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三百三十五章 你喝多了吧

第三百三十五章 你喝多了吧2017-11-10 16:25:4Ctrl+D 收藏本站

    那表情,那象根葱一样的手指,指得的仿佛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属于妃小雅的私有物品。

    唐风被震到了,傻傻地盯着站在自己面前这个霸道强势甚至有点颐指气使的女人,虽然已经预料到事情展到后肯定不太美妙,可他完全没想到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愕然之下,唐风就连妃卜雅喊出了自己的本名也没有察觉到。

    “你说,你就是我的。”妃卜雅依然指着唐风,保持着那个姿势,固执道。

    唐风嘴角抽*动两下,愣了半晌憋出一句话:“你……喝多了吧?”

    “是嘛?”妃卜雅摇晃了一下脑袋,她现在感觉有此天旋地转,脑袋晕乎乎的,身一个不稳就要往前倒去,唐风慌忙伸手去扶双手掐着她的腰,将她倒下的力道缓冲掉,妃小雅直接就跪倒在唐风的双膝之间,眨动着一双水汪汪黑漆漆的大眼睛,目光朦胧地盯着唐风,面上却依然在笑。

    “其实……我没有喝多……也不是这个意思……”妃小雅摇了摇头,如花似五的脸蛋距离唐风只有不到半尺,喷吐出的芳香气息夹杂着酒气,冲进唐风的鼻孔之中脸色红的吓人,“我从没喝过酒,这东西怎么这么厉害?不过……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清楚自己说什么。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我的。””“

    妃小雅半个身都软绵绵地伏在唐风的胸膛上,固执地抬起小脑袋,眨动着眼皮盯着他,死死地追问着。

    唐风默然,他哪敢回答任何话。

    他扯过不少淡,也撒过不少慌,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不敢也不忍心再去说什么,只能无奈地看着妃卜雅。

    仿佛是感受到了唐风目光中饱含的意思,妃卜雅的双眼中慢慢地浮现出一层水雾,轻声道:“我以为……你会死在冰火十六室,所以会去找你,我要在我们死之前,将这此话全都告诉你,要不然我死不瞑目,而且,你若是死了,我恐怕也活不下去了。”

    唐风心头震动,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促使这个女人对自己有了这么深厚的感情,自己和她接触的次数,用一斤巴掌都能数得过来,难道说,女人对第一个接触过自己身体的男人,总有一种特别的感情?恐怕也只能这样解释了,唐风不仅看过摸过甚至还亲过对方。

    也许正是因为这此先决各件,让面前这个女人由恨生爱,变得无法自拔。

    “你告诉我啊,我只要那句话。”妃小雅的声音渐渐地颤抖了起来,充满期望的双眸中流淌着一此绝望和伤心的表情。

    唐风依然沉默,满脸愧疚,她的那双明媚的眸,让人无法直视,只是看上一眼,就能让人的胸口有一种撕裂了一般的疼痛口良久的沉默,气氛都变得沉重起来,堡主大人原本还楼在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直至消失,唐风那躲躲闪闪的眼神,已经将他的内心活动完全表现在了脸上。

    “你这个骗!”妃小雅瞬间泪流千行,她不是白痴,她也不是傻,唐风从始至终的表情她完全能看得懂,陷入感情中的女人对这些尤其敏感。

    破口大骂的同时,妃小雅扬起双拳,不停地对着唐风胸膛捶打着:“你不但骗我,居然还拿我的名义去欺骗何香凝!你这个大骗!”

    唐风的胸口传来一阵阵闷响,妃小雅此刻虽然没有动用任何罡气,可天阶上品的底摆在那,拳拳砸下来的劲道也不轻。唐风岿然不动,直挺挺的身躯犹如一杆标枪,任由雨点一般的拳头落在自己的胸口上,身体上的痛楚减轻了心里的愧疚和疼痛,这也算是一种自我安慰的方式了。

    也不知道砸了多少拳,妃小雅的动作突然一顿,本来就红润的脸色加红润起来,急火攻心,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在唐风的胸口上印射出一朵鲜艳的花朵。

    唐风赶紧抓住她的手,将她平放到自己的腿上,正想伸手杳看一下她的伤势的时候,妃小雅却一巴掌打开唐风的手,恶狠狠地盯着他,目光中杀机尽显,一边喘气边道:“你的命是我救回来的,你若是不承认你就是我的,我现在就杀了你,省的日后麻烦!”

