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四百二十八章 救人

第四百二十八章 救人2017-11-10 16:27:1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二十八章救人

    唐风一时间有些为难了,他并不是那种冷血心肠,见死不救的人。但是这个时候还是少和别人打交道为好,何况,只不过是伤寒,也并不一定就会死人。

    见到唐风脸上阴沉不定的神色,牢房里的男人咬了咬牙,仿佛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似的,开口道:“如果朋友能给我找点伤寒药,我可以用一套顶尖的功法作为谢礼。”

    唐风听了忍不住翻个白眼。

    功法这种东西,在天罡大6不可谓不宝贵。每一个门派宗门,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功法。功法自然也分三六九等,好的功法可以让人修炼起来加,也会变得加厉害。

    但是……唐风要功法干什么?先不说唐风已经有无常诀这等逆天的功法了,天底下绝对再没有比无常诀厉害的功法能让他感兴趣。而且,唐风也不能习练别的功法,一个人一辈,只能学习一种功法,除非废去自己一身修为,从头再练,这委实有些痛苦。何况,唐风如果想要功法还不简单,罡心处那么多阴魂,每一个阴魂都习练有不同的功法,唐风如果愿意整理的话,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份功法,这其中不乏顶尖的存在。”“

    所以这个男人说的话并没有让唐风心动。

    “求求你,再不救她,她就要死了。”男人的声音带着无尽的焦急,恳求的话语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唐风能感受到他的不甘,换句话说,如果唐风身处在这种环境下,如果懒姐重伤不治,他恐怕也会去求人,不管以前的头颅有多高傲,在这个时候都得低下来。

    “哎。”唐风叹息一声,开口道:“把她抱过来我看看吧。”

    男人一怔,随即面露喜色:“先生懂医术?”

    这家伙听到唐风愿意救人,一时间连称呼都改了。

    唐风点了点头,将火把插在一旁:“略懂。”

    这句话有点谦虚,但是听在男人的耳中,无意是天将福音,慌慌张张转过身,从牢房里将一个脸色惨白的女人抱了过来。

    牢房里还是有积水的,这个女人也不知道刚躺在什么地方,身体居然是干的,只是那模样实在是不敢让人恭维,满脸的污渍,一头原本应该黑漆油亮的长,此刻黏在了一起,遮挡住了她的容颜,纤瘦的身一阵一阵痉挛似的抖动着。

    男人就这么抱着她,隔着一道牢门,站在唐风面前,满脸的期翼和恳求之色,因为紧张,喉咙上下翻滚吞咽着口水。

    唐风伸出一只手试探了一下女人额头上的温度,热的异常,而且额头上满是冷汗,和额头上的燥热不同,她的手很冰凉。唐风伸出两根手指搭在她的手腕上,仔细地查看了起来。

    只不过片刻功夫,唐风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抬头看了男人一眼,问道:“她的经脉,被人震断了?”

    男人凄惨地笑了一声:“恩,我们的一身经脉都被人震断了。”

    不用想,肯定是谢雪臣的人下的手,只不过让唐风有些闹不明白的是,谢雪臣为什么不杀了这两个人呢?而是选择废去他们一身实力将他们关押在这里。这两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情况有些不太好。她的身体很虚弱,这次伤寒还引了以前的内伤,寒气淤积在她断损的经脉处,时刻蚕食着她的生命力,你得做好心理准备。”唐风嘱咐道。

    男人身一震,惶恐地看着唐风:“先生请务必治好她。”

    唐风瞪了他一眼:“我自当全力以赴。”

    一边说着,一边从魅影空间里拿了些药材出来,递到男人手上道:“嚼碎了,喂给她吃。”

    说实话,女人得的病只不过是及其普通的伤寒而已,这病放在唐风眼中根本没什么难度,但是因为女人特殊的体质,这病就成了索命鬼了,放任不救的话,不用三天,她必死无疑,就算施展手段救治,一个处理不好,也会让她香消玉殒。

    唐风自嘲地笑了一声,也不知道自己什么神经,把这个烫手山芋给接了下来,若是女人死在自己手上,这男人也不知道会不会把自己当仇人看。

    尽力而为吧。唐风心想。

    接过还有些鲜的药材,男人也没问这东西到底是哪来的,依言放在嘴中仔细嚼烂了,这口对口喂给怀中的女人。

    唐风将女人的两只手掌摊开,然后将自己的两只手印了上去,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自身的罡气,灌进她那已经破损不堪的经脉之中,仔细地替她梳理着。

