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三百八十六章 追兵到

第三百八十六章 追兵到2017-11-10 16:26:11Ctrl+D 收藏本站

    庞药王果然不负唐风的期待,当第四个人被唐风干掉的一瞬间,庞药王猛地怒喝一声,身上的罡气和气势疯狂地鼓荡了起来,将身体两侧的铁链猛地缠绕在自己的手臂上,狠狠地朝自己这边拽了过来。

    一时间,剩下那些维持着铁链的人竟然脚步不稳,被庞药王拉的往前冲了一截距离。

    天阶和地阶的差距是如此的明显,即便庞药王年纪不轻,此刻的表现也是老而弥坚。

    剩下的八个人在被拽的往前一动的瞬间,就连忙用力往后拉扯,岂不料,庞药王突然将所有的铁链都放了开来,这一来一回的力道,一瞬间铁链大阵的平衡就被打破,毕竟原本十二个人维持的平衡,现在八个人如何能维持的下来?

    借着被拽动的力道,庞药王猛地冲到了一个黑衣人面前,这个黑衣人大骇,正想抽身退出,庞药王却已经将手持着一道铁链,以一种眼hu缭乱的度在他的脖上一缠,再狠狠一勒,这个黑衣人立马翻起了白眼,大气都喘不了一口。

    下一刻,庞药王就一掌结束了他的痛苦。”“

    铁链大阵已经不复存在了,披头散的庞药王就如同脱出牢笼的困兽一般,目露凶光,瞄上了第二个黑衣人。

    “跑……”这些黑衣人之所以敢跟庞药王战斗,就是因为他被铁链大阵束缚住了,此刻大的依仗都已经被破坏,他们这些人又死伤惨重,只凭剩下的人员如何能在庞药王这今天阶中品和铁屠等人的手上活下来?所以只是一瞬间,这些人就立马朝四周逃散开来。

    可是这里本就是药房所在,到处都是障碍物,即便他们想逃跑,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跑得掉的。

    庞药王就下山的猛虎一般,将缠绕在胳膊上的粗大铁链朝四周猛抽过去,攻击面之广,让那些黑衣人一时间手忙脚乱。

    唐风趁着这个机会,三两下就消灭掉了两个黑衣人。正当他想再接再厉,将这些黑衣人全部都留下来的时候,庞药王却突然开口道:“唐风,去里面的那间药室,把放在桌上的东西全拿出来。”,唐风的动作一顿,随即转身朝药房里面冲了过去。

    即便庞药王不告诉他里面的药室有什么东西他也能猜的出来。大概就是自己带回来的烈焰菇和炼制解除雪楗寒冰毒的解药需要用到的一些东西了。

    庞药王此刻已经脱困,铁屠他们也不是好惹的,唐风自然没什么好担心的。

    径直冲到药房里面的一间,一脚踹开房门,立马便有一些温热的感觉传了过来。抬头看去,只见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药材,还有几个精致的瓶,瓶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颜色,里面流淌着一些火红的犹如岩浆一般的东西。

    没仔细去查看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唐风一股脑将它们全扫进了魅影空间里”确定再无遗漏之后,这转身又冲了出去。

    等唐风回到药房的时候,却现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了。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那些黑衣人的尸体,庞药王此刻正追着一个黑衣人猛打,眼看着就要将这个黑衣人给逼到了绝路,而另一边在秋绝音的协助下,但凡被音攻攻击到的黑衣人,连铁屠和仇千变的一招都抵挡不了就魂归西天。

    唐风这还是第一次见秋绝音出手,这个小同盟之中的其他人,唐风都知道他们的手段无论是铁屠还是仇千变,又或者是何香凝全是如此,唯独只有秋绝音,唐风和她接触的不深,以前也没有见她出手的机会。

    音攻确实让人大开眼界,唐风算是听明白了秋绝音的笛声是时刻在变化着的,伴随着曲调的不同,挥出来的作用也是不同当曲调呈现出一种诡异莫名的旋律的时候,被音攻攻击到的黑衣人往往会动作缓慢,反应迟钝,显然是心神**扰到了,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反应迟钝的下场就是死!即便只是一瞬间的迟钝也是如此。

    而当曲调变得激昂杀戮的时候,被攻击到的黑衣人毫无例外地会口吐鲜血。

    这大概就是音攻的真正杀招。

    唐风原本还想帮铁屠等人赶紧肃清剩下的黑衣人,可等他冲到铁屠身边的时候却现,所有的黑衣人都已经没了,就连战斗一开始被何香凝的桃hu毒罡包裹在其中的三个黑衣人,此刻也是遍体鳞伤地倒在地上,何香凝大口地喘着气,散去了那一片粉红色的桃hu毒罡。

