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四百二十二章 玉楼已逝风飘絮

第四百二十二章 玉楼已逝风飘絮2017-11-10 16:26:54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二十二章玉楼已逝风飘絮

    此刻,这两个女人正在对弈,黑白棋布满石桌,虽举止优雅可却暗藏杀机,每一个棋的落下,两人身上的气势都会生一些微妙的改变。

    总算是见到正主了,唐风这次来黛雪宫就是要找这两个女人,如果没有她们的帮忙,唐风根本不可能完成笑一叶给自己的任务。

    不过怎么去跟她们接触呢?这两个老妖婆的脾气可都不太好,视人命如草芥,尤其是男人的性命在她们眼中跟蝼蚁没区别,这一切大概都跟笑一叶有些关系。唐风自付自己如果直接上去打招呼的话,先不说会不会引起身边这个飞雪楼女人的怀疑,可能话都还没说出来就被这两位楼主给击杀了。

    正在思量的时候,带着唐风前去的那个女人突然停下了脚步,面色如冰道:“把东西放地上,你可以滚了。”

    唐风一双眼睛还在盯着风飘絮和花不语,猝不及防之下差点跟前方领路的女人撞个满怀,好歹他反应迅,强扭了下身,本来可以稳稳地站着,可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唐风突然有了一个不错的主意。”“

    他夸张地朝侧旁倒去,手上的笼不偏不倚直接朝身边的女人扔了过去,嘴上出哎吆一声惨叫,在那个女人惊恐的同时,赶紧将笑一叶给自己的那块蛇形玉佩拿了出来,曲指一弹,朝风飘絮和花不语两人弹了过去。

    没有丝毫破空之声,这一手暗器了无痕迹,转瞬间就飞到了花不语面前,花不语头也不抬,伸出芊芊玉手随手一抓,就将蛇形玉牌抓在了手上,摊开一看,她和风飘絮两人的眸忍不住抖了一下,原本正在对峙的气势瞬间烟消云散,看向跌倒在地的唐风的眼神都变幻莫测起来。

    唐风爬在地上,那个受了点惊吓的女人勃然大怒,开口斥骂道:“没用的东西,还不把这东西抓起来”

    唐风刚故意把装蛇的笼丢在她的身上,她哪里敢接,只能任由笼掉落到地上,本就是个普通的笼,里面还装了一条巨蛇,冲撞之下,笼直接散了架,里面的巨蛇也爬了出来。

    看得出来,这个女人是真的很怕蛇,一张俏脸都变得惨白起来,虽然暴跳如雷,可却不敢对那巨蛇有任何想法,只能躲躲闪闪,生怕巨蛇跑到自己脚边来。

    唐风嘴上唯唯诺诺地应着,赶紧爬起来把巨蛇抓在了手上。

    女人直到现在脸色稍有好转,可依然惨白无比,瞪着唐风怒道:“办事不利,小心我斩了你的双手”

    “师姐见谅,师姐见谅。”唐风笑死了,这个女人好歹也是个地阶,居然这么怕蛇,如果真的是在战斗中,敌人随便拿条蛇出来还不废了她?

    女人瞅了瞅风飘絮和花不语,咬牙切齿道:“惊吓了我没关系,可是你冲撞了两位楼主,今天不死也得脱层皮”

    这就是典型的狐假虎威了,唐风也不在意,他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那两位楼主肯定会找自己的。

    果然,这个女人话音刚落,花不语就开口道:“小雯,你下去吧。”

    声音软绵绵的很好听,带有一点妩媚的感觉。

    女人听了也不迟疑,对着石桌那边躬身道:“是。”

    临走之前,她还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唐风,那眼神就如同看一个死人一般。

    等到这个女人消失不见,风飘絮和花不语这抬起眼帘,直直地盯着唐风,那模样仿佛是想从他脸上看出个丑寅卯来。

    唐风气定神闲,只是站在那里,胳膊上缠绕着那条巨蛇,蛇头被他用手捏着。

    “小家伙你过来。”花不语突然展颜一笑,对唐风招了招手。一笑倾城,连那绚烂迷人的桃花都仿佛失去了颜色。

    唐风赶紧朝那边走了过去,来到两人面前站好,抱拳道:“弟罗云见过两位楼主。”

    花不语捂嘴娇笑,风飘絮一双美眸冷冷地盯着唐风,两个女人的性格完全不同,这一点从她们的神态就可以判断的出来。

    “你是哪一宗的弟?”花不语手上把玩着蛇形玉佩,开口问道。

    “弟只是底层的弟,暂时还没有被吸纳进三宗。”唐风如实答道,底层的弟,只有在考核通过之后,这会被划分到三宗之中,至于两楼……其中飞雪楼只要女人,黛雪楼是十二个顶尖杀手的聚集地,普通弟自然没资格进入了。

