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两百七十二章 拖回去

第两百七十二章 拖回去2017-11-10 16:23:37Ctrl+D 收藏本站

    恨恨地踢了唐风两脚泄愤,女人开口道:“这样杀了你岂不是太便宜你了?”

    恩,这小淫贼必定是乌龙堡的弟,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能跑到这里来,既然是乌龙堡的弟,带回去之后好好折磨的话,比一掌打死他不是解恨的多?想到这里,女人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有些奸险的笑容来。

    不过,也算是他还有点良知,并没有真的对自己用什么下三滥的药物,否则自己必定会直接杀了他。

    而且让她稍微有点疑惑的是,上次碰到他的时候他跑得比兔还,一手暗器也是出神入化,怎么这次却像个普通人?

    纳闷之下,女人伸出一只手,搭在了唐风的手腕上,仔细查看了一番之后不由惊奇不已,因为这个男人体内居然一点罡气都没有,丹田内干枯无比,经脉中也是空荡荡一片,就像是一番大战之后用完了力气一样。

    到底是什么样的战斗,能让一个人变成这样?让她疑惑的是,她居然无法窥探到这个男人的罡心是什么。

    当自己的心神进入他丹田中的时候,只看到一片七彩的光芒包裹着丹田,其他的什么都看不到。不但如此,还有一种莫名的抗力,在抵挡自己心神的侵入。”“

    她没敢仔细地查看唐风的罡心,因为自己的心神若是进入他的丹田,只要他还有一点意识的话,都会很容易对自己的心神造成什么危害,所以现抵挡之后就撤离了出来。

    等她的心神离开之后,灵怯颜小小的身在唐风的丹田内现身出来,噘着一张嘴巴对着她的方向一阵拳打脚踢,嘴上骂道:“臭女人想窥探我风哥哥的秘密,做梦!”

    女人直起了身,脸上阴晴不定地看了唐风片刻,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头,冷哼几声,转身就腾空飞走了,沙滩上只留下昏迷不醒的唐风一人。

    既然他是乌龙堡的弟,那么必定会回乌龙堡,自己也不需要担心他的去向。

    可是片刻之后,她又飞了回来,一步步走到唐风身边,嘴上嘟哝道:“麻烦死了!”

    刚她跑出去几里路之后突然想起一些事,万一这小淫贼不回乌龙堡的话,自己该找谁报仇?而他若是在这里遭遇到了什么不测,比如说涨潮的时候被海水淹死了,自己岂不是亏大了?

    想到这虽,她不得不转身回来,准备将唐风一起带回乌龙堡。可是该怎么带回去呢?难道要抱回去?她怎么也不可能愿意做出这种事的,一个女人抱着一个男人,成何体统?

    绕着唐风走了几圈,明媚的眼眸转了转,她突然想起一个好主意来,弯下腰伸出一只手,抓住唐风的脚踝,然后迈开大步,朝乌龙堡的方向走去。

    恩,这样既可以把他带回乌龙堡,也很解气!

    空旷的野外,顿时出现了一副诡异至极的画面,一个身材火爆的大美女走在前方,在她的身后还拖着一个男人,是拖,很野蛮很直接的拖着。

    这个男人只是一只腿被对方抓在手上,面上背下地被拖在她的身后,沿路但凡碰到的什么石头,土坡,坑洞之类的地方,这个男人的身体都会上下起伏,和地面出一次次激烈的碰撞。女人还特意选这样的道路行走,遇到了石头也从不避开。

    女人聆听着背后传来的声响,心情一片大好,嘴上甚至还哼出了不知名的欢乐小调。这个时候他若是能喊上几句疼痛或者求饶之类的话,那就美妙了。

    上次自己在海边戏水的时候被这个小贼偷窥,为免再碰到这样的事情,这次她特意跑出很远的距离,本想肯定是没人打扰了,哪晓得又一次碰到了他。几十里的距离,依照自已这样的脚走下来的话,估计怎么也要几个时辰吧?

    几个时辰,这小贼会不会被自己这样折腾死啊,毕竟他看样已经受伤不轻了,若是伤上加伤,直接挂掉了,自己以后还怎么折磨他?这么一想的话,女人又担心了起来。

    往前走了一个时辰,女人皱眉回头看看了唐风,轻咬着嘴唇,脸上一片为难的神色,半晌幽幽地叹口气骂道:“臭男人,我暂且留你一命,日后你可要感恩戴德!”

