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四百一十五章 如何是好

第四百一十五章 如何是好2017-11-10 16:26:45Ctrl+D 收藏本站

    不过这对干唐风来说却是个好消息,地阶上品的修炼之人在唐风面前,根本不够看。

    也就是说,即便他暴露出了马脚,在孔家内也没人能把他怎么样。何况,以假乱真这个能力被唐风运用的活灵活现,根本不怕被人现破绽。

    唐风本想找一下关于三天之后运送物资进入黛雪宫的情报,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孔立这个人对这些事情完全不感兴趣,整日带着自己的几个护卫在定康城内横行无忌,哪会关心什么运送物资?所以在他的记忆中,连三天后运送物资去黛雪宫这件事都没有关注过,不消说知道由谁负责运送了。

    看样,自己还得去稍微打听一下啊,这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熟悉了一下孔立记忆中的那些孔家主要人物,以免碰到他们的时候表演不到位。夜深人静,床上诗诗的呼吸声说明她并没有睡着,唐风也没有打扰她休息,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安置她。

    多三天,自己就要进入黛雪宫,到那时候她何去何从?明天还是找孔家的下人把她送回那个小村落吧,唐风心中这样想着。”“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早的时候唐风很早就醒来了,可是按照孔立的作息时间,他还得睡上一个时辰能起床,不得已之下,唐风也只能闭目养神。

    没过多大一会,诗诗也从睡梦中惊醒,眼帘中毕入的那陌生的环境让诗诗一阵愣神,旋即她便回想起昨夜生的事情了,扭头一看,正看到唐风黑亮的眸笑吟吟地看着她。

    “做噩梦了”唐风问道。

    诗诗微微点了点头,身下的被褥都被汗水汗湿了。又是同一个噩梦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了,每天晚上都是这样一个梦,梦中一个看不真切的女人对自己妩媚地笑着,可不管自己如何呼唤她都不会见自己一眼。

    诗诗不知道那个梦中的女人到底是谁,也从未跟人说过,每一次梦醒时分,都让她精力疲惫,就好像做过一番剧烈的运垩动一般。

    “诗诗,问你个事*……”唐风决定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她自己离开孔家之后,孔家恶少这个身份自然不会给诗诗提供什么保护了,那么她继续待在这里肯定没有多少安全。

    “什么事?”诗诗躺在床上喘着气,开口问道。

    “你想回去么?”

    诗诗沉默了片刻,苦涩道:“回哪里呢?”

    是啊,回哪里呢?以前她的家是流云宗,但是现在已经不走了,在这个世界上她举目无亲,孤苦无依,没有家的存在没有亲人的存在,可以说,这个世界没有她的家,她走到哪里,哪要就是她的家。

    唐风思索片刻,道:“这样吧我找人送你去天秀。天秀一门女,很多都是象你一样没有亲人,你在那里应该可以找个很多好姐妹,也不会无聊的。

    “天秀………*……”诗诗喃喃着,随即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问道:“我能跟着你么?”

    她从未象现在这样想去依赖一个人。也只有跟在他身边诗诗会觉得有一些安全感。

    唐风脸上露出一丝歉意:“不行,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那里对你来说太危险了*……”

    “这样啊*……”诗诗的语气有一种说不出的失望,她不怕危险,只怕孤独。

    “我办完这件事应该就会回天秀的。”唐风补充道,“说到底我的家就在那里。”

    “那我就去天秀好了*……”诗诗这次很是爽地答应了下来。

    听到这句话,唐风也是放松了下来,去黛雪宫确实不适合带着诗诗唯有将她送到天秀去,到时候不管她在天秀做什么都比在外流浪要好很多,就算她无法修炼,可让她传授天秀弟琴艺总是可以的,唐风还没见过谁在琴艺一道上比诗诗高深的人。

    处理了这个问题,唐风心头一块石头也算是落了下来,剩下的事情就等自己打听好消息,再找借口潜入黛雪宫了。

    唐风觉得自己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

    起来找了纸笔,写了一封给林姑姑的信,让诗诗贴身带着,再等了半个时候唐风打开房门,不远处静侍着的侍女们端着脸盆和毛巾鱼贯而入。

    在这之前,他还把自己的衣服脱得只剩一件裤衩。

    侍女们进来之后,没有一个人说话,可动作却麻利无比,服侍唐风和诗诗穿衣的穿衣,洗脸的洗脸,一看就深谙此道,肯定是服侍孔立很长时间了。

    只不过,那些侍女们在服侍诗诗的时候,总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时不时地看她一下,因为她们从没现少爷对哪个女孩象今天这个这么好过。

    虽然少爷没有表现出任何亲昵的样,可至少在态度上,要比以前好很多了。

    一个侍女忙中出错,手指不小心刮了唐风的皮肤一下,唐风都没反应过来,那个侍女却慌慌张张的噗随一声跪了下来,带着哭腔道:“少爷饶命,奴婢该死!”

