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三百五十九章 鸡蛋里挑骨头

第三百五十九章 鸡蛋里挑骨头2017-11-10 16:25:32Ctrl+D 收藏本站

    唐风有些尴尬地挠了挠下巴,犹如小孩在面对父母问话一般羞赧,轻声道:“一个叫白小懒的女孩。”

    “白小懒?”雪女眉头微微一皱,“这名字……怎么仿佛在哪听过?”

    以雪女这等境界之人,虽然不能说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可只要见过或者听过的人总是有一点模糊的印象的。她可以肯定自己曾经听说过这个名字,只是时间太久了,有些难以想起来。

    “您能听过也不足为奇,她是白帝城的人。”唐风解释道。

    雪女常年流窜在各大宗门作案,懒姐身为白帝城城主的妹妹,自然也是有点知名度的,虽然不如她姐姐的名头响亮,可也不像唐风这样默默无闻。

    “白帝城?”雪女的身体忍不住抖了一下,步伐也是猛地一顿,不过这个动作被她掩盖的很好,停顿的一瞬间就再次迈开步伐,之间没有丝毫中断,并没让唐风察觉分毫。

    “她是不是有个姐姐叫白月蓉?”雪女问道。

    “恩。”这个消息唐风也是从妃小雅那听来的,之前他还真不知道白帝城城主的名讳。”“

    “原来是那个丫头。”雪女的脸色一如平常,轻轻地点了点头。

    “怎么?你认识懒姐么?”唐风问道。

    懒姐?雪女轻轻笑了一声,称呼的倒很亲密,就是不知道两人的关系进展到哪一步了,不过这个势头有些不妙啊。若是别人家的女孩,雪女还不会干扰唐风的选择,可是怎么偏偏是白帝城的人?而且还跟那个人有亲密的关系。

    心中虽然这样想着,雪女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摇头道:“我不认识她,我认识白月蓉,不过风儿你的眼光倒是真不错。”

    唐风笑了笑,正准备答话的时候,戴执事在背后喊道:“已经到了堡前,各位还是避人耳目,趁着夜色飞进去吧。”

    “带路吧。”雪女停了下来,扭头看着戴执事。

    妃小雅走上前来,脸上依旧挂着笑容,柔声道:“请跟着我。”

    说完之后展开身法,飘逸地窜进了乌龙堡,她的身后,雪女带着唐风紧紧跟上。

    戴执事一个人扛着大包小包的衣服,望着几个人好身影消失在夜色中,轻轻一笑,喃喃道:“这下乌龙堡怕是要热闹起来了。”

    说罢,摇头从正门口走了进去。他和唐风他们不一样,不需要隐藏身形,自然可以大大方方地进去,也不怕会被什么人现踪迹。

    妃小雅的目的地是自己的住处,这里唐风曾经来过一次,不过没有资格进来,只是到了圆门那里的时候就被妃小雅的侍女阻拦了下来。

    三个人刚落进院里,四面八方突然就传来无数破空声和衣袂的声响,随即六七个属于妃小雅的贴身侍女手持利剑从暗中窜了出来,直接将三人包围在中间。

    “堡主居所,不得乱闯!”一个侍女叱喝一声,扬起手上的长剑,不由分说就要朝唐风和雪女刺来。

    雪女冷哼一声,伸出芊芊玉指,不闪不避,直接在对方的长剑上一弹。

    “嗡”的一声轻响,随即哗啦啦一阵脆裂的声响传来,这个侍女手上的精钢长剑一瞬间化成无数碎片,掉落在地上。她的手上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剑柄,保持着攻击的姿势,眼中满是匪夷所思的表情。

    她好歹实力也不弱,手上的长剑虽然是普通的物件,可根本未曾察觉到对方有任何罡气波动,仿佛只是轻轻一点,自己的武器就碎了。

    剩下的几个侍女也是如临大敌,正要围攻雪女的时候,妃小雅怒斥一声道:“还不睁大你们的眼睛看看我是谁?”

    这几个侍女长久以来一直服侍着妃小雅的日程生活,起居饮食,现在天色漆黑,虽然看不清别人的面容,可妃小雅的声音一出,她们若是再听不出来就是笨蛋了。

    “堡主!”几个侍女大惊失色,好几个月没见到堡主大人,却没想到她居然在今天回来了,慌得她们连忙单膝跪在地上,恭敬地垂下脑袋。

    “属下未曾现堡主回归,鲁莽出手,还请堡主责罚。”先前出手的那个侍女赶紧道。

    妃小雅摆摆手:“算了算了,天色太黑,怨不得你们。”

    “谢堡主大人。”几个侍女这松了一口气,虽然说堡主大人有时候确实很难伺候,可她平时对自己等人还是很不错的。

    雪女和唐风一直就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也没插话,直到妃小雅处理完这些,雪女冷哼一声道:“架倒不小。”

    妃小雅觉得自己冤枉死了,她心想自己好歹是堂堂一方堡主,能在心情极度压抑不爽的时候如此平和地和自己的属下说话,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怎么偏偏到了她眼中就是架不小了?

