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四百六十六章 我不是随便的人

第四百六十六章 我不是随便的人2017-11-10 16:27:49Ctrl+D 收藏本站

    虽说唐风早有心理准备,知道关于血魔的消息铁定已经传到了白帝城,可面前这男的反应却让他有些无奈,不由开口问道:“我怎么就是魔头了?”,

    那男冷哼一声:“传闻说你欺男霸女,仗势欺人,恃强凌弱,杀人盈野,动不动就要灭人满门,恩……还有在天秀宗内作威作福,**女宗门,仗着自己长得帅气到处勾搭良家女,玩弄后弃之不顾,这等淫贼留你于世,当真是个祸害,师妹你退后”看我来教训于他!”

    这男前面说的话,跟江湖上传闻差不多”但是后面这些话,完全就是在给唐风泼脏水了,为的就是让自己这个师妹提防这长得俊俏的小白脸。

    他一边说着,一边有模有样地抽出了自己的佩剑,一柄剑在手,气势上倒也生了些变化,显得沉稳起来,再配合那不俗的相貌,端得是一个翩翩俊公。

    岂不料,他这耍帅的举动完全没被那师妹放在眼中,刚摆好架势,脑门上就被敲了一个暴栗。

    这男哎吆一声,身上积攒起来的气势瞬间烟消云散,揉着自己的脑袋满脸委屈地看着自己的师妹,可怜兮兮地问道:“干嘛打我?””“

    “你又没亲眼见过他为非作歹,怎么知道他就是魔头,外界的传闻你也相信啊,你又不是三岁小孩了。”,女嗔怪地瞪了自己的师哥一眼,那男唯唯诺诺,期期艾艾半晌也不敢反驳。

    唐风脸上露出一抹微笑,只是静静地看着两人,这两人应该是有感情的,举止语言都有一丝打情骂俏蕴杂在其中。

    到底不愧是李唐第一大势力啊,区区两个玄阶门卫,也能如此识大体。

    唐风相信”自己现在如果用本身的名字和相貌去李唐内任何一个宗门,只怕都会被毫不留情地驱赶,甚至还会引一系列的混乱,但是来到这里,除了那男人反应有些好笑之外,这女倒是沉稳不乱。而且,对面这个男人身上没有丝毫杀气,也就是说他根本就没想过要杀了自己,刚那般作态,只不过是想在心爱的人面前出出风头。

    年轻人嘛”唐风能理解。

    女打了自己的师哥一下之后,一双美目上下打量着唐风,眼中有些好奇的神色在涌动,开口道:“你是来找小懒师叔的吧?”

    唐风奇道:“你怎么知道?”

    女捂嘴娇笑:“当然知道,说起来唐公手段当真了得,居然能俘获小懒师叔的芳心,让她这两年内对你念念不忘,可让白帝城内好多青年俊杰咬碎了牙齿。,

    听她这话的意思,好像白小懒对自己的感情整牟白帝城的人知道了。

    “惭愧惭愧。”唐风抱拳道:“这两年来一直忙于修炼”直到今日能来这里见她一面。小懒……她如今好么?”,

    女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变得古怪起来:“好与不好,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吧。师哥,你进去告知小懒师叔一声,一定要偷偷的,千万不能让别人现了,至于能不能成……哎,唐公你也不要抱太大的奢望。”

    “我知道。”唐风微微点点。

    那男还是一脸警惕地责着唐风,听到师妹的话之后赶紧摇头,铿锵有声道:“我不去,我要在这里守护你。”,

    女跺跺脚:“去,我哪需要你守护,唐公懒师叔的……咳咳”他又怎么会对我有恶意?”

    “可是……”

    “你去不去,不去我自己去。”女顿时板着一张脸。

    “好好”师妹别生气”我去还不行么?”,男狠狠地咬了咬牙,转过头恶狠狠地看着唐风,威胁道:“等我回来,若是师妹掉一根头,我必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唐风不以为意,对他招了招手道:“兄弟过来一叙,我有些话要与你说。”,

    男虽然有些怕唐风,可在自己师妹面前也不能掉了面,一边朝唐风走来一边开口问道:“做什么?”

    唐风扭头看了女一眼,借着男身的阻挡,压低声音道:“兄弟你喜欢你那师妹吧?”

    男芋顿时有些不好意思,挠着脸颊道:“有眼睛的都能看出来,何必多此一问?”

