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三百三十三章 傻妞

第三百三十三章 傻妞2017-11-10 16:25:1Ctrl+D 收藏本站

    这女人……唐风有些无言,不过一想起灵怯颜之间说过的话,他又心里揣揣起来。

    她不会真的看上自己了吧?否则哪会变成现在这样?

    有道是自古难消美人恩啊!

    妃小雅此刻也是紧张死了,她确实是在唐风之前醒来的,可她刚醒,唐风也就醒了,察觉到对方眼皮睁开的一瞬间,妃小雅赶紧闭眼装睡。因为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姿势很不雅观。自己不但枕着他的一只胳膊,一只手还揪着他的衣服,紧紧地贴着对方,将脑袋埋在他的脖旁边,另外还有一只腿搭在对方的肚上。

    糗死咯!妃小雅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她又不敢乱动,生怕唐风会误会什么,脑袋中一片混乱,只能躺在那里。

    我死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妃小雅心中想到。

    面对妃小雅的小伎俩,唐风也不戳破,那样只会让双方都尴尬,只是轻轻地挪开自己的身体,慢慢地站了起来,在原地扭头看了看。

    片刻后,唐风仿佛自言自语道:“恩,要去看看四周的环境,顺便找点食物,你就待在这里吧,不要乱跑。””“

    随即脚步踩着沙粒的声音渐渐远去。

    一直等到声音消失之后,妃小雅眯起一只眼睛悄悄地看了看,已经不见他的踪影了,堡主大人很是迅地从地上爬起来,只感觉浑身都虚脱了,那是紧张的。曲起双膝,妃小雅将脑袋搭在膝盖上,脸上一片通红,两只手捂在脸颊上,只感觉滚烫无比。

    这是个意外!妃小雅一遍遍地告诉自己,这绝对是个意外!

    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意外总是无时无刻不在生!是的,肯定就是个意外,自己好歹是堂堂乌龙堡的堡主大人!睡觉的时候怎么可能喜欢粘着别人呢?还做出了那样不雅的动作。一定是昨夜太冷了的缘故!

    忘掉吧!一定要忘掉!否则自己在他面前就永远也抬不起头了!这么想着,妃小雅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好让自己加清醒一些。

    不过,他好像知道自己已经醒了,否则也不会说出那样的话。这小贼……还挺懂得照顾别人的心情,想起这一点,妃小雅心中就美滋滋的,而且……他身上的味道也很温暖,是让自己喜欢的味道。

    五脏六腑中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妃小雅的脸色一白,整个人都有些摇摇欲坠起来。直到现在,她想起,自己还是受了伤的。

    带那小贼游上海面的时候,他的身体内突然爆出两种劲道,侵入了自己的体内,这两股劲道之霸道,就连自己也无法抵挡的住。

    艰难地盘膝坐了下来,妃小雅深吸一口气,收敛心神,闭上眼睛查看了一下。一看之下,堡主大人不禁惊骇起采。

    体内的那两种劲道还依然存在着,并没有丝毫减少,一股至纯的火劲,一股至纯的冰劲。和自己早些年在冰火三十六室内修炼时遇到的冰火两重劲有点相似,可是又不太一样,那冰火两重劲比起现在的这两种,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自己身体内的两股劲道无疑要加精纯,加浓郁,加霸道一些。

    运转起功法,妃小雅想将这两股劲道逼出体外,可不运转还好,只是感觉五脏六腑疼痛而已,一运转功法,当灵气在体内游动的时候,浑身上下就好像被针扎了似的,疼的妃小雅不由叫了出来,额头上一瞬间大汗淋淋,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这两股劲道,到底是什么?妃小雅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自己现在好歹是个天阶上品高手,居然连这样的两股劲道都摆不平。

    而且,那股冰劲给人的感觉,有点像是雪髓。

    仔细地想了想,这两股劲道是从那小贼身上爆出来侵入自己体内的,这么说的话,那小贼定然是吸收了雪髓和足以媲美雪髓的另外一个火属性的东西,会产生这样的劲道。

    自己现在都如此难受了,那他呢?他岂不是加难受?妃小雅不禁担心起来。

    坐在地上尝试了许多种方法,妃小雅依然不能将那两股劲道逼出体外,只要一运功,就疼的让人无法忍受,不运功的话情况要好一些,虽然有点疼,可还在承受范围之内Q等了大概只有半个时辰的时候,妃小雅听到有脚步声渐渐地朝这边接近过来,扭头看去,正看到那个小贼背上背了一堆柴火,手上还提了几只肥硕的野味和一个酒坛,慢慢地朝自己走来。

    妃小雅的脸又红了,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他。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为了他连命都差点丢了,当时几乎已经是抱着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念头去找他的,现在还在乎什么丢脸不丢脸?

