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四百一十四章 孔家

第四百一十四章 孔家2017-11-10 16:26:44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一十四章孔家

    孔家恶少的卧室中,房门紧闭,光线幽暗,屋内充斥着让人神醉的幽香,诗诗坐在床边,扭头四顾,开口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定康城孔家大少爷住的地方,我现在扮演的就是孔家少爷。”唐风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桌边倒了杯水端过来递到诗诗手上。

    诗诗低着脑袋,双眼凝视着自己小巧的足尖,脸上的酡红还没散尽,喃喃道:“孔家少爷么……”

    她来定康城也有一段时间了,自然是听说过孔家恶少的名字,而现在看来,唐风好像是把那个孔家恶少给杀了,至于唐风如何能把自己的面貌变成孔家恶少的样,诗诗没有问,也并不感兴趣。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本来气氛应该很尴尬的,可是无论唐风还是诗诗,都没有丝毫尴尬的心情。原因无他,之前在那个小村落里的时候,唐风还在诗诗的屋里睡过一晚,所以诗诗并不担心唐风会对她做什么不轨之事。

    “你怎么会在定康城的?”这个问题唐风一直憋在心里,老早就想问了,可一直到现在安定下来有时间问。”“

    诗诗的小手一颤,手中的茶水差点撒落在地上,抬起头来看着唐风,眼中满是孤凄无助,有些惊慌失措道:“我不知道,这好像就是一场噩梦。”

    “不知道?”唐风愕然,“怎么回事?我走了之后生了什么,那些村民难道对你做过什么?”

    诗诗赶紧摇头:“不是的,他们对我都很好。而且有你留给我的那只三阶灵兽,也没人敢来找我的麻烦。可是……可是……”

    诗诗说到这里的时候眉头紧锁,仿佛回想起了可怕的梦魇似的,浑身激烈地颤抖起来。

    唐风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灌注了一点罡气,让她将心情平稳下来,静待着诗诗的后文。

    “大概半年前,我经常会无缘无故失去自己的意识,等再清醒的时候完全不记得自己在这一段时间内做过什么事,就好像睡了一觉似的。可那不仅仅只是睡觉,因为醒来的时候我现自己并不是停留在失去意识之前的位置。”

    诗诗的情绪渐渐平稳下来,可是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实在让她有些手足无措。

    “两个月前,我又一次失去意识,而这次醒来之后,却现自己在定康城内,而且时间已经过了一个月之久。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这个城市我以前也从未来过,醒来之后找人打听了一下,知道这里是定康城。”

    听了诗诗的话,唐风的眉头也紧锁起来。面前这个女人没必要骗他,说到底,诗诗只不过是个比较单纯的女孩,没有那么多心机,当初在醉春楼里留下那几个血染的大字,将她的心情表达的淋漓尽致,之后唐风在那个村落里又和她接触了一下,自然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可是这怎么可能生呢?诗诗一个弱女,花费一个月时间从那个小村落来到定康城,时间上来不来得及暂且不说,她一个人又怎么平安无事地走到这里?难道有人把她带到这里来的?而她之所以会经常失去自己的意识,是因为有高手在她身上动了手脚?

    “你有没有感觉到自己身边有什么人的存在?”唐风一边问着,一边放出感知仔细查看着,可却并没有察觉到任何高手的存在。

    “没有。”诗诗两只手紧紧地抱着茶杯,指尖有些白,她自己也曾经想过这个问题,每次这么想的时候总是很恐慌,这种诡异的事情生在她身上,实在让她有些精力憔悴。

    “把手伸出来我看看。”唐风搬了个凳坐到诗诗对面。

    诗诗轻轻地点了点头,伸出一直芊芊素手。

    唐风两根手指搭在她的手腕上,一边查看着她体内的情况,一边开口闲聊分散她的注意力,因为唐风现她有些紧张,小巧的身都崩得很紧。

    “你怎么会在那个茶楼里当琴师的?”

