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三百九十章 偷袭成功

第三百九十章 偷袭成功2017-11-10 16:26:16Ctrl+D 收藏本站

    “你太高看自己了。”

    凤惊声冷笑道”‘即便是你臣服于宫主,这个人也必须得死。”

    庞药王已经追过来了,那几个有点棘手的地阶肯定也会过来,此时不动手杀唐风,待何时?

    眼看到凤惊声一股风似的冲到唐风面前,而唐风仿佛也有点强弩之末的感觉,或者说完全被吓傻在原地,竟然一动不动,庞药王已经可以想象接下来血光飞溅的场景了。

    被一个天阶上品高手欺近到身旁,根本不可能再有反抗的余地。

    不止庞药王这么想,就连凤惊声也觉得这次取下唐风的性命是唾手可得了。

    可是当站在原地的唐风手上突然多出一个东西,直接朝自己撒过来的时候,凤惊声整个身体仿佛变身成了~张拉了满圆的弓弦,嗖地一声又弹射了回去。

    半空中洋洋洒洒飘洒一大捧黄中带黑的粉末,这些粉末被湿热的海风一吹,铺天盖地地朝凤惊声涌了过去。

    凤惊声前脚州退,这些粉末后脚就追过去,可度始终无法和一个天阶高手相比,只是一瞬间,凤惊声就脱离了这些粉末包裹的范围,远退到唐风十几丈之外。”“

    他不知道那些粉末是什么,但是潜意识却告诉自己,若是自己不避开的话,绝对会载个大跟头。

    下一刻,当他再望向唐风的时候,他分明看到了唐风脸上挂着一丝惋惜的神色。

    确实挺惋惜的,这一包毒罗刹若是能撒到凤惊声身上,能为接下来的战斗苹来多大的便利啊。即便这包毒药无法杀死他,也足以让他一阵手忙脚乱了。

    不过也仅仅只是有些惋惜罢了,唐风并没指望这样的手段能干掉对方,他只是想逼退凤惊声,救自己一命。

    现在初始目的已经达到,这就足够了。

    唐风大口地喘着气,庞药王已经飞了过来。庞药王的身后,铁屠几人的身影也迅出现。

    人还没到,何香凝已经一挥手上的罡兵软剑,一股粉红色的桃hu毒罡宛若瀑布一般撒下,朝凤惊声笼罩过去。

    秋绝音的笛声再度响起,铁屠身上的金光也越耀眼,仇千变是顺着几人的影,直接闪到了庞药王身后。

    刚凤惊声的话众人都已经听到了,不管如何他都要取下唐风的性命,何况,这个人本就是何香凝的仇人,所以想要报仇活命的话,唯有将这个人给干掉,其他的一切说辞都是枉然。

    庞药王见唐风脱离危险,心头也是忍不住一阵后怕。他倒不是很在乎唐风,只是刚他让唐风把炼制解毒雪髓寒冰毒的药物都收了起来,唐风要是死了,他去哪里找这些东西?

    所以看到唐风暂时脱离危险之后,庞药王也是丝毫不含糊地朝凤惊声起了攻击。他的身后,铁屠和仇千变紧随而上。

    面对何香凝刚打出来的一道桃hu毒罡,凤惊声只是轻轻地一挥手,一股劲气就将那桃hu毒罡打成了两段,随即烟消云散。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庞药王带着铁屠和仇千变已经攻了上来。

    “找死!”

    凤惊声恼怒无比,出手再无保留,以一敌四,面不改色,庞大的罡气使出,周身罡风猎猎,对着庞药王这边就猛地推出无数掌影。

    这是凤惊声从开始到现在真正地使出了全力,天阶上品之威简直无人能挡。

    庞药王当其冲,仅仅只是跟凤惊声对拼了三掌,身便犹如纸鸢一般倒飞了出去。下一个倒雾的就是铁屠,他的固若金汤虽然防御力出众,可面对天阶上品高手的攻击也是有些有心无力。

    两掌打下来,铁屠身上的金光直接崩溃,紧随着庞药王飞了出去,魁梧的身直接跌进了大海中,溅射出一朵巨大的浪hu。

    凤惊声眼中杀机抖生,逼退两人之后那双眼睛尽是睥睨纵横谁是我敌手的豪迈。

    没有任何征兆,凤惊声突然转身朝自己身后推出了一掌,这一掌直接印在了正准备偷袭的仇千变胸口上,仇千变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胸前传来一阵骨头断裂的爆响,犹如抄豆一般密集。

    仇千变的脸色迅苍白如纸,第三个飞了出去。

    料理完仇千变之后,凤惊声猛地扭头朝自己旁边瞅去,何香凝已经裹着一身杀气冲了过来当看清楚何香凝的面容之后,凤惊声眉头一皱,这个面容依稀有些熟悉,可却想不起在哪见过。

