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四百一十章 琴师

第四百一十章 琴师2017-11-10 16:26:39Ctrl+D 收藏本站

    张老头,别说那此成年旧事了,说此鲜点的。”又一个大汉在底下嚷嚷着。

    “是啊是啊。”一群人在底下附和。

    这个世界的信息流通不是太方便,虽然雪女的故事听起来也让人热血沸腾,可这说书人已经说了好几个版本关于雪女的事情了,众人自然是想听一点别的来换换口味。

    张老头抚须微笑,开口道:“鲜事儿倒不是没有,只是小老儿说了这么半天,口干舌燥,又身无分文,想买壶茶水润润嗓也是奢望*……”

    众人一听,哪还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一个两个全都站了起来,丢了些钱财到张老头面前的桌上。茶馆里的人都不是有钱人,有钱人也不会挤在这种地方了,所以他们丢出去的钱大都是一两个铜板,砸在桌上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见钱眼开的老家伙*……”有人笑骂了一句。

    张老头连连拱手:“谢各位捧场。”

    将桌上的铜板全都捡了起来,张老头找店小二要了壶茶水,润了润嗓这继续开口道:“那小老儿今天就说一说血魔唐风的故事!””“

    这话一出口,唐风一口茶水差点喷了出去。

    不会吧?少爷只不过是个十六岁的楞头小,怎么也成了说书人。上的主角人物了?这实在是让唐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血魔唐风?就是城门口悬赏令中的一人?”张老头话刚落音,就有人激动地问了出来。

    “当然。”张老头微微点头,“整个李唐,除了他之外难道还有别人被称为血魔唐风么?”

    “我听说他很年轻呢。”

    张老头继续点头:“年纪不大,顶多十七八岁,但是暴虐成性,出道一年多,死在他手上的人已经过万人。”

    底下传来一阵抽冷气的嘶嘶声,唐风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万人……这个数字实在是有点夸大了。

    “说说。”有些人已经忍不住想要听听了”倒不是崇拜唐风如此年轻居然能有这等本事,而是唐风是悬赏令上的一人,事关两百万两银和一个黛雪宫长老的虚职,多听一些自舆没什么坏处。

    张老头清了清嗓,惊堂木一拍,开口道:“事情要从一年前说起”话说当初巨剑门门主边无血妄图吞并天秀宗,带领门下精锐无数,笼络了方圆千里的家族势力,汇聚成几千大军,气势汹汹前去攻打天秀……”

    说书人一开口说话,茶楼里的人都静静地听了起来。

    这张老头很有说书人的天分,估计干这个行当已经有些年头,将唐风怒杀巨剑门几千人,千里走单骑,大闹流云宗四宗”再杀几千人的事情说的活灵活现,宛若亲眼所见。在他的描述下,唐风俨然成了面上始终挂着残忍危险,一身杀气浓如雾气,杀人不眨眼的魔头,离奇的情节和跌宕起伏的故事让一票茶楼里的人瞪大了眼睛”呼吸急促。

    不得不说,张老头说的很详细,可是唐风听着听着,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因为他说的太详细了。

    他说的事情,几乎包括了所有自己出道到现在干过的大事。包括在曲亭山角用所谓的无上音攻逼退六阶兽王一事。

    就算这些事情流传在外,可远在几千里之外的一个普通说书人,怎么可能对自己了解的这么清楚?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曾经收集过自己的情报,或者听谁说过自己的事情。

    唐风本来没怎么在意这个说书人,可是现在忍不住放出感知试探了他一下,结果让唐风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这老头……居然不是个普通人,而是有地阶修为的修炼之人。

    这就有趣了”一个地阶高手,实力虽然不算太高,可也不低了,在这个城市里面不管做什么都可以生活的很好,那个孔家恶少身边的护卫不过是玄阶上品而已。可是他偏偏在这样一个茶楼里费劲口水池说书。

    打死唐风也不相信他这是兴趣。

    只是稍微一想”唐风就对这个张老头的身份有些明了了,不过尽管猜到了这老头的身份,唐风也不准备对他怎么样,他的目标始终是那个孔家恶少。

    说书人一连说了一炷香的时间,这擦擦嘴巴,拍了下惊堂木,沉声道:“今天到此为止,小老儿也该休息了,各位若想再听,明天请早*……”

    一群人顿时哄闹起来,正听到精彩处这老头突然不说了,这不是吊人胃口么。张老头却不以为意,只是脸上陪着笑,慢慢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茶楼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随即一群人鱼贯而入,等看清为一人的面容之后,刚还哄闹不满的众人立马闭上了嘴巴,不但如此,他们的脸上还带了一些惊慌失措的表情,而且已经有人见机的,从茶楼里溜了出去。

