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两百九十五章 潮涨潮落

第两百九十五章 潮涨潮落2017-11-10 16:24:8Ctrl+D 收藏本站

    却不料,楚文轩接道:“后天就是检测你们这一阶段训练成果的时候,丑话说在前头,这个检测就是一个试炼,在试炼的过程中是会死人的,而且我可以跟你们保证,死的人绝对会过这两个月的总和!这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在吓唬你们,只是根据我多年来的经验得出的结论,是好心地给你们提个醒,如果不想死的话,就趁明天将自己恢复到巅峰状态。”

    前两个月的时间,死掉了三十个人,也就是说,明天至少还会死三十个人?听到这话,不少人的脸色严肃了起来。

    “就这些了,现在你们想干嘛就干嘛去。”楚文轩摆了摆手。

    一群人哄然散开,有几人追着楚文轩的步伐跟了过去,应该是想打探一下后天的试炼内容,但是这独眼怪人的口风可不是那么好探的,他们终也只是一无所获。

    什么样的试炼会死这么多人?唐风也不禁好奇起来,低头思索了好半晌依然没想出什么所以然来,晒然一笑,心想不管是什么试炼,自己想完成的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站在原地扭头看了看,仇千变和铁屠已经勾肩搭背地走了,秋绝音和何香凝也手挽着手走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正准备迈开步伐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感受到一道目光正盯着自已,疑惑之下扭头看去,唐风不禁讥笑一声。”“

    居然是那个痛恨自己的巴巴头丫鬟,她此刻就躲在一个建筑的旁边,做贼一般探头探脑地朝自己这边张望着,当自己朝她看去的时候,她神色慌乱了一下,赶紧缩回了脑袋。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可唐风一瞬间就认出她了。

    这两个月受到的折磨,可全都是拜她所赐,虽然说之前自己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但是她折腾自己两个月时间也该消气了吧?现在大家应该是互不相欠,她又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刚分明是在偷窥自己,难道还想设计害自己?

    想到这,唐风眉头一跳,故作疲惫,慢腾腾地朝自己屋那边走去。走到一个建筑的旁边,度猛地爆出来,整个人绕了一个大圈,直接窜到了她的背后。

    妃小雅好歹是个天阶,唐风的这点小伎俩她自然一清二楚,本来她也想赶紧躲开,可又有些舍不得。

    整整两个月了,她除了有时候隔远远地看他片刻时间,就没跟他说过话。

    所以当唐风窜到她背后的时候,妃小雅不但没有藏起来,反而依然站在原地没动弹。

    “你在这想做什么?”唐风突然开口问道。

    妃小雅慢慢地转过身,本想温柔一点跟他说说话,可话到嘴边不知道怎么就变了味道,语气变得说不出的嘲讽:“不干什么,你管得着么?”

    “我自然是管不着。”唐风紧紧地盯者她,生怕她突然翻脸不认人大打出手,“但是我怕你又有什么针对我的阴谋。”

    “人家哪有什么针对你的阴谋?小贼你别血口喷人!”妃小雅娇叱一声,觉得冤枉坏了,自己也就是在这里看看而已,心里何曾有过什么阴谋?

    “没有么?”唐风冷笑一声,“让我早上跑六百里,让我白天和一个地阶高手对战,这难道不是你的指示?拜你所赐,这两个月我可是受尽了折磨。”

    “小贼你别不识好人心,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妃小雅怒气满面。

    “你还真敢说!”唐风哭笑不得,“我唐门要变强的话,不需要别人给我施加什么压力。”

    妃小雅白了他一眼道:“懒得给你废话。”

    “彼此彼此!你若是还痛恨我丵日前所为的话,就光明正大地对着我来,不要用什么阴谋诡计,那样只会让人觉得你是个卑劣之人,就连我心头对你的淡淡的愧疚都被厌恶所取代了。”

    妃小雅脸色一白,还从没人跟她说过这么重的话,而且说这话的话还是那个男人,阴沉着脸色道:“你就不怕我恼怒之下杀了你么?”

    “怕!”唐风点点头,“但是我讨厌被一个小人算计。”

    妃小雅深吸一口气,恨恨地瞪了唐风一眼,转过身去,一边走一边道:“放心,日后我要是再折腾你的话,会直接告诉你的,另外,后天你可别死了,若是你死了,我会很伤心的,因为少了个折腾的目标,人生就少了很多乐趣!”

