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两百八十八章 蛇

第两百八十八章 蛇2017-11-10 16:23:57Ctrl+D 收藏本站

    所有人都不禁扭头朝声音来源的地方看去,唐风和铁屠的动作一顿,也一起望了过去,却正看到空余恨直挺挺地站在那里,在他的脚下,躺着一个人,那个人的一张脸,仿佛是被拳头直接给轰碎了,鼻塌陷了下去,七窍中流出了鲜血。

    “太弱!”空余恨大口地喘息着,面无表情地说道,随即伸手一指,道:“我要你做我的对手。”

    他指的是一个手持长鞭的黑衣人,那个黑衣人先是一愣,随即咧嘴阴笑了起来,转头瞅了瞅独眼怪人,目光中满是征询的意思。

    独眼怪人皱了皱眉头,他知道整个乌龙堡的弟,只有两个人的实力跟其他人是不匹配的,那就是唐风和空余恨。

    任何人做他们的对手都不行,如果可能的话,独眼怪人很想将他们两人放在一起对练,以他们的水准,必定能成为很好的对手,但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唐风和空余恨的恩怨整个乌龙堡的人都知道,他们两人就像是宿敌,若是真的碰到一起,不分个你死我活是不会停手的。

    唐风这个人,独眼怪人倒不担心,他强则强已,做人却很有原则和分寸,但是空余恨就不同,他从小在黛雪宫长大,见惯了死亡和杀戮,本人是嗜杀之辈。早在之前,独眼怪人就担心空余恨会杀人,现在果然出现了这种情况。”“

    死人并不可惜,可惜的是,这个人死的一点价值都没有。

    而现在,空余恨居然直接将矛头对准了乌龙堡的黑衣人,这委实出了独眼怪人的预料,他没想到这个小辈的胆居然如此大。

    沉思了片刻,独眼怪人对那个黑衣人点了点头,传音道:“去吧,但是不能伤其性命,这个人堡主大人还要留他的命。”

    得到独眼怪人的允许,黑衣人阴阴地笑了笑,将手上的长鞭丢到一旁,走到那些桶边上,直接拿起一个桶,将黑水浇到了自己身上,饶是他是地阶水准,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随即慢慢地朝空余恨走了过去。

    没人知道空余恨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唐风却隐隐地猜到了。他应该是今天早上被自己给刺激了,所以他迫不及待地想变强,变得比自己强大,好报早上的一箭之仇!让地阶实力的黑衣人做他的对手,虽然他肯定会被揍的很惨,但却是一个极好的方法,这是一种有点自虐的修炼。

    “要不要也给你找个地阶的做对手?”唐风的耳畔边突然传来了独眼怪人的传音,抬眼看去,这怪人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唐风赶紧摇头。

    开玩笑,空余恨要自虐,不代表自己也想被虐待。现在这状态要是碰个地阶的,还不被人家给揍的鼻不是鼻眼不是眼的?反正就是不停地消耗罡气,逼迫极限罢了,不需要地阶也成。

    没几个人去关注空余恨此刻的做法,应该大家都有点力不从心,谁还会精神去关心别人?在满是倒刺的长鞭下,一次又一次地逼迫自己的潜能,突破自己的极限,力求不倒,因为倒下去必定会被抽。

    整整一个白天的时间,近两百号人一直在重复做着同一件事。独眼怪人也不是没让众人休息,一般都是玩命地对战一个多时辰,让众人打坐恢复半炷香时间,再爬起来战斗。

    中午休息的时间要多一点,因为算上了吃午饭的时间。

    让人期待已久的午饭并没有任何限制,伙食也是一如既往的丰盛,能吃多少就可以吃多少。一群人就仿佛从深山中走出来的恶狼似的,即便是再矜持的女孩,此刻也抛下了自己矜持的外表,捧起自己的午饭大口大口毫无形象地吃了起来。

    因为不吃东西就没有体力,没有体力就无法支撑过下午的训练。说这两百号人是乞丐也不为过,每个人都衣衫褴褛,形容枯槁,看起来模样惨兮兮的。

    这一天,绝对是这里所有的人过的艰难的一天,即便以往有再困难再凶险的时候,也无法和今天受到的折磨相提并论,体内只要恢复了一点点罡气,立马就会被倾泻出去,丹田内始终保持着油尽灯枯的虚弱感,让人难受无比。每个人的体力精神,每时每刻都仿佛到了极限,但是撑撑的话,又被突破了。

    乌龙堡的训练确实残忍,没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让所有人从原本悠闲安稳的生活,直接踏进了这训练的地狱,对比下来,原本的生活就仿佛是站在云端,现在却掉进了深渊,落差巨大。

    到了晚上,夜色降临之后,每个人都殷殷期待了起来,心中以为一天的训练终于要结束了。可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训练没有结束!