    来人正是孔家恶少和他的几个护卫。

    孔家恶少,定康城的人上到百岁老人,下到三岁幼儿,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有他在的地方注定没什么好事生,所以赶紧先闪为妙。

    有人带头,自然有人效仿,不到几息时间,茶楼里的人就走了大半。剩下的人却不敢动,因为孔家恶少正一脸邪笑地扫视着他们。

    估计是察觉到了那些人的胆怯和惊慌,孔家恶少这鼻孔朝天地哼了一声,也不赶那些人走,只是拿折扇在自己面前扇了扇,仿佛要扇去茶楼里的味道。茶楼的老板赶紧陪着笑脸迎了过来,这个老板虽然是五大家族中庄家的一个主事人,可在孔家恶少面前却不敢有丝毫不恭,谄媚道:,“孔少爷大驾光临,未曾远迎还请恕罪。”

    孔家恶严开口问道:“那小妞没跑吧?”

    庄老板连连点头:“按少爷您的吩咐,一直看着她呢,她插翅也难飞*……”

    话虽然这样说,可庄老板却也是有苦说不出。今天傍晚的时候,这个少爷不知道什么神经,居然来茶楼里晃了一圈,这一晃就晃出大事来了,他居然看上了一个在勾栏里表演的琴师。

    天地良心,那琴师来这个茶楼不到一个月,连庄老板也没见过她的真容,她从来都是用一面黑纱蒙着自己的脸,眼睛虽然比较好看,可也说不上出众。何况,这个琴师在表演的时候总是用帷幔遮挡着的,庄老板也不知道孔家少爷是怎么看上那琴师的。

    孔家恶少看上的女人还能跑么?不过这一次孔家恶少却没打算立马上手,而是叮嘱庄老板仔细看着,等晚上自己再来领人,至于那小妞到底乐意不乐意,可不是她能说得算的。

    一句话,乐意也得乐意,不乐意也得乐意。

    但愿面前这个少爷把那琴师领走,再也不要踏足自己这件茶楼了,庄老板心中祈祷着。庄老板小心翼翼地问道:“孔少,您现在是直接领人走还是……”

    “叫她少来给少爷弹弹琴,少爷再上去……嘿嘿…*……”孔家恶少一脸贱笑。

    “孔少,这边请。”庄老板一阵恶寒,这少爷是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施展淫威了。心中虽然知道他怎么做,可庄老板还是毕恭毕敬地把孔家恶少迎到一旁,贵重的茶水点心不要钱似的往上送着,等安顿好之后这吩咐那个琴师上场。

    片刻之后,勾栏里拉下了一个帷幕,随即一串轻盈的脚步声从里面传了过来。孔家恶少的两只招不禁冒出了些许光芒。

    他也是无意中现那个琴师的魅力的,她虽然蒙着面纱,可身材却是万里挑一,柔媚天成,孔家恶少上过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对鉴定女人别有一番心得和经验。可以说以前的那些女人和这个琴师比起来,单是身材上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孔家恶少很想知道把她的衣服脱光之后是什么样。

    还有那双眼睛,乍一看比较普通,虽然还算漂亮,可也仅次而已了。

    可是有那么一瞬间,那双眼睛却散出一股无穷的魅力,而这一瞬间就让孔家恶少把握到了,他从没见过那么**的眼睛,只是看一眼就能让人骨头都酥软起来。

    这个琴师必定是个绝色!若不然她为什么要蒙着面纱,出来演奏的时候还拉上帷幕?

    在孔家恶少猜想的时候,淡雅的琴音已经从帷幕中传了出来,孔家恶少眉头一挑,激动的心跳的厉害了许多。

    原本坐在旁边一张桌上喝着茶水,一边漫不经心地观察孔家恶少的唐风却是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帷幕那边。

    这琴音…………有点怪怪的。不是说不好听,而是太好听了,圆润自如,这个琴师若不是常年浸淫此道,万不可能弹出如此美妙的曲。单单是好听也就罢了,可唐风分明感觉有些不对劲,琴音响起的时候仿佛带了一丝淡淡的能量,让自己的心跳忍不住跟着猛地跳动了一下。

    音攻?不对,这不是音攻。唐风见识过音攻,秋绝音就是精通音攻的高手,音攻说白了就是将自己的一身实力加持在声音上,让无形无质的声音形成攻击。而这琴音之中分明没有丝毫能量的波动。

    只是一瞬间,那种怪怪的感觉又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让人不自觉沉醉其中的琴声涓涓流淌而出。

    昨天去医院,老婆照彩的时候,我在旁边观看,看到电脑上显示有一块地方跳的很厉害,我就问这个是不是孩的心脏?

    那医生扭头看了一眼,神态倨傲:“不要跟我说话!”

    天地良心,我又没问孩是男是女。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