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两百六十一章 隔行如隔山

第两百六十一章 隔行如隔山2017-11-10 16:23:21Ctrl+D 收藏本站

    船只整整在海上航行了一天一夜渐渐地放缓度,直至停下。

    三十里的距离,按道理来说并不需要这么长的时间,但是海上毕竟不比6地,船只逆风而行,度很慢,还要避过一些危险的漩涡和激流,自然就花了这么长的时间。

    一路驶来,唐风一直都坐在甲板上没有动弹,整个人的身心也仿佛融入到了那庞杂的灵气之中,心神是进入了一种空寂的状态,即便没有运转无常诀,那些灵气也蜂拥一般地朝唐风身上涌来。

    这是一种奇特的现象,不过唐风却不知该作何解释,也没时间去询问灵怯颜。

    当船只停下的动静惊动唐风之后,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站直身之后眺望了一眼,入目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海面,波澜壮阔,美不胜收。

    罗老慢慢地走了过来,站到唐风身边,朝一个弃向看着,抬手指示道:“顺着这个方向,从这里往前五里路,就是你要去的地方,那方圆十里的范围,没有任何活物。”

    唐风顺着他指引的方向寿去,却什么也看不到,那一块海域看起来跟别的地方并没有什么不同。”“

    “这里已经有些靠近那片范围的边缘了。”罗老扭头看了看,“也不知道那地方到底有什么东西,每次进入这附近,都有一种醉醺醺的感觉。你看看这些兄弟,跟喝了小酒没什么区别。”

    罗老说的是实情,船上有好几个人脸上都红红的一片,应该是那种喝了酒就上脸的人。不过大部分人都还好,因为这里并不算进入死地的范围,只是稍微受到了醉鱼草的影响。

    “从现在开始,一切都得靠你自己了。”罗老拍了拍唐风的肩膀道,“小伙,你一天一夜没吃饭,先吃饱肚再去办事吧。”

    “好。”唐风点了点头口船上的饭菜并不怎么可口,可为了能够保证自己有充足的体力,唐风也不得不吃了一些。唐风在吃饭的时候,罗老就坐在一旁吧唧着烟枪,牢骚道:“戴执事也真是的,要什么东西自己不能来拿么,怎么就派个十几岁的小娃娃过来了。”

    唐风对他笑了笑道:“这也是一种考验,进入乌龙堡的弟,从不会因为年纪小将自己看轻。”

    “有干劲!难怪能让戴执事高看于你。”

    罗老磕了磕烟枪,抖出烟灰,指着另外一个方向道:“看那边,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岛,我们的船只会暂时停靠在那里,不管你有没有办完事,天黑之前必须得回那个小岛,否则等天黑之后你可能会找不到路的。”

    那个小岛唐风刚也看到过,面积并不大,岛上也空荡荡的一片,只有几颗零星的棕榈树生长在上面,应该只是突在海面上的一小块6地罢了。因为海面是无法停靠船只的,毕竟海上空荡荡一片,也没个参照物,若是停下来,不知道会漂到什么地方去,所以只能停到那个地方。

    “恩,我知道了。”唐风点了点头,此刻正是日上三竿之际,老天爷也给脸,天气大好,正是方便办事的天气。

    用完餐之后,罗老让几个人放了一艘船下去,唐风顺着绳爬到船上,刚站直身,却不料小船一阵摇摇晃晃,慌得唐风赶紧运起罡气,将一身力道都灌注进脚下,这稳住身。

    罗老在上面看得胆战心惊,高喊道:“怎么样?”

    “没事。”唐风脸皮有些微红,他还是第一次要亲自划一艘船,刚在大船上虽然也有一些颠簸和摇晃,可毕竟是大船,还不怎么感觉得到,现在一上这小船,平稳性就差多了。好在唐风资质和悟性也不差,只要保持自己的平衡和小船的前进方向,划过去应该不会太难。

    “你熟悉水性么?要不要给你个气囊?”罗老还是不放心地问了一句。

    “不用。”唐风摆了摆手,一边坐下身,从小船上拿起船桨,卖力划了起来。

    罗老和一票乌龙堡弟站在甲板上盯着唐风看,一个个又是好笑又是担心,因为唐风划船的样看起来很是生疏,完全就像个手。

    罗老哭笑不得道:“就这样还想一个人出海,现在的年轻人胆也太大了吧?”

