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三百四十三章 寡廉鲜耻,道德沦亡

第三百四十三章 寡廉鲜耻,道德沦亡2017-11-10 16:25:13Ctrl+D 收藏本站

    唐风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需要哄人睡觉的一天。好小雅此刻给他的感觉哪里还是那个强势霸道蛮不讲理的女人了,完全就是个孤弱无助仿佛救命稻草一样抓着自己的小女孩罢了。

    这不禁让人平白地生出一种伟大椎成就感。

    一个故事讲完,妃小雅信誓旦旦道:“我以后再也不吃小兔了。”随即她就陷入了沉默之中她侧也是个守信的人,只要听一个故事就行,只不过她侧着身只手抓着唐风的衣服死死地不放开,让唐风想站起身也不可能。

    无奈之下,唐风也只能盘膝坐到床上,一边打坐一边恢复。

    这场雨一直下了五天都还没有停止下来的迹象,天空中的积云依然是那么厚重凝实,仿佛一床湿透了的棉被压在人的上方,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五天的时间,唐风自身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身体中无论是皮肤还是肌肉有损伤的地方都已经痊愈,生的皮肤犹如婴儿一般矫嫩,让唐风看起来加小白脸了许多。

    倒是妃小雅,说自己的伤势还没有好透。不过唐风暂时还不急,虽然他也想尽去寻找材料制作木筏离开这个小岛,但是天公不做美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唐风一直提着的心也稍微有此放了下来。本来他还蛮担心自己两只手上的能量会不会因为自己运功或者干别的什么事情而被影响到,现在根据这此天的观察来看它们彼此被一茶筋脉贯穿,已经达到了一个很稳定的平衙状态,所以一直都相安无事。

    唐风并没有放松警惕,这是五天而已,天知道日后它们会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危害。若是能想个办法把它们吸收掉的话,那就好了。这么庞大精纯的能量,唐风自然舍不得驱除它们。要是能吸收这此能量唐风估计自己的实力会来叮大跃进直接晋升天阶也不是不可能。

    这几天下来,妃小雅被唐风养出一个习惯来,那就是她每天睡觉之前必定需要一个故事来哄她,跟个小孩没多少区别。等唐风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迟了若是不说的话这女人能跟唐风闹上大半夜也不休息,一副委屈可怜被欺负的表情让唐风彻底败退,只能挫肠刮肚找故事讲给她听。

    在这一点上来看,这个女人任性的性格并没有改变多少。

    唐风很后悔,后悔不该告诉她那些稀奇古怪的故事只是现在后悔也已经晚了。只能自我安慰将她当成伤员来看待。

    孤男寡女共处,总是有许多尴尬事生,妃小雅一直就穿着唐风那件大大的衣服,跟只小鸟一样在山洞中走来走去,根本不怕会不会走*光。

    唐风可是知道她除了这一件衣服之外里面完全是空荡荡的一片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几天一直在下雨,她洗过的鄄此衣服也根本没有干透。

    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是,这傻妞老是抓着唐风的衣服不损手开始唐风还能克制困意,盘膝坐在水晶床上打坐修炼恢复,可常此以往下来,铁人也吃不消,唐风身体素质是不错,可不代表不需要睡眠的。

    好几天下来,唐风也不得不和她睡在一张床上了反正君坦荡荡,自己绝对不会对她做什么事的。

    每天早上,唐风都必须将这小妞压在自己肚上的雪白美腿挪开能起来顺便把她的衣服整理好免得舂光外泄。

    这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对心性和定力的考验唐风不会输!

    唐风做的这一切妃小雅都看在眼里越是这样,堡主大人就越是欣慰可同样也越不甘心越是要去挑逗他口

    堡主大人原本是打算摸清唐风的喜好,投其所好来偷这卜贼的心。可自从那天得知唐风的心上人居然是自己的老对手之后,妃小雅就不屑再这么做了。

    白小懒是白卜懒,妃小雅是妃卜雅。本堡主什么时候需要去模仿那个女人来讨取男人的欢心了?所以堡主大人决定用自己的本性,用自己的手段来征服唐风这个猎物。她就不相信这个男人会对自己不动心,自己好歹也是很吸引人的。

    效果很显著,妃小雅明显现唐风有时候目光躲躲闪闪的,根本不敢拿正眼瞄自己,这说明他心虚,心中有鬼。

    堡主大人得意坏了按照这样的皮展下来,再过一段时间自己绝对能将这小贼拿下,让白小懒去死好了,迫也是自己和她的较量,虽然现在自己是占了白小懒不在唐风身边的大便宜,可谁让她不看紧自己的男人呢?

