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三百一十一章 暴怒的妃小雅

第三百一十一章 暴怒的妃小雅2017-11-10 16:24:27Ctrl+D 收藏本站

    等了两天还是不见唐风的踪影,堡主大人的眉头一整天都没舒展开,望着戴执事的目光都变了味道。

    戴执事这个罪魁祸虽然心中也有点猜疑,可总不能跟妃小雅一样失了方寸,自然是一脸的云淡风轻。

    第三天依然不见唐风的踪影,妃小雅一颗芳心顿时紊乱了起来,一整天询问了戴执事不下千遍同一个问题:“他会出来吧?”

    整个人也是坐立不安,彷徨失措。

    戴执事被她烦的不行,打包票道:“会出来,绝对会出来。”

    话虽然这样,可戴执事心头也是直打鼓,按道理来说,在冰火三十六室内的修炼是及其消耗体力和精神的,即便唐风这个人身体度和经脉很强大,初入三十六室,也无法在里面承受三天三夜的冰火两重劲的侵蚀,他应该早就饿的饥肠辘辘,跑出来找吃的东西了对。

    戴执事记得自己当初和老汤老断两人一起来这里的时候,只在里面撑了一天时间就不行了,赶紧奔到山脚下找了点野果裹腹。”“

    难道唐风这个人比自己那时候要强大这么多?可是他再强大也有个极限啊,怎么能三天三夜都不出现?

    不对,情况很有些不对!

    一直等到第六天,两人依然没有看到唐风从里面走出来过。妃小雅整个人的仿佛失了魂魄似的,直直地盯着冰火三十六室的位置,双眸无神,表情呆滞。

    戴执事就站在她身边,也一起朝那边张望着。

    静静地站了一整天,两个人谁也没动,到夜幕降临的时候,妃小雅突然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用一种冷淡到不能再冷淡的语气问道:“你不是说,他会出来么?”

    戴执事眉头一皱,扭头看了一眼妃小雅。虽然此刻这个女人没有直视自己,虽然她的语气很平淡,可戴执事却能感觉得出来,她那淡淡的语气中,蕴藏着从小到大从未有过的愤怒和委屈,即便是前几天她来到这里和自己打了一架,那个时候她也是满怀期望的,并没有真的要置自己于死地的想法。

    而现在,她的心头必定杀机丛生,她也绝对不是在虚张声势,她是真的心如死灰,是真的想干掉自己了。

    “恩。”戴执事淡淡地应道,“以唐门的资质和实力,如果只在第六室内修炼的话,绝对不可能出什么意外。”

    “我不要听什么解释,我只是想知道,他到底会不会出来。”妃小雅霍地转过头,一双眼睛冰冷的毫无感**彩地看着戴执事。

    “如果他没有听我的话,而是直接闯进第六室后面的地方修炼的话……”

    “我说了……”妃小雅的语气加重了许多,“我不要听任何解释!”

    戴执事直直地看着她,妃小雅丝毫不退让,冰冷的眸犹如亘古不化的冰山,淡漠的让人心悸。

    “他可能是出不来了。”戴执事轻叹一口气,答道。

    六天六夜!即便是地阶高手在里面也承受不住那冰火两重劲这么长时间的侵蚀,不要说一个玄阶了。难道,他真的只是一个好高鹜远的少年,并没有听自己的话,闯进了冰火三十六室深处的位置?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抵挡住冰火两重劲的侵蚀,自己先放弃了?难道说,自己这次……真的做错了?

    临时起意将唐风带到这个地方,不但让乌龙堡损失了历年来出色的一个弟,让自己也彻底断绝了取得烈焰菇的希望!是不是真的应该让他再在乌龙堡多训练几个月时间呢?

    呵……自己也老了么?因为身中剧毒,命不久矣,就太过急切,看到个合适的人就迫不及待地将他带了过来,现在却害人害己,得不偿失。戴执事自问这一生杀过无数人,其中有很多都是从未修炼过的普通人,他们手无寸铁,对自己也并没有丝毫威胁,可当自己在杀他们的时候,面对他们孤独无助的双眸的时候,没有丝毫愧疚,也没有丝毫手软。

