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四百二十三章 泪眼问花花不语

第四百二十三章 泪眼问花花不语2017-11-10 16:26:55Ctrl+D 收藏本站

    心中骂归骂,可唐风还得找机会从hu不语这老妖婆的手上脱身。虽然觉得对方这样做大抵是吓唬自己,并不会真的对自己下手,可唐风依然不敢马虎大意,赶紧道:“等等,笑前辈在我临行之前委托我给两位传达一句话*……”

    “什么话?”hu不语脑袋一歪,开口问道。

    唐风努力维持脸上的镇定表情,双眼流露出沧桑之意,缓缓道:“玉楼已逝风飘絮,泪眼问huhu不语。”

    唐风话音落,就感觉到hu不语摁在自己双眼的小手微微轻颤了一下,就连端坐在一旁面色如水的风飘絮,呼吸也显得有些急促了。

    “这话…………当真是他说的?”hu不语的语气一改刚妩媚霸道的本色,竟然有一些小鸟依人惴惴不安的味道。

    唐风狠狠地点头:“千真万确。”

    侧眼瞄着hu不语,唐风现这个老妖婆的双颊上竟然浮现出一抹绯红,满脸的幸福在流淌,显得有些醉人。

    说她是老妖婆实在是有些过分了,唐风知道她们顶多也就四十岁左右而已。”“

    而且身为修炼之人,寿命自然也不能跟普通人相比,所以四十岁对她们来说,差不多也就是豆蔻年华。

    “臭小*……”hu不语笑骂一声,收回了摁在唐风眼帘上的小手。

    唐风轻轻地呼了一口气,刚那句话完全是他胡诌出来应景的,只不过诌得恰到好处,不但将两位飞雪楼楼主的名字弄了进去,还带有一些惋惜和凄凉的意境。

    “你想在这里躺到什么时候?”见唐风没起来,风飘絮淡淡地看着他开口问道。

    “晚辈唐突了*……”唐风一骨碌从石桌上爬了起来,恭恭敬敬地站在两女面前。虽然这两个女人也是秀色可餐放眼天下不输于任何美人,但她们真算起来的话,毕竟是唐风的长辈。

    “油嘴滑舌,真以为我不知道这句话是你编出来的*……”hu不语嗔怪地瞪了唐风一眼脸上隐有失落的神色。那个人……怎么可能会说出这种话?如果他能说出这些话,自己姐妹何至于幽怨了这么多年?

    唐风讪讪一笑,也不反驳。

    “他既然没死,那么现在在哪里?”风飘絮望着唐风问道。

    “在我来这里之前,笑前辈还在乌龙堡。”唐风回答道。

    “我听说谢雪臣前些日带了几个人前去乌龙堡,难道没杀死他么*……”hu不语一脸的媚笑。

    “两位不知道后续如何么?”唐风疑惑地问道。

    两人同时摇了摇头。

    唐风眉头一皱看样谢雪臣在乌龙堡铩羽而归,不但损失了自己一只胳膊,还损失了四位顶尖高手这种事被掩盖了下来,毕竟他手下还有很多不服他的高手,如果这种消息流传出去的话,对他很不利。

    唐风沉吟片刻,将在乌龙堡里生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风飘絮和hu不语两人听的大为震惊,不但为乌龙三使的叛变震惊,而且其中居然还牵扯到两个灵阶高手这实在是有些乎她们的想象。

    等到唐风说完,风飘絮的美眸中闪现着阴狠毒辣的光芒,缓缓道:“如此说来,谢雪臣现在只能依仗那个欧阳羽了?黛雪楼十二大杀手顶尖的六位叛变的叛变,死亡的死亡,如今只剩下一个人谢雪臣外强中干,只要有人牵制住那个欧阳羽,击杀他并不是难事*……”

    “是的。”唐风点了点头,“以汤非笑和断七尺两人的实力,再加上笑一叶前辈完全可以击杀谢雪臣。但是有一件事却让他们有些投鼠忌器,不敢妄动*……”

    “什么事?”

    “老宫主可能没死,而是被谢雪臣软禁了起来,所以我这次前来,就是想要查探到老宫主的下落。”

    “老字主没死*……”这个消息不可谓不劲爆,风飘絮和hu不语两人眼眸抖动心中震惊至极。

    “这只是个可能,但是可能性非常大,他们不敢冒险所以必须要先打探清楚。”唐风点了点头。

    “你的任务就是这个么?”hu不语并没有因为唐风只不过是个玄阶下品而小看他,他既然能潜入黛雪宫平安无事地来到自己身边给自己传递信息,肯定是有自己的独特本事。hu不语自付以自己的实力,可能也做不到这一点。