    那女人赢了自己两次,自己也是时候扳回一局了。

    这此天堡主大人可是极尽温柔和抚媚了,可那小贼的定力真不是盖的,普通男人若是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得兽性大,可是他却能克制住心头的冲动,这一点让妃小雅尤其欣赏。

    那小贼现在冒雨出去了妃小雅眼珠转了转决定再挑逗他一次。

    反过手去,将罡气凝于指尖,轻轻地在自己背后一刑拉。刺啦一声轻响衣服被判开一道大口。天阶上品高手的罡气岂是浪得虚名?凝于指尖的话比刀锋还要锋利许多。妃小雅控制的力道也相当不错,只划破衣服,根本没伤到本身。

    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妃卜雅赶紧在床上摆好姿势,等待着那小贼。

    唐风告诉妃小雅自己去找点柴火,其实就是跑到外面,把藏在魅影空间里的柴火拿出来罢了虽然也会淋湿一点可总比现找的要好用许多。

    刚踏进山洞,唐风的表情就是一呆。

    因为那傻妞此刻正爬在床上,双手和膝盖撑着身,整个背部呈一种流畅的曲线弯曲下来臀部挺得老高,双眼水凛凛地看着洞口她的领口往下耷拉着,唐风能很清楚地看到里面白花花的一片。

    偏偏她的衣服本就只能遮盖到大腿处,现在摆出这么一个姿势,衣服只能勉强覆盖她挺翘的臀部罢了,唐风几乎无法想象,那衣服下面的风光到底多么美好。

    咕咚一声,唐风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这几天不止第一次生这样的事情了,妃小雅总是有意无意地展现着自己的魅力,让唐风想看又不敢看。

    “唐风。”堡主大人委屈地看着他。

    “怎么了?”唐风将柴火丢在地上,眼神瞄到别处。

    “我刚不小心擦了一下,听到一声轻响你过来看看我衣服是不是被弄破了?”妃小雅软声细语轻抿着嘴唇,面上一片羞红,表情纯真到了极点,偏偏眼神妩媚的很,那神态还有点娇嫩的胆怯和羞涩实乃男人的克星。

    唐风忍不住一阵轻咳抬眼扫了一下,果然看到对方后背拉开了一道口,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

    “你过来……帮我看看,我自己……看不到。”妃小雅眼睛也撇在别处,一只手握紧成拳放在嘴边,仿佛在说一此难以启齿的话,断断续续那语气也是充满了逼不得已的味道。

    一边说着,身还微微动了一下,圆润挺翘的臀部高了一点腰部曲线柔美了一此胸前的风景壮观了一此。

    唐风一瞬间有流鼻血的冲动,不,不是冲动,嘴巴里确实传来了腥腥的味道,鼻腔中也开始热手了起来。

    “我忘记找点食物了。”唐风迅转过身步伐踉跄地远离这片让人心悸恐慌的地方,沿路撒下无数滴鲜血。

    留下一个人在山洞中的妃小雅,脸上单纯的神色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小狐狸一般的微笑。只不过堡主大人虽然做出这种大胆的动作,可本人也是羞得满面通红,浑身燥热。

    她从没想过,自己为了偷一个男人的心居然敢做出这些事情。

    “这小贼……”妃小雅喃喃自语了,“果然可以托付终生呢。

    能抵挡住这样的诱惑一百个男人中恐怕没有一个,可是他做到了。单凭这一点来看,他就是个不错的男人,不要说这些天他的其他表现了。

    不过……自己是不是逼的太紧了一些?这样把他吓跑了,外面可还是在下雨的,万一淋湿了怎么办?

    这么一想的话,妃小雅又后悔心疼起来,看样下次还是要注意一点了,这种事情还是急不来的,温水能煮青蛙,自己要是太急可能真的会吓到他,堡主大人也不想给唐风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淋在大雨中,唐风漫无目的地走着,脑海中满是刚那极限诱惑的一幕,怎么也驱赶不掉,连一只受惊的山鸡从他面前跑过去他也没现。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灵怯颜大雷霆,在唐风的罡心处不停地舞动着拳头,“杀掉,我绝村要把那女人给杀掉!不能留她的性命,这个狐狸精,太不要脸,太寡廉弊耻,太道德沦亡了!”

    “恩。”唐风唯唯诺诺地点了点头,这个节骨眼,他可不敢和这位姑奶奶说什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