    自己现在大的愿望,不就跟他在一起么?这小贼已经折磨自己好几个月了,好几个月都不见踪影,现在终于又看到他了。

    这么一想,妃小雅的内心又坚定了起来,有什么好怕,有什么好害羞的?是的,不需要考虑太多,只要有他在身边就足够了。

    察觉到妃小雅看着自己的眼神的前后转变,唐风不禁有些奇怪,走到她身边问道:“你醒了?”

    “恩。”妃小雅轻轻地点了点头。

    唐风将手上的野味和柴火丢在地上,走到她面前,伸手试探了一下她的额头,触手一片冰凉,皱眉道:“你脸色很不好。”

    “恩。”妃小雅面上一片开心的表情,他在关心我!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第一次。

    唐风眉头挑了挑:“你是不是受伤了?”

    “恩。”

    唐风无奈道:“这伤跟我有关系对不对?”

    灵怯颜早在昨天就将一切事情都告诉了他,唐风自然知道自己对妃小雅做过什么。

    “恩。”妃小雅依旧点头,随即又醒悟过来,赶紧摇头,她不愿对方在心里上有什么负担。

    唐风叹了口气:“对不起,那个时候我没有意识。”

    妃小雅依然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不一言,跟个傻妞似的。

    “肚饿了吧?先等一会,我把这些处理干净。”唐风将丢在地上的野味又捡了起来,准备拿到海边去开膛破肚。

    “恩。”

    饶是唐风脾气再好,此刻也不禁被这小妞给折腾的没脾气了,眉头一阵跳动:“你只说恩我也不知道你的意思,好好回答我的话。”

    “恩,我知道了。”

    ……

    唐风再也不理她了,提着手上的东西直奔海边,妃小雅在他背后捂嘴偷笑,笑得花枝招展,却不出任何声音。这小贼,真好玩!

    将野味打理干净,拿回来用树枝叉好,又用燧石点燃了找来的柴火,将野外架在火上烘烤着。

    唐风刚稍微去查看了一下这个小岛,因为担心这傻妞,所以只走了不到五分之一的路程就回来了,暂时还没现有什么有威胁的生物,倒是这些野味傻乎乎的,看到唐风过来也不跑开,被他捏了几个石就打晕了。

    唐门暗器拿来捕杀野味,实在是有点大材小用了。

    一边细心地烤着东西,一边往上面撒点盐巴和调味料,唐风不敢和这个傻妞说话,生怕会被气死。

    这傻妞也只是拿眼睛直直地盯着被烤得焦黄的野味,一个劲地舔着嘴唇,两人的肚里时不时地传来咕噜噜的声响,全都饿坏了。

    “你哪里找的盐巴?”妃小雅吞咽着口水,企图用说话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随身携带的。”唐风随口答道。

    妃小雅一点生活常识也没有,压根就不曾想到随身携带的盐巴在海水中浸泡这么长时间,肯定也变得不能用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是老宫主的孙女,乌龙堡的堡主,从小就娇生惯养的,谁会让她接触这些东西。

    “那这个又是从哪来的?”妃小雅指着唐风身边的酒坛清脆地问道。

    这玩意可不像是能随身携带的东西,妃小雅也不是太傻。

    “岛上找到的,也不知道是谁留在这里的东西。”唐风瞎扯道,他刚出去的时候就做了一些准备,在岛上一片地方埋了十几坛酒,免得突然拿出来会让妃小雅起疑心。

    “还能喝,要是饿了就先喝一点吧。”唐风将酒坛递了过去。

    妃小雅的嘴唇也干的有些开裂了,此刻自然不会客气,接过之后咕嘟咕嘟就灌了一大口。

    “噗……”一口还没咽下去,妃小雅直接扭头全喷了出来,面前出现一道小小的彩虹。

    她蹙着眉头,吞吐着粉红的小舌头,一脸痛不欲生的表情:“怎么是酒?”

    “你以为是什么?”唐风哭笑不得,酒坛里装的不是酒,难道还能是水不成?

    “说错了,怎么这么辣?”

    “你没喝过酒么?”唐风疑惑道。

    妃小雅摇了摇头。

    “那你一定要试试多喝一点了,这可是好东西。”

    “是嘛?”妃小雅皱了皱眉头,盯着手上的酒坛,脸上一片苦大仇深的表情,踌躇半晌,终还是仰头喝了一口。

    没办法,她也实在是渴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