    “把这东西给我吧。”花不语指了指唐风胳膊上缠绕的那条大蛇。

    唐风依言递了过去,下一刻,让他目瞪口呆的事情生了,花不语居然张口咬在了巨蛇的身上,巨蛇以肉眼可见的度在萎缩,而花不语的喉咙里却传来咕咚咕咚的声响。

    前后不过五息时间,巨蛇全身的血液就被吸干了,花不语松开一双贝齿,拿出一方巾绢,姿态优雅地擦了擦嘴角的蛇血,一脸满足的表情。

    而另一旁的风飘絮,却是接过还没死透的巨蛇,伸出一根手指,在蛇腹上轻轻一挑,挑出一颗碧绿蛇胆,丢进了嘴中,眼皮都不眨一下,直接吞了进去。

    这……眼前生的一切让唐风好一阵头晕目眩,生吃蛇胆也就算了,这种事情很多人喜欢干,可是生喝蛇血就有点匪夷所思了,据唐风所知,这条蛇只是普通的蛇而已,它的血既不会增加功力,也不会起到别的作用,顶多也就是补容养颜,效果还低微的很。

    一个女人就这样把蛇血给吸干了,而且是个及其漂亮的妩媚女人,强烈的视觉冲突让唐风一时间也有些愕然,他压根没想到飞雪楼两位楼主每个月要一条蛇不是用来做蛇羹的,而是做这种用途。

    她们要干什么?吓唬自己么?没这个必要,她们两人都是天阶高手,自己现在只不过是玄阶下品而已。

    风飘絮将巨蛇丢在了地上,唐风还在猜测她们想做什么的时候,两人却同时动了。

    只是一瞬间,唐风就感觉自己被提了起来,随即被狠狠地丢在了石桌上,桌上的黑白棋洒落一地。下一刻,自己的两只眼睛被两根手指插着,喉咙处被一只妙手紧紧地锁着,两个女人的杀机铺天盖地拍案三冲浪一般朝唐风冲击了过来。

    唐风的额头一瞬间大汗淋淋,差点没忍住暴露出自己的真实实力。

    躺在石桌上,唐风眼角的余光看着自己身边的两个女人,一阵苦笑,他没想到只是对付一个玄阶弟,这两人居然同时动手。

    “臭男人”花不语嘴上笑骂了一声,两根手指停留在唐风的眼珠上,另一只手却在他的脸上使劲搓*揉了起来。

    对方的小手虽然很温暖,也很柔滑,可唐风却被搓得脸颊生疼,不由问道:“两位楼主,这是要做什么?”

    花不语搓*揉了片刻,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起来,和风飘絮对视一眼,缓缓地摇了摇头:“不是他。”

    “我跟你说过,他已经死了。”风飘絮淡淡地说道。

    “你不是也抱了一些期望?要不然你掐着他的喉咙干什么?”花不语反驳一句,风飘絮叹息一声,收回了自己的手。

    两人的对话一字不落地传进了唐风的耳中,他终于明白她们为什么要对自己下手了,感情她们以为自己是笑一叶假扮的,所以一出手就尽了全力,毕竟笑一叶也精通易容之术。

    花不语坐在凳上,身微微前倾,在唐风耳边吐气如兰,开口道:“小家伙,我问你什么你好老老实实地回答,如果你还想要自己的眼睛。”

    唐风的耳朵痒痒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连忙道:“前辈尽管问。”

    “这东西你从哪里得到的?”花不语将蛇形玉佩在唐风眼前晃了晃。

    唐风道:“有人给我的,至于是谁,你们应该知道。”

    花不语的手指往唐风的眼珠上摁了摁,冷声道:“撒谎,他已经死了,这是白帝城几个城主亲口证实的”

    “他已经练成了蛇身,那次被白帝城几个城主围攻的时候,只不过是诈死而已。”唐风不紧不慢地说道。

    笑一叶曾经说过,这两个女人肯定会帮自己,所以在她们面前,唐风没有隐瞒的必要。

    风飘絮美眸闪过一丝惊喜,急忙道:“他已经练成了蛇身?”

    唐风点了点头。

    花不语愤愤道:“没死又怎样?我们姐妹讨厌蛇了,也讨厌玩蛇的臭男人,下次见到他老娘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话虽这样说,可花不语嘴角却浮现出一丝微妙的弧度,眼眸也隐隐湿润起来。

    “至于你这个小家伙,跟他一起的,注定不是什么好男人,总有一天会祸害别的女人,我就先废了你”花不语一边说着一边就要用力。

    这女人不是玩真的吧?唐风有些惴惴不安,要是真的在这里被她给干掉那就太悲剧了,出师未捷身先死,这是何等的悲壮?

    笑一叶你这个狗*养的,怎么事先不告诉我这两个女人这么危险?唐风心中大骂。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