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两百九十三章 好事坏事

第两百九十三章 好事坏事2017-11-10 16:24:3Ctrl+D 收藏本站

    妃小雅娇叱道:“若不是看在你跟了我十几年的份上,若不是看在你是乌龙堡元老的份上,我早就灭了你了,哪还容得你聒噪?”

    独眼怪人眼泪汪汪的:“都说女儿家大了胳膊肘会往外拐,原来真的如此。”

    妃小雅被说中心事,脸上一红,轻啐一口道:“休得胡说!”

    “好好,我不说。”独眼怪人连忙求饶,“你打了这么多下,也总该出气了吧?好歹您给个明确的指示,到底要我怎么做啊?”

    听到这句话,妃小雅停下动作,慢慢地将椅放到地上,皱眉沉思了起来,片刻后,妃小雅瞪了独眼怪人一眼道:“还不起来,蹲在地上什么样?叫别人看到还以为我是个不懂得尊老爱幼的人。”

    “您还真敢说。”独眼怪人慢慢地直起身,疼的一阵龇牙咧嘴,刚打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起尊老爱幼这几个字?

    “堡主啊,您就给个明确的指示吧,若不然我再做错了,可禁不起您这样折腾。”独眼怪人一边反手揉着自己的背一边开口道。”“

    妃小雅道:“原本我只是想让你照看他一下,别让他有什么生命危险。”

    独眼怪人苦笑道:“您又不说清楚,害得属下还遭受这无妄之灾。那我明日就让他再恢复前几天那样的训练。”

    “不!”妃小雅严肃地摇了摇头,“他在一个时辰内居然能跑六个来回,看样他的极限还没有被逼迫出来。你这次虽然没领悟到我的意思,但是好像却是做对了。”

    “那还是继续?”独眼怪人征询道。

    “继续,保持今天的强度。”妃小雅点了点头,“我想看看他到底能不能在一个时辰内跑完十个来回。另外你盯紧一点他,若是他有什么生命危险的话,就不要让他再继续下去。”

    “属下知道了。”独眼怪人点头道。

    “唐门……”妃小雅喃喃道,你这小贼到底有多少潜力可以挖掘,又需要多久能真正成长为天阶呢,只有到了天阶,你有资格和本堡主平起平坐!

    独眼怪人在一旁贼兮兮地看着妃小雅,轻声道:“堡主,属下说句不该说的话,唐门这小虽然长得很俊俏,可到底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啊。堡主您若是和他站一块的话,看起来倒像是姐弟。而且他只不过是个玄阶,还是乌龙堡的弟,跟您……”

    “你想说什么?”妃小雅脸色不善地扭头看了他一眼。

    “咳咳……属下多嘴了。”独眼怪人讪讪道。

    “人家的事情你少管!”妃小雅噘了噘嘴巴说道。

    “那是那是,能有一个男人让你变成真的女人,属下也为您高兴!”

    “是不是刚揍你揍的不够狠,你皮又痒了?”妃小雅脸色羞红,啐道:“没有事就滚回去睡觉,待在这里脏了我的屋。”“是,属下告退!”

    独眼怪人恭恭敬敬地行个礼,慢慢地朝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停了下来,回头问道:“堡主,空余恨始终是谢雪臣的人,要不要属下找个机会做掉他?”

    “你不要多事。”妃小雅正色道,“现在杀了空余恨,只会打草惊蛇!他只不过是个卒,杀不杀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谢雪臣这个禽兽!”

    “是,属下知道了。”

    从妃小雅的屋中走出来的时候,独眼怪人被堡主大人的一个侍女瞪了一眼,啐道:“让你惹堡主生气,挨打了吧?”

    独眼怪人摇了摇头,也没功夫搭理她。走出那道圆门外,却现前方有一道人影挡住了去路,仔细一看,居然是戴执事。

    说实话,戴执事这个人,不但在唐风眼中是个神秘人,即便是在整个乌龙堡都是神秘的存在,除了堡主大人和有限的几个人之外,基本无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和身份,就连独眼怪人也是,平常的时候,大家都喊他戴执事,但也没见他真正管过堡内的什么事,权力却大的要死,可以说整个乌龙堡除了堡主妃小雅就他大了。

    独眼怪人也曾经猜测他可能是堡主的什么亲人,但是看两人的关系又不像,委实让人疑惑。

    而且这个人的阴冷让人心悸,就连独眼怪人也不愿意多招惹他。

    他这个人是很久之前就存在于乌龙堡了,但是行踪有些飘忽不定,常常几个月甚至一年都看不到他,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又会在乌龙堡内出现。基本上他在乌龙堡停留的时间不会过半个月就消失。

    但是这次却有些奇怪,戴执事是几个月之前回来的,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再离开了。

    这个人虽然有点特别,可独眼怪人却知道他对堡主是绝无二心的,否则堡主也不会放那么大的权力给他,并且整个乌龙堡也任他自由进出。

    见到满面笑容的戴执事,独眼怪人嘴角抽了抽,讪讪道:“执事来此何事?”

