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三百二十七章 怎么是你?

第三百二十七章 怎么是你?2017-11-10 16:24:54Ctrl+D 收藏本站

    这种海水流动带起的力道并不是太强,妃小雅自然不会真的被影响到,只是稍微运转功法,就稳住了自己的身,惊慌失措地看着唐风,一时间竟然不知该如何是好。

    唐风的一只胳膊,已经和雪髓亲密接触了。

    但是出乎妃小雅的想象,唐风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被冻成冰雕,反而那一滩雪髓竟然在缓慢地消失,与此同时,唐风胳膊处和雪髓接触的位置,变得晶莹剔透,幽蓝诡异起来。

    雪髓消失的越多,唐风身上变得幽蓝的位置就越广。

    是在吸收么?妃小雅几乎无法解释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了,他怎么会没被雪髓影响到,反而在吸收?

    不大一会功夫,雪髓就消失的一干二净,反观唐风整个人都变得冰蓝起来。

    此刻的他,好像很不舒服,剑眉紧皱,都拧成了川字,一张脸再度扭曲了起来,整个人在水中不停地翻滚着。

    蓦然,他停下了动作,凌立在海水中,仰头怒吼了一声,沉重厚实的海水都被这一声怒吼影响,在他的头顶上方急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一道冰蓝色的水柱猛地冲了上去。”“

    怒吼完之后,唐风突然出了痛苦的"shen yin"声,整个人在海水中不停地上下游走,身体表面的颜色也是变换绝伦,时而通体赤红如蒸熟的螃蟹,时而通体冰蓝如海水。

    妃小雅能感受得到,此刻的唐风身上涌动着两股至纯的劲气,一种是火劲,一种是冰劲,两种劲气旗鼓相当,谁也不弱于谁,在拿唐风的身体当战场,彼此交锋不止。

    冰劲还可以理解,毕竟这小贼刚把雪髓给吸收进体内但是火劲呢?能和雪髓的冰劲斗个旗鼓相当的火劲,又是从哪里来的?

    妃小雅不禁想起刚看到唐风的时候他是从上方掉落下来的,那时候他浑身赤红。难道说,他在上面的某一个位置,也曾经吸收过足以和雪髓想媲美的火劲?

    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是妃小雅能够帮到忙的了。先不说她根本无法靠近唐风,就算能靠近他,也无法把他从这里带出去,他体内的两股至纯劲道也不是自己能压制的,妃小雅只能静静地看着,祈祷唐风不会被两种劲道撕成碎片,一颗芳心揪着,七上八下,提心吊胆,不自觉已泪流千行。

    心疼!看到他这个样,自己却无能为力,妃小雅一阵难受,只能隔着远远地跟着他。

    唐风身上两种颜色的交替变得越来越迅,开始还是过好久转变一次,可片刻时间之后,他整个人就仿佛变身成了闪烁不已的明灯,一会红一会蓝。当这种频率达到一个极限的时候,他的身上突然爆出一股让人心悸的气势,随即归于平静。

    无论是冰劲还是火劲都全部消失不见了。他也不再四处乱动,而是四肢软绵绵地仿佛死了一般任由身体往海下沉去。

    妃小雅等了片刻之后唐风依然没有什么反应,这急忙赶过去,一把抓住他的一只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急朝上方游去。原本妃小雅以为唐风已经平安无事了,岂不料,那隐匿下去的冰劲和火劲突然又从唐风身上爆了出来,直接冲击在妃小雅的腹部。

    即便是天阶上品高手,突如其来承受了一击两种至纯劲道的联合袭击,妃小雅也有些承受不了,腹部一阵绞痛,又冷又热的感觉瞬间从腹部蔓延到了全身,堡主大人是张口喷出一团殷红的鲜血,在海水中化成一团玫瑰。妃小雅强忍着钻心的疼痛和体内冰火两重劲的侵蚀,死死地搂着唐风不撒手,双脚地摆动着。

    他停留在海下太长时间了,这么长时间不呼吸,肯定已经到了极限,要是再不出去的话,极有可能会有危险。

    几十丈的距离,在妃小雅的全力游动之下,只是片刻时间就到了海面之上,当两人犹如箭鱼一般从海底冲出来的时候,妃小雅情不自禁地呼出了一口气,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托着唐风的身不让他再沉下去。

    幸运的是,除了刚冰火两重劲突然从唐风身上爆出来一次之后,就再也没动静了,看样算是彻底安稳了下来。

    可能是被鲜空气的刺激,也可能是那让人难以忍受的两重劲道消失不见,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唐风,这悠悠转醒。