    凤惊声确实不记得何香凝了,他有一个非常恶劣的习惯,那就是一旦有任务或者因为别的原因要屠人满门的时候,总是会留下其中一个人的性命,然后告诉对方想要报仇就去乌龙堡。

    凤惊声前前后后留下了十多个人的性命,全是如此告诉他们的。

    他喜欢看那些人因为愤怒和复仇而扭曲的面容,他喜欢感受这些人恨不得杀自己而后的心情,这样会让他有一种变态而满足的感。

    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进入乌龙堡的,那些人虽然想杀凤惊声报仇,可却因为实力不足全都被淘汰了,唯独只有何香凝一个人进入了乌龙堡,当初若不是唐风帮了她一把,她现在肯定也不会在乌龙堡出现。

    不过虽然疑惑,可凤惊声却没有手下留情的打算,他分明看到了这个女人因为仇恨和愤怒变得通红的双眼,那双眼睛充满了对他血与泪的控诉。

    就是这种眼神,凤惊声没来由心头一阵畅,忍不住哈哈大笑起

    不急不忙地伸出一只手,曲指在对方的长剑上一弹,何香凝的罡兵软剑直接被崩飞了出去。随即何香凝就被凤惊声一把抓住了脖,仿佛提小鸡一般提了起来。

    “我杀过你全家?”

    凤惊声斜睨着何香凝开口问道,如早不是跟自己有仇,这个女人的眼神不会如此仇视自己。

    何香凝没有说话,只是大口大口地喘息着,随即桃hu毒罡猛地迸了出来,直接将那一片范围完全包裹住了。

    “幼稚。”

    桃hu毒罡内,凤惊声冷冷地说道,这样的罡心力量若是对别人可能还有作用,可对天阶上品高手来说根本没多少杀伤力,只不过是影响了自己的视野罢了。

    “我给过你一次机会,现在你又送到我面前,这可就怪不得我了。”

    凤惊声一边说着,手指一边微微用力,何香凝的脸色迅变红,喉咙里传来了咕噜咕噜的声响,一双美眸中满是绝望。

    还是无法杀死他,她冲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抱着同归于尽的打算了,可是自己的罡心力量居然对这个人一点作用都不起。

    自己就这样死了么?何香凝能感受到自己脖处传来的力道,只要凤惊声再稍微用一点力,自己整个脑安都能被他扭断。

    与此同时,一直站在原地使用音攻的秋绝音却蓦然现,仿佛有一道人影冲进了桃hu毒罡内,而且原本身在外面的唐风此刻也不见了。

    是唐风么?秋绝音不得而知。

    但是紧接着,那一片完全看不清的桃hu毒罡内,居然猛地迸出另外一股属于天阶的气势,随即一声闷哼从里面传了出来。

    这声闷哼让秋绝音一惊,因为这个声音是凤惊声的,听起来他就象是被人偷袭或者暗算,而且是受伤之后出的声音。

    一声闷响,仿佛是有人跌倒在地上,何香凝剧烈的咳嗽声从里面传了过来。

    粉红色的桃hu毒罡紧接着烟消云散,当里面的情况印入秋绝音的眼帘的时候,这个女人不禁一呆。

    凤惊声整个人是面对着她的,可是此刻这个刚还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天阶上品高手的腹部,居然露出了一截剑尖,剑尖上流淌着殷红的鲜血,剑尖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黑色。那是唐风手上的黑色短剑!

    凤惊声低着脑袋,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怔怔地看着透过自己腹部整个贯穿的剑尖。在他的面前,何香凝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剧烈地咳嗽,小脸咳得通红。

    秋绝音依稀看到,在凤惊声的背后,有一个身穿被鲜血染红的黑袍之人,紧贴着凤惊声站在那里,熟悉的短剑和身影,让秋绝音一瞬间判断出,那就是唐风无疑了。

    “怎么可能?”

    凤惊声依然不敢相信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自己在跟这群人打斗的时候,并没有掉以轻心,护身罡气都时刻运转着。

    可是刚那一瞬间,一个人冲到了自己身后,破开了自己的护身罡气,直接将一柄长剑贯穿了自己的腹部,等他察觉到的时候已经迟了。

    这个人自然是唐风,凤惊声也知道,虽然在桃hu毒罡中看不到周围的情况,可追了唐风这么久,他对唐风的气息已经很熟悉了。当唐风从外面冲进来的时候,他自然是察觉到了,可却并不在意,只是想先杀掉手上提着的女人,再干掉唐风。

    可是这个想法让他在阴沟里彻底翻了船,因为原本只有地阶中品实力的唐风在靠近他的一瞬间,实力陡然提升到了天阶中品,正是因为这种实力大幅度的提升,让凤惊声原本觉得很安全的护身罡气不堪一击。

    上午陪老婆去了趟医院,没来得及码字,今天第一晚了点。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