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四百章 男人的事情

第四百章 男人的事情2017-11-10 16:26:28Ctrl+D 收藏本站

    以地阶中品的实力,敢和天阶上品高年硬碰硬,普天点常舆貌只有铁屠一人能做到。即便是唐风,在自身原本实力的状态下,也无法和凤惊声那样的人硬拼。

    不过铁屠现在的伤势就是代价。固若金汤的防御唐风是知道的,凤惊声当时仅仅只是两拳,就将铁屠的防御破开,震断了他的胳膊,打碎了他的手骨,不得不说,天阶上品还是具有压倒性的优势。

    “小伤。”铁屠不以为意地说道。

    唐风扭头看了看仇千变,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脸上隐有一些痛苦之色浮动,喉咙里时不时地传来一两声艰涩的"shen yin"。

    “他胸口的肋骨断了七根,断骨插进了肺部,不过已经缓过来了,现在没有性命之忧*……”铁屠开口解释道,“想要完全康复的话,至少也得两个月的休养行*……”

    “谢谢你们!”唐风拍了拍铁屠的肩膀,这一次对上凤惊声,铁屠几人出力也不小,若不是他们用自己的性命阻拦了凤惊声的追击,唐风根本找不到出手偷袭的机会。

    ”“

    “太客气就见外了*……”铁屠咧嘴一笑。

    和他又寒暄了几句,问明何香凝的休息之处后,唐风就离开了那里。

    七拐八拐,总算是找到了何香凝和秋绝音两人,在这一场战斗中,唯一没有受伤的就只有秋绝音一人了,她的拳脚功夫和她的音攻比起来,简直就是有点不堪入目,所以一般战斗的时候她从来不会和敌人正面交锋,始终都是以音攻协助攻击,这也让她能够在那么凶险的环境中完好无损。

    只不过此刻被她照顾着的何香凝就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了一惨不忍睹。

    真正的惨不忍睹,两只手的上臂”完全被绷带包裹的严严实实,即便如此,雪白的绷带也被鲜血浸透了,染红了。

    唐风步伐踉跄地走进去的时候”秋绝音正在喂着何香凝吃一碗小米粥,何香凝的脸上却没有任何伤心或者痛苦的表现,有的只是完全绽放的笑容。

    大仇得报,何香凝如何能不开心?这个只为复仇而活的女,总算是完成了平生大的心愿,而且是如此之早地就能报仇”原本在何香凝的估计中,自己至少也要十几年时间,能达到凤惊声那样的程度,到那时候如果凤惊声还没死的话,自己有一丝渺茫的复仇机会,可是这一次机缘巧合,在自己的朋友和唐风的配合下,凤惊声居然直接被消灭,这可是份意外的大礼。

    看到唐风之后,何香凝的美眸一亮”脸上的笑容加开心了许多,秋绝音只是淡淡地对唐风点了点头,继续用勺舀了一勺清粥。

    何香凝摇了摇头:“不吃了*……”

    秋绝音无奈,只能放下手中的碗,站起身道:“你们聊,我出去弄看*……”

    待到屋内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唐风一边喘着气,一边坐到床边,低头看着那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两只手,开口问道:“感觉怎么样*……”

    “很开心*……”何香凝直直地看着唐风。

    “我是问你的伤势如何*……”唐风挠了挠额头。

    “这个啊……”何香凝将目光投到自己的两只胳膊上,“庞老说我的筋脉受损”即便是伤势好了之后,可能以后也无法再修炼了。”

    唐风的眼神一瞬间黯然了下来:“这么严重?”

    何香凝缓缓地摇了摇头:“我拼命修炼,努力变强,只是为了杀凤惊声。现在他都死了,我也不需要再修炼了,所以这不是什么大事。

    能这么想倒是一件好事,至少不会太悲观。

    “庞老没说有完全恢复的可能么?”唐风继续问道。

    “哼,但是机会很小。”何香凝轻轻地呼了一口气,香气扑鼻”“不过我不想活的那么累,它们能恢复成什么样就恢复成什么样吧,我不在乎。”

    “傻瓜。”唐风瞪了她一眼,“既然能完全恢复,自然是不能放弃。”

    何香凝吐了吐香舌,直到此刻,她像足了一个她这样的年纪该有的女孩特征,“可是就算我恢复过来,我要去干什么呢。”

    凤惊声死了,生活突然失去了目标,何香凝现在可以说对什么都不太在乎。

    “说不安以后我还会要你帮忙。”唐风随口说道,话一说完又赶紧补充道:“铁屠他们或许也要你帮忙的,你总不能放弃这些日交到的朋友,没有实力,自然无法跟他们在一起*……”

    何香凝浅笑嫣然,直直地盯着唐风,开口道:“你要我完全恢复过来么?”

