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两百八十章 斩心魔,杀唐门

第两百八十章 斩心魔,杀唐门2017-11-10 16:23:47Ctrl+D 收藏本站

    一向杀人如麻,杀伐果断的唐风,在面对女人的问题也优柔寡断起来,让他不禁大叹一声,难怪别人说温柔乡,英雄冢!

    女人这种软软的动物,就是男人天生的克星!

    相比较唐风现在悠闲的生活,乌龙堡堡主大人妃小雅这几日可算是度日如年了。

    自从那天从唐风的屋内逃回来之后,她就一直有些心神不宁的感觉,经常会一个人坐在桌边,双手托着下巴对着一个东西看半天,一动也不动,脸上的表情也是时喜时嗔,有时候会一些无明业火。让那些一直伺候着她的侍女们每日都是胆战心惊的。

    而且,侍女们现,堡主大人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件男人的衣服,被她洗的干干净净地放在一个挂件上撑着,心情好的时候她会盯着这衣服,脸颊通红,双眸含春,心情若是不好了,直接将衣服丢在地上,整个人都蹦跶到衣服上使劲地踩啊踩啊,一边踩还一边不停地咒骂不已。

    等泄完之后,她总是会很心疼地将衣服捡起来,一脸纠结的表情,再去把它洗洗干净,每次都这样。”“

    不过几天时间,这件衣服都变得破破烂烂起来,可堡主大人依然将它当成宝贝一样,从不洗衣服的她,即便自己吃点苦,也不让侍女们插手。

    几个侍女观察了好几天,再综合一下堡主大人这一个月以来的反常现象,得出了一个耸人听闻的结论:堡主大人……春了!

    每个女人都有这种经历,只不过堡主大人好像来的晚一些,当别的女孩每日思念自己的心上人的时候,堡主大人在苦练功法,当别的女人在和心上人花前月下的时候,堡主大人依然在苦练功法。当别的女人成亲生的时候,堡主大人依然在苦练功法,练就一位顶尖的天阶高手,却空了一副女儿心,但是现在,这个一直空荡荡的女儿心中,应该装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以现在堡主大人的表现来推断,让她春的对象应该是还没能完全俘获住她的芳心,只是让她有点又爱又恨,否则也不至于会对那衣服做出那些事情了。

    可是……堡内到底哪个男人能让堡主大人这样?侍女们实在是好奇的很,有心八卦想去问问,又没这个胆。

    几夭时间很就过去了,明天就是乌龙堡今年的弟正式试炼的日,几乎每个人都或期待或紧张了起来,因为在别的门派或者宗门,所谓的试炼只不过是变强或者选拔精英弟的方法,就算不小心受伤,也不会致命。

    但是乌龙堡不同,这里是杀手的天堂,是整个李唐帝国优秀的杀手培养基地。想成为优秀的杀手,就得先做好被杀的准备,所以这里的试炼,比任何地方都要凶险万分,稍微不小心就可能身死人亡。

    每一年乌龙堡的弟都会有几百人,但是活着通过试炼的,不过几十个人罢了,通过一层层死亡的考验,剩下的这些人,是精英中的精英,堪大用。

    妃小雅在自己的屋内踌躇彷徨了半天时间,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

    这几天一直都是如此,可今天尤其强烈。

    这几天她整夜整夜的都睡不好,一闭上眼睛就浮现出一个男人的脸庞,还有那朝自己不断逼近的嘴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每次都是运功强迫自己能睡去,可即便是睡着了,梦中的东西也尽是他和她之间生的点点滴滴。她觉得自己甚至都有点魔障了,身为天阶高手,她当然知道这是一种心病,如果这个心病不除,日后绝对后患无穷。

    心病怎么能除,唯有斩断心魔!

    是的,自己还有大仇未报,自己不能再这样儿女情长下去了,何况,那个男人只不过是个玄阶境界,跟自己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差距巨大,如何能在一起?还有,这只是自己单方面诞生的情感,他心里到底怎么想的,自己并不清楚。

    妃小雅想去斩断自己的心魔,却又有些不忍心,斩断心魔之法很简单,杀死能成为自己心魔的存在就行了,也就杀掉那个叫唐门的男人!

    妃小雅一而再再而三地在脑海中劝诫自己不要冲动,却已经无法抑制住心头的魔障了。去杀了他吧,趁现在还没根深情种,杀了一了百了,自己心魔能除,也不会再为此烦恼。

    想到这里,妃小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那件已经破破烂烂的衣服放在脸庞下,捂住了自己的俏脸,泪水慢慢地打湿了衣服。

    你是第一个进入本堡主心中的男人!但是你的实力太低!

