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四百三十章 总攻

第四百三十章 总攻2017-11-10 16:27:3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三十章总攻

    有道是世人熙熙皆为利来,世人攘攘皆为利往。唐风不是什么高人,自然免不得也会落入俗套。

    只是原本以为那是一套修炼用的功法,唐风这不感兴趣,却没想到这是一套武典的心法,而且是如此诡异犀利的武典。

    寂灭指,如果真的如罗武天所说,那么这一套指法的威力就已经不能用逆天来形容了。不伤人皮肉,专打经脉和罡气,这种攻击唐风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过。

    等闲招式和功夫,也只有在破除敌人的护身罡气之后,这能对别人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如果运气不好打出来的伤害不够,还不能取人性命,顶多只会给别人带来一些皮外伤而已。

    但是寂灭指这玩意就够阴险了,一指点过去,敌人自以为没受什么伤害,实则体内的经脉都被点破了,多点几下,敌人体内罡气运转不灵,势必会影响别人挥,可想而之威力有多大。

    当然,任何厉害的招式都必须得以使用者自身的实力为参数,如果使用者实力不够,即便招式再逆天也无济于事,否则罗武天和楚烟霞也不会被谢雪臣给囚禁在这里了。”“

    后半夜功夫,唐风一直在跟罗武天学习寂灭指的心法和指法,时间仓促,罗武天也没能说得太详细,只是照本宣科,将自己知道的东西灌输给了唐风,好在唐风领悟能力不错,虽然只听了一遍,倒也将心法和指法大部分都记了下来,偶有困惑的地方,开口询问一次,罗武天也会极尽详细地说明。

    一夜的学习,唐风没能试验寂灭指的威力到底如何,但是这一套指法确实以诡异阴险著称,运功路线也和别的武典大为迥异,只是让唐风有些疑惑的是,罗武天知道的好像也不尽完全。

    “罗兄,这套指法不完整么?”唐风开口问道。

    罗武天尴尬地笑了笑:“恩人慧眼如炬,指法确实不完整,是我们夫妻偶然间获得的,只有上中两部,至于下部却不知在何方,幸好心法是完整的,否则根本挥不出威力来。”

    不过尽管只有上中两部指法,也已经足够了,没有下部,虽然无法修炼到极致,不能无视别人的护身罡气,但是只要被寂灭指点中,敌人的经脉势必会受损。

    学习这个东西唐风也不是心血来潮,他习惯使用暗器,但是人在江湖飘,总是有要和敌人面对面过招的时候,以往他总是依仗着一些剑招化险为夷,但是随着自身实力的增长,再加上没有合适的武器和剑法,以前使用的剑招已经有些显得不堪大用了。

    如今再学习这样一套高深阴险的指法,这样日后再和敌人贴身搏斗的时候,肯定能狠狠地阴别人一把,不过前提是唐风得把寂灭指修炼好行,这是一个长久的功夫,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

    学完寂灭指,天色也亮了,唐风辞别两人回到水牢入口处唤醒了刑不名。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唐风一直都在马长生的屋内参悟寂灭指的玄妙,越是修炼越是感觉这套指法相当不简单。唐风的双手,是释放暗器的双手,灵活异常,相当适合修炼这种诡异阴险的指法。

    不过说起来,这指法施展出来的时候有点阴柔的唯美,唐风只学了上中两部二十四式指法,每一指点出去,罡气的运功路线都不同,这就是寂灭指心法的辅助,唯有心法辅助,寂灭指能达到大程度的杀伤。

    这玩意倒是很适合女人来学习,毕竟女人天生就心灵手巧,不过唐风可不管它,不管是黑猫白猫,只有抓到老鼠是好猫。

    修炼这一套指法是相当消耗罡气和体力的事情,再加上唐风需要时不时地维持着马长生的容貌,体内罡气消耗巨大,平均每天丹田都会枯竭一次,不过这也让他因祸得福,丹田枯竭之后,修炼起无常诀来加容易,聚拢天地灵气的度也加,十几天下来,倒让自身体内的罡气凝练了不少。

    唐风在寻思着自己是不是该把罡心处那些阴魂记忆中的武典全抄写下来了,那些人掌握的修炼功法对自己虽然没什么用,可用来扩充一个门派的储藏却是相当不错的。而且这些人中不乏高手的存在,掌握的武典说不定对自己就有用处。

    不过这个想法只是在唐风脑海中转了一圈而已,他现在已经得了寂灭指,如果再学习其他的东西,就有点贪多而嚼不烂了,再者说,也没有这个时间。

    这一夜,唐风如以往一样坐在屋内修炼寂灭指,等罡气消耗完了之后就运转无常诀,到了后半夜功夫,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即门框仿佛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出叮地一声响动。

    唐风蓦然睁开眼睛,沉声喝道:“谁?”