    “听到些许打斗之声,好奇之下过来看看。”戴执事淡淡地说道,一边说一边在独眼怪人身上瞄个不停,“怎么?你惹她生气了?”

    独眼怪人苦笑一声:“恩,被海扁了一顿!”

    “小丫头可真舍得下手。”戴执事轻笑一声,“就不念你是乌龙堡元老的身份么?”

    “估计是真的生气了。”独眼怪人心想自己也是自找的,昨天她叮嘱自己的时候分明露出了一些小女儿的神态来,自己当然也有一点猜想,但是却不敢相信自己猜到的事情,所以今天不但没照顾唐门,反而折腾了他一下。

    “是什么原因呢?因为男人?”戴执事直直地看着独眼怪人。

    若是别人问这些,独眼怪人怎么也不会说的,但是戴执事不是普通人,想了想,独眼怪人还是将昨天堡主大人昨日的叮嘱和自己今天受到的待遇说了一遍,委屈道:“执事你说说看,这小丫头是不是太过分了,我说她女儿家大了胳膊肘就往外拐她还死不承认。那个唐门就真的那么好?”

    戴执事眼前一亮道:“哦?看来事情果然跟我猜的一样啊。”

    独眼怪人奇道:“原来执事你早就知道堡主对那个唐门……”

    “恩,前些天我就有一点察觉,但是却不敢肯定,现在听你这么说,事情已经很明了了。”

    独眼怪人一阵苦恼:“既然执事你早就看出了端倪,为何不劝劝她?”

    戴执事笑道:“感情这种东西,可不是境界高低就能够左右的。堡主从小到大一直在乌龙堡内成长,接触的男人也尽是你我这样或粗俗或怪异的男,这些年她也一直在努力修炼,未曾触及到什么男女之情,若是此时能够出现一个打动她心扉的男人,那么憋在她心中这些年的女儿心情就会如洪水猛兽一般爆出来,一就不可收拾,即便她是个天阶高手也无法左右自己的心情,心魔就会诞生!”

    “心魔?”独眼怪人脸色一沉,“这怎么能行?”

    心魔这东西,可是每个修炼之人前进路上大恐怖的绊脚石,若是不斩除的话,一身实力别想有什么进步,堡主现在可不是能儿女情长的时候,压在她身上的担并不轻。

    “执事既然看得如此透彻,难道没有办法帮帮她么?”独眼怪人追问道。

    “外人插不了手。”戴执事摇了摇头,“想斩除这个心魔,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杀了唐门,一个是让她和唐门在一起。”

    “杀了唐门……”独眼怪人寻思着这事的可行性,若是此时杀了唐门的话,估计自己的命也保不住,那丫头起火来能把整个乌龙堡都掀了,难道任由她这样时一个玄阶的少年痴迷?

    “现在看来,这小丫头果然还是不堪重用!”戴执事缓缓地摇了摇头。

    “此话怎讲?”独眼怪人严肃地问道。

    “以她现在的能力,支撑乌龙堡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她能如此轻易地坠入对一个男人的情网,就容易被感情所牵绊,根本不可能支撑得住黛雪宫这种庞然大物。成大事者,七情绝,六欲灭!所以说,现在的她还不够资格,即便能杀了谢雪臣,也不可能将黛雪宫收入囊中。”

    那就只能杀了唐门了!独眼怪人眼中蹦出一丝狠辣的神色,为了堡主的大业,即便是拼上自己的性命,也得帮她斩除心魔。

    戴执事仿佛是看透了他的心思似的,在旁边轻轻一笑道:“你不要动什么歪心思。这事情对现在的她来说是坏事,可从长远上来说,未必不是什么好事。”

    “愿闻其详。”独眼怪人赶紧道。

    “据我所知道,唐门这个人心中好像已经有喜欢的女了,而且这个女论实力,论地位,并不比那丫头差。而且唐门用情很专一,不会对除了那女以外的任何一人动什么感情。所以说,小丫头喜欢上唐门,只会自讨苦吃,受尽折磨。”

    “这也算好事?”独眼怪人奇道。

    “当然是好事,等她勘破其中一切,等她尝尽苦楚之后,心中自然就会斩断对唐门的情感,就能成为一个无情无欲之人,到那时候,她能真正地成长为能掌管黛雪宫的人,这是她必须要经历的,毕竟她是个女人,没有感情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