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四百七十一章 美人儿,跟我走呗

第四百七十一章 美人儿,跟我走呗2017-11-10 16:27:57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七十一章美人儿,跟我走呗

    一念至此,唐风正了正自己脑袋上的小厮帽,往前踏出一步,嘴上挂着浅笑道:“一群蠢货,连个女人都搞不定,看我的。”

    几个男人死皮赖脸地在自己面前讨好自己的女人,唐风自然是有些吃味,骂他们一句蠢货已经算是口下留情了。

    这句话一出口,犹如在沸腾的油锅里滴落一滴清水似的,顿时让众人炸了开来。

    阳景泰本就恼火万分,白帝城内几大家族年轻人聚集在一起,商谈的事情应该不至于如此粗俗,可不知怎么搞的,被秋枫这胖一搅和,三个男人反倒很浅薄地攀比起家底和聘礼来了。

    刚只是热血冲头,话说完之后阳景泰就有些后悔了,自己堂堂阳家的少爷,不应该说这种粗浅的话,这跟自己的身份不符啊。

    正自恼火的时候听到唐风这句话,脸色不禁拉得老长,俊俏的脸蛋都扭曲了起来,怒喝道:“谁,这话谁说的?”

    扭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唐风施施然从寒降尘身后走出来,阳景泰顿时愤愤地一拍桌:“寒降尘,管好你自己手下的这些垃圾,否则我打烂他的嘴。””“

    骂完之后他也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因为寒降尘此刻也是一脸惊愕的表情看着唐风,仿佛根本没想到自己手下一个小厮居然会在这种时候说出这种话来。

    这家伙在演戏么?阳景泰心头疑惑不已,到底在搞什么鬼。

    反倒是原本正在装模作样哭个不停的秋枫,此刻脸上堆满了肥肉,眯着一双细小的眼睛,颇有些玩味地盯着闪亮登场的唐风,他只觉得这个小厮有些胆大包天,却也没想太多。

    夏芷梦的嘴巴也是圈成了一个圆圈,半晌合不拢,虽然她平日里很是厌恶阳家和寒家的两个少爷,背地里是没少骂过他们,可当着两人的面却从未如此,现在唐风一句掷地有声的蠢货,骂得她心头舒畅至极,仿佛是自己骂出来的一般,只感觉胸口憋着的气也出了不少。

    白儒和白冬冬两人同时手扶额头,轻声嘀咕着:“完了完了。”

    他们两人自然知道唐风的底细,也知道他与白小懒的关系,带他进白帝城就是为了让他和白小懒偷偷见一面,互诉情怀,但是看现在这情形,唐风如此高调出场,哪还能离开?

    他的身份一旦曝光,肯定会引起无穷无尽的麻烦。

    一群人神色各异地盯着唐风,可唐风却一脸微笑,看着白小懒,慢慢地走到她面前,场面一时间静谧无比,针落可闻,众人不禁连呼吸声都压抑到了极致,都想知道接下来会生什么事,白小懒会不会一巴掌把这小厮甩飞出去。

    唐风眉头挑了挑,装模作样从口袋里一掏,掏出一颗通体圆润,黑得亮的大约有拇指甲大小的黑珍珠来,单手捏着,及其绅士地递到了白小懒面前,道:“美人儿,跟我走呗。”

    这颗黑珍珠,正是当初唐风去海上寻找草药,深入大海之中寻觅到的,不止一颗,本来他还想把那些珍珠都串起来,做成手链或者项链什么的,可一直都没有这个时间和机会,是不知道怎么制作,就耽搁了下来。

    此刻手上也没准备别的礼物,何况一般的礼物也无法比得上白帝城几大家族里的底蕴,索性就拿出一颗黑珍珠来应应景了。

    “哈……哈哈哈哈……”阳景泰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真是怪事连连有,今年特别多啊,区区一颗黑珍珠,虽然如此大如此圆润也颇为难得,可哪能打得动白小懒芳心?不客气地说,世俗之物,跟几个少爷刚所说的宝贝比较起来,简直就是垃圾。

    何况,这小厮出言不逊,居然当着众家少爷的面称呼白小懒为美人儿,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啊。

    “寒老弟,你这小厮不是猪油吃了迷了心窍,有些神志不清了,怎么寒家的下人现在素质这么低?”阳景泰一边擦拭着眼角的泪水,一边开口问道。

    他是怒极反笑,不过这小厮毕竟是寒降尘带来的人,也不方便出手击杀。

    笑着笑着,他就有些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现原本神色淡然,即便是听到秋枫雨露丹,几十年精纯功力,万年寒玉床这种宝贝神色也不曾有过变化的白小懒,在这个小厮走出来之后,整个人就不停地抖动了起来,那一双美眸之中闪烁着不可置信的神色,直直地盯着这个小厮。

