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三百五十一章 少爷你走慢点

第三百五十一章 少爷你走慢点2017-11-10 16:25:23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百五十一章少爷你走慢点

    “等等。”堡主大人叫住了唐风,转过身凝视着此刻已经搁浅到沙滩上的那只木筏,眉头紧锁,面上一片纠结和为难之色。

    “怎么?”唐风回过头,疑惑地看着她。

    他还以为对方有什么事情没有办好,毕竟这个玉儿脸上的神色严肃的很,让他也忍不住猜测起来。

    岂不料,妃小雅思索片刻,歪着脑袋看着唐风小声道:“我想……把这个带回去。”

    唐风眉头一挑,顺着妃小雅手指的方向,确定她说的东西就是那只木筏之后,脸上的表情忍不住五颜六色起来。

    那是一只木筏好吧?怎么可能说带着就带着?又不是普通的小物件。

    “这是我们亲手做的呢,也把我们从海上带回来了,算是我们的救命恩……筏,怎么能把它抛弃在这个地方?”妃小雅小声地补充道,那一脸悲天怜人的表情仿佛是在说一个鲜活的生命。

    “那你想怎么带着?抗着它回到乌龙堡么?”唐风皱着眉头问道。”“

    “我可以呀。”妃小雅眨巴眨巴眼睛说道,一脸的自信和无所谓。

    ……

    唐风看着妃小雅看了半晌,现对方脸上没有丝毫动摇和说谎的神色,她的表情和眼神都是相当的认真。

    憋了半天,唐风开口道:“试目以待”

    “不要小看我。”妃小雅蹙了蹙挺翘的鼻头,“我也是天阶。”

    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木筏边,伸出一只手直接就将木筏给提了起来,然后微微一抬,就将不小的木筏抗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稳稳地抗着。

    堡主大人的脸色不禁有些微红,因为她突然现,自己这个样,好像有些不太雅观。堂堂乌龙堡的堡主,若是被人看到抗着一只粗陋的木筏,肯定要被人笑掉大牙。何况,这种粗活本就不是女孩应该做的事情。

    妃小雅脸上犹豫的神色一闪即逝,随即又变得坚定了起来,对唐风道:“我们走吧。”

    你还真抗着啊?唐风郁闷坏了,他以为妃小雅只是说笑的,没想到这女人听风就是雨,行事如此果断。不就是一个破木筏么?何必这样辛苦把它带着,回乌龙堡之后想做多少也可以啊。

    这个木筏有特殊的意义呢,妃小雅心想,自己说什么也舍不得把它丢在这里。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两人也不太清楚,不过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先找到人问清楚再说。漫无目的地朝前走着,唐风一边走一边拿眼睛时不时地瞄一下妃小雅,想看看她有没有放弃的念头,但是出乎唐风的意料,这个看起来娇贵而又娇生惯养的女孩,居然有一股出奇的坚定意志,尽管她也知道这样抗着一个东西确实不太好看,可却并没有任何放弃的念头。

    唐风若是愿意的话,完全可以将这个木筏装进魅影空间里。但是他又不想暴露这个秘密,无奈之下,只能开口道:“我来抗吧。”

    毕竟让一个女孩做这种事,委实有些过分。唐风原先只是想让妃小雅知难而退,把木筏丢掉。可看这架势她是不可能丢弃的,只能做出自己来抗的选择。

    “不要。”妃小雅腮帮气鼓鼓的,把身一侧,躲避开唐风伸出的大手,“你刚想把它丢掉,它生气了,它不要你抗。”

    这是什么话?唐风伸出的手尴尬地停留在半空。心想女人果然是不可理喻的动物,不就是一个木筏么?又不是有思维有思想的活物,有必要这么认真对待?

    妃小雅一边拒绝唐风,一边还故意拍了拍木筏,斜睨着唐风轻声安慰道:“不要怕,姐姐带你回家,那是个坏男人。”

    唐风深吸一口气,平息下心头翻滚的气息,好悬没吐出一口血来。

    唐风还以为妃小雅是在矜持,又强烈要求了两次,却都被她给拒绝了,无奈之下,唐风也只能作罢,他确定这个女人是在闹小姐脾气了。

    往前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就遇到了一个渔夫打扮的普通人,唐风神色一喜,赶紧走上前去问道:“这位兄台。”

    那渔夫模样的人是一个长着一脸络腮胡的大汉,手上提着几尾网来的大鱼,还鲜活乱跳的,听到唐风呼唤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

    “这位兄台……”唐风感觉已经好久没碰到同性的男人了,忍不住有些欣喜。

    “何事?”大汉疑惑地看着他,又看了一眼从后面走来的妃小雅,目光一沉,再望向唐风的眼神不禁露出了一丝鄙夷之色。

    “请问,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城池和小镇之类的存在?”唐风开口问道,若是问一个普通人关于乌龙堡的话,他可能还不清楚,不过只要知道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唐风就能得知乌龙堡在什么方位。

    “有。”大汉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在什么位置?”唐风继续问道。

    大汉上下打量了唐风一眼,轻蔑一笑:“想知道么?那就先象一个男人一样挺直了胸膛来跟我说话。”

    “恩?”唐风疑惑不已,心想自己现在不象男人么?难道这些天在海外的生活让自己的形象都大变?

