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三百五十七章 叶姑姑

第三百五十七章 叶姑姑2017-11-10 16:25:30Ctrl+D 收藏本站

    天剑之威。妃雅只经见识过这次了,自然不指望自己一招会逼退这个强大的对手,隔着唐风的身,堡主大人对着雪女又是一轮强攻,双掌翻飞如蝴蝶展翅,凶猛的攻击肆无忌惮地朝雪女打去,却没有波及到唐风分毫。

    从这一点上来看,妃小雅确实已经是一流高手了,她在如此近的距离能够这么完美地控制自己的招式,平常人是完全做不来的。

    面对一位天阶上品高手的攻击,雪女也是不得不费荆七解。

    两提中间隔着一个唐风,再次展开了屡战。和上一次远远地旁观不同,唐风这一次完全是陷入了两大顶尖高手的战斗漩涡之中,他也不敢乱动,两大高手的杀招全围绕在他的身边,一旦乱动被波及到就不太美妙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唐风感觉莫名其妙的,什么时候自己成了香饽饽了?妃小雅想保护自己唐风还可以理解,可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她的招式分明也是有点护着自己的意思。

    “不要打了……”戴执事菩口婆心地劝解着,他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有做没事老的一天,这个职业跟他的本性和脾气完全相饽。”“

    两个女人谁也没听进戴执事的话,这一次战斗没刚完全不同,因为大家都顾忌到唐风的存在,所以出手完全没办法尽全力,招式虽然猛烈,可打的是小心翼得,生怕波及到身边的这个男人。

    到底雪女还是技高一筹,对拼了二十多招之后,妃小雅被雪女一五逼退,与此同时”雪女将唐风拉到了自己身后,招在唐风前方,警愠地看着妃小雅,冷声道:“你再敢过来我一五杀了你!”

    “把唐风还给我!”妃小雅委屈死了,这个老女人,贼婆娘家为什么对方见一次面的小贼如此感兴趣?

    “不要打了,大家都是自己人,把话说开就不会有误会了。”戴执脸终于插上话了”赶紧招在两个女人的中间。

    “……”唐风在雪女的身后轻声喊道,“谁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脸?”

    “执事,你说她是自己人?”妃小雅疑惑地看着戴执事。

    “恩。”阴冷的男人郑重地点了点头。

    妃小雅眉头一皱,尝试着散去了敌意”果然,对面那个如冰雪一般清冷洁白的女人也放下了警惕之心,将水寒五拖回五鞘。

    雪女深吸了一口气,娇躯不可柿止地有些轻微地颤抖起来,缓缓闭上眼睛,然后慢慢地转过身,睁开眼睛盯着近在咫尺的唐风。

    当四目相接的那一瞬间,无论是唐风还是雪女,内心都涌出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觉,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家是一种温馨的感觉。

    唐风眉头一皱,细细地盯着面前这个女人,看着她脸上挂起一抹如释负重的微笑,这抹微笑让人感觉很温暖,很惬意。

    从未有人能给唐风这个感觉多现在的他,站在这个女人面前家竟然有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虽然未曾谋面,可唐风却从她的笑容中感受到那种长辈对晚辈的关爱没包容。

    渐渐地,她的双眸中渗出了一些水雾,化作点点泪水”顺着蛟好的脸颊滚落下来,可是她依然在笑”那是如沐舂风的微笑家不带一丝作假的笑容。那双眸中”充满了愧疚都胆怯,欣慰没开心”各种各样的感情交织在其中。

    唐风忍不住心头一疼,强压下心中的酸楚,唐风开口道:“请问,下是雪女前辈么?”

    一身冰寒的气息,如万年不化的冰山,腰间的利五是有神兵的特征,不出意外的话,这柄五就是和不坏甲产生共鸣示警的水寒五。而水寒五的主人绝对就是雪女了。

    只不过,让唐风没想到的是多雪女居然如此年轻漂亮,毕竟笑叔在十年之前没雪女交过手,那个时候她就已经有二三十岁左右了。这都十年过去了,雪女的样看起来还是跟二三十岁差不多。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唐风很清楚地看到对方的面上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

    雪女的心口揪着一般的疼痛,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前辈……么?这一句客客气气的话语犹如万支针一般,使劲地扎着雪女的心口,那是无声的惩罚,对她这十几年来所做所谓的惩罚。

    轻轻地伸出一只手,抚摸上面前这个男人的脸颊,雪女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噗噗地流了下来。

    唐风本能地想迹开,可一看她这个样,却又不忍心这么做。

    “我以性命担保,他就是唐风。”戴执事在一旁信誓旦旦地说道,他还怕雪女不认识唐风,在来的路人他曾经听两大杀神说过,雪女和唐风从未谋过。

    雪女缓缓地摇了摇头,已经不需要证明了。面前这个男人的容貌,和那个人是何其相似?即便是在茫茫人海中见到他,雪女也有把握在第一时间认出对方的身份。

    骨血亲情,血浓于水!

