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两百九十八章 你在开玩笑么

第两百九十八章 你在开玩笑么2017-11-10 16:24:12Ctrl+D 收藏本站

    “不管用的,这只灵兽的灵智还停留在初生期,风哥哥你说话它听不懂的。”灵怯颜开口提醒道。

    唐风一愣,随即恍然大悟。这里的灵兽都是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培育出来的,几个月时间,若是自然生长的灵兽,确实还算是小灵兽,哪会听到自己说什么?

    “它至少也有地阶中品的气势!风哥哥你小心点接触它,我来对付。”

    “好。”唐风点了点头,既然自己无法让它停下动作,那就只能依靠灵怯颜了。

    对面的灵兽又一次疯狂地扑了过来,原地跃起有两丈高,从空中扑向唐风,獠牙毕现,面上一片狰狞。

    没有内丹的灵兽,在战斗中不就能依靠内丹的力量,它只能依靠度和力道,还有自己的獠牙和爪,攻击虽然凶猛无比,可却单一的很。

    面对这一击,唐风没有再闪避,而是朝它冲了过去,在一人一兽相距不到半尺距离的时候,唐风又猛地一跳,整个人跳到了它的背上,双手死死地抓着它颈脖处的皮肉,不让自己被晃动下来。”“

    这只灵兽的灵智并不高,此刻又被凶性和本能支配着,唐风跳到它身上之后自然是暴躁无比,庞大的身居然自残似的朝墙上撞去。

    一撞之下,唐风闷哼一声,只觉得骨头都散架了,差点没从它背上摔下来。

    灵怯颜也趁机开始和这只灵兽沟通了起来,但是即便是她,在沟通的时候也感觉有些艰难。

    一直撞了有三四次,暴躁的灵兽慢慢地平稳下来,鼻孔中不断地喷着热气,唐风整个人如同八爪鱼一般挂在它的身一侧,除了第一次撞击被撞到墙上之外,剩下的几次都被躲过去了。

    “怎么样了?”感受到它不再那么暴怒,唐风开口问道。

    “好了。”灵怯颜的语气有些哀伤,“和这小家伙沟通还挺费事的。”

    虽然它的个头不小,完全有成年灵兽的风范,但是确实是个小家伙。

    听到这句话,唐风从它的背上跳了下来,轻轻地拍了拍它的背,有些同情地望着它!这只灵兽活不了多长时间了,不但是它,关在那些屋里的灵兽注定都难逃一死。

    “风哥哥,喂它点吃的吧。”灵怯颜淡淡道。

    “恩。”唐风点了点头,从魅影空间里拿出一些肉类丢到它的面前,这只灵兽立马扑了过去大朵颐起来,估计是太饿了,也没怎么撕咬,就直接吞了下去,而且嘴角边还不断地流着哈喇,吃相很是不雅观。

    “它的灵智被伤的很厉害,这种手段太残忍了!”灵怯颜愤愤道,“早晚要铲除乌龙堡,让他们再这样对待灵兽。”

    “那得等好久,至少也得我有那个实力行。”唐风打趣道。

    “哼。”灵怯颜冷哼一声,心想自己若是在巅峰时期,举手投足间就能灭了乌龙堡,哪会让他们做这些残忍的事情。

    唐风丢出去的肉并不多,被这只灵兽三口两口吃完之后,它又眼巴巴地看着唐风,通红的双眼中甚至都流露出凶残的光芒,喉咙里出一阵低吼,很有点威胁的意思。

    唐风笑了笑,又丢了一些出去,一边看着它吃一边道:“吃吧吃吧,就算是死也得做个饱死鬼。”

    自己能做的也就是这些了,虽然也看不惯乌龙堡用秘药培养这些灵兽,但是唐风心有余而力不足,根本无法阻止。何况,这些灵兽已经被培养成这样了,死亡是它们唯一的归途。

    唐风在屋内喂灵兽,楚文轩站在屋外却奇怪了。

    他一直就站在唐风和空余恨进去的那两间屋前,随时准备冲进去营救他们二人。毕竟这两人都不能死,虽然自己的判断一般不会出什么错误,可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意外生。

    若是这两个小家伙一个不小心丧命在那两只媲美地阶中品的灵兽爪下,那就亏大了。

    开始的时候,两间屋内都传来激烈的战斗声和灵兽的怒吼声,这让楚文轩很满意,知道他们在奋战,情况也都还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但是过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唐风进去的那间屋内居然就没动静了。

    不对啊!一个人闯进一只困兽所在的地方,唯有拼个你死我活,不死不休,否则根本不会停止,可是怎么会没什么动静呢?