    “少爷……”妃小雅突然在后面气喘吁吁地喊了一声,唐风心头一突,扭头看去,正看到这小妞满面通红,额头上大汗淋淋,脚步踉跄地朝这边走来,一边走一边喘气道:“少爷你走慢点,我跟不上。”

    唐风分明看到她眼中转动的狡黠和得意。她好歹是个天阶高手,只不过是抗着一个木筏走了半个时辰,哪会累成这样?而且,刚她一直都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哪来这么多汗水?

    再者说,那个少爷是什么意思?

    唐风好想伸手捂住自己的脸颊,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他明白面前这个大汉为什么轻蔑地看着自己了,那是鄙视的眼神,赤果果的鄙视

    “少爷……”妃小雅走到唐风身边,仿佛累的有些脱力似的,赶紧将木筏丢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伸出白皙的小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面上露出开心的笑容,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补充了一句:“玉儿不累呢。”

    唐风只感觉一柄大锤锤中了自己的心房,让他有一种马上死掉的冲动。

    果然,那个大汉看着自己的眼神加鄙夷了许多。

    “姑娘……”大汉有些惋惜和心疼地看着妃小雅,“你怎么抗着这东西?”

    “这是我和少爷亲手做的,我们舍不得丢掉呢。”妃小雅答道。

    分明是你自己不愿意丢掉好吧?干嘛把我拖下水唐风恶狠狠地瞪着妃小雅,脸上却不得不挤出一丝微笑,比哭还要难看。

    “真不是男人”大汉对着唐风唾弃了一声。

    “这位大叔。”妃小雅扮作乖乖女的模样,柔弱的眼神让人打心眼里心疼,一边对唐风得意地眨着眼皮,一边柔声问道:“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城池和小镇之类的存在呀?”

    “有的。”大汉叹息一声,顺手指了一个方向:“从这边往前面走,走上一个时辰,就能看到墨城了。

    同样的问题,两种待遇,唐风不得不感慨一句,人生啊人生,你让我情何以堪?

    “谢谢。”妃小雅甜甜地笑了,然后伸手又抓起木筏抗在肩头上,温顺地看着唐风:“少爷我们走吧。”

    “好。”唐风嘴角抽了抽,动作很是僵硬。

    逃也似地离开这块地方,一直走出老远,唐风还是能感觉到一双充满鄙夷和愤怒的眼神戳着自己的后背,仿佛针扎了似的,浑身不自在。

    转头看了看妃小雅,这个女人依然甜甜地笑着,笑得相当得意,这是个恶魔这个女人绝对是恶魔唐风给妃小雅打上一个标签。

    沉默了片刻,唐风开口道:“玉儿。”

    “有什么吩咐呢,少爷。”妃小雅扭过头,笑吟吟地看着他。

    “恩,我错了。”唐风心想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男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是王道,“所以,把木筏给我抗着吧。”

    “少爷您金贵之躯,怎么能做这种粗活,这本就是我们下人该做的事情。”妃小雅扮戏俨然上瘾了,随口就中规中距地答了一句,还挺像模像样的。

    这些话她在乌龙堡听多了,自然知道该怎么应答。

    “这是……惩罚么?”唐风扭头瞪着她。

    “没有呢。”妃小雅一边摇头一边轻地朝前走着,一脸的云淡风轻。

    “这就是惩罚,你在生气。”唐风加确定了。

    “绝对没有少爷您多想了,人家的身心都是你的,您指南我不敢走北,哪敢跟您生气?”妃小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柔弱的一塌糊涂。

    “你还不承认”

    “没有。”妃小雅坚持己见。

    “好吧,那就是木筏的怨念,是它在惩罚我,对不对?”唐风换个方式问道。

    “差不多吧。”妃小雅嘻嘻笑了起来。

    “所以我现在得跟它道歉,把它给我吧,我要跟它好好交流一下。”唐风咬牙切齿地说道。

    妃小雅一脸警惕地看着他:“少爷你想做什么?你是不是想拿到手之后立马就毁掉它?我告诉你,你在做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