    外面没有任何动静,脚步声也越行越远,皱了皱眉头,唐风站起身打开房门,却见房门上插着一柄飞刀,飞刀上绑着一块白布。

    取下飞刀走回屋内,解开白布凑着灯光仔细看了看,上面只有几个娟秀的字体:“明夜总攻”

    唐风忍不住呼了一口气,这躲躲藏藏的日,总算是到头了。虽然说有以假乱真这个能力,在黛雪宫内也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可唐风一直都藏头露尾,这些日低调到不能再低调,能不出去就不出去,即便出去也只是每三天一次的守夜而已。

    没有人喜欢当别人,每个人都愿意做自己,唐风也不例外。

    这字体一看就是女人书写,不知道是风飘絮写的还是花不语写的,应该是让飞雪楼的心腹弟给自己传递过来的。

    只有一天,谢雪臣你的好日就到头了唐风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

    盘膝坐了下来,唐风没有再继续修炼寂灭指,而是全心全意地运转起了无常诀,他需要养精蓄锐,以应付明天的大事。

    ……

    夜风徐徐,天上一轮明月普照大地,柔和的月光倾泄而下,笼罩着整个黛雪宫。

    人心蠢蠢欲动,今夜注定无人入眠,数之不尽的黛雪宫高手们都隐藏在暗处,等待着那一声召唤。

    今天就是妃小雅收复黛雪宫的日,唐风一个人站在屋顶处,清凉的夜风拂过他的脸颊,衣衫哗哗作响,他的双眼紧紧地盯着一个方向,他在等待,等待那些该来的人。

    时刚过,黛雪宫正门处仿佛传来了一阵骚动,随即又平静了下来,紧接着,好几道身影从那边遥遥飞了过来。

    明月下,这几道身影印在唐风的眼帘中也不过是几个黑点而已,但是唐风却已经认出了他们到底是谁。

    来的人并不多,只有五人而已。

    笑叔和断叔一马当先,势若雷霆,重若山岳的杀气肆无忌惮地弥漫着,人还未到,唐风就仿佛已经嗅到了空气中飘荡的血腥味。

    笑一叶轻飘飘地跟在他们身后,尽显一股阴柔的森冷,再后面是两个女人,妃小雅一脸阴沉又有些激动地重回到这个阔别了好几年的地方,一双美眸中隐藏着无尽的杀机,雪女叶已枯跟在后方断后,她的实力强,可这次过来也只不过是保护唐风和妃小雅的安全罢了,如果有可能的话,她还需要和欧阳羽交手,毕竟只有她,能和灵阶高手过过招。

    唐风将手指放在嘴中,使劲吹了个口哨。当清脆嘹亮的口哨声如莺泣一般响起的时候,整个黛雪宫轰然大乱起来。

    那些隐藏在暗处埋伏着的高手们全都出动了,寻找着谢雪臣的心腹,肆意杀戮,整个黛雪宫一瞬间陷入了腥风血雨之中。

    这些人,全都是通过花不语送出去的解药解除了雪髓寒冰毒的高手以及他们的心腹弟,以往他们迫于谢雪臣的yn威,不得不屈服,但是现在,雪髓寒冰毒已解,再加上黛雪宫有史以来强大的两位杀神强势回归,仇旧恨一并涌了上来,自然是想杀个痛。

    飞雪楼的女弟们清一色的黑色劲装,在恬静如水和妩媚如妖的两位楼主的带领下,齐齐冲出了飞雪楼,直接朝天谴宗所在的地方杀了过去。天谴宗,是整个黛雪宫坚固的防卫力量,谢雪臣上任之后自然是在里面安插了大量心腹,所以花不语和风飘絮两人必须将天谴宗夺回来,以减少无谓的伤亡。

    此刻,汤非笑等人已经飞到了唐风身边,笑叔急忙道:“风少辛苦了,老宫主身在何方?”

    妃小雅紧张地望着唐风,声线有些颤抖地问道:“他现在怎么样?”

    好些天没见了,如果不是事关老宫主的安慰,堡主大人肯定会不顾一切地扑到唐风怀里,可是现在,她却没有这个心情,甚至连寒暄都省去了。

    “没死。”唐风只能这么回答她,“跟我来吧。”

    费尽功夫,就是为了要营救老宫主出来,要不是因为这个,汤非笑等人早就闯入黛雪宫取下谢雪臣的狗头了。

    在唐风的带领下,众人一路往擒天峰所在的地方赶了过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