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三百八十七章 是他么

第三百八十七章 是他么2017-11-10 16:26:12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百八十七章是他么

    在唐风逃亡的这一会功夫,他已经转了大半个乌龙堡,而此刻,他就是准备到药房这边。

    这位天阶高手一边寻找一边在心里直骂娘,虽然他的眼力不俗,可那地阶小若是吓破了胆,窝在什么地方不出来的话,这还真有点难办。他总不能一间房一间房地去搜寻,那样得找到猴年马月去。

    正郁闷无比的时候,一间墙壁破了两个大洞的房内突然闪出两点星光,以一种极的度朝这边这边射来。

    星光就是从其中一个洞里射出来的。

    这个天阶高手为了方便寻找唐风,是在半空中飞着的。以他的实力和气势,沿路飞过来的时候根本没有乌龙堡的黑衣人敢找他的麻烦,碰到他的时候有多远就跑多远。可是在这里,他居然遭遇到了偷袭,这不是自寻死路么?正好自己现在的心情不太好,谁敢在这个时候捋虎须,自己倒是不介意去出手惩戒一下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黑衣人。

    身在半空中,离地大概只有七八丈的距离,这个天阶高手已经看到了星光的具体面貌,那是两柄造型很普通可打造的很精致的飞刀。”“

    释放这两把飞刀的人应该是有不俗的暗器造诣,因为这两把飞刀的飞行度和其中蕴含的力道,以及出击角度,都相当的不错。

    不过区区两柄暗器,对一个天阶高手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威胁。

    这个天阶高手只是随手一挥,一股庞大的罡气就将两柄飞刀吹得东倒西歪,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顺着飞刀的来源位置往下看了看,这个天阶高手的面容不禁一喜

    因为在刚的那一瞬间,他居然看到了那个地阶小的面容在破了的墙壁里一闪而逝。

    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看来这小是有点慌乱了,否则他只要猫在一个地方不出来,自己一时半会还真找不到他,可是他现在居然企图偷袭自己,这就等于把猎物送到自己嘴边上。

    想都没想,这个天阶高手直接就朝那个破了的洞口冲了过去,人还没到,他就已经感觉到了里面还有几股气息。

    埋伏么?看样那个地阶小也不是毫无准备,不是慌乱中贸然袭击自己,而是有预谋的。

    这个天阶高手嘴角浮现出一抹残酷的冷笑,据他所知,乌龙堡内现在所有的顶尖高手都已经被宫主他们牵制住了,剩下的人在他眼中根本不足为惧。区区几个地阶实力的人的埋伏,他哪会放在眼中。

    所以尽管是感觉到了里面还有几股气息存在,可他的度却丝毫不减。

    药房内,破了的洞口旁边,唐风扭头看着庞药王,一脸的期待:“庞老,就看你的了。”

    庞药王吐血了。

    唐风根本就没给他任何思考的时间,刚感觉到那股属于天阶高手的气势和杀机的时候,他直接就冲到了墙壁的洞口边撒出了两把飞刀,然后说出了刚那句话。

    庞药王知道自己的实力,也清楚地知道自己和一个天阶上品的杀手之间的差距。他刚说要去帮妃小雅的忙,也只是职责所在,何况,在那些多天阶高手混战的时候他也不会承受所有的压力,到时候出手帮帮忙,减轻一下别人的负担自然没什么问题。

    可是现在这情况跟混战完全不同,唐风这么一弄,就等于把他和那个天阶上品高手推到了对立面,这不是送他去绝路么?

    “庞老,上吧。”铁屠也在一旁催促着,“我们会在后面掩护你的。”

    庞药王真的连死的心都有了。不过现在说什么也已经晚了,那个天阶高手直直地冲了下来,他若是再不动手的话,可能就再没机会了。

    身形一闪,庞药王脸色凝重地冲到了洞口旁,看都没看,凝聚出全身实力,一掌朝洞外推出。

    这次的偷袭时机被庞药王把握的相当好,他的掌风推出的瞬间,那个天阶杀手正好降落在洞口外,脚步还没站稳,就突然感受到一股不可小觑的攻击扑面而来。

    居然还有天阶在里面?