    “我这里有些区区薄礼,若是兄弟能送给你师妹,她定然很欢喜。”唐风从魅影空间里掏出一对精美的翡翠玉镯来。

    男的双眼顿时被那对翡翠玉镯吸引过去,这玉镯一看就价值不菲,而且他实力低微,本身没有多少钱财,加之不能随意走出白帝城,有时候有心想买点礼物送给自己的师妹也有心无力,所以直到现在,他还没送出过一件贵重的礼物。

    一边看着,一边还使劲吞口水,嘴上却道:“你把我白儒看成什么人了?”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好玉配美人,这对镯若是能带在令师妹的手上,肯定会很好看,不是么?”唐风也是投桃报李,那女对他态度不错,而且初来白帝城”人生地不熟,如果想要见见白小懒的话,肯定还有许多波折,能结交一下这两人,打探一些消息也是好的。

    男很明显被唐风说动了,扭头悄悄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妹,口上道:“我白儒岂是这种随便的人?”

    话还没说完,他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抓住镯,揣进了自己的怀中。

    “你们在做什么?”女有些不耐烦地问道,男一慌,脸色都红了,连忙摆手:“没什么没什么。”,

    女狐疑地看着他,唐风道:“我在向这位兄弟打听一下小懒的消息。”

    “哦。”,女点了点头,男顿时投以唐风一感激的目光。

    “天色不早了,去通报吧。”,女象赶鸭一般推搡着自己的师兄。

    “这就去了。”男一边说着一边朝城内赶去”走出一截路之后回头朝唐风喊道:“呔,那魔头你可千万别轻举妄动!,”

    唐风苦笑一声,心想自己这辈恐怕都得顶着血魔这个称号了。

    等男走后,女看着唐风,轻轻地叹了口气,神色颇有些古怪。

    唐风容色一整,严肃道:“姑娘,能否告诉我”小懒这两年是不是生了什么事?”

    “我不方便说。”女缓缓地摇了摇头,“若是你能见到她,一切自然见分晓。”

    唐风无奈,刚这个女的神色和言语就已经让唐风猜测到了一点,白小懒这两年过的未必就很好,甚至可以说很不好,现在她不愿意说,唐风自然也不能用强。

    女道:“我叫白冬冬,和师兄一样都是孤儿,打小就被白家收养,所以同姓。小懒师叔平素对我们很好,你既然是她钟情之人,人品肯定不会太差,若是没有这层关系,凭你血魔的名字,只要敢站在这里,肯定会遭到无数人的围攻,今天也算是你运气好,遇到我师兄妹两人当班,换做别人你恐怕也就是死路一条。”

    唐风微微点头,他这明白,白冬冬之所以不怕自己,是因为相信白小懒的眼光。

    两人又闲聊了一阵,白冬冬没说任鼻关于白小懒的事情,只是随便说了说白帝城现在的情况,可话里话外透着的意思却让唐风感觉有些不容乐观。

    白帝城内五大家族,自上一任宫主逝去之后,就由白月蓉担任城主之位,可是她毕竟是个女,白帝城内也不是没有过女担任城主的先例,只是上一任城主膝下无儿,只有两个女儿,一个是白月蓉,一个是白小懒。

    白月蓉因为各种原因,今生今世都不会嫁人,所以等她退位之后,白小懒就会成为城主。

    白小懒如今大好年华,实力出众,容姿是一等一,谁若是能娶了她,那白帝城就是嫁妆!

    所以白帝城内除了白家剩下的四大家族这些年来全都把目光盯在白小懒身上”这四个家族中的年轻俊杰不管是处于自愿还是迫于长辈压力,都想将白小懒据为己有,因为一旦和白小懒结为连襟之好,就等于坐拥了白帝城。

    这两年来”白小懒和唐风的事情也在城内大肆流传,可以说,唐风这个名字在整个白帝城就是禁忌,那四大家族恨不得把这个突然蹦醚出来的小一把捏死,省的他挡了自己等人前进的道路。

    但是白帝城好歹是李唐第一大势力,纵然很多人心头痛恨唐风,也不能明目张胆地为难一个晚辈后生,所以这两年来唐风压根就没遇到白帝城的人来找他麻烦。

    这也是为什么白冬冬让自己的师兄偷偷地去把消息传递给白小懒的缘故,因为一旦消息泄露出去,唐风就难办了。

    想明白这层原委,唐风又赶紧对白冬冬一阵道谢,今天出门遇贵人,确实如白冬冬所说,若不是他们两人今天当班,换做别的家族的人站在这里,唐风一来就等于自投罗网。

    如此过去大概有半个时辰之久,白儒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整个白帝城实在太大了。

    “怎么样?”白冬冬急忙开口问道。

    白儒看了一眼唐风,叹口气道:“城主在小懒师叔那里,我不敢进去。”(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