    诗诗苦笑了一声:“我没有钱吃饭,你给我的钱都没带出来,带出来的只有我的琴,所以只能在那里出卖琴艺了。”

    真是苦了她了,在那个小村落里生活虽然不怎么样,可也自给自足,不需要买什么东西,但是来到这个城市,举目无亲,诗诗又没有别的特长,想活下来只有这个办法了。

    一边没话找话和她聊着,唐风一边仔细窥探诗诗体内的情况,让唐风稍微安心的是,诗诗体内并没有被任何人动过什么手脚的痕迹,可有一点让他稍微意外,那就诗诗的体质,并不是一个弱流女该拥有的,可以说她的体质虽然比不上自己,可也比一般的修炼之人要好很多了。

    而且,让唐风疑惑的是,诗诗的经脉居然被打通了,而且有被罡气淬炼过的痕迹。

    诗诗不是个普通人么?以前听她说她曾经修炼过,可却没有任何效果,这是怎么回事?而且唐风也查看了一下诗诗的丹田,那里并没有任何罡气能量,而是空无一物,可确实有修炼过的痕迹,这让唐风百思不得其解。

    查看了半晌还是一无所获,唐风不得不放弃了。

    “在我面前没必要蒙着面纱了,这样很闷吧?”唐风站起身来,“天色晚了,我让人弄点水来洗洗睡吧。”

    诗诗的神色慌张了起来,唐风哑然失笑:“又不是第一次了,你睡床,我睡地上。”

    “恩。”诗诗低着脑袋,双眼迷离如水,微微地点了点头。

    伸手将面纱揭下来,唐风看了她一眼,忍不住叹息一声,如此美丽的女,可是脸上却有一个那么大的疤痕,完全将应该具有的美丽给破坏的一干二净,说实话,诗诗现在这个样,还不如她戴着面纱吸引人。

    看着看着,唐风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对了,你上次不是说你有办法消除自己脸上的胎记了么?怎么现在一点成果都没有?”

    上次两人共处一室,晚上闲聊的时候唐风确实听诗诗这么说过的。

    诗诗伸手摸着自己的脸颊,有些失落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几个月前这个胎记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了,可是后来又出现了。”

    一个女,再怎么淡漠,也会在意自己的容颜,尤其是本应该是个绝色的女。当时胎记消除的时候,诗诗心中想的就是让唐风看看,让他看到真正的自己长什么样,可是不到一天,这个胎记居然又完全恢复了过来,实在让她失望透顶。

    这个东西,大概一辈也别想消除了。

    “不用在意这些,其实你比很多女人都美丽。”唐风安慰一声。

    “又来轻薄于我”诗诗大羞,撇过脑袋,脖上瞬间爬满了绯红,心中却是甜蜜蜜的。

    “真的,我说实话。”唐风一脸严肃。

    望着唐风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中,诗诗的眼神暗淡了下来,自己说到底是个未亡人,而且还有这么大的一个胎记,又有什么资格去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呢?

    门外传来了唐风尖锐的咆哮声:“人呢,都死到哪里去了,还不赶紧滚过来服侍少爷就寝”

    不到片刻功夫,一大串急促的脚步声就从外面奔了过来。

    一堆侍女忙活这忙活那,将唐风和诗诗两人服侍好,整个过程中诗诗的表现很抢眼,她就如同一个真的被恶少劫虏到家中的无辜少女,对那些侍女的服侍誓死不从,连望向唐风的眼神都充满了无穷的仇恨和愤怒。

    唐风大为满意。

    唐风也是挥恶少本色,指示一堆侍女将诗诗脱得只剩内衣,然后洗白白丢到了床上,诗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唐风也囧死了。

    不过这实在是没办法的事情,如果可能,唐风不愿意这么去折腾诗诗,但是他现在就是孔家恶少,孔家恶少就应该表现成这样。

    驱散了所有的侍女,两人终于不需要再演戏了。唐风随便弄个被单铺在地上,一面闭目养神,一面查阅着孔家恶少的记忆。

    床上传来悉悉索索的穿衣声,引人遐想。

    查看了一下孔家恶少的记忆,唐风现这个人实在是死不足惜,他满脑袋都是怎么去搞别人家的女人,仿佛整个脑都是由污秽之物构成的,不但如此,所有的恶事他也做了个尽,若不是孔家有一个长辈在黛雪宫担任长老一职,凭孔家恶少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城内其他的四大家族早就把孔家给灭了。

    一句话,孔家恶少就是个十足的败类。

    孔家恶少的名字叫孔立,不过定康城的人背后里称他为恶少,当面称呼他为孔少爷。

    孔家这个家族,实力确实不太强,实力高的也不过是地阶上品而已。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一般来说,家族势力中是不会有天阶高手存在的,因为一旦家族势力诞生了天阶,就会被高的势力招揽过去。

    比如说孔家那个在黛雪宫担任长老的长辈,就是因为晋升天阶,会被招揽进黛雪宫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