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两百五十九章 堡主大人的丫鬟?

第两百五十九章 堡主大人的丫鬟?2017-11-10 16:23:19Ctrl+D 收藏本站

    莫默

    “见过戴执事。”唐风将心头的不舒服感强制压了下去,淡淡地开口道。

    坐在椅上的男人缓缓地站了起身,嘴上也不知道吹了个什么音符,盘绕在屋内的无数条毒蛇就象是听到了一个统一的指令似的,居然齐齐朝一个方向聚拢了过来,然后就围聚在那里,再也不动了。

    屋内一下清净了不少。

    戴执事笑眯眯地看着唐风,开口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唐风实在不想跟他多废话什么,本来还想再谢谢他上次帮自己说了好话的,可是现在真的是不想再在这里多待片刻,只能开口道:“弟想出海,可却没有门路。”

    戴执事眉头一挑,显然没料到唐风会如此直接地就说出了自己的要求,不过却也丝毫不以为意,点头道:“但凡进了乌龙堡的弟,想要出堡都是困难重重,而你居然还想出海,胃口倒是不小。”

    “整个堡内我只跟戴执事你有过一面之缘,所以只能来寻你,想请你开个方便之门。而其他人,恐怕也没这个权利。””“

    戴执事阴阴地笑了起来:“不错,我确实有这个权利。但是我让你出海,我能从你身上得到什么好处?再者说,你又如何能保证自己并不是以这个为借口离开乌龙堡,届时你若是不回堡的话,我该怎么跟堡主大人交代?我放你离开,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却要为你担当起一定的责任,我跟你非亲非故,完全没必要这么做。”

    唐风哑然,他说的都是实情,所以自己也没地方可以反驳,何况自己只是来碰碰运气,本就没指望他能让自己出海的,现在听他这番话,唐风心中的念头也就打消了,躬身道:“既如此,那弟就不打扰戴执事了。”一边说着,一边干脆利落地转过身就要离去。

    “等等!”戴执事突然叫住了唐风。

    “执事还有什么吩咐么?”唐风疑惑地看着他。

    “跟我说说你为什么要出海吧。”戴执事开口问道。

    唐风正色道:“左右还要空闲二十多天,弟想去海上修炼一番,海上的灵气比这里浓郁很多,而且也不会有任何人打扰,正好可以用来磨练心性和意志。”

    “这个借口……马马虎虎。”戴执事点了点头,“还能说得过去。”

    “您的意思是……”唐风也有些吃不准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了,他的逻辑思维根本不能用常理来揣度,开始他说的话很明显是不想让自己出海,可现在又问了这么一个问题,不由让唐风又看到了一丝希望。

    “我说过不同意你出海了么?”戴执事脸上有点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伸手朝唐风打出一个东西,唐风一把接过,仔细看了看,居然是乌龙堡的执事令。

    虽然心头疑虑,可唐风还是有点喜不自禁,赶紧道:“谢过戴执事。”

    “不用想太多,我只是想知道你能不能从海上活着回来。”戴执事开口道。

    “执事的这个借口也马马虎虎。”唐风淡淡笑道。

    戴执事不可置否,只是叮嘱唐风道:“自己小心行事,出堡之前不要让堡主大人现了,要不然她可能不会让你离开。出了堡,往东南方向走个几里,那里有乌龙堡的船坞所在,从那里弄一条船出海去吧,不过,你得在二十天之内回到这里。”

    “弟知道了,二十天之内必定回堡。”唐风将他说的话记在心上,即便不太喜欢这个人,可他毕竟帮了自己,自己就不能让他难做。

    “去吧。”戴执事挥挥手道。

    唐风对他行了个礼,转过身走出两步,脚步突然顿了顿,开口道:“执事,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您……是不是中了什么毒?”

    唐风回头看了他一眼,戴执事脸上的表情虽然没有丝毫变化,可眼神却闪烁了一下,犀利无比地盯着唐风,开口道:“做你自己的事情吧。”

    “弟唐突了。”唐风点了点头。

    这个戴执事,脸色如雪一般苍白,根本不是正常人应该具有的,上次见到他的时候唐风就有点怀疑了,而这一次,感觉甚,他的身上,时刻散着一种阴凉的气息,如冰冷的朔风吹过,让人不寒而粟,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身中剧毒,一直没有解除。

    走出戴执事的房门,唐风心情一阵舒畅,虽然他不知道戴执事为什么要帮自己,理由也绝对不是他说的那么简单,可自己总算是能出海了,其他的都在其次,自己只不过是个玄阶,他能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好处?估计他本身就是个怪人,行事也就怪异了一点。

    还没等唐风迈出轻的步伐,却见到十几丈开外那个堡主大人住处的圆门里走出一个靓丽窈窕的身影来,小麦色的皮肤依然光滑柔嫩,身上穿着绿色的宫装,俏脸上满是煞气。

    见到这个女人的瞬间,唐风就如同耗见到了猫一样,脑袋一缩,咕咚吞下一口口水,趁自己还没被她现之际,迅地又闪进了戴执事的屋内。

    戴执事轻轻地咳了几声,压抑下胸口翻腾的气血,有些恼怒道:“怎么了?”

