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四百六十八章 寒降尘

第四百六十八章 寒降尘2017-11-10 16:27:51Ctrl+D 收藏本站

    穿上这套衣服之后,白冬冬和白儒两人带着唐风从一处偏门施施然走了进来。

    整个白帝城内生活了上万人,其中有很多象唐风这样打扮的小厮和家奴,这些人都是一些没有资质修炼,用来处理杂事的存在。所以唐风走进这里,只要不报出自己的名字,倒也不会引人关注。

    白冬冬和白儒两人身份也不高,毕竟只是白家收养的孤儿而已,实力是只有玄阶左右,一路走来,唐风现他们时常会退到道路的两旁,躬身而立,等待着迎面走来的人过去之后继续踏上道路。

    而那些迎面走来的人,甚至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只是信步离去。

    每当这个时候,白儒总是有些不太服气,嘴上小声嘀咕着那些人只不过走出身比自己好,修炼时间比自己久,要不然自己的实力肯定比他们强上很多云云。每每这个时候,白儒总是会被师妹痛骂一顿,可也乐此不彼,一张笑脸相迎。

    走了半炷香时间,迎面又来了两人,一老一少,老的鹤童颜,一身气势十足,容貌威严,少的年轻俊俏,风度翩然。”“

    白冬冬和白儒赶紧又退缩到一旁,低垂着脑袋,唐风自不必说,跟着两人也退了回去,只不过在悄悄打量着这一老一少。

    因为这两人居然全是天阶,那年轻人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大概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可居然也修炼到了天阶的境界委实让人惊叹不已,这个人定然惊艳艳,资质出众,让唐风生出了一点比较的心思。

    天阶,即便在白帝城内也并不多而且如此年轻的天阶,日后前途必定无量。

    老者并没有在意唐风三人,反倒是那年轻人扭头瞥了一眼白冬冬,嘴角浮现出一抹轻佻的微笑,一双眸盯住了白冬冬挺翘的胸脯,正在仔细打量的时候,却猛地一抬头,看到了唐风投过来的目光。

    这年轻人的脚步一顿,目光变得阴沉起来。他没想到在白帝城内居然还有下人敢如此肆无忌惮地打量自己。而且,他刚偷窥白冬冬的目光肯定也被唐风给现了,顿时有些恼羞成怒。

    年轻人脚步停了下来,那个老者也不由跟着停了下来,疑惑地看着他,道:“小尘儿,怎么了?”

    年轻人微微一笑,转头对老者道:“没事。”

    一边说着一边冷笑地望着唐风,然后慢慢地走到白冬冬面前。白冬冬和白儒两人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但是眼看着这年轻人对自己的师妹好像有些歹意,白儒却是依然微微踏前一步,有些挡在白冬冬面前的意思。

    年轻人冷哼一声,身上一股澎湃的天阶气势猛地朝白儒冲过去,白儒闷哼一声双腿不禁瑟瑟抖起来,就连额头上也冷汗直冒。

    年轻人这看着白冬冬问道:“师妹叫什么名字?”

    “禀寒少爷,我叫白冬冬。”白冬冬诚惶诚恐地答道。“白家的人么?”这个寒少爷嘴角的讥笑浮现出来,又问道:“师妹在城内所当何职?”

    “与师兄两人负责看守南门。”

    “这可是个苦差,整日站在门口不动动弹,想必寂寞的很。”寒少爷开口道,“不如这样你跟着我回去,当今侍女平日里也用不到你,只是在我就寝和起床之时需要有人来铺床叠被剩下的时间你大可自行修炼,如何?”

    白冬冬神色一慌,正要应答的时候,白儒却强行往前走了一步,开口道:“寒少爷,我师兄妹两人是白家的人,除非有城主的调任状,否则我二人是没法离开现在的职位的。”

    寒少爷冷笑一声,白儒只觉得自己眼前一hu,脸颊上就被扫了一巴掌,右脸上顿时出现一道清晰的巴掌印,整个人也被打的转了好几圈,差点跌倒在地上,再望向那寒少爷的眼神几欲喷火。

    “我有问你么?白家尽收些不懂礼节的下人。”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是看着唐风的。

    刚自己的粮事被唐风给撞破,他也就是想折腾一下这三个人,只不过唐风一副小厮打扮,他身为寒家的少爷,自然没这个兴致来羞辱他,那样做只会掉了自己的身份。可白家的两个人就不同了,这样做一来可以教训一下这三人,二来也算是试探一下白家的反应。

    白帝城内五大家族中,寒家这些年越来越嚣张了。

    怎么,你还想跟我动手不成?”寒少爷讥讽地看着白儒。

    白儒脸上委屈万分,愤怒无比,拳头紧握,他自己如何看不出这寒少爷对师妹的企图?再加上这个飞扬跋扈的少爷恶名在外,他哪里肯放师妹去狼口虎穴?