    气死人了!真真的气死人了!妃小雅觉得自己一张热脸贴到了人家的冷屁股上,别提多懊恼了。而且……自己本来不是想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的,可这小贼怎地就如此可恶,非要激怒自己,现在好了,白己在他心中的形象,估计就是个恶毒霸道心比蛇毒的小人了。

    哎!难道日后和他面对的时候也只能用今天这种方式对话?难道他就不知道尊重自己一下?自己好歹是个女人啊。

    望着妃小雅的背影,唐风一拍脑袋,懊恼一声,居然又忘记问她叫什么了。说来也可笑,这女人勉强算是自己的半个仇人,可到现在自己都不知道她姓甚名谁。

    以后会明目张胆地来折腾自己么?唐风轻笑一声,心中斗志高昂。

    她折腾的越是厉害,自己就越有干劲。有一句话她并没有说错,她那样做,对自己确实有好处,只是不知道她的出点是不是为了自己好了。不过像这样小气霸道的女人,自然不会替自己着想。

    收拾一下心情,唐风又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一整夜都在打坐修炼,努力将自己恢复到巅峰状态,毕竟按照楚文轩的语气来推断,后天的试炼并不是闹着玩的,唐风也需要小心对待。

    第二天天还没亮,唐风就自然地醒来了,屋外传来了无数脚步声,还有人在修炼拳脚功夫的声响,看样这两个月的折腾,已经让所有人都适应了以前的作息时间,尽管今天可以睡个好觉,可却没有人赖在床上浪费光阴,反而全都早早地爬了起来。

    这一天注定是无所事事的,唐风也没有和那些人一样去锻炼拳脚,而是跟楚文轩告了个假,一个慢慢地走到了海边,找了块礁石坐了下来,什么都不做,什么也不想,只是静静地看大海潮涨潮落,看天空云卷云舒。

    每次来到海边,自己的心情都能变得空寂无比,此刻也是一样,整个人仿佛变身成一潭平静的湖水,任面前波涛凶猛,海风呼啸,自身岿然不动,对外界所有的感知都也都被无形地放大到了大的程度。

    修炼需要松弛有道,两个月高强度的训练已经够了,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需要好好地放松一下。

    溅射而来的海水打湿了唐风的衣衫,但是即便唐风没有运功,那些水汽也迅地被蒸个干净,只是片刻时间消失干净。

    一身的罡气,仿佛要和外界的灵气遥相呼应,在丹田经脉内悸动不已,说到底,每个修炼之人体内的罡气,都是以外界灵气为根源,吸纳进身体转化而成的,或沉淀进丹田,或沉淀进经脉,成为自身所用。

    难道每个人都必须先吸纳外界灵气,能使用它们?能不能不需要吸纳,直接就使用周旁的灵气呢?

    空寂的脑袋中突然蹦出了这样一个古怪的念头。

    一个人就算再怎么强大,肉身也是有极限的,即便是顶尖的天阶高手,一具身体内容纳的能量,也无法和大自然相提并论。这个自然,也完全可以被想象成是一具无形的肉身,那庞大的让人类无法掌控的灵气,就是这具无形肉身中蕴藏的罡气,若是能调动起这些能量为己所用的话,那一个人能够挥的战斗力该有多么强大?

    想到这里,唐风蓦然感觉自身周旁的灵气仿佛有所变动。这种感觉很飘渺,很玄乎,再仔细地查看一番,唐风现周旁那无数灵气变得加让人能分清起来,如果说不同属性的灵气有不同的颜色,那么初来到这个世界的唐风什么都看不到,只是感觉到一片混沌的世界围绕在自己身旁。

    而第一次来到海边的唐风,却能从这混沌的世界中分辨出不同的颜色了,这是每个天阶都能做到的事情。现在,这些颜色被分辨的加清晰,脉络分明,整个灵气的世界也仿佛变得五颜六色起来,绚烂缤纷,犹如千万朵娇花绽放,让人感动,让人留恋,让人欢喜。

    唐风不知道的是,自己的一番胡思乱想,已经越了大部分天阶高手,即便是大部分天阶高手也没有想的这么深入,分辨灵气种类也没有这么出色。

    可惜的是,自己的罡心是个小骷髅,无法使用特别的某一种属性的灵气,即便是感受了出来用处也不大,只会让自己的吸收度变得一些。这让唐风不禁有些扼腕叹息,心中越地期望寻找到五柳根,让灵怯颜帮自己炼制玲珑变罡丹了。

    只要有玲珑变罡丹,自己就可以衍生出别的罡心属性,就可以调动这些自己观测到的灵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