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两百九十章 好事来了

第两百九十章 好事来了2017-11-10 16:23:59Ctrl+D 收藏本站

    唐门高手在异世第两百九十章好事来了莫默秋绝音哭笑不得道:“那么多毒蛇,怎能安心打坐?”

    “毒蛇?在哪在哪?哪有毒蛇?”铁屠一阵后怕,“铁大爷天不怕地不怕,怕毒蛇了,那种东西滑腻腻的,冰凉凉的,见到就恶心。”

    “无知者无谓!”仇千变一脸羡慕地看着铁屠,“你真幸福!”

    铁屠的脸瞬间就绿了:“今晚的修炼不会真有毒蛇吧?你们可不要吓我,我一颗小心肝禁不起这样吓的。”

    “现在什么时辰了?”唐风抬头看了看天色问道。

    “差不多到丑时了。”仇千变一只手搭在铁屠的肩膀上答道。

    “也就是说,我们还有两个多时辰的睡觉时间。”唐风苦笑一声,“他们还真不把我们当人看待啊。”

    两个时辰,根本不够自己这些人恢复的,毕竟今天实在太劳累了,幸好唐风在晚上修炼的时候恢复了不少,铁屠也是,但是大多数人在晚上只担惊受怕了,根本没有恢复过。”“

    “赶紧回去睡觉吧,明天还要跑三百里,要不然又没早饭吃。”唐风说道,几个人点了点头,走出深坑后分道扬镳。

    远远地,正搀扶着仇千变回住处的铁屠大声问道:“晚上到底是不是有毒蛇啊,你跟我说实话,要不然我今晚都睡不着觉。”

    仇千变道:“你背我回去我就告诉你!”

    “草!”铁屠怒骂一声,“你这是在要挟我啊。”

    骂了之后又妥协道:“好好,铁大爷背你回去。”

    等唐风回到屋内的时候,却现屋里面居然多了一个女孩,仔细一瞅,这个女孩就是当初第一次引自己进乌龙堡的那个。

    此刻她趴在桌上正呼呼大睡着,歪着一只脑袋,口水淌了一串又一串。不但如此,屋内还多了一个浴桶,桶内满是一种绿色的液体,还在往外冒着热气,伸手试了试,水温不热不凉。

    唐风疑惑之下走过去叫醒了她,女孩惊醒之后赶紧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角,睡眼惺忪,满脸娇羞道:“这洗澡水是给你准备的,可以帮你点恢复,能缓解疲劳。你洗完之后就放在这里,明天自然会有人来收拾,还有你要换洗的衣物也是,放在桌上就成,我明日会来收取。”

    “有劳姑娘了。”唐风致谢道,想了想开口问道:“每个人都和我一样有这种待遇么?还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女孩轻轻一笑道:“公不要误会,但凡乌龙堡的弟,每个人都跟你一样的。主要是让你们缓解一天的劳累,免得第二天无法支持下来,这是堡主大人早些年定下的规矩。”

    闻言,唐风一颗心放松下来,道:“哦,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

    因为以前没有碰到这样的事,唐风还怕谁故意这样对自己好,若是只有自己一个人享受这样的待遇,那就有些不公平了,何况无功不受禄,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啊,既然是全乌龙堡参与训练的弟都有的,那还客气个什么?

    女孩又羞涩道:“公要不要我给您按摩按摩?我们的手法都很专业的,您一边洗澡我一边帮您按摩,这样恢复的效果会好。”

    唐风嘴角抽了抽:“这也是堡主大人的安排?”

    女孩摇头道:“不是,这只是我们自己愿意会做的。”

    “姑娘的好意唐门心领!天色已经不早了,姑娘你也困了,还是回去睡觉吧。”唐风赶紧道。

    “哦。”女孩有些失望地看了唐风一眼,这转过身慢慢走了出去。

    关上房门,脱去衣物,唐风赶紧跳进了浴桶中,身体入水的一瞬间,全身都变得有些酥麻起来,身体的疲劳居然以一种离奇的度迅消失,整个人都轻飘飘起来,四面八方,仿佛有无数只温暖的小手正在帮自己揉捏着酸疼的部位一般。

    乌龙堡为了训练自己这些玄阶境界的弟,着实用了不少心思,白天涂抹的那种黑色液体是用无数药材配置而成的,现在用来洗澡的水应该也是用药材配置而成的。近两百号人,也不知道需要多少药材挥霍。

    用心仔细地感受了一下,这一浴桶的水,不但能帮自己恢复疲劳,而且还可以扩展自身的气穴点,让外界灵气流入身体的度变,不但如此……唐风甚至感觉到药效进入身体之后,经脉也变得微微有些刺疼起来。