    唐风强扯出一筷微笑,轻抚着时方的脸蛋,这个动作让妃小雅一瞬间就软化了下来,眼中的杀机也不知道被抛到了什么地方,迷茫地眨动着眼睛看着时方。

    “你喝醉了,睡一觉醒来什么事都没了。”唐风柔声说着,一边拿手将对方的眼皮抹下去。

    妃小雅很是安稳地闭上了眼皮,眼角处泪痕犹在,可没多大一会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唐风低头凝视着枕在自已大腿的这个女人,心头又是难觉又是愧疚他有些不敢去看她,因为她脸上的泪痕和柔弱可怜的表情,就伊布一柄尖刀,不停地往唐风的胸腔捅去。

    “风哥哥……你准备怎么办。”灵怯颜的语气也变得沉重和茫然起来。若是放在以前,她还不闹翻了天?肯定要威胁唐风立马把这个烫手山芋给丢掉,若不然就去告诉懒姐姐云云,可是……同为女人,灵怯颜如何能忍心去伤害一个为了唐风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的痴"qing ren"?

    “不知道。”唐风茫然,这事来的太突然了,突然到一点征兆都没有,若不是自己这次遇险的话,他也压根不会现这个巴巴头丫鬟对自己的真正感情。

    “哎,她伤得不轻,现在急火攻心又单过去了,你还是查看一下她的伤势吧。”

    “恩。”唐风伸手搭在对方的柔软的手腕上,带动心神在对方的体丵内走了一遍,不多时,唐风就已经明白了她到底安的是什么伤势。

    冰火两重劲!

    她在带着自己往海上游动的时候,自己体丵内吸收的火精和雪髓感受到妃小雅的罡气波动,自主喷了一次,结果雪髓和火精的劲气侵入到了她的体丵内。

    这种至纯的劲道就连天阶高手都承受不住,和唐风不同,妃小雅的体丵内没有火精和雪髓的存在。

    而唐风虽然体丵内,也有这两股劲道,可是作为根源的火精和雪髓也留在了他体丵内,有这两个根源约束着彼此又达到了一个诡异的平衡状态,这两种至纯劲道就不会危害唐风。

    这东西留在她体丵内绝对是个危害,必须得想办法清除。唐风试探了几下,想将存留在妃小雅体丵内的冰火两重劲吸纳过来,可只要稍有动作,妃小雅整个人都不停地颤抖,额头上冷汗直冒,脸上也是一片苦楚,让唐风根本不敢再继续下去。

    无奈之下只能放弃,现在只能等她醒来,再做打算了,若是有她的帮忙,唐风还是有一定的把握将冰火两重劲吸过来的,毕竟连火精和雪髓这两种根源都在自己体丵内,对冰劲和火劲总是有吸弓力的。

    只是她现在这个样也不知道需要多久能醒过来,唐风转头看了看左右,只能静静地等候着。

    妃小雅直到晚上幽幽转醒,当清凉的海风将她吹醒之后,她缓缓睁开眼皮,只感觉自己躺在一片沙地之上。

    爬起身来,扭头看了看左右,海面上波光粼粼,附近也只有自己孤身一人。

    昏迷之前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全在她脑海中走了一遍,妃小雅的脸色顿时红了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当时哪来那么大的勇气,居然说出那么直白的话。大概可能跟喝了点酒有点关系,酒劲上脑,让自己就变得冲动了起来。

    “但是那小贼呢?”

    妃小雅没有现他的踪影,也不知道他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堡主大人的心顿时痛了起来,身体慢慢地蜷缩成一团,还是感觉寒冷,小手冰冰凉。眼泪水不可抑制地吧嗒吧嗒地往下掉落着一他是要躲我么?为什么会这样?那之前自己在他屋前听到的那此话又是什么意思?李唐大势力的上位者,天阶高手!说的难道不就是自己么。

    想着想着,妃小雅突然一愣,她现一个被自己忽略掉的事实。那就是小贼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直到现在他还以为自己是堡主大人的丫鬟,这跟上位者这个各件完全不符合的。

    那他说的是谁?白帝城的人?还是天工山庄的人。

    不过这已经无关紧要了。那小贼抛下了自己,独自一人跑掉了。

    若是让自己找到他,绝对将他碎尸万段!妃小雅心中着狠,这样一个无情无义的男人,确实不应该让自己迷恋,就当是自己瞎了眼,看错人好了。

    正想着的时候,不远处却传来一阵沙沙的脚步声,妃小雅霍地抬起头朝那边看去,脸上顿时涌现出一抹笑容来,刚下定的决心也消饵于无形之中。

    他没走呢,只是不知道去干什么了。

    唐风老远就看到那傻妞坐在沙滩上,双手抱着膝盖,整个人蜷缩成一团,背影显得是那么的孤独无助,让人打心眼里感到心疼。

    慢慢地走到她身边,唐风脸色有此不太自然地开口问道:“你醒了?”

    “你干什么去了?”妃卜雅问道。

    “没干什么。”

    你把我丢在这里,难道就不担心有什么海灵兽上来把我吃掉么?”妃小雅故意找茬。

    “可是我尿急啊!”唐风无奈道“讨厌!”妃小雅一下闹了个大红脸,别过脑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