    唐风尴尬无比,指了指外面道:“我跟那个女人有点过节,还请执事让我在这躲一会。”

    “哪个女人?”戴执事疑惑地站起身,走到门口看了看,当他看清楚所谓的那个女人的容颜之后,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玩味的笑容来,“你居然跟她有点过节?”

    “恩。”唐风点了点头。

    “嘿嘿。”戴执事顿时笑了起来,“什么过节?说来听听,以你的实力,若是真和她有过节的话,如何能从她手上逃脱?”

    唐风本想编个谎话,可随便说出的借口毕竟禁不起什么考验,而且面对的是帮助自己的人,说谎又不太道德,只得实话实说道:“我第一天来这片地方的时候,曾经去海边看了看,当时她在那里玩水,我也不曾注意到,结果她就把我当成浪荡公来对待了。”

    “哈哈!”戴执事放声大笑了起来,“有趣有趣!这么说你看了她的身?”

    “绝对不是有意的。”唐风信誓旦旦道。

    “你死定了。”戴执事一脸的幸灾乐祸,“这个女人你可惹不起。”

    “她是谁?怎么会从那里出来?”唐风不禁有点不太美妙的感觉,那里是堡主大人的住处,而她的实力也不低,是个女人,难道说她就是堡主大人?

    “她是堡圭大人……身边的贴身丫鬟!”戴执事眼珠转了转开口道。

    听到前几个字,唐风身上出了一身的冷汗,直到戴执事把话说完,唐风情不自禁地呼出了一口气,原来是堡主大人的丫鬟。

    戴执事又开口道:“我听说这个女人曾今说过一句话,谁要是碰了她的身体,或者看到她的身,她就要把那个人给杀死,除非对方有能力征服她。所以说,你若是不想死,就去征服她吧。”

    唐风的一张脸立马拉了下来,苦着脸道:“她那么厉害,我不过是个玄阶,哪能征服得了?”

    “男人在女人面前本就强势一点,不需要用实力来衡量。”

    “上次真的就是个误会,戴执事你既然认得她,能不能替我说几句好话?”

    “这我可没办法帮忙,惹毛了她,她可会连我一起打。”戴执事笑得肩膀直抖,“毕竟是堡主大人身边的红人,还不会把我放在眼里。”

    “太嚣张了。”唐风愤愤道,“不过是个丫鬟。”

    “恩。“戴执事怂恿道,“她就是欠收拾。既然你已经得罪了她,想跑也跑不了,不想死的话,就去征服她吧,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听你这么一说,我真有点离开乌龙堡再也不回来的念头了。”唐风怨气冲天。

    “你会么?”戴执事撇了撇嘴,“好了,你可以走了,她已经不见了。”

    唐风探头探脑地朝外瞅了瞅,确实没现那个女人的踪迹,这从屋内走了出来。

    辞别戴执事,唐风拿着他给的令牌偷偷摸摸地朝堡外走去,一路上警惕地查看着四周,生怕突然碰到那个女人。

    虽说自从来到乌龙堡之后唐风就知道自己早晚会碰到她,因为附近没有别的势力了,海边的那个女人必定也是乌龙堡的人,可唐风没想到会这么就碰到。

    一直走出了乌龙堡,唐风紧张的心情放松下来,直感觉做贼似的心虚。

    堡外,那独眼怪人拦住了唐风的去路,阴测测地开口道:“干什么?”

    “我要出堡!”唐风一边说着,一边伸手从怀里将那块令牌拿了出来。

    “没有得到我的允许,谁让你……嘿,你从哪弄来的令牌?”独眼怪人惊奇不已。

    “戴执事给的,我已经跟戴执事说过了。”唐风笑着答道:“楚老,这令牌可是真的。”

    独眼怪人上下打量了唐风几眼,又仔细看了看执事令,这让开一条道来:“你小可真够神奇的,进堡几天居然就攀上了这颗大树。既然有戴执事的令牌,那就滚吧。不过……在盐城那些弟的考验结束之前,你必须得赶回来,否则即便戴执事会为你说话,也是免不了一顿责罚。”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