    过了好半晌,船上一票人都有些忍俊不禁了,可是碍于唐风的身份,又不敢笑出声,只能使劲憋着,脸色憋得通红,肩膀不停地抖动着。

    原因无他,唐风划喷了半天,居然一直在原地打转,并没有走出多远。站在这里的人每一个都是海上的专家,随便拉出一个人来,也能比唐风做的好上千倍万倍。

    其中一个人脸上洋溢着笑容,一边轻声道:“这就是那个在乌龙堡杀过人的唐门?怎么看起来这么憨?”

    另一个接道:“我不用船桨,靠手指头也比他划得。”

    罗老在一旁恨恨地瞪了他们一眼,开口道:“尺有所长,寸有所短,你们也就这点出息,只能靠这大海讨碗饭吃,有什么资格嘲笑别人,凡事都有第一次。”

    训斥完之后,罗老对底下喊道:“小伙,不是你那样刮的,你那样永远也别想划得远,你得左一下,右一下,划动的时候尽量让船桨多撑开点海水,这样有前进的力道。”

    唐风此刻羞得是满面通红,饶是他杀人数以千计,在外混得个让人闻风丧胆的血魔名头,此刻老脸也有些挂不住了,尴尬不已。

    杀人和划船,完全就是两码事,本来唐风以为划一艘小船很简单的,可没想到居然也有一些门道。

    被罗老指点一番之后,唐风尝试着改变了一下,果然,小船轻盈地往前奔了出去,不过两三下,唐风就进入了状态,感觉越来越熟练了,小船的度也渐渐变了不少。

    “累死我了。”唐风只觉得今生可能再不会碰到比这尴尬的事了,让他连杀人灭口的心差点都有了。

    背后罗老高喊道:“小伙,方向错了,你得往右边走!”

    唐风差点吐出一口鲜血来。

    不坏甲内灵怯颜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道:“风哥哥,原来你也有这么傻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做什么事都那么厉害呢。”

    “隔行如隔山啊。”唐风幽幽叹息一声,要他杀人的话简单的很,可第一次接触船只就能做到这程度,也相当不容易了。

    调试了好几次,唐风将方向调准,划着船朝那片传说中的死地接近过去。

    背后,罗老一脸担忧地看着唐风,喃喃道:“他这个样能不能回来都是个问题,简直太胡闹了。”

    虽然担心,罗老也没有任何办法,他只负责将唐风送到这里,然后再将他带回去就完事了,剩下的一切都不是他能操心的。那片死地,这一船的人根本就进不去,罗老也想不通这个叫唐门的小家伙该如何抵挡那种会让人沉醉的诡秘事物。

    无奈地叹了口气,罗老吆喝道:“别看了别看去,先将船停靠到那边的海岛。”

    此刻唐风划出不到百丈距离,听到后面的船只破浪声,回头看了看,只见那大船转了个方向,驶往那个很小的海岛方向。

    悟牲好的人,做任何事都能很上手,虽然开始唐风闹了不少笑话,但是渐渐地,他也能驾驶好自己这只小船了,身体随着船只的摇摆左右摇晃,整个人就好像跟船只连成了一体,也压根感觉不到有什么摇晃,平衡性自然能把握好。

    低头朝底下瞅了瞅,蔚蓝的海水犹如一只远古凶兽,匍匐在这偌大一片海面之下,让唐风情不自禁地生出一种无力感和渺小感。

    个人的力量,在这一望无际的大海面前,确实翻不出什么浪花,唐风情不自禁地生出一股敬畏的感觉来。

    敬畏这鬼斧神工的大自然。

    再往前驶出一里路左右的距离,唐风已经完全摆脱了初的生涩感,划起船来跟老手没什么区别。当然,这只要在风和日丽,海面平静的情况下,若是此时狂风吹鼓,海浪翻腾,唐风肯定应付的手忙脚乱。

    不过,到了这里,唐风却已经能稍微感受到空气中飘散着一股淡淡的香味了,有点像酒香,不过显得辛辣一些。刚在大船那边的时候,醉鱼草的药效虽然有一点作用,可却没能让人察觉到什么。

    而且,这附近已经有一些鱼类翻着雪白的肚漂浮着,应该是不小心闯到这里的海鱼,后却没能逃出去。

    唐风一直有些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之前听到那许多关于这片海域的传闻,也只能证明醉鱼草曾经存在于这里,不能保证现在还在。可是有了空气中的酒香味和这些死鱼,唐风已经完全确认,醉鱼草就在这附近。

    再往前划去,空气中的酒香味越来越浓郁,就仿佛有人将大量的好酒倾撒在这片海面上一样,而且死鱼也越来越多了,这就说明自己离醉鱼草的距离越来越近,也只有靠近它,味道会加浓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