    那种眼神……似幸福,似激动,似担忧,似责怪,以前从来没在白小懒的眼中出现。

    她缓缓地站了起来,两只小手撑着石桌,却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直接将石桌边缘捏了个粉碎,碎屑飞扬。

    眸中慢慢地涌现出了些许泪水,脸上浮现出一抹幸福的红晕,看得人如痴如醉。

    唐风依然微笑地看着她,心中却是心疼的很。

    “油嘴滑舌,讨打”白小懒轻轻道,虽是责怪的话语,可听不出丝毫责怪的意思,反倒象是在撒娇,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将那粒黑珍珠拿了过来,放在手上端详一阵,珍宝似的揣进衣袖中,再抬起头来,如花的笑颜绽放。

    阳景泰的笑声终于嘎然而止,仿佛一只聒噪的鸭被人捏住了颈脖一般,脸色涨得通红。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除了白家的几个人之外,剩下的人全都是一头雾水

    阳秋寒三家少爷开出了如此丰厚的聘礼,白小懒脸色不变,直接拒绝,反倒是这小厮,拿出一颗也算值钱的黑珍珠,只是说了一句“美人儿,跟我走呗”,白小懒居然就当着众人的面……接受了这是何等耸人听闻的事情?

    阳景泰心想难道白小懒根本就不在意自己等人开出的那些宝贝,反而对这种黑珍珠有特殊的爱好?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凭借自己的身份和家底,想要多少都可以。

    胖秋枫也不知该做何表情了,哭腔挂在脸上,僵硬无比,夏芷梦看得难受,一巴掌扫了过去。

    秋枫被打得一个机灵,手捂着脸颊委屈万分道:“干嘛打我。”

    “疼嘛?”夏芷梦温柔地问道。

    “疼。”秋枫点点头。

    “原来不是做梦啊。”夏芷梦愕然万分。

    “你瘦了。”唐风深情地看着白小懒,一只手划过她的脸颊,轻轻地抚摸着,两年未见,懒姐确实消瘦了一些。

    “你黑了。”白小懒抬头看着唐风,“少了一份阴柔,多了一丝男人味。”

    “我长大了啊。”唐风嘿嘿笑道,这两年来有一半的时间在海边吹风晒太阳,不黑怪。

    “都有一些胡了。”白小懒用手背磨蹭着唐风的下巴,感觉手背上痒痒的,忍不住又微笑起来。

    两人旁若无人,互相深情凝视,手抚着对方的脸颊,就差没抱在一起了。

    “光天化日,道德沦亡呀……”胖秋枫在一旁轻声嘀咕着,面上一片痛心疾。

    即便是傻也看出问题有些不对劲了,如果唐风真的只是个普通的小厮,白小懒怎会如此作践自己?分明两人早就认识,再一想起刚白小懒所说的话,众人心头不禁有了一丝明悟。

    阳景泰却依然不肯相信,怒吼一声:“你到底是什么人”

    寒降尘也腾地从石椅上站起来,阴鸷地表情盯着唐风,冷冷道:“血魔唐风?”

    唯独只有这个男人,有资格这样轻薄白小懒,她不会有丝毫反感。

    “血魔唐风?”夏芷梦一双眼睛冒出了绿光,不停地在唐风身上打量着,别人不清楚唐风的底细,可她平日里和白小懒来往密切,自然听说过关于唐风的不少事情,现在见到了真人,当然要好好打量一番。

    “寒兄好眼力。”唐风扭过头来对他微微一笑,抱拳道:“多谢寒兄带我来此,让我有机会能与小懒见面,日后定当厚报”

    寒降尘差点没被气得一口血吐出来。他终于知道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如果不是昨夜临时起意,把这个小厮带回寒家,今日他哪能和白小懒见面?

    “好,好,好”寒降尘强忍住心头翻滚的气血,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道:“血魔唐风,杀人盈野,手上沾满无数无辜之人的鲜血,今日若是放你离去,必定又有人会被你祸害,我白帝城素来以正义自居,诛杀魔头这等事自然义不容辞,责无旁贷阳兄,你可愿助我一臂之力,击杀这个魔头,为民除害。”

    阳景泰目光闪烁不定地看着唐风,前些日唐风的所作所为可是已经传到了白帝城,那些事情无论真假,可也无风不起浪,说实话,阳景泰还是有些忌惮这个血魔唐风的。

    不过仔细查看一番,他现这个人的实力不过是地阶上品,跟自己一个档次,再配合上天阶下品的寒降尘,他怎么也逃不了。

    想到这里,阳景泰脸色一沉,点头应道:“好,既然这魔头自投罗网,那我与寒老弟今日就效仿前辈,匡扶正义,替天行道一回”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