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四百四十三章 要不要人家帮你扶着?

第四百四十三章 要不要人家帮你扶着?2017-11-10 16:27:18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四十三章要不要人家帮你扶着?

    从昏迷中转醒,唐风察觉到自己是躺在一张床榻上,身上还盖了被,两只受伤的胳膊被敷上了疗伤药,已经拿白布缠裹住了,不用想,这是诗诗的功劳了。

    没有立刻睁开眼睛,唐风先是沉浸心神来到罡心处询问了一下灵怯颜自己昏迷之后的情况。

    见到唐风醒来,小丫头又是委屈又是开心地扑了过来:“风哥哥,下次再也不要使用那样的攻击了。”

    唐风赶紧点头:“不到危险的时候我也不会用了。”

    那招式威力大是大,可唐风现在根本不具备操控水灵气和火灵气的能力,能用那一招惊退欧阳羽实在是运气和侥幸,当时若是逼迫两种灵气的时候稍微破坏了平衡,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那女人没有趁人之危么?”唐风奇道,他本来想以为自己昏迷之后灵怯颜另外一缕精魂会对自己下手来着,可没想到对方不但没有下手,反而将他带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并且处理好了自己身上的伤势。”“

    “她倒是想。”灵怯颜冷哼一声,“不过她不敢。若是她对我下手,被吞噬的绝对是她”

    唐风略微一想便明白了,灵怯颜的五缕精魂虽然有强有弱,可彼此差距并不会太大。灵怯颜现在是两缕精魂的集合体,诗诗那只有一缕,真的要碰到了一起,肯定是对方被吞噬。

    “不过她心地也不坏,我们五缕精魂之间互相吞噬是必然的结果,所以她有吞噬我的想法是正常的。”灵怯颜解释道。

    说起来,诗诗身体里的精魂,也算是另外一个灵怯颜,只不过彼此性格完全不同而已。这世上毕竟没有人自己会说自己坏话的。

    跟小丫头简单地聊了几句,唐风得知自己昏迷之后,诗诗以羸弱之躯抗着自己走了足足有六十里路,这来到附近一座城池里,找了个客栈住下。而且在唐风昏迷的这两天时间里,她也一直在旁边照顾唐风。

    虽然说诗诗现在的实力相当不赖,可让一个弱女扛着自己走了这么远,唐风也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缓缓地睁开眼睛,坐直了身,唐风低头看着自己两只胳膊,不禁苦笑一声。身体的酸疼现在已经算不了什么了,可恶的是两个胳膊现在居然没有丝毫感觉,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大概是胳膊被庞大的灵气破坏的太过严重,正在重组修补而已。

    望了一眼桌上的水杯,唐风及其艰难地想拿起来喝口水,可尝试了半天都没做到,倒是不小心把水杯扫到了地上,啪地一声摔了个粉碎。

    响动声惊动了隔壁房的诗诗,她连忙披着衣服推门走了进来,在摇曳的灯光下,这个妩媚的女人浑身上下都散着一股别样的风情,尤其是她现在身上的衣物淡薄,赛雪的肌肤若隐若现,两颗蓓蕾犹如含苞待放的花骨朵顶起胸前的睡衣,赚足了唐风的眼球。

    “你醒了?”诗诗嗔怪地瞪了唐风一眼,媚眼含春,漫步走到了唐风身前。

    “劳烦给我弄杯水,我渴了。”唐风无奈地说道,现在双手没有感觉,想要喝水还得靠人帮忙,委实够悲哀的。

    诗诗点了点头,动作娴熟优雅地拿起一个杯,倒了杯温开水,斜着身坐到床上,将水杯凑到唐风嘴边。

    唐风也不客气,一口气喝了三杯,这满意地呼了一口气。

    抬眼看了看诗诗,唐风轻笑一声道:“你留在我身边,就不怕我把让丫头把你吞噬了么?”

    “血魔唐公难道也跟那些坏人一样,喜欢欺凌人家一个弱女么?”诗诗柔声柔气地,双眼满是委屈地看着唐风,“而且,人家刚刚救过你,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了吧?”

    “你是弱女?”唐风讶然,哈哈大笑起来,“恩,如果说诗诗的话,她还真是个弱女,不过你嘛……算了。”

    诗诗脸色一拉,恨恨地瞪了唐风一眼,颇有些幽怨地道:“人家怎么就不是弱女了?”

