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四百七十七章 魂归来兮

第四百七十七章 魂归来兮2017-11-10 16:28:5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七十七章魂归来兮

    寒降尘气势汹汹一掌打出,本来信心满满地要取唐风性命,可是秋枫突然挡在他的前方,不得已只能收回几分力道,一掌印在秋枫的后背上。

    胖惨呼一声,滚落在地上,再爬起来的时候一阵龇牙咧嘴,看得夏芷梦心疼不已。

    “死胖你做什么?”寒降尘一张脸顿时冷了下来,刚秋枫看似是要攻击唐风,其实是以自己的身体替唐风挡了一下,只不过动作太过巧妙,让寒降尘也有些吃不准他到底是救唐风还是要杀唐风。

    秋枫哭丧着脸道:“我没做什么啊,倒是寒老弟你为何无缘无故击我一掌?”

    他脸上的肥肉挤成一团,两只眼睛也几乎看不到了,模样看起来倒也显得无辜可怜。

    而秋家的几个人眉头却皱了起来,有些不喜地瞪了寒降尘一眼。

    秋枫自称胖,那是他自己的称呼,可寒降尘也跟着称呼死胖,这就不对了。论辈分和年纪,秋枫还是寒降尘的师兄。怎能开口就称呼其为死胖?”“

    寒降尘正欲再争辩,寒冬却悚然一惊,赶紧窜到寒降尘身边,一把提住他的衣领,将他拖到自己身后,同时一记寒冰掌朝前打去。

    一柄漆黑的利剑划破长空,出现在寒降尘原本站立的位置,唐风手握短剑,不知何时已经冲了过来,黑色短剑迎上寒冰掌,短剑上瞬间覆盖了一层雪霜,蔓延至臂膀,那滴答滴落的鲜血,也直接被冻僵,仿佛冰棱一般挂在唐风的胳膊上。

    “可惜,可惜……”唐风缓缓地摇了摇头,身形有些摇摇欲坠,一击不中,又再度退去,稳稳地站在原地,对自己被冻成冰雕似的的胳膊看都没看一眼,一双睥睨着寒家父两人。

    寒降尘背后一阵冷汗直冒,他完全没想到唐风重伤成这样,居然还能如此无声无息地贴近自己刺出一剑,刚若不是老爹出手,自己肯定要被他刺中。

    秋枫却是懊恼不已,心想这少年原来还有余力啊,早知道胖我就不出来搅局了,让寒降尘这厮迎头吃个大亏多好啊。

    寒降尘脸色讪讪,他突然现,自己引以为傲的资质和修炼度,在这个叫唐风的少年面前,根本算不得什么。论年纪,他比自己年轻,论环境,他没有白帝城诸多灵丹妙药和极品功法,没有那些特殊的地方以供闭关。

    他只不过是一个小门派里面走出来的人而已,凭什么能拥有如此高强的实力?以一个地阶上品,正面硬撼三个天阶,能把对手打的一死两重伤,纵然这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也相当了不起,寒冬自付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打不过那三个寒家长老中的任何一人,百招之内,他们想取自己的性命简直手到擒来。

    嫉妒的火焰在心中燃烧,寒降尘恨不得将唐风剥皮抽筋,现在在对方那轻蔑嘲笑的眼神注视下,是无地自容。

    唐风刚的那一句话虽然没说完,可话里的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可惜,若不是有你老出手,少爷一剑就杀了你

    “你偷袭,卑鄙无耻”寒降尘自然不愿意承认对方比自己厉害,只能找出这个借口和理由。

    此话一出口,寒冬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无比,几大长老的长老们是传来一阵嗤笑,夏芷梦嘴上不留情,唾弃道:“偷袭?卑鄙?谁能有你寒家三位长老做的好?啧啧……三个天阶高手,对上一个地阶居然也要靠偷袭,结果却没能有任何建树。怎么?只允许你们偷袭,就不允许别人偷袭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叫什么叫什么……”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啦,芷梦妹妹你得多读点书,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由黄金屋哇……咳咳,当我放屁好了。”秋枫正摇头晃脑卖弄文采,却现夏芷梦一双吃人的目光瞪着他,赶紧耷拉着肥头大耳闭口不言。

    原本被一系列变故惊得愣在原地的白儒和白冬冬两人闻言不禁笑了出来,可碍于这么多长辈在场,笑了一声之后赶紧强忍下去。

    夏芷梦和秋枫两个后辈一唱一和,直把寒冬和寒降尘两人羞得无地自容。他们虽然一个牙尖嘴利,一个拐着弯骂人,可说的全都是事实。寒家三位长老确实是偷袭在先,而且不止一次,第一次偷袭,打伤了白小懒,第二次偷袭被唐风迎面打了回去。