    “这只是其中之一,还有一项任务是帮那些中了雪糙寒冰毒的高手们解毒,当然,两位也包括在内,临行之前,笑前辈说过一定要先给两位解毒*……”唐风一边说着一边将之前得到的解药拿了出来,放在石桌上。虽然笑一叶根本没说过这种话,可唐风知道在女人面前嘴巴甜一些肯定是没坏处。hu不语一双美眸紧紧地盯着桌上的解药,呼吸有此急促,绕是风飘絮本性淡漠,此刻也是激动万分。

    她们中了雪髓寒冰毒已经三年了,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她们哪会听从谢雪臣的号令?整个黛雪宫内,有很多象她们这样的高手都是因为中毒会暂时屈从于谢雪臣,如果真的能把毒给解了,那么谢雪臣就成了没牙的老虎,想怎么蹂躏就怎么蹂躏。

    “晚辈能力有限,所以这两件事还得请两位帮忙。”唐风客客气气地说道。

    “如果这真的是解药,我们自然会帮你。”hu不语点点头,随即拿起一个瓶,倒了一些解药入口,也不在乎唐风就在身边,运起功法带动着解药,将之化解在经脉之中。而风飘絮就坐在一旁,凝神注视着hu不语的动静。

    过了片刻之后,hu不语感觉腹中一团炙热的能量迅弥漫开来,让她整个人的身体都变得火红起来,淡薄的衣衫瞬间被汗水打湿了,就连身都忍不住微微轻颤着。

    风飘絮冷冷地看着唐风,唐风气安神闲道:“这解药是用烈焰菇炼制而成,我想风楼主比我清楚这东西蕴含了多大的热量。”

    hu不语的皮肤越来越红,俨然象是在热水中蒸过的螃蟹一般,唐风心中也忍不住忐忑起来,说到底,这解药是由庞药王炼制,事先也没人试验过,到底是否真的有效还是两说,万一hu不语因为试药而挂掉了,自己今天麻烦就大了。

    风飘絮的眉头越皱越紧,望着唐风的眼色也越来越不善,就在唐风焦急无比的时候,hu不语的情况再度生了改变,原本的赤红之色逐渐消失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层朦胧的薄雾在她的体表出现,这层薄雾出现的一瞬间,就将她身上的汗水凝成了冰渣,即便唐风站在一丈之外,也能感受到一些寒气的侵扰。这种寒气唐风很熟悉,就是当初在冰火岛碰到的雪髓中蕴含的寒气。

    见到此景,唐风的心也算是放了下来,他知道hu不语体*内的雪楗寒冰毒是被解药逼了出来。

    越来越多的寒气被逼迫而出,hu不语整个人仿佛变成了一泉冰眼,她身旁的冷气嗖嗖地往上窜着,这种情况维持了好大一会,那种冷入骨髓深处的寒气渐渐消失不见,hu不语也逐渐恢复了本来的神色。

    她缓缓地睁开眼睛,一双眸宛若一汪春水,望着风飘絮,展颜一笑道:“毒解了。”

    她的语气中隐隐有一种如释负重解脱枷锁之后的舒畅和偷悦,听到这句话后,就连一直古井不波的风飘絮也忍不住微笑了一下。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因为身中剧毒,两人不得不听从谢雪臣那个王八蛋的号令,即便心中知道老宫主是被他害死的也不敢有任何反抗,可是现在,毒解了,谢雪臣再没可能让她们俯称臣,女人的怨恨是无穷无尽的,两人已经在考虑等捉到谢雪臣之后该如何折磨他了。

    hu不语扭头看着唐风,也没理会自己现在浑身湿漉漉春光外泄,浅笑嫣然道:“臭小,你知不知道笑一叶这么做是让你得了一今天大的人情?”

    “恩?”唐风愕然。

    hu不语解释道:“虽然我不知道这解药是谁炼制的,但是既然是你把解药送到我手上,那么你就有恩于我。不但是我,黛雪宫一半的高手,都会把你当做恩人,说说吧,你想要什么?只要在能力范围之内,我都可以答应你。”

    “我没有想要什么*……”唐风摇了摇头。

    “你和笑一叶非亲非故,怎么会冒生命危险来黛雪宫做这些事?难道你自己就没什么企图么?”

    唐风仔细想了想,开口道:“大概是为了还一个人情吧。如果hu楼主真的要赏赐我的话,就请在给那些高手解药的时候,告诉他们一声,这个东西是妃小雅给他们的*……”

    “是那个小丫头么……”hu不语喃喃道,“好,我答应你,再怎么说,她也是老宫主的孙女,理当继承黛雪宫*……”

    hu不语知道,唐风这样做是在提前帮妃小雅拉拢人心了,而且效果肯定会很显著,只是她有些不太明白,面前这个只有玄阶下品的小,怎么会跟老宫主的孙女有关系。

    “至于打探老宫主的下落以及给那些高手们解毒的事,就麻烦两位楼主了。*……”唐风此次的任务基本可以告一段落,剩下的事情交给这两个女人就成,毕竟以他一个人的力量,在整个黛雪宫面前还是翻不出什么浪hu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