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四百七十八章 疗伤

第四百七十八章 疗伤2017-11-10 16:28:6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七十八章疗伤

    说起来,此事的根由根本就不是因为唐风是不是魔头。唐风就算不是魔头,寒家的人也会出手对付他。

    因为他是白小懒喜欢的人想坐拥白帝城,唯有扫清唐风这个障碍。

    如果没有这层关系,唐风还真是一个来白帝城的客人。

    白月蓉这话显然已经有责怪之意,由不得寒冬不掂量掂量。这些年来,寒家是否真的太张狂了一些,认为寒降尘天资出众,日后必定能和白小懒结为连襟之好,就有些肆无忌惮了。

    “唐风是小懒的男人,在白帝城内,谁若是敢对他动手,我第一个不会原谅。但是唐风杀了寒家长老,此事也不容争辩,出了白帝城,那便是你们的恩怨,我也不会再管。”白月蓉知道唐风杀了寒家长老之后,与寒家已经结下了仇怨,自己就算告诫寒家不许对唐风出手也是不可能的,索性换个说法,将唐风的安全庇护在白帝城内。

    看到寒冬眼中闪过的一丝阴毒,白月蓉暗自冷笑一声,心想你寒家若真有本事,就去找他麻烦好了,当然,只要不怕了他老就行。”“

    如果这个叫唐风的少年真是唐顶天的儿,那你一个寒家还真不够看。

    白月蓉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在场诸人心里知道今天这事,大概也就到此为止了。唐风身受重创,浑身浴血,白小懒昏迷倒地,寒家三位长老一死两重伤,无缘无故闹成现在这个样,无论是谁都感觉有些滑稽。

    当下,在几位天阶长老的帮助下,那三个倒在地上的寒家人也被抬走了,一群人告了个罪,也逐渐离开,只剩下唐风和白家的人。夏芷梦本来也想留下,但是夏时雨却将她强行拖走了,夏城主知道这件事看似简单,可实则复杂非常,自然不想夏家的人再插手其中。

    等到众人全都离去之后,唐风一口鲜血没忍住,从口中喷了出来,脸色暗红。这一次可真是受了不轻的伤。身微微一抖,将两臂上被冻成冰雕似的血液抖落下来,唐风转过身,一步一个血印,慢慢地朝躺在地上的白小懒走去,满脸的杀机化作无限柔情和愧疚。

    来到白小懒身边,唐风弯腰将她抱起,看都没看白月蓉一眼,转身就要离去。

    “你去哪里?”白月蓉静静地看着他,失声道:“你疯了,现在你还想离开白帝城不成?”

    她自然一眼就看出了唐风的意图,他分明是想带自己的妹妹现在就走。可是以他如今的情况和白小懒的状态,哪里能走出这茫茫雪山?只怕会冻死在半路上。这少年,倔强傲气,跟他老爹一样,让人心头生恨。

    “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小懒多考虑考虑,她如今身受重伤,你带着她离去只会自取灭亡。”白月蓉闪身挡在唐风面前,却见他一双眼睛有些空洞迷茫,没有丝毫神采,显然已经进入了半昏迷的状态,可脚下却没有丝毫停止,一步步坚定地朝外走去。

    白月蓉心中震动,心中知道他此刻大概听不到任何声音,也看不见任何东西,脑海中只有自己妹妹昏迷前的一句话:“带我去天秀。”

    因为这句话作祟,所以他要离去。

    白冬冬和白儒两人也连忙劝道:“是啊唐公,先暂且在白帝城内养伤,等伤势痊愈之后再带小懒师叔离去也不迟。”

    白月蓉轻叹一口气,沉声道:“得罪了。”

    随即素手连点,戳在唐风身上,唐风的双臂微微一抖,看似是想要反击,可却依然没有松开抱着白小懒的双手,只能站着中招,往前走去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唯有那双眼睛却睁着,仿佛要一直守护着白小懒似的。

    将唐风和白小懒两人送回屋内休息实在是废了白月蓉一番功夫,因为即便是在昏迷状态中,唐风也紧紧地抱着白小懒,后还是强硬地将他的手撇开,这将两人分离。

    将两人安置在一间屋内,白月蓉当即吩咐下人取来上好的疗伤药给两人外敷内服,又留下白儒和白冬冬两人在此地照顾,这揉着额头离去。

    她也想守护在自己妹妹身边,但是白小懒一身经脉现在受损,她必须去寻找办法解决此事,好在唐风醒来之前就解决,否则以这个年轻人天不怕不地怕的脾气,极有可能还要在白帝城内大闹一场。

