啊,这要是再走出去,不知道会被别人用什么样的眼神看待,**上的创伤可以用疗伤药来治疗,精神上的创伤这如何能医?”

    庞药王眼巴巴地瞅着唐风,看他说得一片丹心泣血,放在大腿上的手却在不停地搓动。老家伙猛地翻了个白眼,紧捂着自己的荷包,愤愤道:“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到了我手上的钱,永远也不会吐出去。”

    “那……事特就难办了。”唐风眉头深皱,一脸痛苦的表情。

    庞药王软声道:“大不了你日后去药室里拿什么药材,我给你按外面的正常价钱还不行么?若是想找我炼药,我也不会再多收你的钱。”

    “这有点差强人意啊。”唐风撇了撇嘴,本来他想把之前被庞老头弄过去的银票全要回来的,岂不料这老家伙真就是个守财奴,态度如此坚决。

    庞药王也是急的抓耳挠腮,心中不停地思索自己还有什么能够补偿给唐风却不是谈钱的,想着想着,不由眼前一亮,试探性的问道:“对了小家伙。我记得你第一天去药房的时候说出来的那些药材,只有两种没找到是吧?”

    “恩,五柳根和醉鱼草。”唐风点了点头,斜睨着他道:“怎么了?”

    “嘿嘿。”庞药王奸笑一声,“若是我把其中一味药材的下落告诉你的话,今天这事就此打住怎样?”

    唐风心头一阵激动,强自冷静下来,淡淡地开口道:“庞老啊,其实我真不想让你怎么样,今天的事,左右就是个误会,大家都是男人,展颜一笑也就过去,那蛇缠藤可能是被耗什么的给吃了,又或者被堡内其他人拿了你并没有见到也说不定。”

    “对对。”庞老头不停地点头,“是我太激动了。”

    “不过既然您如此有诚意,我要是再跟你喋喋不休,也显得太小气。今天这事并不是什么解不开的局,大家完全不必伤和气。这样吧,庞老你就把那什么药材的下落告诉我,我们就此扯平,当然,日后我若是去药房,你可不能再讹我。”

    “不会,绝对不会。”庞药王一脸严肃道。

    “您知道的是五柳根的下落还是醉鱼草的下落?”唐风开口问道。

    “是醉鱼草。”庞药王答道,“不过你若是不需要这种药,只是想长点见识的话,我劝你还是死了心吧。”

    “怎么?”唐风眉头一挑:“这药材被什么大势力收藏起来?”

    “这倒不是,还在它生活的地方,是个无主之物。”庞药王抿了一口茶水继续道:“我是几年前无意中现的,当时我差点死在那块地方。”

    “说来听听。”唐风精神一震。

    “出了乌龙堡,往东三十里左右的海面上,经常会出现一些翻着肚死掉的鱼,而且那一块范围的空气中,都充斥着一股浓郁的酒香味。我也是前几年出海的时候,现了那个诡异的地方,当时一船有五六个人,大家都很好奇哪来的酒香味,就闯进了那片海域,结果片刻之后就有人醉倒了。是醉倒,不是晕倒。老夫常年跟药物打交道,自然也感觉出一点不对劲,可即便如此,等察觉到的时候老夫也有点晕乎乎的,那种感觉就像是喝多了酒一般模样。若不是我身上还带了几粒醒神丸,那一船人恐怕都得一直醉倒在那个地方了。““老夫独自划着船,脱离了那片海域,将那几个人带了回来诊治好久,他们再次苏醒过来。当时我还没想到那是因为醉鱼草作祟,还以为是有人下毒。结果后来仔细对照一下典籍中记载的资料,和我自己本身的感受,这确定,那片海面之下,应该就是有醉鱼草存在,否则那海面上哪有那么多大鱼小鱼翻着肚死在那里?”

    “这么厉害?连你都抵挡不住?”唐风不禁骇然。

    庞药王点了点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种药物的药性,就连一般的地阶高手也承受不住。那也不是什么毒素,而是能让人产生醉意的药性,所以说,如果你只是想长什么见识的话,还是不要去的好,以你现在的实力,估计靠近不了那片海面就挂在那地方了。”

    “那还真不能去,谢庞老指点。”唐风神色凛然道。

    这话只是说给庞药王听的,既然已经知道了醉鱼草的下落,唐风当然要去寻找一番了。否则要是被别人捷足先登的话那就太伤心了。不过,唐风还真没碰到这种在原始状态就能对地阶高手产生危害的药物。

    自己炼制的那些毒药,都不是原始状态,而是经过了提炼,药性会凝聚了出来,所以能对高手有作用。可这醉鱼草,听庞老头的话,它是生活在海底之下的,也没有人去提炼它的药性,威力居然还能如此犀利,对于唐风来说,这种药对他的吸引力无疑是巨大无比的。

    “恩,虽然你小今天让老夫丢了脸面,可我真的不希望你去找那个东西。你是乌龙堡这些年出色的弟,若是有个什么意外的话,堡主估计会很伤心的。若是堡主知道你是因为我的一番话而出意外,我老人家的好日就到头了。”庞药王千叮嘱万嘱咐道。

    “恩,恩。我定然不会去那种凶险的地方的。”唐风连连点头,心里却在琢磨着该去哪弄一条船出海呢。

    “好了,老夫已经把醉鱼草的下落告诉你了,咱俩两清了。”庞老头面上的表情一片轻松,站起身来就朝门外走去。

    打开房门,外面依然围聚了好多人,都是在看热闹的。不但有进乌龙堡的弟,还有乌龙堡原本的黑衣人。

    庞老头转头看看四周,怒气冲冲道:“小兔崽们,有什么好看的?”

    说完之后展开身法,一溜烟跑得不见了踪影。

    众人见没有热闹可看,这渐渐散去。

    铁屠和仇千变对视一眼,两人一同朝唐风的住处走来。进了屋内,只见唐风正皱着眉头在沉思,仇千变道:“唐兄,生了什么事?那庞老头怎地如此大的火气?”

    唐风轻笑一声:“没什么大事,这老家伙有点神经。”

    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倒了杯茶。

    铁屠在一旁道:“这几天也没看到你的踪影,你都在干什么?”

    “修炼啊。”唐风随口答道,“除了修炼还能做什么?”

    仇千变笑道:“唐兄果然够努力。对了,这次来是要告诉你一件事的,我为咱们又拉到一个盟友。”

    “很厉害?”唐风有些感兴趣地问道,以仇千变的眼光来说,他拉到的盟友自然是不会太差。

    “很特殊!也很厉害,她跟我们任何人都不同,她精通的是音攻!”

    “音攻?”唐风眼前一亮,外界传闻血魔唐风精通无上音攻,那完全是瞎扯淡,是以讹传讹,可是现在,他在乌龙堡内居然碰到一个真正精通音攻的人。

    “恩,是个女人,叫秋绝音!嘿,这女人本来是不愿意搭理我的,可我一报上唐兄的名头,她居然点头同意了,唐兄你的面可真够大的。”

    “怎么又是个女人?”铁屠在一旁愤愤道,看得出来,他很有点大男主义的意思,认为女人全都是不堪一击的。

    “可不要小瞧了这个女人。她的音攻诡秘无比,我若是和她对上,结果可能就是死。”

    “那倒是要见识见识了。”唐风不由来了兴致。

    “会有机会的。”仇千变点了点头,“在这一个月空闲时间结束之前,大家都必须互相认识一下,只不过现在人员还没齐。若是能再找到一个人的话,那我们这个小同盟就可以正式宣告成立了。”

    “还差一个么?”唐风不由心头一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