    睁开眼帘的时候,唐风还没弄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他的思维还停留在自己落入海面的那一刹那,只是感觉自己低着的脸颊上很柔软。

    是的,很柔软,也很温馨的感觉,这种感觉之前也有过,鬼使神差地,唐风扭头拱了拱。

    柔软的感觉传了过来,而且,半边脸的位置还传了一粒有些硬硬的感觉,神智慢慢地回归,唐风察觉到自己身边仿佛还有一个人,自己正紧紧地依靠着对方,一只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

    “小贼你找死么?”妃小雅羞怒交加地叱喝了一声,她和唐风现在这个姿势只是为了方便把他给带上来,所以让他把一只胳膊搭在自己的肩头上,这样一来,唐风垂下的脑袋,正好触碰到她的胸口位置,在危险的时候,妃小雅压根就没关注这些,可一脱离危险,这种暧昧的感觉就不由自主地产生了。

    刚唐风那一阵无意识的扭动,让妃小雅羞的满面通红,心想这小贼就算昏迷了也依然贼心不改。

    听到妃小雅的声音,唐风眨动着无力的双眼,缓缓抬起脑袋,疑惑地扭头看了看她。

    “你醒了?”妃小雅惊喜万分。

    很模糊,视野很模糊,唐风只感觉自己筋疲力尽,而且如此近距离地观察,唐风也只能看到一张姣好的面庞,满脸湿漉漉的海水,其他的什么也看不到。

    “你是谁?”唐风虚弱地问道。

    “是我啊!”妃小雅一阵轻咳,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海水,又将头往脑后捋了一下。

    “怎么是你?”唐风总算是认出来了,这个女人,就是曾经和自己有过过节的那个巴巴头丫鬟,只不过此刻的话已经不再梳着那个型了,被海水打湿之后,一头秀笔直着垂在脑后,看起来很柔美。

    她怎么会在这里?而且看这架势,好像是她把自己救上来的。她不是痛恨自己的么?但是现在她脸上喜悦和如释负重的表情又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不乐意见到我么?”妃小雅话音刚落,面色突然变得潮红起来,嘴角不停地溢出鲜血,浑身一阵痉挛,双眼泛白直挺挺地昏迷了过去。

    刚侵入体内的冰火两重劲,直到此刻突然作,凶猛的劲道居然连她也无法抵挡,反倒是吸纳了冰火两重劲主体的唐风此刻平安无事。

    “喂。”唐风大骇,感觉对方要往下沉去,连忙将手一捞,将她拦腰搂住了,“你怎么了?”

    妃小雅面色变换,一会红一会白,看这样很明显是受了内伤,无论唐风如何呼唤都唤不醒她。

    扭头看看左右,唐风一瞬间呆住了。

    这是哪啊?自己不是应该在冰火岛么?当时自己走完三十六室的尽头,被狂风吹到了上面,吸收了那个看似温和实则霸道的光球,之后又掉落进海里,按照这样来推断的话,自己应该还在冰火岛,还在那个火山的内部对。

    可是现在……唐风却现自己居然置身在一片汪洋大海之中,天空也不再是那个如血洗一般的天空,而是一片蔚蓝之色,四周没有什么岛屿的存在,有的只是一望无际的海面。

    到底生了什么事?难道在自己失去意识的时候游动了很远的一段距离?要不然怎么会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

    唐风只感觉自己左脑袋是面粉,右脑袋是水,稍微一晃就满脑袋的糨糊,莫名其妙的很。

    不过不管自己身处在何方,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唐风知道必须得尽地寻找到落脚点。

    怀中抱着的女人情况看起来不太美妙,也不知道她到底受了什么伤变成现在这个样。虽然自己确实跟她有过节,可说到底也是双方都有错,自己那个时候做的太过火,没留分寸。而且,这一次她还跑过来救了自己,唐风自然不能坐视不管。

    头顶上传来海鸥的鸣叫声,唐风抬头看了看,搂紧了怀中的女人,追寻着海鸥飞去的方向,强打起精神地游动了起来。

    老实说,这个女人是个美女,无论是样貌还是身材都无可挑剔的完美,此刻她就静静地躺在自己怀里,紧闭着双眼,犹如熟睡一般,看起来恬静温柔。恩,她要是能一直保持现在这种状态就好了,可唐风知道,一旦她醒来的话,那种霸道的性格就会破坏现在的美感。

    “丫头,我昏迷的时候到底生了什么事?”唐风一边往前游动一边开口问道。

    灵怯颜不停地哽咽着,先前在海底的时候她还以为唐风要完蛋了,把她给急死了,后虽然有惊无险,可若是没有妃小雅把他带上来的话,唐风估计也就是被淹死的下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