    相比较而言,唐风刺出的那一剑,根本就不算什么偷袭了,你寒降尘敢出来打别人,难道还不允许别人打你么?这世上没有这么无稽的道理。

    胖秋枫不敢去招惹夏芷梦,藏在**中的眼珠一转,又来到了昏迷在地上的白小懒面前,半跪着身,一身肥肉剧烈抖动,波澜壮阔,颤声道:“小懒姐姐,你这是怎么了?谁对你下此毒手,简直禽兽不如啊,难道如今你一缕芳魂要归去地府么?魂归来兮,魂归来兮啊~~”

    胖的声音抑扬顿挫,宛若唱歌一般,端得是有一副好嗓音,刚被唐风一招重创还未死掉的两个寒家长老正挣扎着要爬起来,听到秋枫这么惨兮兮的喊声,心头一虚,还以为白小懒真的有什么不测,口喷鲜血,直接昏迷了过去。

    “胖你给我闭嘴”夏芷梦被秋枫这么一搅和,只觉得心头的愤怒消减了不少,反而有种想笑的感觉,赶紧出言叱喝了一声。

    秋枫的声音嘎然而止,相当听话。

    秋家几个长老对望一眼,彼此摇了摇头,心想自己家这个嫡传男嗣,恐怕今生今世都要被夏家人给吃死了。

    夏芷梦得理不饶人,望着寒降尘冷笑道:“哼哼哼,我白帝城今次真是长了颜面啊,无缘无故对一个前来白帝城做客的客人出手,三大天阶是折戟沉沙,若是传扬了出去,铁定是个大笑话。”

    寒冬脸上铁青的神色甚,寒降尘嗫嚅道:“这魔头哪里是什么客人?”

    “他来看望小懒师姐,没招你们没惹你们,怎么就不是客人?魔头?他有做过对你们寒家不利的事情么?倒是你们出手在先,我白帝城就这点气量?”

    寒冬看着夏时雨,目光喷火。

    夏时雨身为夏城主,也不禁皱眉低喝一句:“芷梦,闭嘴”

    夏芷梦完全站在白小懒这边,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情同亲姐妹,此刻见她受到重创,心头恼火万分,再加上年轻气盛,出言自然是毫不留情面。

    但是夏时雨就不同了,她虽然有些看不惯寒家的做法,也比较看好唐风,但是毕竟大家都是白帝城的,白帝城除了白家之外,四大家族同荣同辱,这事若是传扬出去的话,别人只会说白帝城不好,而不会单说白帝城的寒家不好。

    不单单是夏时雨这么想,其他家族的人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这次的事情有必要就此终结。

    “各位不必多言。”唐风冷眼旁观,知道在场这些人心思各异,虽浑身浴血,却也屹立不倒,手持一柄黑色短剑,身上散着血腥和阴冷的杀气,冷望着寒冬,道:“若想取我性命,冬城主只管出手就是但谁若再敢伤害小懒,我唐风纵然真的化身魔头,也誓要灭其满门”

    刚伤到懒姐的三个寒家长老已经遭到了报复,血一般的事实放在眼前,在场众人没有哪个认为唐风现在的话是口出狂言。

    寒冬冷冷地盯着唐风,开口道:“你杀我寒家长老,此事焉能善罢甘休?既然你一心求死,我也成全你”

    “退下”寒冬话音刚落,白月蓉就挡在了唐风面前,“冬城主你若再敢对他出手,休怪我无情这话我不会再说第三次”

    白月蓉如何看不出唐风真的已经是强弩之末了,纵然那一招再怎么逆天,以他现在地阶上品的实力想要奴御完全不可能,受了这么重的伤,流了这么多的血,根本就不是寒冬的对手。

    其实她不知道,唐风现在的情况,还能再一次冰火两重天,寒冬若是真敢上,必定死无葬身之地。但是被白月蓉这么一搅和,寒冬肯定不会再出手了,唐风暗暗叹息一声,这事没完

    寒家的三个长老只杀了一人而已,剩下两人虽受重伤,可也保得性命,唐风早晚要收了他们。至于寒冬,虽然没有出手,可他纵容门下长老行凶,也被唐风列在了必死的名单上。

    如果只是伤了自己,唐风也不会在意太多,技不如人,无话可说,勤加修炼,日后再找回场就是。但是他们伤得是懒姐唐风不可能善罢甘休。

    果然如唐风所料,白月蓉出面之后,寒冬一脸阴沉地看着白月蓉,呐呐道:“城主,寒家三位长老,难道还抵不过他一个毫无出身的小么?”

    白月蓉语气平静道:“此事的根由到底是什么?唐风是不是魔头,你们比我还要清楚。你们以他是魔头为借口出手击杀,却反遭重创,如今能怪得了谁?我白月蓉还没有死我白家也没有绝后,莫以为我真是瞎”

    寒冬闻言一震,赶紧退后两步,低垂脑袋道:“属下知罪,请城主责罚。”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