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四百七十章 比聘礼

第四百七十章 比聘礼2017-11-10 16:27:56Ctrl+D 收藏本站

    “为了一只私欲,就要强行拆散人家一对,也只有你寒降尘能干得出来,何况,那是白家的人,你凭什么说带走就带走,白帝城什么时候姓寒了?”夏芷梦冷冷地问道,直接给寒降尘扣了个大帽。

    寒降尘也是一凛,他知道夏家的人脾气都不太好,尤其是这个夏家小公主,脾气是暴躁的很,加之两家人修炼的功法一属寒一属火,本就有些不太对付,现在夏芷梦直接开口逼问,倒也显得声势夺人。

    寒降尘连忙道:“白帝城是我等我大家族共有的产业,当然是不是姓寒。芷梦妹妹说的这话,尘哥哥我可承受不起,若是让家中几位长老知道,非打断我的腿不可。”

    夏芷梦霍地站起身来,一根嫩葱一般的白暂手指敲击在石桌,出咚咚的声响,严肃道:“白帝城是白家的!阳丶夏丶秋丶寒四大家的祖先,在千百年前只不过是白家的随从而已!现在白家无男嗣,你们这些跳梁小丑就出来乱蹦醚,也不怕辱了祖先的名声。”

    这小妞说话毫不留情面,什么严重说什么,听得唐风心头大爽,不由对她有些好感。”“

    寒降尘也是有些恼火,心想你们夏家跟白家一样,没有嫡传男嗣,自然是无法觊觎白帝城,真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嗯到这里,他的脸色也不由沉了下来,道:“芷梦妹妹,动嘴之前好先考虑清楚你在说什么,否则很容易祸从口出。”

    “你是威胁我?”夏芷梦腾地站了起来。

    “别吵了。”白小懒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今天不谈其他的事情寒降尘,我叫你来只是因为我这两位师侄而已。”

    顿了一顿,白小懒继续道:“寒家侍女众多,师弟身边恐怕也不缺少这么一个,我这师侄资质驽钝手脚不便,若是真留在身边恐怕还会碍了你的眼睛,还请寒师弟高抬贵手放她离去让她能与自己心爱之人团聚,也算是做了一桩好事。”

    白小懒骂人不吐脏字,摆明了是说寒降尘若是不放人就是在干坏事了。

    寒降尘微微一笑,盯着白小懒道:“师姐这是有求于我?”

    白小懒眉头一皱,面上稍微有些不喜,淡然道:“师弟先弄清楚,这两人是我白家的弟!你强行拆散他们可知他们心中对彼此的思念又有多深?”

    说这话的时候,白小懒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显然是想到了自己的事情。

    寒降尘脸上的阴鸷表情甚,咄咄逼人道:“师弟我对师姐也是夜夜思念,师姐既然能体会到别人的痛苦,难道就看不到师弟这些年来的真情么?”

    “不要脸!”夏芷梦若不是顾忌自己女人的身份,铁定会在寒降尘的脸上唾一口唾沫,“人家是你情我愿郎情妾意,你这算什么?依靠自己卑劣的手段来威胁小懒姐姐么?是不是小懒姐姐不答应跟你在一起,你就不会放人?”

    “夏芷梦!”寒降尘即便涵养再好也有些忍不住了,目光喷火地瞪着夏家小姐,今天这女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搅局,让他实在愤怒无比,换做别人他早就一掌毙了可偏偏这女人是夏家的小姐,身份地位与自己相同。

    两人互相怒视着,谁也不怯谁,场面一时间剑拔弩张。

    唐风暗暗摇头,这个寒降尘,气量太小,居然会和一个女如此大动干戈难怪懒姐看不上他。

    两人正对峙的时候,外面又走进来两个衣冠楚楚的年轻人领先进来的一人手持一把折扇,扮风流倜傥状身上却也带了一丝阳光三月似的的暖意,而他身后,则跟着一个胖,这个胖年纪虽轻,可大腹便便,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一张脸都挤成了一堆,偏偏这胖身上带了一些飘逸的感觉,说不出的怪异,就连他走路的步伐也是举重若轻,丝毫看不出臃肿的味道。

    领头的年轻人一边朝这边走一边笑了一声道:“幺,寒老弟来的这么早啊。”

    “阳景泰!”寒降尘的脸色一下沉了下来,这次不但阳家的少爷来了,就连秋家的少爷秋枫也来了。

    白小懒居住的这个地方,从来不会让男弟进来,这次不但他寒降尘来了,另外两家的嫡传男嗣也都来了,若说没得到白小懒的允许,寒降尘怎么也不会相信。

    再算上夏家的小姐,那么白帝城四大家族年轻一代都在这里了,她把这几个人都聚集到一起,想做什么?寒降尘有些迟疑不定地看着白小懒,而白小懒却依然古井无波,只是淡淡道:“两位来就先坐吧。,阳景泰将折扇一收,嬉笑地看了夏芷梦一眼,坐在一旁,反倒是那叶秋枫的胖,脸上挂着谄笑,落坐之后朝四周抱拳,道:小懒师姐好,芷梦妹妹好,寒老弟好!”