    这个黛雪楼的杀手悚然一惊,他虽然不怕地阶境界的人,可此时若是被天阶高手全力打上一招也足够他喝一壶的,面对这声势浩大的一击,他想躲也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以硬碰硬,慌乱中全力打出一招。

    两股罡气在破了的墙壁位置凶猛的冲撞着,出轰地一声巨响,药房的墙壁直接被掀飞了一大半,屋梁上也随之传来了咔嚓咔嚓的声响,眼看着房屋是要倒塌下来。

    两个天阶对拼一招之后,这个天阶杀手借着对方的力道,双脚轻轻在地面上一点,整个人往后飘去。

    但是在他的身体离开地面的一瞬间,药房内突然冲出了几道身影,为的一个金光灿灿,拳风凛冽,劈头盖脸地对他打出了几拳。

    这个天阶杀手脸色一沉,正想防御的时候,面前人影一晃,随即后脑勺处传来一股冰凉的感觉。

    居然有人闪到自己背后去了?刚那一瞬间,他只是模糊地看到一道身影,甚至以他的眼力都没能完全把握住对方的痕迹,就被对方冲到自己身后。

    这么的度?

    诧异归诧异,可这个天阶高手也是丝毫不含糊,这等偷袭若是针对别人的话可能还会奏效,但是他们黛雪楼的杀手全都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反应能力自然不会太慢,尤其是在极度危险的情况下,是能做到常人无法做到的事情,这人的身形只不过是在原地微微一晃,带出一道残影,直接就闪到了一旁。

    他的背后,仇千变的匕划破残影,刺在了空处,紧随而来的铁屠也没了目标,挥出了几道铁拳是无功而返。

    还没等这个天阶高手稳住身形,肋下突然一痛,扭头看去,这个天阶高手的面容顿时扭曲了。

    是那个自己一直在追逐寻找的地阶小,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冲到了自己身侧,手上一柄黑色短剑直接顶住了自己的肋骨。若不是自己在刚运起了护身罡气,这一下恐怕会被对方刺个透心凉。

    乌龙堡的地阶精英确实不可小觑,可什么时候多出了这几个厉害的地阶了?若是每一个地阶都有他们的力量和度,那别人还要不要混了?

    唐风此刻也是心头郁闷,他在铁屠冲出去的时候,跟仇千变两人就一起跟随而去,仇千变是跟在他的影后面的,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个天阶高手只察觉到一道人影闪到自己身后,而根本不知道这其实是两个人在一起。

    在这个敌人应付完仇千变的偷袭之后,唐风趁机得手了。

    虽然得手,可却没有取得想象中的效果,唐风也知道天阶上品不是这么轻松就能对付的。那一身护身罡气坚固异常,自己的黑色短剑完全被挡在外面,根本刺不进去。

    一击未有效果,唐风根本没有任何停留,直接闪出了这个天阶高手的攻击范围,下一刻,一道掌风劈在了他原本停留的位置上,地面瞬间裂开一道大口。

    这一切都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直到现在,药房的屋顶轰隆一声倒塌下来,露出里面庞药王的身影。

    庞药王刚以硬碰硬和这个天阶高手对了几掌,此刻他的身直接倒退了十几丈距离,两只胳膊举在半空中,维持着防御的姿态,只不过抖得很厉害,面色也是有些苍白。

    反观这个天阶高手,即便是被众人联合偷袭,在应付完庞药王之后又应付了几个地阶的袭击,根本是脸不红心不跳,两相对比下来,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庞药王也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人的对手,但是既然已经站在风尖浪口上,他也不会就此退缩,微微运转功法,将心头翻滚的气血强压了下来,慢慢地从药房内走了出来,和唐风等人呈现出合围之势,将这个天阶高手包围在中间。

    秋绝音和何香凝也走了出来,两个女孩刚没参与偷袭,因为她们一没力道二没度,即便偷袭也起不到多大作用。

    可是当何香凝看清楚这个黛雪楼杀手的面容的时候,脚步猛地顿了下来,美眸中一瞬间涌现出无限愤恨和杀机,就连孱弱的娇躯也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跟她走在一起的秋绝音第一时间感受到了何香凝的变化,扭头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站在那里的黛雪楼杀手,疑惑片刻之后面上若有所思起来。

    何香凝的遭遇他们几个人都清楚,知道她来这里就是为了变强,然后找一个黛雪楼的杀手报仇。难道这个人就是何香凝的仇人?

    “是他么?”秋绝音轻轻地握住了何香凝的手,开口问道。

    何香凝的拳头紧握着,身上的罡气都不受控制的迸了出来,殷红的嘴唇被咬出了鲜血,双眼通红,点头道:“我永远都忘不了这个人。”

    是的,就是他,屠戮了她一家满门之后故意留下了她一条性命,并且指引她来乌龙堡的那个心理极度变态的杀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