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三百四十五章 不速之客

第三百四十五章 不速之客2017-11-10 16:25:15Ctrl+D 收藏本站

    不过无论如何,木筏算是被拼凑成型了,剌下的只需要将那些木头小心贝翼地捆绑到一起便行。

    这项工作耗费了唐风和妃小雅足足三天时间,一个不大的木筏这渐渐地趋于完美。木筏上足够容纳两个人平躺下来不嫌拥挤,而且还预留了不小的位置放置一此杂七杂八的东西,

    比如说食物和淡水。

    半个月的大雨过后,无伦是岛上还是海上都一片风平浪静,烈日头,微风徐徐拂过.这种天气时于两人来说,无疑是很好的。

    在制作好木筏的两天之后,两人终于踏上了回程的道路。

    静静地站在木筏的尾端妃小雅凝视着待了有将近二十天左右的小岛,面上一片不舍。那里,有她和那个小贼相处的点点滴滴,那里,有这一生宝贵珍惜的记忆。堡主大人知道一旦回到乌龙堡,再想祈求这样的生活就是不可能的,大势不允许,谢雪臣不允许,自己也不会允许。所以她需要好好地将这个小岛印入眼帘,然后将那些甜美青涩的记忆印入脑海中,刻进骨头里。”“

    唐风站在木筏的另一端,随手将粗陋的船帆抛起,微风排过,船帆轻轻飘扬,轻呼一口气道:“回家了。”

    妃小雅面上露出一丝苦涩喃喃道:“是啊,回家了。”

    下一刻,两人同时运出罡气,催动着木筏朝西边驶去。和上一次不同,戴执事当初常唐风去冰火岛的时候,唐风也只不过是个玄阶中品而已,体内的罡气虽然质地不错,可并不是太浓郁,支持不了太久而持续的消耗。

    而现在,唐风已经晋升到了地阶中品,一身罡气运转下来,虽然没有妃小雅带来的作用大,可也聊胜于无,至少能够起到一此作用,不至于让妃小雅太吃力。

    木筏就如一条箭鱼似的破开海面,沿路留下一道长长的水浪。

    站在木筏上,再人谁也没开口说话,只管全心全意地运转着罡气。虽然知道乌龙堡的大玫方位是在西边,可这毕竟只是一种感觉,不会太精确,所以鸟龙堡具体在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

    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关系,只需要往西边走,总是能找剌6地的,只要刭了6地,再找人询问一下不就能得知乌龙堡的位置了?

    与此同时,曲亭山下,天秀宗内来了一个不之客。

    当这个全身被黑袍包裹着,浑身散着阴冷气息的男人来到天秀宗门口的时候,站在门边负责守卫的天秀宗的几个弟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冷战。

    虽然她们实力不高,阅历不丰富,可是她们却本能地从这个黑袍之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相当危险的气息,那种阴冷,仿佛能冷到人的骨髓深处,即便站在他的远处,几个女弟也是浑身僵硬手脚冰凉。

    “请问,有事么?”一个女弟微蹙眉头,壮了壮胆开口问道。

    黑袍男人慢慢地抬起头,露出一张惨白的如同白纸一舰的脸,脸上毫无血色,淡淡地开口道:“我想见两个人。”

    “什么人?”那个女弟问道。

    “现在天秀宗的那两个男人。”戴执事开口答道。

    他本想直接闯进天秀去找汤非笑和断七尺的,以他的实力确实能做到这一点.即便不硬闯,即便是大白天,他也能潜入进去,自信不会干任何人现。

    可正当他想有所行动的时候,却从天秀宗内感受到一股寒意了。

    这股寒意比自己身上的还要浓郁,那是一种真正地让人心悸的寒意,虽然仅仅只是惊鸿一现,随即归于虚无,可是黄执事知道这是对方出的警告,说明自己在州踏足这块地方的时候就已经被对方给现了。

    戟执事心中不禁掀起了惊涛骇浪,表面虽然平静,可内心深处却是无论如何也平静不下来。

    这个人走谁?天秀宗内什么时候又有这样的高手了?

    当那股寒意临身的刹那,戴执事瞬间就反向感知了过去,可对方却根本没给他达个机会,仿佛从来不存在似的。

    戴执事知道,这并不是错觉,而是树方的实力比自己高出一截的原故。

    就象地阶无法感知天阶一样,天阶同样也有无法感知刭的对象!想刭这里,载执事的呼吸微微变得有此急促了起来。

    这种人,怎么会在天秀办出现?