    “前辈?”唐风不明所以,尽管心头也是酸楚的一塌糊涂,可却强压下自己的感情,努力镇定地喊了一句。

    雪女晒然一笑,收回手擦了擦自己的眼角,轻声道:“你长这么大了。”

    这颤抖的声音终于敲碎了唐风完心里后一丝防线,他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

    “前辈认识我么?”唐风双眼红的跟免一样。

    雪女微微点了点头:“认识,在你还很小很小的时候,我抱过你,给你洗过澡,你后背第三根肋骨上,有一颗黑痣对嘛?”

    唐风点了点头。雪女这种高手没必要欺骗他,她既然这么说,那肯定是跟自己渊源不浅了。

    “请问您跟姑姑是什么关系?”唐风继续问道,本能的感觉让他有些期待,又有些迷茫,也有些想逃迹和不敢确定。

    “我尴尴”雪女的指尖被捏的白,“我是她的师姐,十几年前离开天秀外出游历,所以你一直都没有看到过我。我叫叶已枯”你可以叫我叶姑姑。

    天知道说出这番话需要多大的勇气,但是雪女不敢点明自己的身份,胆怯没恐慌让她逃迹了真相,她怕面前这个孩会责怪她。她亏欠对方太多太多了!

    胸口一阵阵地抽疼,嘴里不停地漫着苦千,雪女的脸色也苍白了起来。

    “我还从不知道姑姑还有个师姐呢。”唐风也不禁松了一口气,面上扯出一丝艰难的微笑。

    不过,雪女居然是自己的长辈,这委实让唐风有些吃惊没难以置信。当初听笑叔说起雪女之名的时候,唐风对这个传奇的女崇拜无比,现在她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让唐风很有些不太真*实的感觉。

    唐风没雪女在谈话的时候,妃小雅在一旁脸色都绿了。

    她一想起自己刚对这个女人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就恨不得找根绳把自己勒死算了。

    若是早知道这个女人是唐风的长辈,自己说什么也不会骂出那些难听的话啊?自己居然要把唐风的姑姑的衣服给扒光?这可如何是好?

    “教……这执脸!”妃小雅一只手搭在戴执季的肩头,凶猛的罡气迸出来,猛烈地朝戴执事身上冲击过去,咬牙切齿无比悲愤地问道:“这种事情,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戴执事脸色如常,一边化解着妃小雅的罡气,一边淡淡地开。道:“属下无能,属下也是直到现在明白雪女没唐风的关系,请堡主责罚!”

    “呵,这……呵呵。”妃小雅干笑两声,责罚有个屁用啊!在自己心上人的长辈面前,自己的形象已经不值一文钱了,你叫我如何抚回自己那破败不堪的形象?你叫我日后如何没这个长辈相处?妃小雅觉得自己此刻还是死了好点。

    “堡主洪福齐天,居然能冰火岛里脱困而出,实在让属下欣喜若狂。”戴执脸猛拍马屁。

    妃小雅扭头扫了他一眼,阴森森道:“既然你不知道,错不在你,不要拍马屁了。”

    “堡主大人英明神武,厚德载物,德被天下,宽宏大量”属下感激涕零,誓为堡主上刀山,下火海,抛头颅,撒热血,效死以报!”戴执脸继续拍马”他知道堡主大人肯定是要折磨自己了。

    “玉儿?”唐风直直地看着站在一旁如木桩一般脸色青的妃小雅,疑惑地问道:“戴执事刚喊你什么?”

    妃小雅一惊,恶狠狠地瞪了戴执事一眼,这委屈可怜地来到唐风面前,轻声道:“其实……我是乌龙堡的堡主妃小雅。”

    “哈……这”唐风踉跄两步,“我怎么不知道这种事?”

    “对不起。”妃小雅垂着脑袋道,“我不是有意要骗你的,可我也是玉儿啊。”

    “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呢?”唐风百思不得其解。

    “我怕你……这跟我在一起有压力。”,妃小雅抬起眼皮扫了唐风一眼,现他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生气。

    唐风确实没生气,被妃小雅这么一搅和,正好让他从和雪女见面的那种酸楚感中解脱了出来,倒也算是件好事。

    若是在别的时候得知真相,唐风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生气,但是被人骗了这么久,心中对对方的信任程度肯定会降低不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