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四百一十三章 恶少本色

第四百一十三章 恶少本色2017-11-10 16:26:43Ctrl+D 收藏本站

    唐风本想把那五个护卫的尸体也一并丢到魅影空间,可想了想还是算了。

    这五个护卫要是突然消失,还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不如把他们的尸体丢在这里,反正以孔家恶少的脾气,杀几个护卫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看自己怎么圆谎了。

    转过身来,看了看诗诗,唐风有些头疼。

    他根本没想到会在定康城内碰到诗诗,原本以为这里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琴师罢了,就算自己杀了孔家恶少和那几个护卫,只要自己在第一时间变成孔家恶少的模样,一般人也现不了什么破绽。可没想到,这个琴师不仅不是普通人,而且还是自己的旧识。

    把诗诗丢在这里肯定是不行的,唐风现在要扮演的是孔家恶少,怎么可能美色当前还无动于衷?难道还能带走?可又能带到哪里去呢?

    而且,唐风还有很多事情想问问她。看来除了暂时带着她之外,没有其他好的解决办法了。

    “跟我芜*……”唐风对她招了招手。

    ”“

    诗诗轻轻地点了点头,抱起地上的古琴,也没问唐风的样怎么突然变了,只是静静地跟在唐风身后。

    在这个城市,可以说在这个世界,诗诗熟悉的人,也就只有唐风一个了,虽然说两人也并不是那么熟悉,可其他人对于诗诗来说,跟陌生人无异。

    来到茶楼门口处,还没走出去,唐风神色严肃道:“诗诗,我要装成一个恶少,就是刚被我杀了那家伙,所以等会有些言语和行动可能会比较出格”你得配合我一下*……”

    诗诗轻咬着嘴唇,看了看唐风,随即缓缓地点了点头。

    唐风咧嘴笑了,不过这个笑容很是猥琐和淫邪”也不管诗诗愿意不愿意,直接拦腰将她抗在了肩膀上,一只手搭在她的两只修长柔滑的大腿上保持她身的平衡,嘴上道:“小娘皮,乖乖跟少爷回家,给少爷我暖床!”

    孔家恶少应该表现出来的一切”唐风都模仿的惟妙惟肖。虽然说孔家恶少这些年来沉迷女色,身体亏空,可他好歹也是个修炼之人,炼罡七品境界也比一般人的力气要大一些,所以抗着一个弱女根本不费事。

    一边说着,唐风一边迈步走出了茶楼。

    直到此刻,诗诗从惊愕中反应了过来,虽然说唐风之前提醒过她,可她什么时候被一牟男人如此轻薄过?根本不用演戏,诗诗只依靠自己的本能”就表现出了一个被轻薄女半该有的反应。

    “放开我,你怎么能这样!”一边娇声斥骂着一边还用一只手对着唐风的肩膀使劲砸着,两只腿也是相当的不安分,晃来晃去,平白让唐风占了不少便宜。

    幸运的是,诗诗并没有忘记抗着她的人是唐风”所以没有用媚功来对付他。

    唐风的得意和诗诗的激烈反抗一下就印入了茶楼老板的眼帘,庄老板在孔家恶少清场的时候,就带着店小二等人跑了出来,里面到底生了什么事他也不知道,此刻见到唐风就象是凯旋的将军一般抗着个女人走出来”自然知道这个“孔少*……”是得手了。

    庄老板赶紧跑过去拍了拍马屁:“恭喜孔少抱得美人归。”

    唐风一脸不可一世的表情,得意洋洋,鼻孔朝天道:“哼,本少爷看上的女人,哪个能跑得掉?”

    “那是那是。”庄老板赶紧点头,随即又探头探脑地往茶楼里面瞅了瞅:“孔少您的那几位护卫呢?”

    他也是奇怪”这位恶少平时走动的时候,身后总是跟着几个护卫用来充门面的。刚那五个护卫也在里面,可现在他们应该跟着自己的主出来啊”怎么不见人影了?

    唐风一脸冷笑,用手在庄老板的脖上一抹”道:“少爷看上的女人他们也敢动手动脚,老一怒之下把他们全杀了*……”

    庄老板的脸色顷刻间绿了,哆哆嗦嗦道:“杀……杀了?”