    自己何曾摆过什么架?又哪里有架了?这摆明了就是鸡蛋里挑骨头啊!

    心头虽然这样想,可妃小雅却不得不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面向她道:“叶前辈教训的是!”

    这贼婆娘!看年纪跟自己也差不多大,若不是你是唐风的前辈,老娘今天就拼着受伤也要跟你单挑。

    “心中若是不服气的话就说出来,憋在心里对自己没好处。”雪女冷冷地说道。

    “晚辈惶恐!小雅绝对没有这种想法。”堡主大人脸上机械化的笑容已经让脸蛋都僵硬了,一双有神的大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

    唐风和几个侍女在一旁看得胆战心惊!谁都能看得出,妃小雅此刻是在强烈地压制自己心头的委屈和不爽。

    唐风倒是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毕竟雪女是自己的长辈,她哪敢有任何放肆?可这事落在几个侍女眼中,就有点匪夷所思了。那个霸道强势的堡主大人,怎么几个月就变成这样了?她什么时候如此对别人示弱过?

    妃小雅扭过脑袋,笑吟吟地看着几个侍女,柔声道:“你们不要傻站在这里啦,没看到我带了两位尊敬的客人来么?请去收拾两间客房好么?”

    侍女们脸上的表情呆滞,心头忍不住怀疑面前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堡主大人啊?

    “还不……去!”妃小雅轻咬贝齿,掷地有声道。

    “属下得令。”侍女们齐齐缩了缩脑袋。

    “慢着,客房我睡不习惯。”雪女继续找茬。

    堡主大人深吸一口气,笑眯眯道:“叶前辈若是不嫌弃的话,请一定要睡在我的卧室里,我睡客房好了。”

    侍女们娇躯一震,再震,三震,顿时觉得这个世界有些混乱了。

    平时堡主大人的卧室只允许她们其中一个特定的人进去收拾,别的人休想踏进一步,可是现在,她居然要将自己的卧室让出来,给别人居住,这……到底生了什么事?

    “恩,还算乖巧!”雪女点了点头,当先朝屋内走去。

    等雪女的背影消失之后,唐风叹了一口气,轻轻地拍了拍妃小雅的肩膀,歉意地喊道:“玉儿。”

    妃小雅缓缓地转过身,两只大眼睛中满是水汪汪的迷雾,可怜兮兮地看着唐风,脸上一片“我被人狠狠地欺负了”的表情,像及了要寻找大人保护的孩。

    唐风心头一软,道:“抱歉,虽然第一次见面,可是我想叶姑姑应该不是这样喜欢找别人麻烦的人。她大概是在生气你之前的胡言乱语,心中还有些芥蒂。等我找个时间跟她说说就行了。”

    “没关系。”妃小雅一阵急地抽噎,她真的是被欺负的惨兮兮的,偏偏面对欺负她的人,她还不能有任何反抗,毕竟是自己心上人的长辈,自己就算吃了熊心豹胆也不敢得罪啊,“是我错在先,不应该那么骂她的。”

    “不是你的错,不要多想。”唐风也不知道该安慰什么。

    但是以雪女的脾气和实力,不可能是这么小气的人,即便她是个女人,没有一定的肚量,哪有可能实力如此强大?睚眦必报的小人心性从来都不会稳固,会被一些小事吸引注意力,在修炼一途上困难重重。

    叶姑姑真是在教训妃小雅之前的胡言乱语么?唐风也有些不敢确定了。

    “唐风。”妃小雅轻轻地喊了一声,即便自己心头有万般委屈,有他的安慰就足够了,堡主大人只觉得此刻竟然有些神清气爽,“你不生气我之前对你隐瞒了身份这件事么?”

    “恩?”唐风一愣,摇头道:“这只是小事。换句话说,若是当初我知道你是乌龙堡的堡主,我可能有多远跑多远,哪还敢在这里停留,毕竟这里可是你的地盘。”

    妃小雅甜甜一笑:“这么说来,我还隐瞒对了。”

    要是当初真把这小贼给吓跑了,那可真亏大了。

    “我还是玉儿。”妃小雅轻声道,“在你面前,我只是玉儿!”

    只属于你一个人的名字!

    这直白的话语让唐风有些难以为续,尴尬地挠了挠脑袋。

    倒是走进屋内的雪女早就将这边的对话一字不落地听进了耳中,嘴角忍不住浮现出一抹微笑,脸色又是一沉,冷声喊道:“你拉着我家风儿在外面吹冷风做什么?还不地滚进来,怠慢贵客,这是当主人该做的事情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