    很微小的疼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这却是药效在淬炼经脉的缘故。

    唐风的一身经脉早就固若金汤,可以说坚韧到了令人指的程度,有没有这药效淬炼经脉都无所谓。但是其他人却不是,虽然说这样淬炼经脉的强度很小,但是蚊肉也是肉啊,积少成多,聚沙成塔之下,经脉总是会慢慢变得坚韧起来。

    这一天的训练,真的是从肉身到经脉,从本身实力到心性定力,从内到外,全都被训练了一遍。如此高强度,让人时刻逼近死亡线的训练,能让人迅变强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也只有乌龙堡敢做这种事,敢不拿门下弟的性命当回事,换做别的门派或者宗门若是用这种方式来锻炼门下弟,估计日后也招收不到弟入门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乌龙堡的弟一样,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想要变得强大,将生死已经置之度外。

    泡在浴桶中的感觉很舒服,唐风不停地运转着无常诀,居然就这样坐在浴桶中睡了过去。

    隐隐地,当外面传来一丝动静的时候,唐风霍地睁开了眼皮。天色又要亮了,让难以忍受的训练即将再次拉开帷幕。

    从浴桶中站起身来,擦干净身体,一边穿衣服一边感受着身体现在的状况,已经差不多恢复到了巅峰境界,除了身上还有一点点酸疼之外,并无大碍。

    自己的肉身强度比其他人要强上无数倍,居然都没能完全恢复过来,可想而之其他人现在肯定还是腰酸背痛精神萎靡的状态。

    这一次没有人再等独眼怪人喊话集丵合了,估摸着差不多到了时间,所有人都窜出了堡外,因为迟一点就可能会死,谁敢拿性命开玩笑?

    之后的日,每一天都重复着第一天的生活,早起一个时辰要跑三百里,跑完之后有早饭吃,没完成的,只能坐在旁边干瞪眼。

    前五天时间,几乎只有唐风带着仇千变完成了三百里,还有空余恨,剩下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做到这种程度。

    五个人分吃两人份的食物,虽然一直无法吃饱,可总算比大多数人都要好一点。唐风的魅影空间里倒有不少食物,但是也不方便拿出去分而食之。

    白天的时候就是两人一组的对练,疯狂地消耗自身罡气,即便是累的奄奄一息也不能停止,到了晚上,自然就是去那深坑与蛇共舞。

    每一天都有人暴毙而亡,或者倒在奔袭三百里的路上,或者是倒在白天对练的过程中,或者是夜晚坐在群蛇之中被毒蛇攻击。每个人的神经和**,几乎无时无刻都处在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中,一旦自身觉得无法再承受下去,那么精神就会崩溃,精神崩溃,肉身也无法支持下去,自然就暴毙。

    死掉的人总是被那些黑衣人拖进了堡内,看着这些人的尸体,依然活着的乌龙堡弟也不禁涌上了一种兔死狐悲的哀伤,他们无疑是弱小的,但是当弱小的被剔除之后,原本相对弱小的理所当然地就降级为弱小的了。

    没人知道自己下一刻的命运会不会跟他们一样,突然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然后被丢进蛇窟喂蛇去。

    也有几个人承受不住这种疯狂的摧残,想逃出乌龙堡,但是他们无一人成功,不管逃出多远都被抓了回来,而他们的死法加凄凉。

    他们是被绑在木桩上,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刺了几十剑,放干了全身的血液慢慢死去的。乌龙堡的黑衣人不允许有人逃跑,不允许有人开这个先例,对逃跑之人的处罚尤其严重。

    每一天真正睡眠休息的时间,只有夜晚那两个时辰,只有在这两个时辰内,所有人能真正地放松下来。

    这五天时间,空余恨每天都被揍得跟猪头一样。和他对练的那个黑衣人下手很重,经常打的空余恨半天都爬不起来,可这家伙跟蟑螂有得一拼,怎么打也打不死。

    五天的训练,依然活下来的人也渐渐地适应了这种生活,虽然身体疲惫难忍,可心头一股信念在支撑,信念犹存,肉身不倒。

    等到第六天的时候,情况突然生了改变,这个改变,只生在唐风身上。

    一大早的,唐风正准备去跑个三百里回来吃早饭,却不料独眼怪人开口道:“那个唐门,你等下!”

    “怎么?”唐风顿住脚步问道。

    独眼怪人脸上挂着一丝幸灾乐祸的表情道:“恭喜你,你的好事来了。”

    “什么好事?”唐风心头一突,这怪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他越说是好事,事情可能越糟糕。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