    若不是他身上散着时有时无的罡气波动,看他这一张脸别人还以为是个商人。

    “今天把你们全叫来,一来是想帮我两位师侄重聚在一起。二来也是想借此机会告诉你们一件事。”白小懒脸上的红晕甚,看得寒降尘如痴如醉,而那秋枫是跟猪头一样,死死地盯着白小懒。

    不过唐风却敏锐地现,这个胖那细小的眼睛却没有丝毫淫秽的神色,反倒是在盯着白小懒的时候,借助脸上赘肉的掩盖,时不时地和夏芷梦眉来眼去的。

    这胖有点意思!

    “师姐有什么事但说无妨,若是需要我等帮忙的,上刀山下祸害万死不辞。”阳景泰赶紧拍胸脯道。

    “倒也没这么严重,只是知会你们一件事罢了。”白小懒抬起头来道:“城内这两年来一直传闻小懒和唐风的事情,你们几人大概心中也是疑惑,到底是不是有这么一件事。”

    几个男人的脸色瞬间严肃了下来,他们确实听到这种传闻,可无论是当事人白小懒还是城主白月蓉,都没有亲口证实过这个传闻。

    “我今天把你们召集来,就是想亲口告诉你们,城内的传闻不假!小懒这辈心中只有一个男人,那就天秀唐风。所以几位师弟的心意,小懒心领了。只是日后不要再为这种事起什么波澜,小懒也不想因为这种事再被人烦扰。”

    唐风心头一片暖流滚动,那叫一个得意啊!两年了,两年来自己和懒姐没见过一次,甚至连彼此的消息都没听到过,但即便如此,那种刻在骨头里的感情却丝毫没有变淡。

    思念如酒,越是储藏越是浓郁。

    此言一出,阳景泰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寒降尘额头是青筋暴露,唯独只有那胖,突然嚎啕大哭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道:“小懒师姐,你先不要一锤把我秋枫钉死啊,打小我就仰慕你,崇拜你,以后若你嫁给别人了,我秋枫还怎么活得下去?我把我秋家珍藏的秋风雨露丹送给你,你不要嫁给那个唐风好不好?”

    这胖惺惺作态,语言滑稽无比,就象是一个小孩心爱的玩具要被人抢走一般,夏芷梦在一边听得咬牙切齿,心想等会有你这胖好看,就算做戏,这些话也太过分了。

    “秋风雨露丹!”寒降尘勃然变色,眼中流露出一抹贪婪之色,这可是一味极品灵丹,传闻吃了之后,可以帮助修炼之人感悟天道,若是资质好,进入天人合一的境界也不是不可能。

    天阶高手不多,可也不少,但是真正到达天人合一境界的,却是屈指可数,即便是汤非笑和断七尺,也只是停留在天人合一的门槛上,未能窥其全貌。

    这味灵丹,也只有天阶高手有资格服用,一旦领悟到了天人合”那么日后的修炼将会事半功倍,由不得寒降尘不心动,只是白帝城内总共只有秋家有这么一颗而已。

    阳景泰也是个沉不住气的人,本来他还在嘲笑秋枫的丑态,可一听到他说到秋风雨露丹,心中也不禁着急起来,开口道:“小懒师姐,若是你能将嫁入阳家,我阳家那两位阳寿将尽的长老,可将本身几十年精纯功力传于你,再配合阳家的独门功法炼化,两年内攀升至天阶上品顶峰不是问题。”

    “白痴!”寒降尘恨得咬牙切齿,他没想到众人这次会居然会展成现在这个样,这哪里是来讨女孩欢心了?分明就是比谁的聘礼重,简直俗气到不能再俗气了。

    事到如今,即便寒降尘不想跟风也不行了,只能硬着头皮开口道:“我寒家虽然没有灵丹和即将作古的长老,可却有一张万年寒玉床,若是能在上面修炼,比服用任何灵丹妙药都要迅。”

    唐风不禁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心想到底还是李唐第一大势力啊,门下几个家族里的储藏一个比一个厉害,就不知道夏家和白家有什么宝贝了。

    听了三个人的话之后,白小懒皱了皱眉头,沉声道:“我说过,这一辈,我心中只有一个男人,几位师弟不要再做无用功了,不能与自己心爱的人相见,即便得了整今天下的珍宝又有何用?”

    唐风深吸了一口气,知道再不相认就过分了,刚他不上前相认,其实也是怕暴露身份引来麻烦,但是现在,就算有天大的麻烦摆在面前,唐风也怡然不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