    用过晚餐之后,独眼怪人又将所有人带到了乌龙堡一处隐秘的所在,这个地方没有人来过,也没人听过。

    这里是一片巨大的空旷场地,中间地带有一个深坑,深坑占地面积也是相当不菲,足以容纳下几百个人坐在里面还不拥挤。

    筋疲力尽的站在这里,每个人的心头都疑惑起来,不知道大晚上的要训练什么。唐风却从迎面吹来的风中嗅到了一些腥味,那是蛇腥的味道,神情一动,扯了扯站在自己身旁的仇千变道:“这里难道就是乌龙堡的蛇窟?”

    仇千变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牵强地笑道:“唐兄你别吓唬我……这真要是蛇窟的话,他把我们带到这里来做什么?难道全部都要喂蛇?”

    想想也是,若是这里真的是蛇窟,只有犯错的人会被丢进去,可是如果不是蛇窟,那蛇腥味又是从哪来的?

    独眼怪人已经在一旁开口说话了:“晚上的训练简单。”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瞪了他一眼。

    白天的时候,他说训练也很简单,结果将所有人都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现在还这么说,肯定没什么好事生。

    “我说的是实话。”独眼怪人不以为意地摊了摊手,“全部跳进去找个地方打坐恢复,就这样。”

    一群人鸦雀无声,过了好半晌,白天被那个黑衣人揍得跟猪头有一拼的空余恨疑惑地问道:“就这样?”

    “老都说了很简单了。”独眼怪人瞥了他一眼,“你们不相信,我又有什么办法?”

    可是……如果打坐恢复的话,回自己的住处不是好么?为什么偏偏要来这个地方?有古怪,绝对有古怪,事情也绝对不像独眼怪人说的这么简单。

    “傻站着很好玩么?要不要我再找点人陪你们练练?”独眼怪人阴测测地说道。

    一群人立马迫不及待地跳进了面前的深坑内,各自找了块地盘,盘膝坐了下来。

    等跳下来之后,唐风现,这个深坑内到处都是拇指大小的洞眼,也不知道这些洞眼有什么作用,仔细看了看,也没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铁屠和仇千变还有两个女孩就在唐风身边。

    唐风眉头皱了皱道:“大家都小心一点,我总觉得有古怪。”

    何香凝点了点头:“那独眼怪人若是真的如此好心奇怪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仇千变轻笑一声,“他们现在不过是在训练我们,并不是要我们的命,所以有古怪是肯定的,但是应该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不行了,我要打坐恢复,有什么不对劲的,你们叫我一声。”铁屠说完之后直接就闭上了眼睛。

    一天的疲惫,让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恢复起来,坐下来的一瞬间便全部运起了自己的功法,整个深坑内灵气的流动瞬间就紊乱了起来。

    如此之多的人聚集在一起修炼,每个人能够吸纳到的灵气很有限,可即便如此,众人也是如饥似渴地抢夺自身周旁的灵气,就如同一群饿极了的乞丐在抢夺食物。

    过了好半晌,大部分人都已经放松了警惕,沉浸了心神,全心全意地运转着功法。

    戴执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独眼怪人身边,望着底下密密麻麻的人头道:“差不多了吧?”

    独眼怪人点点头道:“差不多了,有劳执事出手了。”

    戴执事轻笑一声:“逗他们玩玩也挺有趣的。”

    说完之后,戴执事的嘴巴微微动了动,出了一串微不可闻的声响。

    当这细不可察的声响传出去之后,原本安静的深坑,突然像是被丢了一块石泛起层层涟漪的湖面,一瞬间,无数声嘶嘶之声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唐风一直都很小心地观察四周,这些声音传来的时候他自然是听到了,神色一凝,急忙对旁边的四人道:“有蛇!”

    仇千变和两个女孩立马就睁开了眼睛,惊悚道:“在哪?”

    “四周全部都是!”唐风伸手敲了敲身下的石块,却传来一阵空洞的声响,再抬眼看去,那些留在石板上的洞眼中,不停地往外爬出一条条五彩斑斓的毒蛇,聚拢在众人身体周围。

    “铁屠……”秋绝音声音一颤,对铁屠轻喊了一声。

    几个人望去,只见铁屠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上了两条毒蛇,此刻已经钻进了他的衣服里面,慢慢地从脖处爬了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