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四百二十九章 寂灭指

第四百二十九章 寂灭指2017-11-10 16:27:2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二十九章寂灭指

    三天后,唐风和刑不名两人再一次来到水牢里值夜。

    老实说这三天时间过的很平淡,唐风也一直按照马长生的习惯在生活着,并没有遇到什么意外的事情。花不语和风飘絮她们应该已经把消息传达给了笑一叶,想来等消息传回乌龙堡之后,两大杀神和妃小雅肯定会前来黛雪宫,收服这块土地。

    所以唐风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等他们前来,然后带着他们把老宫主救出去,剩下的就基本不关他的事情了。

    这一次唐风带了四坛劲头十足的酒水过去,他决定把刑不名给灌倒。

    加上刑不名自己带的两坛,六坛酒水下肚,刑不名也有些抗不住了,到了后半夜,这厮终于伏在桌上呼呼大睡起来。

    唐风运起功法,把酒劲给逼了出来,也是好一阵头晕目眩,等了半晌精神渐渐清明起来。

    站起身朝水牢深处走去,来到上次救治女人的那个牢房前,轻轻地敲了敲牢门,里面立马有了细微的动静,片刻后,那个一脸沧桑的男人搀扶着面无血色的女人走到了唐风面前。”“

    这个女人比上次要好多了,虽然看起来还是很难受,可至少不在昏迷状态中,她抬起头,用一双暗淡的眸看了看唐风。

    “先生,有劳了。”男人这次客气恭敬很多。

    唐风点点头,也不多话,只是让女人把手腕伸出来,仔细查看了一番,经过上次驱除寒气和这几天药物的治疗,她的身体确实好了不少,但是想要根治还得把剩下的寒气全逼出来行。

    唐风如法炮制,一点点地将对方体内的寒气捕获出来,忙了好半晌,唐风收回自己的大手。和预计的有点出入,恐怕还要再来一次,能将女人体内的寒气清除完毕,唐风也没想到对方体内的经脉破损到这种程度,越是到后,寒气越难清理。

    照旧给男人留下一点药材,嘱咐他每日嚼碎了给女人服下去,约定三日后做后一次治疗,唐风这离开。

    望着唐风的背影,女人扭头问道:“天哥,这就是救了我的那个人么?”

    男人点了点头:“恩,多亏了他,你能活下来。”

    女人冷笑一声:“怕也是盯上了那套功法吧?”

    男人眉头一皱,随即缓缓地摇了摇头:“不太象,上次我说拿一套功法做为谢礼,他居然无动于衷,而且从头到尾也没跟我提功法的事情。”

    “或许是要我们感恩戴德,主动把功法呈上去。”女人话虽这样说,可语气也有些不太自信了。

    如果这个人真的要那套功法,他完全可以在救治之前就开口索要,女人相信天哥为了自己肯定会把功法送给对方的。但是他根本就没有提功法的任何事情,仿佛对功法一点兴趣也无,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难道仅仅只是同情,会施加援手?

    男人微微笑了一声:“看样黛雪宫里也不尽全是恶人。”

    女人叹息一声道:“天哥,你太容易相信别人了。难道你忘记我们是因为什么被关押在这里了?如果不是我们死守着那套功法的秘密,早就被谢雪臣杀了灭口了。”

    男人长吁一口气:“我知道,但是霞妹,我们已经被关押了两年了,现在成了废人。其实我宁愿我们能死在一起,也不愿再看你受到这种折磨。”

    女人缓缓地依偎在男人的怀中,她已经知道对方的想法了,轻声问道:“你要把功法传给那个人么?”

    “恩,权且当做一个试探好了。”男人原本浑浊的目光中闪烁着一丝决然,“如果他真是谢雪臣派来的人,即便把功法给他,也算是报答了他的救命之恩。如果不是,那我要把功法给他了,这东西留在我们手上已经没用了。”

    “只要跟你在一起……”女人柔声细语。

    时间过的飞,又是三天后,唐风总算是将女人体内的寒气完全驱除完毕,废了这么大功夫,虽然把女人的命救回来了,但是他们断掉的经脉却是永远也别想康复了,也就是说,他们两人即便能被救出去,以后也只能做个普通人而已。