    难道唐门一不小心被那只灵兽给灭了?想到这里,楚文轩吓了一跳!这个男人可是堡主大人看中的男人,要是死在了这里,自己一层皮还不得被那女人给揭下来?

    慌慌忙忙地,楚文轩赶紧查探了一下唐风屋内的情况,查探到的情况让他不禁放下了心,屋内有两股气息,一股是那只灵兽的,一股是唐门的,也就是说,这小还平安无事。楚文轩一颗提着的心这放下来。

    既然平安无事,那应该在战斗,可为什么没动静?楚文轩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里面到底怎么了,有心询问一下,可又怕打扰到唐风。

    再查看一下空余恨那间屋,里面的战斗激烈无比,时不时地传来兽吼和空余恨的怒喝之声,一人一兽应该是在做殊死搏斗。对比下来,楚文轩觉得加怪异了许多,不禁整个人都站在唐风的屋前,侧着耳朵仔细聆听着里面的动静,却只听到一阵咂嘴和囫囵吞咽的声响。

    楚文轩的脸色刷地就白了。

    那灵兽在吃什么?听声音好像是生肉,难不成……吃的就是唐门?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自己的肩头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楚文轩吓了一跳,回头望去,正看到戴执事站在自己身后。

    “执事!”楚文轩向来是个阴测测的男人,腹黑歹毒无比,此刻也仿佛是看到了救星似的,一把抓住了戴执事的胳膊。

    “怎么了?”戴执事疑惑万分,“我就是来看看他们的试炼情况。”

    “不好了执事。”楚文轩脸色惶恐,“唐门那小,好像是被灵兽给吃掉了!”

    “你在开玩笑么?”戴执事嘴角抽了抽。

    “你听。”楚文轩指了指屋内。

    戴执事赶紧仔细聆听起来,一听之下,整个人也是忍不住一阵颤抖,以他的耳力,自然是听清楚了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而且比楚文轩听得加清楚。

    “这下……可如何是好?”楚文轩眼巴巴地望着戴执事,此刻进去救人肯定是来不及了,唐门那小连哼都不哼一声,估计是被吃的差不多了。

    戴执事惨白的脸色越加白了许多,扭头看了楚文轩一眼道:“你死定了。”

    楚文轩面皮一抽,艰涩道:“我哪里知道唐门那小如此脓包?区区一只灵兽而已,他进去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被丵干掉了,要是早知道我怎么也不会让他进这间屋啊……坏了坏了,堡主大人若是知道的话……”

    “后果不堪设想啊。”戴执事危言耸听道,虽然话这样说,可他也是疑惑万分。

    屋内确实没有任何打斗的声音,唐风也没动静,有灵兽吃东西的声音传来,按道理来说,唐风必定是丧身兽口了,但是……戴执事知道唐风的本事绝对不止这种程度,何况,唐风的气息还存在呢,中气十足,呼吸也是不疾不徐,他根本就没事。

    只不过楚文轩是关心则乱,一想起唐风对堡主大人的重要性,一贯的谨慎也不知道被丢哪去了。

    “完了完了,我这下真的完了。”楚文轩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根本不敢去打开唐风的房门,生怕见到自己不愿意见到的场景。

    戴执事斜睨了楚文轩一眼,也懒得再捉弄他了,毕竟年纪一大把,淡淡地开口道:“放心吧,唐门没死,你只听到灵兽吃东西的声音,难道就没察觉到唐门的气息还在么?”

    楚文轩道:“察觉到了,但是……灵兽在吃什么?唐门可是空手进去的。”

    “别瞎操心了,定然是唐门拿什么东西喂灵兽,说不定是衣服什么的,他若是死在这里的话,也不配被堡主大人看中。”

    楚文轩歪着脑袋想了想,点头道:“也是。堡主大人看中的男人若是如此不中用的话,不用灵兽杀他,我立马毙了他。”

    “等吧,等他出来一切就见分晓了。”说实话,戴执事也是好奇的很,他想知道唐风到底是用什么办法让灵兽安稳下来,不用和它战斗的。

    这次的试炼,只需要一个时辰内从屋内活着走出来便行,并没有说必须得杀死里面的灵兽,所以并不是非要战斗。但是正常情况下,战斗是根本无法避免的,楚文轩和乌龙堡的本意,就是让这些玄阶和灵兽之间搏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又过了半盏茶的时间,有一间屋那锁住的大门被人轰然撞开,一道金光从内窜出,一身鲜血淋淋,威风凛凛地扭头望了望四周。

    戴执事看了他一眼,赞道:“哦?这么就有人出来了?而且看起来还毫无伤,他叫什么名字?”

    楚文轩看了一眼道:“铁屠,这个人的力道和防御都强的离谱,这次的试炼对于他来说,确实是没什么难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