    一边说着,一边极其心虚地张望了下四周,感知朝外扩散而去,确定附近没有人之后,这弯腰将唐风抱了起来,直接运起罡气,腾空飞起,朝乌龙堡的方向进。

    看到这一幕之后,躲在唐风罡心处的灵怯颜缓了口气,她简直要被这个女人给气死。

    若不是唐风的身体此刻情况太差,她真要占据唐风的肉身直接杀死她了。而现在,风哥哥总算是免除了遭受皮肉之苦,但是按照他现在这样的伤势,估计得躺个好几天能醒转过来,醒来之后也是一阵虚弱无力。想到这里,灵怯颜让自己的精魂包裹着唐风的丹田,全心全意地帮他调控着周旁的灵气,进入他的经脉,按照无常诀的功法运转起来。

    帮人运功,也只有灵怯颜和唐风这样的关系能做到,换做旁人根本不行。而且还极其艰难,很浪费时间,灵怯颜帮唐风运转一个周天的时间,至少也是唐风自己运转一个周天时间的五六倍以上。

    虽然艰辛无比,可为了唐风能够尽地恢复,灵怯颜还是任劳任怨地忙活了起来,渐渐地,也放弃了对外界的监视和观察,一心扑在了唐风身上。

    区区几十里的距离,只不过片刻时间,女人就来到了乌龙堡三里之外。到了这个地方,她再不敢往前飞了,因为再飞过去的话,就会被乌龙堡的人看到,到时候自己的面可就丢大了。

    落下地面之后,她又将唐风放了下来,照旧抓起他的一只脚,往前拖去。

    越是靠近乌龙堡,女人一颗芳心就越是无法安稳,她在想若是自己那些部下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模样该怎么想?会不会误会什么?

    他们敢!谁敢笑自己就把他丢进蛇窟里喂蛇!恩,届时自己还要摆出一副很严厉很愤怒的表情行,这样一来他们就不会胡乱猜测了。

    抬头朝前看去,印入眼帘的一幕让她不禁有些疑惑了起来。

    乌龙堡的正门处,居然聚集了很多人,正门口一片闹哄哄的,也不知道那些人在争论着什么,其中一些人脸红脖粗,声音很大声,只听到了一些人叫嚷嚷着要去救人什么的。再仔细瞅了瞅,居然连戴执事也在那里。

    生了什么很严重的事情么?自己离堡不过三四个时辰罢了,想到这里,女人眉头一皱,迅朝那边走去。

    等靠近之后,女人现,居然是船坞的那些人跟乌龙堡的人在吵闹,船坞虽然也是乌龙堡的,但是在那里做事的人一般都是没有什么潜质没什么实力的人,所以船坞的地位在乌龙堡不高。平时船坞的人碰到乌龙堡的弟也是恭恭敬敬的,怎地今天吃了熊心豹胆,敢和他们争辩了起来?

    从他们那些人的三言两语之中,好像是在说有一个乌龙堡的弟还置身海外,面临极大的危险,要求乌龙堡赶紧派高手去营救,实力低了还不行,至少得去个天阶。

    乌龙堡的弟何其之多,区区一个人怎么能劳累天阶高手出动?

    “生什么事了?”一群人只顾着吵闹,居然没现她走到了门口,等她问出话之后,这群人回过头来,一个个脸色瞬间严肃了起来,恭敬地行礼道:“见过堡主大人!”

    唐风此时若是还醒着的话,必定会把眼珠给瞪出来。

    当时去见戴执事的时候,这个家伙告诉唐风自己得罪的女人是堡主大人的一个贴身丫鬟,而事实上,戴执事很明显是在说谎,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乌龙堡的主人,堡主妃小雅。也不知道他当时打的是什么主意,还一个劲地怂恿唐风挑战高难度,将妃小雅拿下。

    这些人在行礼的时候,那些普通弟和船坞的人当然是低着脑袋,看都不敢看妃小雅一眼,可戴执事和楚老却是老资格了,跟妃小雅的关系也不浅,没那么多讲究,楚老稍微行个礼之后正准备开口解释一番,抬头就看到妃小雅一副很邋遢的模样,老脸上不由自主地就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来。

    不但他是如此,戴执事也是如此。

    “笑什么,很好笑吗?”妃小雅脸色一红,色厉内荏地娇叱道。

    楚老赶紧收敛了笑容,肃立在一旁。

    反倒是戴执事一脸严肃地看着妃小雅道:“堡主,您的额头……难道是在海里畅游的时候,一不小心撞到了礁石上?怎地红了这么大一块?”

    这话一出口,妃小雅只觉得自己的肺都气炸了。

    难怪自己觉得额头还有点疼,原来真被敲红了!当时在沙滩上的时候,那小淫贼可是骑在自己身上,曲起一个中指使劲对着自己脑门敲打来着。

    小淫贼该死,戴执事也该死!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某点,章节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