    虽然走出手偷袭在先,又有桃hu毒罡这等离奇的罡心作用,何香凝以一敌三也打的有些艰苦。不过总算是将三个敌人全撂倒在地上“表现相当不俗。

    转头看看四周,整个药房也已经安静了下来,庞药王处理掉后一个黑衣人之后,这有功夫将缠绕在自己身上的那些铁链取下来丢在地上。

    药室四周的墙壁有两个大窟窿,应该是被逃跑的黑衣人打开的。毕竟药房的出口只有一个,还被铁屠他们挡住了,他们想要逃跑,只能打开墙壁。

    这一战三十个黑衣人只逃跑了五个人,剩下的全死在了这个地方,前后不过半盏茶的时间,可谓是战果辉煌。

    庞药王劫后余生,此刻一边朝唐风这边走来一边猛放马后炮:“真当老夫是纸糊的?一群畜生!”,他也不想想,若不是唐风带人突然杀进去替他解了围,他现在跟纸糊的也没多大区别。

    “你怎么被那些人用铁链锁住的。”,唐风实在是对他无语了,稍微有点警惕心也不会落魄到这等程度吧。

    “这是偷袭,卑鄙无耻的偷袭,谁会想到这些平时看起来很友善的人会对老夫下手。”庞药王脸色讪讪,他本来就不是以打斗擅长的人,活了这么大把年纪,他大的成就就是在炼药上的造诣,所以虽然是今天阶中品高手,可真正的战斗力却没有达到这个境界。

    再加上这几天他一直在炼制解除雪髓寒冰毒的解药,劳心劳力,当乌龙堡和黛雪宫的天阶高手生大战之后,这些黑衣人突然冲进去对他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围攻,庞药王一是不察之下这被铁链缠住,然后就是唐风冲进来看到的场景了。

    “外面情况怎么样……”庞药王虽然从笑一叶那得知谢雪臣不日就会到乌龙堡来,而且也会带不少高手过来,可却不清楚他带了多少人。现在听外面一阵闹哄哄的,庞药王也意识到乌龙堡的情况不太美妙了。

    “很悬。”,唐风沉声道,三言两语将天阶高手那边的战斗简单地说了一遍,又将乌龙堡黑衣人这边的情况说了说。

    一群人的心立马沉到了谷底。铁屠他们直到此时明白,乌龙堡的天阶高手们此刻竟然处于一种被压制的情况。

    “乌龙三使会叛变……”庞药王张大着嘴巴,脸上一片惊骇莫名,“这怎么可能?你是不是看错了……”

    “具体情况我不知道,但那绝对是乌龙三使无疑,即便我会认错,汤非笑他们断然是不会认错的。”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呢?那三个老家伙对老宫主忠心耿耿,断然不会帮谢雪臣来对付堡主大人的,难道是乌龙三使早就被人杀死,谢雪臣找人伪装的?”,唐风只能说庞药王的联想力太过丰富。

    杀死三个常年在乌龙堡密室内闭关的天阶高手,这种情况不是不可能生,但绝对会闹出天大的动静,这些动静自然不可能瞒得过整个乌龙堡。

    “不行,我得去帮忙……”出乎唐风的意料,庞药王在得知这些情况之后居然自告奋勇要去加入战斗,唐风还以为他会做缩头乌龟呢,以这老家伙猥琐的个性也不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你们也不要闲着,赶紧去通知那些不知底细的黑衣人,告诉他们如何分辨敌我是,这些黑衣人都是乌龙堡的根基,绝对不能在这里全部丧生,堡主还要靠他们来维持黛雪宫的统治……”

    “不用特意过去帮忙了……”唐风心头暗喜,庞药王既然如此大义凛然,他也不用跟他费什么口舌了,“你若是真想帮忙的话,就在这里等着……”

    “为什么?”庞药王不明所以。

    “因为有个高手被我引过来了,你若是能帮我们杀死这个高手,就等于削弱了黛雪宫那边的势力。”

    唐风话音刚落,一股庞大的气势就已径直直地朝这边冲了过来,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当真正地感受到这股森冷的杀机的时候,铁屠他们还是忍不住有些变色。

    这就是天阶上品高手的气势,这就是黛雪楼杀手的杀机,居然是如此的庞大,如此的让人心悸。

    这个黛雪楼的杀手此刻也是烦躁的很,他奉命前来追击唐风,可没想到这个只有地阶中品的小度是如此之,让他一不留神就丢失了对方的踪迹。

    谢雪臣对唐风恨之入骨,他自然不能就这样回去交差,虽然烦躁愤怒,可还走到处在乌龙堡内查看寻找。乌龙堡现在混乱的一塌糊涂,不过以他的眼力想在人群中寻找自己的目标还是很简单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