    所以必须得死,这样不会妨碍到自己,如果你是个天阶,或许还能留你一命,因为天阶的实力对本堡主的复仇有些作用。

    半晌,妃小雅抬起头来,脸上迷茫和彷徨的神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坚毅。将手上的衣服放在桌上,脸上冷冰冰地转身朝门外走去。这个决心是好不容易下的,妃小雅觉得已经没有什么事能改变自己现在的想法了。

    因为明日就是正式进入试炼的日,所以乌龙堡今年进来的弟全都在屋内打坐修炼,努力想将自己保持在完美的状态,妃小雅一路走来,沿路倒也清净的很。

    再往前十丈,就是那个叫唐门的住处了,越往前走,妃小雅觉得自己的步伐就越沉重,甚至有点举步维艰的感觉,她努力不去想任何事,只将唐风想成自己报仇道路上的一块绊脚石,心情这缓和一些,既然是绊脚石,就得彻底清除!

    已经到了,站在唐风的房门口,妃小雅深吸一口气,脸色瞬间如冰霜一般冷厉,她在脑海中不断地模拟着等会即将生的情景,推开门之后,直接对着那个男人的脑袋打出一掌就能完事,很简单也很直接的事情。

    恩,就这么办!可还没等妃小雅有所动作,里面突然传来了唐风的声音,听到这个让自己纠结万分的声音,妃小雅的动作一顿,停留在了原地。

    他应该不是在自言自语,而是在对另外一个人说话。妃小雅眉头一皱,怎么这个时候唐门的屋内还有人?

    屋内,唐风还不知道那个喜怒无常的堡主大人再一次坚定的要杀他的决心,也不知道大难即将临头,他还依然坐在床上,脑袋上的绷带已经解了下来,身上的外伤基本都已经疼愈,就是身体还有点虚弱。

    刚何香凝又来了,帮唐风洗洗换洗的衣服,打扫了一下房间,做完这些之后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坐下来陪唐风说说话。

    “你为什么这么迫切地想要变强?”唐风一直很好奇这个问题,从之前接触的点点滴滴来推断,何香凝是要复仇。只有强大能复仇,但是这么一个大担压在一个小女人的身上,委实有些重了,每次看到何香凝那不顾一切想要复仇的眼神,唐风就有些同情她。

    坐在床边的何香凝的神色变了一下,变得痛苦万分,娇躯都忍不住有些颤抖了起来,仿佛是回想到了让她感到惊悚的梦魇。

    “不想说就不说吧,我只是随口问问。”唐风叹息一声,这个世界刀光剑影,尔虞我诈,又何来什么意恩仇之说?

    何香凝缓缓地摇了摇头:“我要替死去的父母和弟弟报仇!那个人,当着我的面杀了我全家人,还残忍至极地卸开了父亲的尸骨,当时我就在旁边,父母和弟弟的鲜血浇透了我的身体。他没有杀我,故意留了我一条命,叫我去找他报仇!”

    “这个人是谁?你知道他的名字么?”唐风眉头一皱,心想这肯定又是个变态,杀人者一般都会斩草除根,可他却故意留了何香凝一命让她去报仇,只有心理极其变态的人,会做出这等非同寻常的事情。

    “本来我是不知道的,但是他告诉我了。”何香凝点了点头,目光变得仇视无比,“黛雪楼的第六号杀手,凤惊声!他告诉我,如果想找他报仇,就来乌龙堡,这里能让我迅变得强大起来。”

    “这就是你来这里的原因?”唐风微微叹息一声,上次在盐城遇到何香凝的时候,唐风就已经将她的事情看出了一点,但是却没想到如何曲折。怪不得她非乌龙堡不进,若是当时考验失败,即便能进入黛雪宫从底层的弟做起,可那个黛雪宫的凤惊声必定也是在那里的,难免会遇到。以何香凝这强烈的复仇心理,遇到自己的仇人却无法杀死他,心里的痛苦可想而之。

    只有来乌龙堡,等变得足够强大之后,再去找凤惊声复仇是正道。

    “恩。”何香凝点了点头,抬头看着唐风好奇道:“你又为什么来这里呢?难道真是被人骗来的?”

    唐风苦笑一声:“开始是被人骗的。但是我留在这里的真正原因……”

    唐风顿了顿,直直地看着何香凝道:“却是为了一个女人!”

    正好自己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跟何香凝说自己有心上人的事情,借着这个话题坦言相告,也不会伤害到她的自尊心。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