    这是干嘛呢?诗诗愣住了,唐风也愣住了。

    好在唐风反应,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是孔家恶少,以恶少的本色,被侍女的手指甲划到身上,现在要么是要这个侍女的命,要么是要这个侍女的手,不过唐风可没有这种恶趣味,只是佯装愤怒道:“少爷今天心情好,看在小娘的面上不杀你,还不滚,以后不需要你服侍了*……”

    这个侍女连连叩头,嘴上说了一堆感谢的话,痛哭流涕瑟瑟抖冲出了屋外。

    太可怜了,诗诗不着痕迹地瞪了唐风一眼,只不过是一个无意中的失误而已,却要受到这样的责骂。

    唐风装没看到,其实他知道自己刚的做法很过分,可却给了那个侍女一条活路。没看见其他的侍女都是一脸羡慕的模样么?

    相比较服侍这个恶少来说,即便让她们在孔家喂猪,与畜生打交道,她们也心甘情愿。因为留在这个少爷身边,指不定哪一天就会被他给杀掉。

    “去找一辆豪华的马车,再找上几个身手不错的护卫,就说是少爷我吩咐的,停到侧门那边,我吃完早饭之后要用。”唐风吩咐一个侍女道。

    “是*……”这个侍女得令,赶紧平去传达少爷的意思了。

    孔家恶少的早饭很精致,不过唐风和诗诗都无意用餐,只是随便吃了一点。吃过早饭之后,唐风将诗诗带到了侧门处,顺便还从服侍自己的几个侍女中挑了两个手脚利索的带上。

    侧门外,早就停了一辆豪华的四马大车,四匹白马神俊异常,停留在原地不停地打着鼻响。

    马车旁,恭敬地站着几个手持刀剑的孔家护卫,这几个护卫的实力层次不齐,从黄阶到玄阶都有,弱得厉害。但是一个家族中的护卫,也不能要求太高了。

    见到唐风过来,这些护卫都恭敬地行礼。

    唐风也顾不得惊世骇俗,将诗诗搀扶上马车,自己也跟着进了马车内,放下车帘,从怀中掏出一打银票,轻声叮嘱道:“这一路路途遥远,少说也要走上一两个月时间,路上总是有需要买东西的时候。”

    这些钱是孔家恶少的私房钱,唐风今天早上就把这些银票从枕头底下捣鼓了出来。数目不大,估计只有十几万两银。

    “我不要这么多。”诗诗摇了摇头。

    “有备无患。”唐风不由分说,塞到她手上。

    诗诗也没再推辞,只是轻咬着嘴唇点了点头,片刻后抬头看着唐风道:“你什么时候能回天秀?”

    “不知道,但是半年之内应该可以回去。”唐风也不知道黛雪宫这边的事情什么时候能完。

    又叮嘱了一些话,唐风准备从马车上跳下来,还没等他有什么动作,却不料被诗诗一把拉住了衣袖,诗诗的声音有些颤抖:“唐风*……”

    “怎么了*……”唐风回头看过去。

    却见诗诗闭上眼睛,直接在自己脸颊上蜻蜓点水一般啄了一下,随即又迅地退了回去,诗诗的脸蛋酡红似血,呼吸也急促无比:“谢谢你*……”

    起……这让少爷如何是好啊?唐风有些傻眼了。

    “还不下去。”诗诗局促不安。

    “一路小心。”唐风挤了半天也只能挤出这四个字,逃也似的跳下了马车,恢复孔家恶少的神色,胸腔里一颗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几个护卫和两个侍女都在等着唐风训话,却看见这位恶少脸颊慢慢红了起来,这也太诡异了吧?孔少居然也有脸红的时候?

    唐风干咳一声,对那几个护卫道:“你们几个,护送小娘去靖安城,一路上若有闪失,我灭你们全家,知不知道?”

    护卫们连连点头。

    只要到了靖安城,诗诗只需要走个十里路就能到天秀了。有自己给林姑姑的那封信,相信诗诗在天秀的待遇不会差到哪去。

    “还有你们两个,一路上悉心照顾小娘,不要让她受冻受寒了。”唐风又转身对两个侍女叮嘱一声。

    “是*……”两牟侍女的神色倒有些欢天喜地,原因无他,在去靖安城这段时间,她们算是脱离了孔家恶少的魔掌了,一时间对诗诗自然是感恩戴德。

    “出吧。*……”唐风大手一挥。

    马车在车夫的驱动下,碾出几道痕迹,打了个转慢慢地行驶起来,望着马车渐渐消失在视野中,唐风抖了抖身,接下来,该去打探消息了,不过在这之前么,唐风觉得自己该利用孔家恶少的身份聚集点钱财,这段时间他穷死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