    因为戴执事觉得自己的整颗心从始至终都是冰冷的,是被冰封起来的,没有丝毫一个人应该具有的感情。可以说,天底下没有戴执事不敢正视的眼睛。

    但是此刻,戴执事却不敢去看妃小雅的双眸。

    那双眸依然死死地在盯着自己,愤怒,委屈,仇视,伤心,交织在其中,水汪汪的大眼中慢慢地沁出了泪花,被她强硬地憋在眼中,不让泪水掉落下来。

    一双小拳头也捏的劈里啪啦响,娇躯一阵阵轻颤着,贝齿紧咬,脸上满是伤怀和委屈的无能为力。

    这副表情……不禁让戴执事想起了这丫头小时候,她在五六岁的时候,自己好像也抢走过她的一个玩具,当时她也是用这副模样盯着自己,只是那个时候的她,将一张小嘴噘得老高,眼泪水也哗哗地流,却不哭出任何声音,那时候的她,并没有眼中如此浓郁的杀机和仇视。

    自己这个冰冷的如蛇一般的男人,也正是在那个时候被这个小丫头的一副表情给击败了。即便是走出了老远的距离,也不得不返回去将玩具还给了她。

    当她再次拿到玩具时候,小脸上绽放出如花的笑容是那么的耀眼,单纯的让自己不敢正视。

    这么多年来,只有十几年前那张纯真的笑颜彻底震撼过自己的内心。

    自己现在已经没多少时间可以活了,但是却在拼死拼活地为老宫主报仇,为的是什么?戴执事一遍又一遍地寻找着答案,难道仅仅只是因为老宫主?不是,这么多年来,从没有哪一个人能入自己的眼睛,从没有哪一个人能让自己如此拼命。

    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自己心中依然保存着一张纯真的笑颜,只是为了十几年前的那个小丫头而已。不是面前的这个为感情已经丧失自我的女人,而是十几年前的那个懵懂无知的小丫头。

    戴执事曾经也想过,若是自己找个女人成亲的话,会不会也能生出那样的女儿,但是这仅仅只能想想。他这种人,根本不可能安心地让另外一个人睡在自己的枕边,除非是一具尸体。

    现在……自己好像又抢走了她的一个重要的宝贝,十几年前自己能返回身还给她,现在还能么?

    呵,自然是不能了。六天没出来,恐怕永远也不会出现了。

    “你若是想杀我的话,我不会还手。”戴执事淡淡地开口道。

    妃小雅的胸口急起伏了起来,红色的气息弥漫在她身体周围,眼泪终于噗噗地往下掉落了下来,一双眸盯着戴执事半晌,终却又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是突然转过头,直接朝冰火三十六室冲了过去。

    戴执事大惊失色,赶紧上前去拦住了她,厉声道:“你做什么?”

    “滚开!”妃小雅冷冷地喝道。

    “冰火三十六室,即便只是第一室,天阶进去也是必死无疑!你不要命了么?”

    “我的命与你何干?”妃小雅缓缓地摇了摇头:“不要逼我杀你!”

    “除非我死,否则你别想踏足冰火三十六室!”

    “这是你自找的。”妃小雅脸色狰狞了起来,娇喝一声,扬起手掌对着戴执事的胸膛急拍去,一身罡气涌动。

    “噗噗噗!”几声闷响,戴执事的身体被凶猛的力道撞击的往后滑行出好几丈距离,整个人也是摇摇欲坠,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脸色瞬间苍白下来,却是强撑着没倒下去。

    妃小雅举着自己的一只小手,呆滞地看着戴执事,眼珠剧烈抖动着,颤声道:“你是白痴么?”

    刚自己打他的那几下,可是用尽了全力,对方居然不躲不闪,没有用罡气护身。虽然自己的境界和他有些不小的差距,但是这样打下来,即便是他也得受伤。

    戴执事惨笑一声,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深吸一口气平复下心头翻滚的血气,开口道:“木已成舟,你即便进去也无济于事,只会白白搭上自己的一条性命。妃小雅,你是乌龙堡的堡主,不是普通人,不要再肆意妄为了,这样只会让老宫主对你失望!”

    妃小雅神色一震,喃喃道:“难道乌龙堡的堡主连喜欢一个男人的资格都没有么?我好不容易有一个能看上眼的男人……可是,你偏偏要说什么大仇未报,说什么统领黛雪宫!我只是个女人罢了!你把所有的担都压在我身上,想过我承受得起么?”

    “不管你承受得起还是承受不起,这是你的责任。”戴执事开口道,“是你必须得做的事情,除了你之外,没有任何人能替代你的位置,即便是你喜欢的男人也不行。”

    妃小雅惨笑一声,整个人软弱无力地半跪在地上,一只手叉住俏脸,泪水顺着指尖滑落,摔到地上跌个粉碎。

    “我不要。”妃小雅缓缓地摇头道,“我不要……我现在只要那个人出来!我也不要他变强了,他是玄阶就是玄阶,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阵失魂落魄一般的自言自语,妃小雅突然张口大喊了起来:“唐门,你给老娘死出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