    这是一份精细的活,一旦没控制好罡气的流量,就会对女人的身体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这个女人的情况,和当初汤萌萌中毒的时候有些相似,那个时候汤萌萌体内经脉没打开,所以需要一些手段将毒素引导出来。而现在,这个女人的经脉是破损,自然也需要一些手段将寒气引导出来。

    唐风就是需要用罡气,将隐藏在她体内的寒气捕获出来。但是话虽这样说,可难度不是一般的大,罡气在她的体内流动起来,时时受阻,根本无法顺利通行,每每到这时候,就是考验唐风对罡气控制的时刻了,他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自身罡气,穿过那些破损的经脉,努力不让罡气对女人的身体造成伤害,寻找着淤积在她体内的寒气,将寒气带出来。

    时间一晃,半个时辰过去了,女人的痉挛频率明显地减少了下来,唐风却是一头大汗淋淋,脸色也有些苍白起来。

    良久,唐风缓缓收回了自己的双手,长吁一口气。

    “好了么?”一直沉默不语,仔细观察着自己女人动静的男人惊喜地问了一声。

    “没好。”唐风摇了摇头。

    “那怎么……”男人有些着急地看着唐风。

    “我没力气了。”唐风实话实说,他不敢再耗费多的罡气了,因为他还需要维持以假乱真等到天明时分。

    不等男人再唧唧歪歪,唐风又拿出一些草药给他,开口道:“这些东西你留着,这几天嚼碎了喂给她吃,一天一次就行了。三天后我再来帮她把剩下的寒气驱除出来。”

    “谢谢。”男人默默地接过草药。

    唐风也没再理他,将插在墙上的火把取了下来,按原路返回。

    望着唐风的背影,男人的神色猜疑不定起来,这个人……难道对自己口中所说的那顶尖功法不敢兴趣么?

    好不容易捱到天亮时分,唐风佯装刚刚睡醒把刑不名喊了起来,两人又随便聊了一会,这等到接替的人前来。

    办完交接手续之后,唐风和刑不名两人这走出水牢。刑不名并没有对昨晚的事情有什么疑心,毕竟那酒水是他带来的,他也没想到会有人在里面放了**。

    出了水牢,唐风一步步地朝马长生的住处走了过去,一段不长的道路,差点耗尽了唐风后一点力气,等到进了屋,关上房门的那一刹那,体内的罡气终于消耗完毕,以假乱真自动散去,唐风恢复了本来的面貌。

    太辛苦了,唐风只感觉自己的丹田一片火燎燎的疼痛,外加无与伦比的空虚。

    虽然很想现在就去把老宫主的下落告诉风飘絮她们,但是唐风实在是没力气了,只能坐到床上打坐恢复起来。

    一直到夜晚时分,唐风感觉稍微好上那么一些,空虚的丹田也渐渐充盈起来。趁着夜色,唐风变成罗云的模样,迈步朝飞雪楼处走了过去。

    罗云是玄阶下品,维持他的样不需要消耗太多罡气,而且这样一个低等的弟,也不会被多少人关注。

    来到上次从飞雪楼里出来的地方,阴暗的角落里瞬间出现了一道柔美的身影,这个女人是花不语的心腹弟,被安排在这里接应唐风的,因为花不语也不知道唐风什么时候会再来飞雪楼,所以这个女弟就一直站在这里。

    “带我去找花楼主。”唐风淡淡地开口道。

    这个女弟点了点头,领着唐风穿过后门,走进了飞雪楼里。

    如愿以偿地见到了花不语和风飘絮,将老宫主的下落和现状告诉了她们,两个女人都显得有些兴奋,因为本应该死掉的老宫主居然没死,这样一来,只要把老宫主营救出来,以他的威信收拾谢雪臣还不简单?那些叛徒们肯定也不敢再放肆。

    花不语又甜腻腻地挽住了唐风的胳膊,一只小手在他脸上搓*揉着,饱满的胸脯这下真是的顶在唐风的胳膊上了:“小家伙,上次跟你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站在旁边的女弟把眼珠给凸出来了,她可从未见过楼主跟一个男人如此撒娇,这个男人看起来只不过是玄阶下品而已,有什么特别的本事能让楼主如此重视么?

    唐风一脸淡然的表情,将胳膊从花不语的掌控中抽了出来,开口道:“花师叔,这个东西确实教不了。”

    花不语顿时气结。唐风将师叔两个字咬得贼重,分明是提醒她不要为老不尊老娘很老么?花不语低头看看自己饱满的胸脯,再看看自己白嫩的小手,自己分明象是年方二八的小姑娘好吧?

    跟笑一叶在一起的男人,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花不语恨恨地瞪了唐风一眼。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