    如果是死几个普通人,庄老板还不至于如此恐慌,可那是孔家的护卫啊,是孔少爷的贴身护卫,死在自己的茶楼里算怎么回事?很有可能给庄家带来很多麻烦。

    唐风拖了拍庄老板的肩膀道:“放心,这事不会连累你的。去找几个人把他们的尸体抬出来埋了,本少爷自然会给他们的家眷补偿些银。”

    庄老板额头上大汗淋淋,连连点头:“是是。”

    他哪敢要孔少爷补偿什么银,只保估孔家追查到这里的时候,这位恶少能站出来澄清事实就烧香拜佛了。

    唐风也没再理会这个庄老板,抗着还在反抗的诗诗,一步步地朝孔家走去。

    诗诗的小脸憋得通红,她都哭了。

    说到底,她只不过是个比较普通的女孩,什么时候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轻薄到这种程度?尤其她还背负着一个未亡人的头衔,察觉到街道两旁那些同情的目光,诗诗的眼泪水吧嗒吧嗒往下掉着,也放弃了挣扎,只是轻声道:“你放我下来好么,我跟你走就走了。”

    “不行啊*……”唐风面上保持责孔家恶少应该具有的邪恶表情,低声答道,“我扮演的这个恶少就是应该这么对待女人的。”

    顿了顿,唐风又道:“你就当这些人是一颗颗白菜好了。”诗诗哭笑不得,不过也多亏了唐风这一句话,她尴尬的心情稍微好转一些,将脑袋深深地埋着,压根不敢抬头。

    唐风雄赳赳气昂昂,从城西一路走到城南,但凡路上遇到的行人,无不面露忌惮和愤懑之色,在看到唐风的一瞬间就赶紧走到了一旁。

    虽然无数人都在同情被唐风抗在肩膀上的诗诗,也能猜测到诗诗接下来的命运是什么,但是却没人敢站出来阻挡唐风,甚至没人敢在背后说唐风的坏话,顶多也就是在心中大骂几句而已。

    孔家恶少的名头摆在那里,谁敢挡,无人敢挡!孔家的家族势力并不大,也就是在定康城作威作福,可别忘了,这个家族中有一位黛雪宫的长老!足够保证孔家在定康城的地位。

    来到孔家所在的位置,唐风大摇大摆地从正门处走了进去。

    正门口把守着两个护卫,一脸艳羡地看着唐风,恭敬道:“少爷您回来了?”

    唐风鸟都不鸟他们,直接带着诗诗穿过正门,朝孔家恶少所住的地方走去。

    直到唐风的背影消失不见,看门的两个护卫其中一人道:“少爷什么时候学会带女人回来了?他一般不都是在外面解决了么*……”

    另外一人道:“可能是换换口味?要么就是这个女人很不错,少爷舍不得杀了她*……”

    一路朝前走去,虽然是第一次来孔家,可有孔家恶少的记忆摆在那里,唐风也不会走错路。路上碰到的小厮和护卫们都恭敬地行礼,偶尔见到几个漂亮的侍女,唐风还会口huhu一番,甚至动手动脚轻薄轻薄,每每此时,诗诗就会不着痕迹地在唐风腰间狠狠地掐上一把以示惩戒。

    唐风疼的要死,还得装出不正经的样,怪辛苦的。

    那些被唐风调戏的侍女们,每一个都神色恐慌,瑟瑟抖,犹如被猛虎盯上的小白兔一般。

    一大段路走下来,总算是来到了孔家恶少居住的地方,这处地方比唐风的烟柳还要大上几圈,一排秀色可餐的侍女恭敬地立在两旁,却鸦雀无声。

    唐风推开卧室的门,抗着诗诗走了进去,随手又把门给关上了,嘴上出淫笑道:“小娘,我们到家了*……”随即将诗诗重重地丢在了床上,诗诗忍不住嘤咛一声,这个**的音调差点让唐风软倒在地上。

    门外的一票侍女听了,忍不住叹了口气,又多一个要被少爷糟蹋的女孩了。

    对于唐风的粗暴,诗诗忍不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虽然她知道是演戏需要,可唐风演得太逼真了,若不是一路被唐风扛着过来,她还真以为面前这个男人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恶少了。

    唐风一边淫笑一边压低声音道:“接下应该生的事是什么你应该知道,你能不能叫几声?”

    唐风的脸色很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这个实在有些强人所难。

    诗诗的脸瞬间变得酡红起来,双眼水汪汪地,撇过脑袋轻咬薄唇:“诗诗虽然无所依靠,可好歹也是个清白女,要我做那些羞人之事,诗诗……做不来。*……”

    没办法了,唐风无奈地点了点头,又转身走了出去,探出一只脑袋对依然站在门外的侍女们恶狠狠地道:“还站做什么?该干嘛干嘛去,别打扰少爷取乐!”

    “是,少爷。”一群侍女如梦大赦,慌慌张张地散了个一干二净。

    这下好了,再也不用演戏给别人看了,唐风忍不住松了一口气,想强迫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性格,这对唐风来说确实是一种考验,也是一种折磨,尤其这个人还是个恶少。

    唐风并没有解除以假乱真,这个孔家恶少实力不过是炼罡七品而已,维持他的面貌并不需要消耗太多的罡气。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