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三百九十九章 战后

第三百九十九章 战后2017-11-10 16:26:26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百九十九章战后

    “记得什么?”唐风愕然。

    小丫头这将唐风昏迷之后的事情三言两语说了出来,听完之后,唐风也是一阵无语。没想到即便是自己在昏迷状态中,居然也凭借着一股本能将那三个天阶上品高手的阴魂给凝练了出来。

    与其说这是执念在作祟,还不如说是贪念只有强烈的占有**,能导致昏迷中做出那些事。

    不过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原本以为只有一个天阶上品的阴魂,可是现在却居然出现了四个,这可是一份大大的惊喜。

    而且通过刚查看的这四个人的记忆,唐风现他们四人无一是庸手,实力相对来说低的无疑是那个被自己偷袭致死的凤惊声了,因为他在黛雪楼中排名只是第六,余下的三个排名从三到五。

    黛雪楼是黛雪宫内很特殊的组织,总共只有十二人,前六号杀手,全是天阶上品高手,后六号杀手,也是到了天阶中品程度,每个人对杀人的手段和手法都有自己特别的研究,可以说他们个个都是双手沾满血腥的屠戮者。”“

    这六个天阶上品杀手中,蛇蝎笑一叶原本排名第一,只不过一年之前诈死脱离了黛雪宫,只剩下五人,而这五人一次性来了四个,全折在了乌龙堡,唯独只剩下一个排名第二的人,这个人的实力即便比起笑一叶来也相差无几,只不过这一次他有任务在身,并没能跟着谢雪臣一同前来。

    若是他也跟来的话,那么这次乌龙堡是必输无疑。

    他们都不是菜鸟,虽然没到两大杀神那种程度,可却也是顶尖高手了,若不然那三人合力,也不会压着断七尺打。

    只不过,这次的战斗唐风算是出尽了风头,那种阴险到极点甚至可以说卑鄙狡诈的偷袭方式,基本无人能防备,这导致他们身消神灭。

    可以说不管是凤惊声还是和断七尺打斗的那三个人,只要有人识破了唐风的诡计,或者稍微提防唐风一下,那么后输的还是乌龙堡这一方。

    罡心处多出了的这四个阴魂的记忆是一份巨大的宝藏,那可是四个顶尖高手一生修炼的精华,他们的意识中,有很多不会外传的秘密招式和功法,唐风只要愿意,完全可以从他们的记忆中学到很多东西,不过这种东西一时半会是学不来的,只能慢慢揣摩,再跟自己的修炼互相印证,这样能有所收获。

    平稳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唐风和灵怯颜打了个招呼,又将心神抽出了罡心。

    缓缓睁开眼睛,唐风伸出右手,摊开五指,召唤魅影空间的功法一运转,五指上腾腾腾腾地冒起了阴森森的鬼火。

    这五个阴魂,就是唐风一直以来用以维持魅影空间的阴魂了,其中包括了巨剑门的几个天阶高手的阴魂。

    而现在,唐风就要将这几个阴魂给替换掉大部分,只留下一个边无血的。毕竟原先在所有的阴魂当中,边无血的实力强大。

    五个指尖上的绿点一阵摇曳不已,忽明忽暗,猎猎作响,甚至隐有鬼哭狼嚎之声传出,听起来怪渗人的。

    唐风想起当初第一次开启魅影空间的时候,就被这些鬼火给吓了一跳。

    将维持魅影空间的阴魂替换掉并不难,唐风之前也做过这种事,现在再做起来自然是轻车熟路,五个阴魂中,只留下边无血的那一个,剩下的四个全被黛雪楼杀手的阴魂所取代。

    五指上的阴魂绿点瞬间明亮了许多。

    唐风缓缓伸出胳膊,将五指放平,摁在一片虚空之处。

    “开”伴随着一声闷喝,唐风缓缓转动手掌,看那情形,就仿佛是在打开一片虚空之门。

    一丝深邃的黑暗,仿佛能吞噬一些的光芒从面前一闪即逝,五指上的绿光也是莜地被收进了罡心处。

    唐风又伸手在自己面前一点,开启了魅影空间,探头探脑地朝里面瞅了瞅。

    “哎,好多垃圾啊。”唐风忍不住感慨了一声。魅影空间确实增大了不少,不过本来的魅影空间就已经足够大了,现在再增加一些也只是锦上添花而已。

    而且,在这一片只有唐风能打开的空间里,除了一堆自己经常能用到的暗器之外,余下的基本都是一些生活物资。

    当初在巨剑门地盘上大闹四方的时候,唐风可没少洗劫过那三个宗门的产业,里面堆放的东西,大部分都是在那个时候弄过来的。金银珠宝什么的自然不会缺少,个个都价值不菲,还有杂七杂八平常时候用不到的玩意。