    “劳烦几位姑娘通报一声,就说有故友来访。”戴执事强压下心头的震惊,对几个天秀弟微微顾,做足了表面功夫。

    几个天秀女弟微微对视一眼,先开口说话的那人点头道:“请稍等。”

    汤非笑和断七尺两人在天秀烟柳里不是秘密,基本上天秀的人都知道烟柳闹内住了两个大高手,可很少有人知道这两个人的真正身份,她们加在意的是火凤凰秦四娘,毕竟神兵谱上排名第四的炎日刭可不是个摆设。

    可以说这也是笑叔和断叔刻意造成的结果,两大杀神就在炎日刽和火凤凰的名头下,一直隐匿至今也没被任何人现。

    烟柳内,当那股冰凉的气息瞬间蔓延出来又瞬间消失的时候,汤非笑和断七尺忍不住朝一个方向望了眼,随即两人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战。

    “又怎么了?”汤非笑有此心有余悸地问道,仿佛这股冰凉的气息对干他来说都是一种梦魇似的。

    狂刀断七尺大手一抖,差点把手上的萝小削成两截,摇头道:“不清楚。“秦四娘正在一旁教导小萌萌创法,小丫头额头上大汗淋淋,可却鼓着腮帮,一脸的倔强和顽强,这套剑法对她这个年纪来说,委实太深奥和难懂了一些,不过她的资质很出色,依葫芦画瓢,往往能做得相出色。

    “好了,休息会。”泰四娘蹲平身来京了小丫头一口,赞扬道:“萌萌真厉害。”

    小丫头眉头皱巴巴地,仰著小脑袋看若秦四娘,清脆地问道“唐叔叔和灵姐姐什么时候回来?萌萌想他们了。”

    四娘忍不住抚了一下额头,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汤非笑。

    自从唐风走后,小丫头几乎每一天都要问这个问题,开始的时候四娘和笑叔还能忽悠忽悠她,说唐风过一些日就回来了,可没想到小丫头这么能坚持,这都已经过了一年时间了,她每天都要问上一次。

    不是说小孩很容易忘事么?怎地偏偏对那两个人记得这么清楚?

    汤非笑也是一阵没辙,苦笑一声时自己的宝贝女儿招招手:“萌萌.过来。”

    小丫头接着炎日剑慢慢地走到笑叔面前,眨巴着大眼睛,又浓又癌的睫毛抖动个不停:“爹爹,你又要骗我对嘛?”

    笑叔忍不住嘴角一抽,断七尺在一旁哈哈大笑:“老汤你的信誉在萌萌面前也就只剌下这点程度了。”

    小萌萌扭头撇了断七尺一眼,清脆道:“二叔你的萝小雕坏了。”

    断七尺脸上的笑容立马变成了猛尬:“意外,意外!”

    个大男人被一个小女孩折腾的够呛,好在不远处宝儿和梦儿走出来救场,宝儿招呼道:“萌萌过来洗个澡等会吃饭了。”

    小萌萌立马将炎日剑丢在地上,蹬蹬蹬猪地跑了过去。

    望着小丫头的背影,无论是两大杀神还是秦四娘都有此苦笑不已,自从有了罡心,再教导她修炼之后,小丫头的性格就有所转变了,好像稍微长大了一些,比以前要懂事不少,不过不管怎么样,她还依然是那么富有童真童趣,惹人喜爱的小丫头。

    将炎日刽从地上捡起来插回剑鞘,四娘忍不住摇了摇头,嘀咕道:“跟她说多少次了,不要把炎日这么丢在地上,炎日会生气的。”

    “小孩嘛。”笑叔一脸的溺爱,用手拍了拍炎日剑,.一脸认真地道:“对于小萌萌的无礼,我代她向你道歉。”

    一圈温和的炙意从炎日上散了出来。

    “不过话说回来,风少在那边的情况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断七尺轻声开口道,“这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应该已经去冰火岛了吧?”

    “冰火岛?”毒四娘疑惑道。

    “黛雪宫的秘密。”汤非笑没多做解释,虽然他们早就脱离了黛雪宫,可也不会随随便便把黛雪宫的秘密到处乱说,这是基本的道德,“风少也真是的,除了开始去的时候来了一封书信,一直到现在也没个消息,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姑姑很担心他么?”

    “可能很忙吧,毕竟那里的生活确实不太轻松。”

    “老断,你说若是风少万一……”

    “没弃万一……”断七尺果断地打断了汤非笑的话,“风少天资卓越,以他的实力必定是没有问题的。”

    “我就是说万一……”一汤非笑说着说弄也说不下去了,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断七尺正色道:“若真有那个万一,黛雪宫估计就毁了,我们两人差不多也是死到临头了。”

    毕竟,那个女人太恐怖了。

    十年前两人和她打过一架,两人合力也只能打伤她一掌,十年之后,两人自付即便现在合力恐怕也只能和她打个平手,根本别想再伤到她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