    “不说这个。”唐风想摆摆手,可却无能为力,只是看着她问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

    “是啊,原本我不知道你隐藏在诗诗体内也就算了,可现如今,我既然知道你在诗诗体内,那我们也算是敌人了。”

    “你说的也对呢。”诗诗狡黠一笑,“我应该趁你伤势未好,就直接把你杀了,然后再把你身上那件宝贝埋进万丈深渊之下,这样以后就再也不用担心会被你们吞噬了。”

    诗诗说的跟真的似的,可唐风相信她不会这么干,要不然她就不会救自己了,这女人古灵精怪的不好对付,实在让唐风头疼。

    灵怯颜此时在唐风的罡心处传音道:“你就不要反抗了,乖乖的让我吞噬算了,我们五缕精魂之间终必然会走向这个结果,这是怎么也逃避不了的事实,放心我不会弄疼你的。”

    诗诗笑道:“话虽这样说,可过程不同,结果也不同,我可不希望以后成为你的附庸。”

    “哼,想得美。”灵怯颜撇撇嘴。

    诗诗深深地看了一眼唐风,心想若是有这样一个甘愿拼掉性命也要守护自己的男人,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前两天唐风为了灵怯颜,可是不要命一般地在跟一个灵阶高手战斗。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在诗诗的脑海中闪了一下而已。

    “姑娘这次大恩,唐风铭记在心。”唐风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她了,只能这么模糊地带过。

    “不必了。”诗诗捂嘴娇笑,“反正我们是敌人,这次救你只不过是因为你帮我逃过一次追杀而已。”

    “那倒也是。”唐风点头笑道。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氛围,两个人确实是敌人,可却涌不出丝毫与对方为敌的心思。

    “姑娘。”唐风脸色有些红,模样很是羞赧。

    “怎么?”诗诗诧异地盯着他,一双仿佛会说话的眸如星辰一般梦幻迷人。

    “能不能再帮我一个忙?”唐风期期艾艾地说道。

    “你倒会得寸进尺。”诗诗瞪了唐风一眼,随即叹息道:“说吧,只要不是要把我吞噬了,看我心情我会考虑考虑的。”

    “很简单的事情。”唐风半低着脑袋,“能不能给我找个夜壶来?”

    诗诗一愣,随即那如花的脸上涌现出一抹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神色,使劲憋着,憋得脸颊通红,贼一般的目光还不停地往唐风下身瞄去。

    “想笑……你就笑吧,不过人有三急,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唐风一脸的郁闷。

    “咯咯咯咯……”清脆悦耳的笑声瞬间响了起来,诗诗笑得那叫一个花枝招展,前俯后仰。

    “小心把门牙笑掉了。”唐风愤愤道。

    片刻之后,诗诗还真的给唐风找来个夜壶,贼眉鼠眼地看着唐风,脸上闪出一丝作弄的神色,用一种甜腻娇嗲的声音道:“你这双手怕是不能动吧?要不要人家帮你扶着?我不嫌弃你哦。”

    唐风一脸正色,赶紧拒绝道:“不必了”

    ……

    在客栈里停留了整整半个月时间,诗诗也陪了唐风半个月。

    早在唐风醒来第五天的时候,两只胳膊就已经没有大碍了,但是唐风体内经脉积攒的那庞大灵气,却不得不让他停留下来,努力吸收。

    足足吸收了十天,饱胀的经脉感觉好受了那么一点点,不过那些灵气还没吸收完,可这里毕竟不是久留之地,客栈内人来人往嘈杂万分,不太适合修炼,所以唐风也不得不启程往天秀赶去了。

    来到诗诗的房间,轻轻地敲了敲门,里面却并无人应答,伸手一推,房门居然被推开了。

    转头看看左右,被褥叠得很整齐,满屋余香,诗诗却不见了踪影,只有在桌上留下了一张字条。

    唐风拿起一看,上面写道:“你的小"qing ren"我带走了,不用担心我们的安全,可能等我玩腻了会去找你,让你一口吞掉也说不定,到时候可千万不要怜惜哦。”

    这个放荡的女人唐风捏着字条一阵苦笑,走得还真。

    诗诗的安全唐风其实并不怎么担心,有那缕精魂帮忙,唯有象汤非笑这种级别的有可能危害到她们,普天之下又有多少个汤非笑?

    不过现在她势单力孤,相比较唐风和欧阳羽掌握的精魂来说,她只有一缕,终的结果不是被唐风这边吞噬就是被欧阳羽吞噬,这是不可逃避的命运,既然不可逃避就要去面对,比较而言,她倾向于唐风。

    当然,她大可以躲藏起来一辈不出现,但是诗诗会愿意么?

    在小城内雇了一辆马车,继续如之前一般朝天秀赶去。

    一个多月之后,唐风总算是来到了阔别已久的靖安城,嗅着这块熟悉土地中散出来的气味,感觉着周围的喧闹,唐风一颗心忍不住有些激动起来。

    出了靖安城,往前走十里,总算是来到了天秀宗门前,打走了车夫,唐风看了看天秀,又看了看夜雨湖,再看看曲亭山,脸上不由自主地挂起了一抹微笑。

    少爷又回来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