    还有数之不尽的衣物,食物,淡水和酒,东西放在这里倒也不会腐坏,所以唐风一直都没怎么整理它们。

    再往旁边看看,还有堆成小山一般的药材,这其中,醉鱼草和蛇缠藤被放在一个特别显眼的位置,这两位主药是用来炼制玲珑变罡丹的。

    还有一些五阶六阶灵兽的内丹,从海中贝壳中捞出来的黑白珍珠,还有四具巨大无比的兽骨……

    唐风郁闷坏了,当初在曲亭山兽墓中把这四具兽骨带出来也只是一时心动,可是直到现在也不知道这四具兽骨有啥用,一直只能摆在这里。

    本想稍微整理一下这片空间的,可是踌躇半晌,唐风还是放弃了,嫌麻烦。

    退出魅影空间之后,唐风倒是现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那就是自己的暗器貌似用掉不少了。毕竟这一年下来,暗器这种一次性消耗品被扔掉很多,是时候找笑叔这个免费劳力再锻造一些了。

    不过现在四娘不在啊,唐风委实有些郁闷。

    在床上躺了一会,百无聊赖之下,唐风只能爬起来,慢腾腾地走了出去,还是很虚弱,而且稍微动一下就浑身冒冷汗。

    走到屋外,一群人忙的是热火朝天,两大杀神现在也被妃小雅给派遣了出去,忙这忙那的,就连叶姑姑貌似也在帮忙。

    唐风避开了她们的视线,免得被她们现之后又要唠叨,找一个侍女询问了一下铁屠他们现在的位置之后,唐风就朝那边走了过去。

    乌龙堡的伤员休息的地方,就是当初唐风所居住的那一排屋,倒也不是太远。

    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大概是适应了现在的活动强度,唐风倒是感觉好上不少,虽然已经过了一夜,可弥漫在乌龙堡内的血腥气息依然没有消散,沿路碰到的人也是行事匆忙,而且现在乌龙堡的黑衣人明显要比以前少很多了。时不时地有一两具尸体被人抬着从唐风身边走过,这些人有的唐风照过面,也有的从来未看见过。

    好半晌的功夫,唐风来到以前居住的那一排屋前,这些屋里面,每一间都有一两个伤员在养伤,经过一天一夜的救治,能活下来的全都被放在这里,剩下的不能活的要么早就已经死了,要么被乌龙堡的人给了个痛。

    在来到这里之前,唐风就已经将庞药王之前要自己收好的药材和几个瓶拿了出来,用一件衣服包好。

    找了好几间屋,总算在里面看到了铁屠的身影。铁屠脖下吊着绷带,一整只右臂都缠上了雪白的布片,而且他的右臂,很明显要比左臂肿个好几圈。

    铁屠就如同一座不倒的铁塔一般屹立在那里,挡住了屋外大部分的光线。唐风进屋之后,看到仇千变就躺在旁边的一张床上,脸色苍白无比。

    里面除了仇千变和铁屠两个伤员之外,还有其他人,庞药王正在忙活着,给一个伤员敷药,这个乌龙堡的精英肚上被人划开一道大口,虽然昨天就已经稍微处理了一下,可当时没那么多金疮药,直到今天凑足药物来给他敷上。

    耽搁了一天时间,这个精英的伤口都有些化脓了,满屋都流淌着一种令人作呕的味道。

    “不要动”庞药王怒吼一声,“你动来动去,老夫如何用药?”

    “**这一刀又不是砍在你肚上,站着说话不腰疼”受伤的乌龙堡精英嘴里嘶嘶抽着冷气,剧痛让他额头上的青筋暴露,拳头都捏的劈里啪啦响。

    “让老一拳打晕他,唧唧歪歪个半天。”铁屠在一旁看不下去了,主要是那个伤员的抽气声让人难以忍受。

    “别”这个伤员立马安稳了下来,“我不动还不行么。”

    庞药王在忙碌的时候,唐风没敢打扰他,等到他将药物敷上之后,唐风移动脚步走了进去。

    铁屠回头一看,咧嘴对唐风笑了笑:“你怎么来了。”

    “过来看看你们。”唐风一边回答一边将手上的东西扔了庞药王,庞药王一把接过,解开看了看,勃然大怒:“臭小你知不知道这东西很重要的,万一砸碎了怎么办。”

    唐风耸了耸肩膀没搭理他,转向铁屠道:“伤势如何?”

    铁屠举起自己的右臂,吸了吸鼻道:“胳膊断成三截,拳头上的骨头也碎了好几块,估计要休养很久能恢复过来。”

    怪不得肿成这样,这样的伤势也不算轻了,只不过毕竟没伤到筋脉和丹田,也算是幸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