    白月蓉记得以前翻阅白帝城内典籍的时候,曾经无意中看到过关于修复经脉之类的灵丹妙药,只不过年月太久,当时又只是随眼一撇,已经完全忘记在哪看到的了。

    寒家,一片阴云笼罩,冬城主寒冬和他儿寒降尘都是一脸的铁青之色。

    本来白帝城内四大家族彼此的实力都相差无几,可是现在,天阶长老死了一个,重伤两个,死掉的那一个是个天阶上品

    天阶上品啊,寒家也没有几个,死掉任何一人都是巨大的损失。倒是那两个重伤的长老,本身并无大碍,只需要修养一段时间就能痊愈。虽然城主偏心庇护唐风,下令在白帝城内不准找唐风报仇,可这口气如何能忍下?今天寒家算是颜面扫地了。

    “唐风,我寒家跟你没完”寒冬愤怒无比,一掌将身旁的桌拍得粉碎。

    寒降尘蠢蠢欲动,内心中嫉妒的火焰一直在燃烧,上前道:“爹,唐风现在必定在白小懒的住处养伤,要不要派人去……”

    寒降尘脸色阴冷,手掌成刀,做了个往下挥动的手势,继续道:“城主虽然那般说,可只要唐风一死,她还真能把我们寒家灭门不成?大不了,找个顶罪的,让城主撒撒气也就完了,毕竟我寒家是白帝城的人,他唐风终究只是个外人而已。”

    寒冬眸中星光一闪,看似有些心动。

    确实如寒降尘所说,唐风就算真的被寒家杀了,白月蓉也不可能把寒家怎么样。但是思来想去,寒冬还是摇了摇头:“不,不急于这一时,杀一个唐风倒不是难事,可现在和白家撕破脸皮有些不划算。反正城主也说了,出了白帝城,她不会管这件事,唐风他总不可能一直住在这里,只要他敢走出去,就是他的死期。”

    “但是唐风那一招实在凶猛异常,若不趁他气虚体弱的时候动手,等到他完全恢复,谁又能打得过他?”寒降尘忧心忡忡。

    寒冬冷笑一声,道:“尘儿,你的眼力还是差上一些。你记住,但凡威力凶猛的招式,尤其是以弱小的实力使用出远本身境界的杀招,必定会付出巨大的后果。”

    “您是说……”寒降尘脸色一喜,唐风的资质和实力让他嫉妒万分,如果因为使用那一招而留下什么暗伤,甚至让他一辈止步不前,那简直就太好了。

    寒冬冷笑道:“我不知道那小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学到的秘法,大概是汤非笑和断七尺教他的,但是这种东西,只能在保命的时候用上一用,你没现他施展完那一招之后,气喘吁吁,两臂是被错乱的罡气冲击,爆裂了几十处么?那种程度的爆裂,即便是爹也承受不了,何况他本身实力只不过是地阶上品?如果我猜的没错,他这一辈,大概也就到此为止了,手臂上的经脉受损,晾他日后也不会有太大的成就,而且,日后恐怕也不可能再释放出那样的招式。那一招蕴藏的能量太大,根本不是他本人能够修炼得来的,肯定是通过什么方法封印在体内,换句话说,这样的招式恐怕也只能使用一次,年轻人啊,热血过头,只不过是为了守护一个女人,居然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幼稚至极”

    寒降尘深吸一口气,面上喜色涌动,他看不惯有人比他资质好了,现在唐风毁了,他怎么不开心?

    “记住,先暂且不要招惹他。我寒家图谋的可不止是一个白小懒,白小懒只不过是个跳板而已。”寒冬深知儿气量狭小,睚眦必报的个性,不由沉声嘱咐道。

    “是。”寒降尘连忙应道。

    白帝城内出了这么一件事,自然是没有传扬出去,当时在场的那些人都是一些有身份的人,谁没事会把一个天阶上品长老被击杀的事情传出去让白帝城蒙羞?

    所以大家都该干嘛干嘛去,可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并没有完结,等唐风醒来之后必定会再有波澜。

    躺在床上,似醒非醒的唐风却沉浸在一片神奇的感觉之中,他此刻竟然又进入到了那种玄妙的天人合一的境界,这一次,却不象以前只是卡在天人合一的门槛上,而是真正地跨过了那一步,进入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之中。

    和前两次一样,周边各种各样的灵气在唐风的神识中清楚异常,外界的所有事物都消失不见了,无物无质,只剩下组构它们的灵气,犹如一卷泼墨画,各种各样的颜色,代表着不同属性的灵气,不需要刻意修炼,外界的灵气就自主地涌入身体之中,无常诀自动运转,将涌入身体的灵气转化成自身所有,修补着两臂和体内的伤势。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