    唐风躲躲闪闪,弱弱道:“我希望是这样,我也没几个朋友。”

    何香凝的目光一直紧盯着唐风,脸上的笑容一直不减,好半晌开口道:“,我想吃那个。”

    唐风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正看到刚被秋绝音放在一旁没吃完的一碗清粥,硬着头皮拿起来,然后一勺一勺地舀起,喂给她吃。

    何香凝的脸蛋酡红的如同醉酒,眼中却闪烁着无限的幸福。

    一碗粥吃完,唐风拿起一片放在枕头边的丝巾替她擦了擦嘴角,何香凝很干脆地躺了下去,开口道:“你去忙吧,我休息一会。”

    “恩*……”唐风如梦大赦,和这个女孩在一起,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压力,犹如是她用一种特别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

    替她掖好被,唐风这站起身走了出去。刚走到门外,眼角的余光就瞄到一个身穿白衣的人静静地站在门口边,扭头一看,正好看到秋绝音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有空就多过来看看她*……”秋绝音轻轻地叮嘱一声。

    “好*……”唐风点了点头。

    望着唐风的背影慢慢消失,秋绝音苦笑地摇了摇头,走进屋内之后,坐在床边问道:“现在有恢复的动力了么?”

    何香凝呵呵傻笑不已。

    秋绝音嗔怪地瞪了她一眼,拧了拧她的鼻半:“早知道这样,就应该早点把他请过来劝你*……”

    一路往回走着,乌龙堡还是那么的热闹非凡,人员伤亡情况应该都已经处理完了,现在大部分人都在清理战斗后的废墟,将一些倒塌的房屋彻底处理干净。

    唐风慢慢地走着,感觉身体也不似刚那么僵硬酸疼了,步伐也轻了不少。

    扭头看了一眼一块特别热闹的地方,唐风看到了妃小雅和两大杀神的身影,沉吟片刻便也朝那边走了过去。

    堡主大人头顶上包着一方蓝色的丝巾,免得被灰尘弄脏了自己的头,正站在那里指挥众人忙碌,一片干练的模样,一众黑衣人在堡主大人的指挥下,忙得井井有条。

    两大杀神估计是忙的久了,正蹲在妃小雅身边,笑叔手上拿了把扇,对着自己使劲扇着风,时不时地抬头看看天上,嘴上诅咒着这海边酷热的天气。

    唐风走过来的时候,正好被妃小雅抓个现行,堡主大人蹬蹬蹬蹬地跑过来,面上挂着一丝担忧道:“你怎么起来了?”

    “躺着不舒服*……”唐风站定,喘了两口气,看了看四周开口问道:“我姑姑呢?”

    “叶姑姑在查看乌龙堡方圆百里的情况。现在这个时候若是有敌人来偷袭的话是很麻烦的*……”妃小雅一边解释着,一边扶着唐风就要把他摁到一块石头上坐下来。

    唐风无奈,只能坐了下去。

    两大杀神也朝唐风走了过来,笑叔和断叔一脸笑眯眯地:“伤势如何?”

    “还好,休息几天大概就能好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嘿嘿奸笑两声。

    唐风脸上的表情莜地变得凝重起来,猜疑不定地看着他们,警惕道:“你们想做什么?”

    两人现在的表情很有点奸猾的味道,估计又在打自己什么主意。

    笑叔正色道:“没想做什么,只是有一个小忙要你帮一下,不过不是现在,大概十天之后行,所以这段时间你尽恢复起来。”

    “你们两要我帮的忙能是小忙么?”唐风丝毫不为所动,两大杀神都处理不来的事情,肯定是凶险万分的。

    “真的只是小事,不过这事就只有你有能力能办的到*……”断叔在一旁补充,笑叔猛点头。

    鬼信你们!唐风猛撇嘴,自从两大杀神用机关术把自己忽悠到乌龙堡来之后,唐风幼小的心灵就已经被他们给摧残伤透了。

    “什么事?我怎么不知道?”堡主大人疑惑地问道。

    “男人的事情,你想知道么?”笑叔撇了她一眼。

    “呸!”堡主大人闹了个大红脸,“为老不尊!”

    尊完之后又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你们好歹给我透个口风啊*……”唐风心里七上八下的,“只是开口要我帮忙,也不说什么事,你让我如何答应?”

    “等十天之后再说吧,到时候会跟你说个明白的。”笑叔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上的扇递了过来:“送你了。”

    唐风接过一看,这不是谢雪臣昨天拿在手上的扇是什么?这本来就是少爷的战利品好吧。那只拿着扇的胳膊,还是少爷一剑斩下来的。

    虽然心中这样想,可唐风还是乐滋滋地接过了扇,说实话,他对这种机关暗器之类的东西还是很感兴趣了,这可是来到这个世界中第一件入手的属于天罡大6的机关暗器,唐风需要研究一下这东西和自己掌握的机关有什么不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