    正欲再理论一番,他的一只手却被白冬冬捏住了,白冬冬对他缓缓地摇了摇头,眼中满是苦楚和乞求。

    如果白儒一时冲动真的动起手了,那绝对就是一个死字。玄阶在天阶面前,真的不够看。

    他们两人只不过是白家收养的孤儿而已,即便是寒少爷在这里杀了他们,恐怕也受不到什么责罚,顶多就是被刮斥几句。

    直到现在,那老者开口道:“被小尘儿看上也算是你的福分。此事也不需要城主下令了,你现在就跟着小尘儿走吧,明日我自会跟城主说去。”

    白冬冬眼中蕴藏着屈辱的泪水,轻启朱唇,对着白儒无声地说了几个字。

    白儒一愣,随即深吸一口气,平息了心头的愤懑。

    他看懂了师妹的唇语,那只有四个字:“小懒师叔!”她是想让自己找小懒师叔救她脱离苦海。

    “我知道了。”白儒微微点头。

    寒少爷一脸小人得志的表情,对唐风一点手道:“你也来。少爷正好缺了一个倒夜壶的下人,我看你挺合适的。”

    刚这小厮撞破自己的好事,以免他到处乱说,寒少爷自然是要把唐风留在身边。

    “是。”唐风点头,嘴角也不禁浮现出一抹冷笑。

    这寒少爷当真是欺人太甚,白冬冬和白儒今天也算是被自己给连累了,若不是自己看到他的猥琐模样,应该也不会起这些波澜,他寒少爷就算再喜欢美女,也不至碰到谁就抓谁回去。

    所以唐风有必要守护一下白冬冬的安全,正好这寒少爷居然也让自己跟着,唐风求之不得。

    寒少爷和那老者再一次迈开步伐离去,唐风和白冬冬两人紧随其后,白冬冬一步三回头,眼中含泪看着白儒。

    白儒伸出一只手,终没敢强拉住自己的师妹,等到众人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之中,他这跺跺脚,赶紧朝白小懒居住的地方跑去。

    只不过此刻夜深人静,白小懒也已经睡去,他知道自己只有等到明天,能见到小懒师叔了。

    这一夜……让他倍英煎熬。

    跟着两人往前走去,唐风和白冬冬两人也是沉默无语。

    这里在白帝城内是属于冬城池界,所以周边的树木上还积累了些许积雪,地面薄冰遍野,脚踩在上面传来咔嚓嚓的响声,温度也比较寒冷。

    走在前方的两人只当后面的两个是无足轻重的人物,所以交谈也不甚防备。

    只听那老者说道:“小尘儿,再过几日我准备向城主提亲,所以你不要胡乱生事,免得节外生枝。”

    老者的话虽然没有明说,可意思却显而易见。

    那寒少爷无奈地点头道:“是。”

    这次提亲事关重大,由不得寒少爷不谨慎,看样自己今天带回来的女人是没法动了,动一个女人没关系,万一她性情刚烈,直接自杀了,对自己的名声也不太好,转着眼珠想了想,寒少爷顿时有了主意。

    既然自己不能动,那就便宜别人好了。反正自己身边的女人不少,也不在乎毒这么一个,这小厮刚看自己的眼神有些鄙夷,我倒要看看,你若是干出了那种丑事,还敢不敢用鄙夷的眼神看自己。

    打定主意,寒少爷忍不住微笑起来,今晚必定是精彩的一晚。

    半路上,寒少爷和那老者就分开了,唐风和白冬冬两人自然是跟着这今年轻人来到了他居住的地方。

    被一个侍女接进了一间屋里,门被关上之后,屋内只剩下了唐风和白冬冬两人。

    昏暗的烛光下,白冬冬忍不住呼出了一口气,满是歉意地看着唐风道:“唐公,是我连累了你。”

    “不,是我连累了你对。”唐风摆摆手,他知道今天这一切是自己惹出来的,根本怪不得别人,又不好明说,毕竟刚那今年轻人盯得是白冬冬的胸部,只得叉开话题问道:“州那两人是谁?”

    “寒家的人。那个老者是寒家的席长老,而那今年轻人叫寒降尘,就是寒家年轻一代出色的一人,整今年轻一代,除了白师叔之外,就属他是厉害,如今已经是天阶下品境界了。”

    “寒家?寒冬的家族?”唐风问道。

    “你认识冬城主?”白冬冬有些诧异地问道。

    “恩,曾经见过面”唐风点了点头,只是见面的时候大家闹得有些不太友好。(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