    这一点让唐风有些唏嘘不已。

    “谢谢你。”女人这次微笑着对唐风开口道谢。

    “不客气,我只是给自己找点事做。”唐风回道,这自然是个托词,即便给自己找事做也不会找这种劳神费力的事情。

    “你们再安心住一阵。”唐风话里有话,也不敢挑明,再过一阵,等黛雪宫被妃小雅收服之后,水牢应该就会被废除,这里的人自然会被放出去。

    “请问恩人高姓大名?”男人突然抱拳开口问道,说起来他虽然和唐风接触了三次,可却从来没问过对方的性命。

    “名字只是个代号,不说也罢。”唐风摇了摇头,不是他玩深沉,只是他现在的身份是马长生,没必要给一个死人揽功劳。

    “敝人罗武天,这是拙荆楚烟霞。”男人自己介绍道。

    唐风在脑海中想着这两人的名字,确定李唐内没有两个高手叫罗武天和楚烟霞的。

    “兄弟是不是很奇怪我们为什么会被关押在这里?”罗武天开口问道。

    唐风点了点头,如果说汤非笑和断七尺被关在这里,唐风还能理解,可这两个却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其实我们夫妇的实力并不高,全盛时期也只有地阶上品而已,原本是附属于黛雪宫的一个家族的成员,只不过因为一些事情,导致家族被黛雪宫灭门,我们两人也被抓到这里来了。”

    “跟你说的那个功法有关系?”唐风精明着呢,上次听他说什么一套顶尖的功法,现在自然能猜到其中的原委。

    罗武天苦笑一声:“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谢雪臣知道我们有这套功法,就打上了家族的主意,这导致后面的惨案。”

    “你们也真厉害,两个地阶居然能撑到现在。”唐风感慨一声。

    “因为我们知道,如果把秘密说出去的结果就是死,所以即便被废去一身经脉也不敢告诉谢雪臣。”

    谢雪臣曾经也用楚烟霞的性命威胁过罗武天,那时候罗武天差点屈服了,可是楚烟霞直接,一刀捅进自己的心脏,幸亏没伤及性命,不过也是废了好大一番力气救活的。自那之后,谢雪臣就不敢再用什么过激的手段了,只是把两人一身经脉摧毁,关押在这里,准备慢慢询问。

    只是一两年过去,谢雪臣一直没能问出那套功法的秘密,后来也就放弃了,彻底遗忘了这两个人。

    “如果我没猜错,你是准备把功法给我?”唐风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罗武天点了点头。

    “你不怕我是谢雪臣派来的么?”唐风自嘲地笑了一声。

    “是不是已经不重要了。”罗武天和楚烟霞对视一眼,彼此露出一抹会心的微笑。唐风读懂了这两人眼中的意思,生又何患,死又何惧?只要能在一起,天塌下来也无妨。

    “其实我对功法并不感兴趣。”唐风无意窥探别人的秘密,而且功法对唐风确实无用,这让唐风有点挟恩图报的感觉。

    “家族已经被摧毁,我们夫妻两人一身经脉也毁了,这东西留在我们手上已经无用,不能让它明珠蒙尘,所以想交给你。”罗武天言辞恳切。

    “这不是一套修炼用的功法,而是一套武典的心法。”在一旁的楚烟霞感觉插嘴道。

    唐风一愣:“武典的心法?”

    罗武天张了张嘴,这呵呵一笑道:“兄弟你一直以为是修炼用的功法么?”

    唐风点了点头。

    罗武天轻抚额头:“怪我没说清楚。”

    一个人一辈只能修炼一套功法,这一点傻瓜都知道。罗武天也是没措辞好,导致唐风会意错了。

    功法和心法是不同的,比如说唐风修炼的无常诀,就是一套修炼用的功法,修炼无常诀可以让境界提升。但是武典的心法却是修炼之人使用出来的杀招的本源,比如说天秀的平湖剑法,就有一套专属于平湖剑的武典心法存在,配合着心法,平湖剑能挥出大的威力。

    唐风当初可以学习别人的剑招,也只是在依葫芦画瓢,但是模仿的很到位,在那一众玄阶黄阶弟面前出尽风头,但是说到底,没有配套的心法支持的话,唐风大程度也只能挥出平湖剑法的七八成威力而已。

    见唐风来了兴趣,罗武天问道:“兄弟意下如何?”

    罗武天觉得自己也挺犯贱的,自己夫妻两人好说歹说,居然是求着别人学习这套心法,而且别人还一脸的不乐意。

    唐风再也不推辞了,赶紧道:“请罗兄赐教。”

    罗武天微微一笑,知道唐风是动心,当下也不含糊,开口道:“这是一套指法,寂灭指,不伤人皮肉,专打人经脉和体内罡气,修炼到极致,可以无视别人的护身罡气,一指点去,无论多么雄浑的护身罡气,也能直接戳破。”

    短短几句话,却让唐风心头大为震惊,一个劲地懊恼自己没事找抽,装什么清高啊,早知道这一套武典这么犀利,挟恩图报一回又怎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